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二十八章 无良压榨

作者:漓公子 字数:382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透过一旁的窗帘,看着外面陌生而又熟悉的街道,这是不久前刚从皇宫出来的时候,路过的地方。依然是古色古香、充满世俗气息的街道。

不绝于耳的吆喝声叫卖声,熙熙攘攘的拥挤的人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如今却不再是单纯的置身事外的欣赏,如今的她也成了这个异世的一部分,心中五味杂陈。

“世子,府上到了。”追云赶车的技术极好,马车从疾驰到稳稳的停下,车中的人感觉不到一点晃动。

楚风缓缓坐起身来,追云急忙上前打帘,楚风优雅的轻轻一跃下了车,纤尘不染的白色锦袍划出优美的弧度。楚风刚一下车,门外两个家丁模样的小厮,立马跑过来见礼。

“世子,您回来了,小的这就去禀报王爷和王妃,这几日可把王妃急……”,不等家丁说完,楚风双眉轻皱,见状口若悬河的家丁立马住了口。楚风径直向府里走去,步履轻缓优雅。

追云冷着脸对守门的家丁道:“世子身体不适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准擅自踏入清风苑,告诉王爷和王妃,世子身体大好后,自会去向他们二位请安。”

走出不远,追云又跑了回来,掀起车帘,黑着脸,冷冰冰的说道:“林二小姐您下车吧!”

“追云,我欠你多银子?”林采薇没好气的白了追云一眼,也不理会他伸出来的大手,径自跳下了车。

抬头一看,好气派的楚王府,烫金门匾上“楚王府”三个大字端庄肃穆,乌黑的大铁门泛着清冷的光,连门上龙凤呈祥的铜锁在阳光下也闪着耀眼的光,大门两边各肃立四名穿着盔甲的护卫,皇亲贵胄的威风尽显无疑。

林采薇跟在追云后面,刚踏上门槛,两旁的护卫齐声见礼,声音高亢有力,冷不丁的吓得林采薇一激灵。马上又强作镇定,心想显摆吧,本小姐这次就好好看看楚王府到底有多威风。

走进楚王府,林采薇才真正的感觉到钟鸣鼎食之家的奢华与气派。

楚王府内的一草一木都透着大气庄重,飞檐斗拱,重檐叠脊,亭台楼阁,此起彼伏连绵一片,比之南凤皇宫不逊色许多。

参天的古树、珍奇的花草、莲步轻移的宫女、精明干练的家丁,无一彰显着南凤国唯一的异姓王府的尊贵无双。

一路走来,所过之处,下人无不俯首跪拜。林采薇看着楚风一路脚步不停的往后院走,对行礼的下人只轻轻一摆手,尊贵自现。不屑的撇嘴,真能作威作福!

一路跟过来,却越走越偏僻,周边的建筑越来越少,视野越来越开阔,直至来到一个绿柳环绕的湖边,楚风突然停住了脚步。

林采薇也住了脚步,“怎么不走了?”

“到了。”楚风答道。

林采薇一愣,“到了,到哪了?这是湖啊,你不会告诉我你住湖中吧,你水鬼啊?”

楚风又听到林采薇叫自己水鬼,凤眸一沉道:“还真说对了,我的确是住湖中!”

林采薇一听,立马往后倒退好几步,仿佛真的活见鬼。

只见楚风轻轻一纵,飞身飘落到湖面的莲叶上,承受一个大活人的重量,莲叶却纹丝不动。

楚风施展轻功,蜻蜓点水般几个起落便飘了湖中央,随后飞身进入一片竹林,林采薇再次见识到了楚风出神入化的轻功。

林采薇回头对一直黑着脸的追云说道:“我可没有你家世子的轻功,我过不去,你帮我找船来吧。”说完往一边的石头上一坐,把难题交给了追云。

追云走过来,大手一拎林采薇脖子后的衣领,轻轻往上一提,林采薇便失重离开了地面,追云拎着林采薇像拎着一只小鸡仔似得,几个飘身便来到了竹林里。

林采薇被眼前的景象惊得险些下巴都掉下来了,我的那个天啊!这还有天理么?原来在苍翠的竹林掩映中,楚风居然用小叶紫檀建造了一座空中楼阁。

楼阁四角分别由一棵两丈高的沉香木支撑,难的事沉香木还是活的,紫绿色的叶子,开着黄绿色的小花,三层的紫檀木楼阁如一只振翅欲飞的苍鹰。

这得用多少紫檀木,她本来觉得紫檀木的马车和茶几已经够奢侈了,如今林采薇彻底被楚风的奢侈给打败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发愣。

突然“吱呀”一声,二楼的窗子被推开了,一身白衣的楚风慵懒的靠在窗棂上,低吼道:“还愣什么,还不快上来伺候本世子沐浴!”

