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二十六章 血破古阵

作者:漓公子 字数:411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刚一回头,眼前的情景再次发生了转变。

“呜呜……呜呜……”,风吹着沙丘的声音像女人在哭,哭声幽怨凄切,林采薇紧忙抓紧楚风的胳膊。

“这里除了我们俩还有别的人?”

“或许有,但有也应该不是活的。”

“不是活的,那还是鬼不成?”

正说着突然耳边一凉,长矛已经直奔脑门袭来,楚风忙将林采薇拉到自己身后,险险躲过了枪头。一击未中,长矛未再纠缠,嗖的一闪,飞回了主人的手里。

顺势望去,靠,足足一个连的士兵,穿着盔甲,手握长矛,迈着整齐的步伐朝他们奔来。

刚才袭击她们的就是领头的将军,虎背熊腰,端坐马上,甚是威风。唯一煞风景的就是那张脸,脸色蜡黄,形容呆滞,像枯槁的木乃伊。真像楚风刚才说的鬼。

“瞧你这张破嘴,这回还真被鬼给缠上了。”林采薇在楚风背后嘀咕。

黄脸将军挥动长鞭猛抽胯下黑马,黑马吃疼,四蹄腾空而起。黄脸将军挥动手中的长矛刺向楚风的双眼。楚风一转身抱住林采薇急忙弯腰躲避,长矛擦着背上的锦袍呼啸而过。

楚风推开林采薇,飞身而起,朝着黄脸将军的头上就是一掌。黄脸将军虽生的膀大腰圆,形容呆滞,身子却极为灵活,微微一偏头,轻松的便躲过了楚风快速而出的一掌。

楚风脚尖一点马背,稍一借力,腾空后退两丈多远,运足内力,双掌带风朝着黄脸将军的胸前袭来。黄脸将军急忙撤回正要刺向林采薇腰间的一枪,横枪一挡,将楚风劈出的一掌挡了回去。

楚风闪身躲开回弹回来的力道,不等他落地,黄脸将军突然大手一握,手中碗口粗的长矛应声断成数节,箭雨般的罩向楚风。

楚风在空中双掌合十,催动真气,强大的气流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一节节的断矛冲到包围圈的外围便啪啪的纷纷落地。

黄脸将军一看不好,拨转马头,口打呼哨,身后的士兵冲到近前,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楚风困在了中间。

只见黄脸将军振臂一挥,里圈的士兵扑通一声全部单腿跪地,中间的士兵挺立不动,外层的士兵飞身而起,跃到空中。

黄脸将军打了一个响指,所有士兵一起奋力掷出了手中长矛。一霎时,铺天盖地的长矛朝楚风席卷而来。

林采薇这时看清楚了黄脸将军和他的士兵,却更觉得惊悚了!这,这,这些身手矫健的将士居然是黄沙铸成的泥人。

但却思维敏捷,行动有速,甚至懂得顺时而变,会根据情况随时改变阵法和策略。

楚风盘在空中,将功力提升到十成,却仍然不能击退敌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楚风周身的气圈开始一点点的往里收,越来越小,楚风的玉颜越来越苍白。

就在气圈即将消失殆尽的一霎那,一口鲜血突然从楚风口中喷出,楚风盘在半空的身子一晃,直直朝地上栽去!

“楚风,小心!”林采薇急扑过去,在楚风要着地的一瞬间,抱住了楚风冰凉的身子,自己也被楚风带的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黄脸将军再次发力,一根即将落地的长矛朝他手中飞去,黄脸将军一抖手,灌注了内力的长矛速度极快朝二人飞来,枪头闪着冰凉的寒光。

眼看长矛要刺到楚风的脖子,林采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抱着楚风一个旋身和楚风调换了位置。

长矛带着寒风擦着林采薇的耳垂飞过,耳垂突然一凉一热,林采薇伸手一摸,血便滴到了手上。

楚风的身子被一摔,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林采薇顾不得自己的伤口,急忙伸手给楚风擦拭。

黄脸将军再次下达指令,无数的长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向他们扑来。就在这时,林采薇粘着鲜血的手碰到楚风的嘴角,俩人鲜血交汇的一刹那,楚风腰间佩戴的冰花芙蓉玉突然飞速旋转起来。

越转越快,最后扯断了系着衣服的丝绦,盘踞到空中,发出淡粉色的光晕,将他们二人包围了起来。

长矛在接近光晕的一霎那,碎裂成了一段一段,然后化成了一粒粒沙子,随风飘散。

不仅如此,所有的士兵连同为首的黄脸将军,盔甲一片片脱落,接着脸上、胳膊上、腿上开始闪现一道道裂纹。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个连的士兵和领头的黄脸将军全部化成了沙粒。

风一吹一点存在过的痕迹也没有留下,要不是看着倒在地上的楚风和自己手上的鲜血,林采薇都要怀疑刚才的一番厮杀是否有过。

黄脸将军和他的士兵化成黄沙被风吹走,盘旋在他们头顶的玉佩光晕慢慢消失,最后落在楚风的手边,静止不动。

林采薇将楚风扶到一个背风的地方坐下,急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

楚风洁白的素手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笑道:“没事。”可话还没说完就拼命的咳起来,每咳嗽一下,便喷出一口血。

“这还叫没事?你身上可有治内伤的药。”林采薇看着楚风逞强的样子,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心疼的呛了他一句,便开始在他身上乱摸。带血的小手在楚风雪白的袍子上,拍出了一个个的血手印。

楚风无奈的瞅了一眼,虚弱的说道:“别拍了,没带,我又不是郎中,哪能什么药都有?”

