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章 如何作证

作者:漓公子 字数:244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凌薇再次噎住,她一醒来就在床上了,究竟为何,鬼才知道!

但现在看来,要想洗刷罪名,靠一张嘴说是无济于事。唯有证据,只有拿出强有力的证据才能证明她的清白,而寻找证据的最佳突破口,自然在是那莫名死在她身侧的七皇子身上。

遂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多说无益,我们还是请证人出场吧。”

此话一出,远远的跟在众人身后,一直泰然自若不曾开口的丽妃娇美的面容突然抽了一下,跟在她身侧的八皇子玉墨涵狭长的凤眸一转,竟多了一些异样的色彩。

丽妃母子心中不安,凌薇心里也没有十足把握,但是别无选择,她只能赌一场了。

“林采薇,你有何证人?”不止南凤国主,众人也都诧异。

凌薇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清声开口道:“七皇子!准备器具,我要给七皇子验伤,七皇子自会告诉我们真相。”

谁知她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了女子声嘶力竭的哭声,哭声痛彻心肝,闻者落泪。

“不可以,不可以啊……天哪……你这个贱人怎么能这样做?”

凌薇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嗯?怎么回事?这是何人?

再看众人,竟都不淡定了。害怕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同情痛心者有之,唯有她茫然不知所谓。

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迫近,一个衣衫凌乱、发髻松散、一身白衣的女子疯一样的扑到她近前,抓住她胸前的衣衫拼命的撕扯,恨不能将她生吃了。

凌薇慌忙躲闪,女子看起来憔悴不堪,可纤细的手臂扭住她的力道却是大的惊人。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这滔天的恨意足能将她淹没!

莫不是……那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贱人!还我儿子,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撕心裂肺的哭诉,涕泪横流,好不可怜。

俨然一副苦主的样子,凌薇百口莫辩。

面对这样一个肝肠寸断的新丧子的母亲,她实在无法还手,虽然七皇子的死与她毫无关系。

但也不能再任由这女人撕扯下去,再撕扯下去她就走光了。

正无奈间,温柔娴雅的瑶妃却扑上来一把抱住梅妃,“你住手,快住手!国主,您快让梅妃住手,薇儿那么善良,她绝不是害死七皇子的凶手。”

本来虚弱不堪、伤心欲碎的梅妃经过这一番闹腾,已经精疲力尽,猛听到那个“死”字,浑身像遭了电击一样,颤抖不止。

死了,她的清涵死了,“哈哈,哈哈……”梅妃如得了失心疯,狂笑不止。

“来人,还不快把梅妃拉下!”南凤国主厉声呵斥。话音一落,两名魁梧高大的护卫,上前不由分说把梅妃架了起来。

梅妃被两名护卫架着,双脚离地,像风中一朵凋残的白花,仿佛要零落成泥碾作尘,凌薇心中反觉不忍。

眼看仇人近在咫尺,梅妃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被拖下去,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开左边的护卫,猛扑到地上。另一个护卫也不敢硬拖着梅妃往外走,只得松了手。

梅妃一见没了钳制,哭着爬到南凤国主脚下,抱住南凤国主的双腿哭诉,“国主,清涵他,我们的儿子好冤啊!几个时辰前清涵还在与臣妾说笑,哄我这个母亲开心,可转眼间就阴阳两隔再也回不来了。臣妾一生从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老天为何如此惩罚臣妾,非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您让臣妾这以后还怎么活?”

梅妃哭的哀怨,说的悲凉,任谁也无法不动容,毕竟是自己的枕边人,南凤国主再无情,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面色一缓,双手把梅妃搀扶了起来,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温声劝道:“爱妃,别伤心了,你还有孤。”梅妃一听,抱着南凤国主哭的更伤心了。

“国主,清涵已经够可怜了,怎么还能让他再受折磨!”

“若如此能揭开事情真相,孤相信清涵会理解的,若不让真凶伏法,又让他如何安心。”说着南凤国主也不由得长叹一声,“如今这也是我这个做父皇的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国主!”梅妃眼泪汪汪的看着南凤国主,还要坚持。

“梅妃娘娘,听父皇的吧,父皇自有分寸,定会为七弟讨回公道,娘娘放心就是了。”玉箫涵突然开口,自然不是为凌薇开脱,他相信能在宫中谋杀皇子的人定然不是无能之辈,一定能把尾巴收干净。

验尸,只能让林采薇死的更惨,这样也能出了他母亲茹妃多年的怨气。茹妃虽然执掌宫中凤印却不得宠,一直生活在瑶妃的光芒下,除了林采薇算是动了瑶妃的心肝。

梅妃也不真是那疯傻之人,眼见南凤国主已打定主意,坚持无益,遂不敢再吱声。如今自己没有了儿子傍身,千万不能再失了圣心,那样自己在宫中的日子就更没有盼头了。

只得乖巧的退下,虽不断的用衣袖拭泪,却再也不敢以苦主的身份自居,张扬无忌。

南凤国主率先起身,拉着梅妃的手温声说道:“爱妃,随孤一起进内室看看咱们的儿子。”

瑶妃心疼的看着凌薇额头上的鲜血,极其小心的轻触了下凌薇因为脱臼无力垂下的双臂,眸中顿时泪水盈盈。

凌薇淡淡一笑,自然不把这点小伤放在心上,她在警校多年,知道手臂并无大碍,不过是脱臼罢了,脱臼对她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只不过现在当着众人的面不方便续接上罢了。

大家随着南凤国主径直来到玉清涵的寝殿,布置清幽雅致的房间内,脸色煞白的玉清涵笔直的躺在雕刻着梅花的红木大床上,显得格外孤单冷清。

宫人不敢多做其它,只是将玉清涵从地上抬到了床上,匕首还醒目的插在胸前,房间内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一进门,梅妃便扑到七皇子床边,哀怨的痛哭起来。

南凤国主年轻时也是久经沙场之人,沙场上横尸遍野血流成河亦无畏惧,早就炼造了一副铁血心肠。但如今亲眼看到玉清涵身子僵硬笔挺的躺在大床上,原本英俊潇洒的儿子竟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双眼竟也不由湿润,到底血浓于水。

但毕竟是一国之主,手握生杀大权多年,自有一种威严,很快就收拾起外泄的情绪,沉声呵斥道,“林采薇,你来给孤说说,七皇子如何给你作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