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二十九章 各种剥削

作者:漓公子 字数:374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个时辰过去了,仍不见林采薇出来,月颖便来楚风房中寻她。

推门一看,月颖直接傻了眼。

上好的紫檀木桌椅七扭八斜,桌腿浸在大片的水渍中,水盆、毛巾扔了一地。书柜上的古玩四处散落,白玉瓶中的紫罗兰不翼而飞。而林采薇竟然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香甜,还轻轻打起了呼噜。

月颖疾步来到床前,忙将林采薇晃醒,“林二小姐您快起来!”

月颖知道楚风有洁癖,向来不喜别人碰他的东西。清风苑之所以独居湖中央,就是避免闲杂人等的进入。偌大的清风苑除了她、追云、追雾以及几个下人外便再无旁人。

林采薇睡得香甜,突然被人晃醒,极其不情愿的睁开眼。

月颖带着哭腔质问道:“您?您怎么睡这了?”

林采薇一拍脑袋,也觉得不妥,赶紧跳下床。

看到月颖吓得瑟缩发抖的样子,不以为然的笑道:“这等小事,怎么就吓成这样?”过来拉月颖的手,不想月颖竟吓得小手冰凉。

林采薇挑眉,气氛的吼道:“可恶!这家伙平时到底是怎么在楚王府作威作福的?本小姐就是睡在这了,他能怎样?”

月颖闻言急忙制止林采薇切莫再声张,“林二小姐,世子让您去厨房煎药,您快去吧!这里交给我。”说完快步跑到床前,抱起林采薇刚睡过的被褥就往二楼的储物间跑。

婢女红莲将林采薇带到厨房,桌上放着一包抓好的药,一个砂锅。

“林二小姐,世子让您把药煎好后送到他的书房。这些药是一次的分量,小火慢炖熬上两个时辰,三碗水煎成一碗水即可。送药的时候别忘了将这碟桂花糕一起送过去。”

小丫头年纪不大,说话却有条有理,下盘很稳,一看就是有功夫在身的,红莲简单交代完后,转身出了厨房。

晕!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古人的时间观念真是太差了,计时单位能按时辰算么,应该按分钟或秒!

红砖粘土砌的土灶,旁边整齐的放着一捆干柴,灶旁有火折子。

林采薇还是第一次用木柴生火。她先点着一个火折子扔进灶里,然后迅速将劈好的木柴放进去,可木柴刚一放进去,火折子就熄灭了。咦,这是这怎么回事?木柴把火苗压死了。

林采薇又点燃了一个火折子丢进去,可每次一放木柴活蹦乱跳的火苗马上就熄灭,如是再三,试了好多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林采薇怒了,抓起角落的斧头,发狠的朝已经劈好的木柴剁去,“剁、剁、剁……”,一边剁一边暗骂楚风,“让你故意刁难我,让你成心跟我过不去!”直到把木柴剁成了碎渣才满意。

最后林采薇一把将数十个火折子全部点着丢了进去,火苗一起,林采薇赶紧扔进灶里一把木屑,火苗呼隆一下旺了起来。林采薇一喜,又连扔了好几把木屑。

嘿,这下可好,火苗却被盖死了,滚滚的黑烟往外冒。

林采薇赶紧趴到灶口吹气,“噗”,这一吹更遭,带着火星的黑烟直往脸上扑,烟灰迷了一眼,用手一擦,满头满脸全是黑灰。

“水,哪有水?我要水洗脸。”林采薇捂着鼻子跑出厨房。

红莲就守在门外不远,听到喊声,赶紧跑过来,一看林采薇灰头土脸的,强忍住笑,“林二小姐,您稍等,我去给您打水。”

红莲刚走开,便有人打湿了毛巾递到她手里。林采薇想也不想的便接过来,等她擦拭干净了抬头一看,递给她毛巾的居然是楚风。

“火都生不着,你这碗药怕是明天也煎不成。”楚风伸手扶额,显得极为的无奈。

“那我做别的成吧?婢女也不光要煎药。”林采薇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恩,也是,那你是愿意洗衣服还是煮饭?或者修剪花草也行”,转身玉手指向西南角的一片紫罗兰,“你给它们松松土吧。”

林采薇一把拉住楚风的袖子,“花花草草我可侍弄不来,活物到我手里从来活不过第二天。”

楚风无语的看着她,“那你说你能干什么?这一个月的日子才刚开始。”

林采薇低头想了半天,咬牙说道:“你让人帮我生着火,添加好水,我煎药。”

楚风叹了口气,“也只好这样!”看似拿林采薇实在没有办法,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却能发现他清透的容颜散发着喜悦的光芒。

红莲帮林采薇生着火,添加好水,教林采薇如何掌握火候。因为要小火慢煎,一次只能添加一根木柴,要等这一根柴火然饶尽的时候,才能添加第二根。

整整四个小时,“一根、两根、三根”林采薇无聊的一根一根数木头玩。

天黑了,仍没有人前来唤她用饭,她的肚子便开始咕噜噜的抗议了起来。早过了饭的点了,楚风那家伙不会把她给忘了吧,偌大的楚王府连一顿饭都舍不得给她,真是吝啬!