楚风吃力的坐直身子,手臂一用力将林采薇拉到自己怀里,左手轻柔的将她散乱的发丝顺到耳后。

林采薇蹙眉,“你干嘛?”伸手想要推离楚风。

楚风白了她一眼,左手钳制住她的身子不让她动,右手从怀里摸出凝脂露,打开瓶塞,用干净的中指轻轻给她耳垂上药。

凉凉液体带着淡淡的兰花香,伤口处传来楚风指尖微凉的温度,林采薇的心再次颤动了一下。

虽然在那个世界她已经二十岁了,但是妈妈管的很严,妈妈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容易为外貌所累,最后一事无成,所以对她看的特别紧。二十岁的她貌美如花,却没有正式处过男朋友。

林采薇始终记得初见楚风时,他那纤尘不染的白色锦袍,他那鬼斧神工的容颜,他那云端高阳、温润如玉、谪仙一般的气质,甚至在没见到他人,光听到他温润清越的声音,自己内心那一霎那的悸动!

楚风收起药瓶,虚弱的说道:“虽然是小伤,但还是要涂点药才行。”

林采薇从楚风怀里退了出来,低下头小声说道:“嗯,有道理。”绝美的小脸上飞上了两片红云,衬托的她凝脂的肌肤,扇羽的长睫,秀气的鼻子,樱花瓣的小嘴更加明艳不可方物。

楚风看着林采薇略带害羞的小脸,嘴角忍不住上扬,甚至连眉毛眼睛都在上翘。

“迷踪阵暂时被破,我们静等便是,等到今夜月圆之时,我们便可出去了。”

“何为暂时已破?”林采薇赶紧插话,掩饰自己的尴尬。

“迷踪阵得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上千年,最玄妙之处在于能够生死轮回,即便被人破了,休养生息百年后便可以恢复如初。”

“百年轮回,起死回生,太神奇了,这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这倒是符合魔仙族人的风格。但是为什么要等月圆才能出去?”

“无论进出都需要一种强大的力量开启,进来的时候不知道你触动了什么机关,我们被一束强烈的红光卷了进来,如今想要出去同样需要借助强大的异能。古籍上记载月光可以帮助有缘人离开迷踪阵,但愿我们是那有缘人。”

此事确实很玄妙,但林采薇的接受能力超强,连异时空穿越的事情她都认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理解的。

林采薇回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回眸盯着楚风的玉佩,“楚风,你这块玉佩好神奇!”

楚风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的玉佩,冰花芙蓉玉中的极品,晶莹通透,晶莹中透着淡淡的粉又带着淡淡的紫,美如其名,看着就像一朵梦幻的芙蓉花。

“这是我母妃在我很小的时候,给我的,我也不知道这玉佩竟然有如此神力。古玉向来通灵,这也许是巧合吧。”每次说到楚王妃的时候,楚风的声音总是异常的平静,不带任何的情绪。

林采薇知道楚风是因为连番的折腾才会内力亏损,以至不敌黄脸将军的攻击,受了内伤。

看着楚风清透的面容,林采薇心中忽然一疼,不由说道:“我因为芙蓉丹发作,才会控制不住掉进湖里,没想到却连累你伤成这样。”

楚风勾唇淡淡一笑,清透的容颜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心疼。“芙蓉丹是一种用天雪山的千年雪莲和生长在崖壁的凤凰草,按照特殊方法炼制而成的毒药。无色无味,很难察觉,此药用于女子,最大害处便是损伤宫体。”

林采薇恨恨道:“这么阴损!真缺德!我初来乍到的,没跟什么人结仇,谁要害我?”

“什么叫初来乍到?”楚风一下子就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

“哦,就是初来乍练,出师不久,初到贵宝地。”林采薇干笑两声,赶紧胡诌打马虎眼。

楚风明知她胡诌,也不点破,“你得罪的人可多了,丽妃、梅妃,八皇子。”

“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明明是七皇子要害我,我不跟他们计较,他们还不依不饶了?”

“七皇子不幸早逝,梅妃失去了在宫中安身立命的依靠,八皇子因此被废圈禁宫中,丽妃因此失去圣心,所有牵扯其中的人都下场凄惨,唯独你安然无恙,她们自然将这一腔怨气都撒到你身上。”

林采薇冷哼,“霸道逻辑,没天理!给我下毒的人非她们莫属!”

楚风摆了摆手,“也不一定,她们只是嫌疑大罢了!出去之后我给你开副药,先帮你控制住芙蓉丹不发作,然后再带你去忘忧谷求医吧。”

林采薇闻言甚是惊喜,“真的!那一言为定!”立马伸手小手,“来击掌为誓!不准反悔!”急忙拉起楚风的右手与她击掌,生怕楚风反悔。

“啪、啪、啪”,就在双掌第三次合在一起的时候,突然一道皎洁的月光如一柄利剑,射向楚风的玉佩。

玉佩中间有一个半圆形的凸起物,在月光射来的一霎那,放射出莹粉光泽。紧着着林采薇身体不受控制的离开了地面。

身体像皮球一样被一股强大的力道从高空抛下,又再次弹起,再抛下,再弹起!如是反复。

也不知道这种极限的抛起动作重复了几遍,等她能勉强睁开眼睛视物的时候,入目的是清澈的湖面,碧绿的荷叶,曲折的花径。

“碧湖湖畔”脑子里刚一冒出这几个字,便眼冒金星的昏了过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