话音刚落一个俏生生的姑娘含笑走了出来,来到林采薇跟前轻施一礼,脆声说道:“林二小姐,奴婢月颖,世子的婢女,世子让您服侍他沐浴,请您跟我上楼。”

林采薇正要跟随而去,头上又传来楚风的声音,“月颖,从今以后她就不是林府的二小姐,而是本世子的婢女,直到一个月期满,有什么事你直接吩咐她做就是了。”

林采薇抬头狠狠的瞪了楚风一眼,这个家伙就是有本事,让人时刻想扁他,只希望一个月期满,自己就还清了他的恩情,以后俩人彻底脱离关系,再不想干。

踩着一登登的紫檀木台阶,林采薇跟随月颖来到二楼一个很大的房间,屋内水雾缭绕,除了正中间一个极大的汉白玉水池外,偌大的房间内再无别物,林采薇却能闻到一股极其淡雅的幽香。

月颖见她迷茫的样子,微微一笑,似乎明白了她家世子为何会把林采薇带到清风苑。林采薇呆萌的样子确实可爱。

林采薇感觉到月颖的视线,微微一笑,弯弯的水眸如一弯新月,花瓣一样的嘴唇边两个浅浅的梨涡。真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原来这林二小姐竟生的如此美。尤其是干净、清澈、出尘的气质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月颖我需要干什么?”

“林二小姐,这是世子沐浴的温泉,泉水是引自城外月岛的温泉水,是活水,无需更换,但是水底喂养了一些小鱼,我们现在需要给水底的小鱼喂点吃的。”

“你说这温泉底养着小鱼,就是洗澡的时候让小鱼在脚底游来游去的按摩的那种?这个家伙可真会享受!”林采薇很不屑的撇撇嘴。

月颖听林采薇言语间对楚风不敬,却也没有任何不悦,知道她家世子待林二小姐极为不同。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喂食呢,把鱼食撒进去就行了吧?”

月颖微微一笑,走到墙壁跟前,轻轻转动墙壁上的烛台,只听“咔嚓”一声,原本严丝合缝的木门应声而开,弹出一个藏衣柜。

里面整整齐齐挂着数十件雪白色的锦袍,同色系的男子里衣,镶嵌玉石的腰带,绣着竹叶的靴子。

月颖从最上一层暗格里取出一个描金盒子,轻轻按动弹簧开启锦盒,黄绸缎上面放着一只碧玉箫。

月颖小心翼翼取出碧玉箫,对着浴池轻轻吹了起来,箫声甚是悠扬。

很快一只红色的小鱼从水底浮了上来,轻快的朝池边游来,紧接着一只、两只、三只,不大会的功夫百十来只小鱼朝池边聚拢了来。

等到所有的小鱼都汇集齐了,月颖停止了吹箫。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玉瓶,朝水里洒了些粉末的东西,小鱼立马你争我抢的吃了起来。

林采薇疑惑的看着月颖,月颖轻轻一笑间颇有几分楚风的优雅从容。“这是世子几年前从南海弄过来的,这种小鱼到了京城极不适应京城的气候,需要精心照顾才行,这些小东西所有的吃食,都是世子亲自调制的。”

“你们家世子可真有爱心,真有闲心啊!”林采薇冲着月颖露出两个小虎牙,笑着说道。

月颖也不生气,只当听不懂。

“现在我们还需要做别的么?”

“别的就不需要了,只要等世子沐浴完后,准备好世子要换的衣服就成了。”

“既然无事可做,那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没事我可以去休息了么?”

“可以,林二小姐您跟我下楼。”

林采薇闻言高兴的拉着月颖大步大步往楼下跑。走到楼梯的拐角处,由于动作太快,正好撞到了正上楼的楚风,结结实实的正撞到了楚风怀里。

“哎呦!”林采薇吃疼,一抬头,正对上楚风那清泉一般的眸子。

“你怎么不长眼?”林采薇没好气的吼道。

“是你撞到了我,毛手毛脚的。月颖,她就交给你了,由你来教导她。”

“是,世子。”月颖轻声应道。

楚风刚一转身,林采薇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以示无声的抗议,逗得一旁的月颖想笑又不敢笑。

楚风走了几步又回头吩咐道:“林采薇,你去把本世子的卧房打扫下,打扫完以后,去厨房将我抓的药煎了,一个时辰后,给我端进房里。”

林采薇听到楚风的吩咐,头也不回的应声道:“知道了!”

月颖疾步追上林采薇,“林二小姐,我带你去世子的房间。

楚风的卧室在三楼最东边,打开纱窗便能看见整个湖的风光。房间内依然是清一色的小叶紫檀家具,深紫色的茶几软榻,淡紫色绣花的窗纱帷幔,全是紫色却不显单调,不觉重复。

富有层次感的布局,给泄进来的阳光都增添了立体感。湖面的清风徐徐吹进来,吹进青草和花朵的清香,身处其中只觉得舒心、惬意、宁静、心暖。

林采薇拧了拧抹布上的水,开始按照月颖说的擦拭屋里的家具。这才发现房间好大,房间内家具又多,地板也要一块块的擦过!

一刻钟,两刻钟,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了,林采薇没打扫完一半就累的不行了,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林采薇气愤的把抹布往盆里一丢,来到紫檀木的大床上,直挺挺的躺了上去。疲惫的身子一触到柔软的丝被,直接丢盔弃甲,浑身软绵绵的,连脚指头都舒服的想唱歌。不一会就沉沉的睡去了。

窗外,楚风身形一闪纵身飘去,嘴角眉眼间俱是深深的笑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