砂锅里药咕嘟嘟冒着泡,浓重的药味闻着就觉得苦。林采薇一看三碗水变作了一碗水,急忙站起来,垫了块毛巾,隔着纱布将药汁过滤出来。笑的眉眼弯弯的,端着药碗往楚风房间走去。

月颖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将房间恢复原状并打扫干净,楚风看着换过的被褥只当做不知,悠闲的倚在床头看书。

“咳咳……”林采薇走到门口故意咳嗽几声,不怀好意的笑着。

楚风慢悠悠的抬起眼皮,慢条斯理的说道:“坐下,喝了吧。”

“嗯?喝什么?”林采薇疑惑。

“把你煎得药喝了吧。”楚风眼也不抬,继续看书,重复道。

这药什么时候变成是给她喝的了?林采薇立马收敛了笑容,小脸皱成了一团,“怎么是我喝,不是说让我煎好了送到你房间来么?”

“是送到我房间来,可没说喝药的人是我。”楚风凤眸微抬解释道:“不是说了,我给你开副药,先控制住你体内的毒素不发作。”

林采薇端药的手一颤,想起在迷踪阵的时候,楚风的确说过这话。

低头再看手中的药汤,乌黑油亮,她实在下不去嘴。

林采薇半天不动,楚风放下手中的书,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坐下,趁热喝了,不是让你拿一叠桂花糕么?”

呵,感情这桂花糕还是为她准备的。

林采薇深锁眉头看着楚风,整整两盏茶的功夫,依然未动动。

楚风走到桌旁,端起药碗,走到林采薇近前,蹲下身子,清泉的眸子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是自己喝,还是让我灌进去?嗯?”

呵,这气势,不就一碗药,喝了又不会死。遂一把夺过药碗,捏住鼻子,一口气灌了进去。她逞强,她的胃却不逞强,药汤子一进肠胃,林采薇便忍不住弯腰呕吐。

楚风鄙夷的瞟了她一眼,淡淡开口道:“要是吐了,还得再喝一碗。”

林采薇立马站直了身子,强压下胃里的翻滚,赌气倒到软榻上挺尸,真怕一张嘴全吐了,那罪可就白受了。

楚风转身低笑了起来。

林采薇腾地一下坐起来,刚想开口呵斥,一块桂花糕却递到她嘴边,“张嘴。”

林采薇撇头,有心赌气不吃,可嘴里实在苦的厉害,真心禁不住桂花糕甜糯香味的诱惑,一把夺过楚风手里的碟子,大口嚼了起来。

楚风用自己喝水的白玉杯子,给林采薇倒了一杯热茶,放到她手边的茶几上。“小心噎着了!”

林采薇撇撇嘴,淡淡瞥了一眼茶杯,小眼神里满是不屑。

楚风起身,倚回床头继续看书,翻了几页之后,突然吩咐道:“快吃,吃完把这盘葵花籽剥了。”

“哦!咳咳!”林采薇正大口嚼着,闻言,满嘴的糕点登时卡到喉咙里。

“全剥了,足足一斤的葵花籽,你吃的了么?”

“我吃不完可以拿去给追云,月颖他们吃!”

“我还没吃晚饭呢,饿着呢,没力气!”林采薇低吼。

楚风悠悠的抬起头,用看吃货的眼神斜睨了林采薇一眼,“一叠子桂花糕,如今还剩几块?”

林采薇回眸瞥了一眼茶几上的小碟子,不以为然的说道:“我折腾了一天,累了,明天再给你剥!”说完站起身便往门外走。

“如果在我就寝之前你剥不完这盘葵花籽,等我睡着以后,你就得到院子里剥!”

林采薇刚要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这家伙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主。天哪!大半夜坐在竹林里顶着月光剥葵花籽,风一吹竹影斑驳,唰唰作响,哇塞!好熟悉的恐怖镜头!

林采薇一缩脖子急忙转身,挑眉道:“不就是剥葵花籽么?太容易了。”

楚风掩饰住眉眼间的笑意,低声道:“嗯,那正好!”

林采薇坐在楚风身侧,剥一颗便放到旁边的玉碗里一颗。她剥一颗楚风吃一颗,稍微一慢便供不上楚风吃,情急之下不得不手口并用。

林采薇捏起一颗葵花籽,放到嘴里“咔哧”一咬,再用指甲利索的扣开葵花籽皮丢进碗里。“咔哧咔哧”小牙忙的不亦乐乎,这下速度是上来了,全然不觉葵花籽上粘的都是她的口水。

楚风将剥好的葵花籽一颗颗放进嘴里,细细嚼着,也不点破。

足足嗑了一个多时辰,楚风一页页的翻着手里的书,看的津津有味。林采薇却困得点头如捣蒜,眼皮沉得像挂了秤砣。一不小心,突然“扑通”一下,额头重重的磕到了床头上,林采薇吃疼,登时清醒不少。

楚风起身,优雅的打了个哈欠,淡淡开口道:“亥时已过,我准备就寝,剩下的这些你拿到外面剥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