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十一章 迷雾初现

作者:漓公子 字数:355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每天尽心尽力克勤克俭的在清风苑为奴为婢,浇花、喂鱼、裁纸、研磨,忙的头晕脑胀,连抱怨的时间都没有。

没办法,谁让她摊上了一个婆妈的主,稍一做不好便会被楚风嫌弃,她最讨厌楚风用那嫌弃的眼神瞟她。

那种看白痴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是个智商的侏儒,极其严重的损伤了她的自尊。

但在清风苑的日子实在难熬,林采薇可怜的每天板着指头熬日子,每过一天就用小刀在床头划一道,眼看着五个正字都快凑齐了。

今天一大早,听说清风苑来了客人,林采薇便急忙送茶水进来,生怕楚风挑理。可刚出厨房,却听到玉子涵的声音。

“再来一局,再输,本皇子任你处罚!”玉子涵不服气的喊道。

“两坛子洞藏梨花酿被你一个人喝得一滴不剩,我一杯也没落着,到底是在罚你还是在罚我?”楚风斜睨着玉子涵说道。

玉子涵哈哈一笑,妖冶的红唇因美酒的润泽更加鲜艳欲滴,像熟透的红樱桃。

“自然是罚本皇子喽!不过有件事本皇子想了许久,仍琢磨不透,你为何突然舍得把这幅本皇子惦记了多年的黑白暖玉棋送给我?”

别说玉子涵不解,一旁的追云更是不解,世子怎么就突然改变注意,将已经准备好的贺礼临时就改成了无崖子前辈的黑白暖玉棋。

楚风轻轻一笑,凤眸有意无意的瞟向门外,淡淡说道:“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着,你惦记了这么多年,本世子何不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你,省的再日防夜防,没白的操心。再者说来,除了暖玉棋,还有什么东西能入你二皇子的眼?”

玉子涵将楚风的举动看在眼底,会心一笑,“啪”的一合手中的玉扇,朗声道:“楚风,还是你最懂我,有了暖玉棋,本皇子实在懒得再看其它。那些俗物送与不送都是一样的。甚至还不如不送的好,省的本皇子还得费心收着。”

林采薇将两人一唱一和的对话全听在心里,傻子也明白了。那日她只顾得追林绍的马车,匆忙间哪里顾得上准备礼物。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楚风拿出黑白暖玉棋,竟然是为她解围。

那天从众人艳羡的眼光中和玉子涵的诧愕中,她已经知道黑白暖玉棋的稀缺贵重。林采薇突然心头一沉,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楚风了。

但能肯定的是她欠楚风的人情越来越多了。

林采薇懂了二人的弦外之音,一直跟在楚风身边多年的追云也弄清了前因后果,但他明白的同时却更加糊涂了。

他不明白他家世子为何突然变得这般古道热肠,处处帮着林采薇。为了她区区一个庶女的面子,连自己珍爱多年的黑白暖玉棋都能送人。那林采薇何德何能得世子如此青睐?

林采薇端着手中的茶壶,怔怔的站在原地,觉得脚步沉得迈不动。

楚风突然对着门外喊道:“二皇子来了多时,还不快上茶!”

林采薇知道楚风是在叫她,也是她傻,以楚风和玉子涵等人的伸手,必然早就发现她了。方才那双簧自然是唱给她听得。

林采薇也不再扭捏,所幸大大方方端着茶壶走了进来。

玉子涵故意调侃道:“咦?采薇,你什么时候成了楚风这家伙的婢女了?”

林采薇将茶壶撂倒桌上,没好气的对玉子涵吼:“我是谁的婢女不用二皇子操心。”

玉子涵半分不恼,自己给自己斟了杯茶,浅浅抿了一口,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好歹我们也打过交道,朋友一场,我关心一二也是应当。”

采薇,叫得这么亲切,她什么时候和他成朋友了,他们熟么?

林采薇撇嘴不语,玉子涵不但不恼,反倒极为关切的继续说道:“采薇,那日你在本皇子的寿宴上,不慎落水,本皇子心里甚是过意不去。早就想去府上看你,又怕唐突。不想今日竟在这里碰见你,真乃有缘何处不相逢啊?”

林采薇对玉子涵突然的亲密,左一句采薇又一句采薇的极为不适,秀美轻皱。

半天方才呵呵干笑了几声,开口道:“真的好巧!”

听玉子涵亲切的采薇采薇叫着,楚风清泉的眸子不由得雾色深深,脸色也不着痕迹的沉了下来。极其细微的变化别人并不能察觉,但一旁的追云却看的清清楚楚,他知道他家世子怒了。

直到看见林采薇浑身不适的轻皱秀眉,楚风眸中的雾色才慢慢散去,玉面慢慢舒展开来,悠闲的往软榻上一靠,静静的闭目养神。完全没有把客人凉在一边的尴尬。

玉子涵也丝毫不觉得不妥,从林采薇一进来,他的目光便全汇交在林采薇一个人身上。继续不依不饶的问道:“采薇,你那日因何落水?”

林采薇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那天说来话长,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告诉你,我还有事先出去了。”说着连忙起身逃了出去。

那天的事情有很多蹊跷,在没有弄明白之前,她不打算告诉其他的人。

玉子涵刚想拦住她,林采薇已经大步跑出门外。

玉子涵自然知道林采薇是有意躲他,便借故对楚风说道:“下棋下了那么久,本皇子累了,到外面透透气吹吹风。”说完便急忙起身去追林采薇。

玉子涵在竹林里转了好几圈,终于在厨房找到了林采薇。

可怜的林采薇灰头土脸的正在烧火,手里还拿了一个烧火棍,像模像样的一会扒拉一下灶台里的柴火,好让火烧的更旺些。

经过这么多天在楚王府的磨练,现在的她已经比刚来时强了许多,但还是经常会弄得灰头土脸。

看着脸上、鼻子上都是黑灰的林采薇,玉子涵一合手中的碧玉扇哈哈大笑。

林采薇低声吼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玉子涵强忍住笑说道:“采薇,楚风给你多少月银,让你给他端茶倒水伺候他?本皇子愿意出双倍的价钱,你跟本皇子去二皇子府可好?本皇子最是怜香惜玉,决不让卿如此佳人干这种粗活。”

林采薇看着玉子涵强忍笑,一副欠扁的样,没好气的吼道:“哼,你搬个金山来,本小姐也不去!”

玉子涵闻言顿时收敛了笑容,反问道,“楚王府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你心甘情愿的来这免费当婢女!”

“狗屁魅力,本小姐巴不得明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林采薇拿着烧火棍狠狠的往地上戳,愤愤说道。

“那是楚风这家伙逼你留下的?”玉子涵满脸真诚的问道。

“那也不算是了。”

“那到底为何,你说出来,本皇子好给你做主!”玉子涵拍着胸脯打保票。

“多谢二皇子的美意,做主倒是不必了!”

“采薇,你别总是二皇子二皇子的叫,听着多生分,你直接叫我名字便可。”

林采薇对于玉子涵莫名的亲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也懒得想玉子涵到底有何图谋,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玉子涵一合手中玉扇,探身走进来,盯着林采薇的眼睛问道:“楚风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呸,谁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林采薇朝地上轻啐了一口,开口道:“我莫名其妙中了芙蓉丹,需要前往忘忧谷求医,只要我在楚王府,给她当一个月的婢女,他就带我去忘忧谷求医!”

林采薇自是知道玉子涵用的激将法,不过觉得告诉玉子涵也无妨。

经过七皇子一事,她多少还是欠玉子涵的情分的,且她私下也认为玉子涵并不会害她。玉子涵除了长的妖孽了点,人还不算坏,便将实情说了出来。

玉子涵闻言,先是惊诧不已。他自幼跟随姑姑学习医术,自然不可能不知这江湖赫赫有名的芙蓉丹。

令他诧异的是这种药配制不易,很少在市面上见到,何人会给一个小小的庶女用这种药,反而是手中能有此药的人,不容小觑。

况且他私下总认为,玉红将谋杀皇子这么大的罪过嫁祸给林采薇,定然不是一时兴起。

像玉墨涵那样心思缜密的人,对于杀人后如何善后这么重要的细节,必定会布置的极为周到,这个环节绝不可能成为整个计划的盲点,导致功败垂成。

他也正是为此,才决定接近林采薇。尤其是林采薇从一个痴傻木讷的傻子,突然变得如此伶俐聪慧,他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而且他每次看林采薇都觉得她身上有一团迷,一团他尚解不开的迷。

玉子涵将自己这次猜疑迅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随后,哗啦一下抖开手中的玉扇,轻轻一笑,艳丽的容颜如海棠花开,让人别不开眼。

只见他红唇轻启,淡淡说道:“区区一个芙蓉丹岂能难得住他楚风?风世子医术精湛,得逍遥子前辈真传,只为一个芙蓉丹,便千里迢迢带你去那人迹罕至的忘忧谷么?”

“不至于么?”林采薇甚是不解的眨着水眸,黑曜石的眼眸翻来翻去,十分的灵动,“可他确实是这么说的,难不成有别的原因?”

玉子涵一听,二话不说,伸手拉过林采薇的左臂,玉指熟练的搭上她的脉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