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二十三章 耳后红晕

作者:漓公子 字数:344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风反手一掌朝蝙蝠群打去,“扑通扑通”一只只小蝙蝠嘶喊着朝地上摔去。一只已经坠地的小蝙蝠,突然凌空而起,小眼睛闪着绿色的幽光朝林采薇冲过来。

楚风急忙伸臂去挡,小蝙蝠也如成精一般,懂得欺软怕硬,越过楚风的手臂,扑到林采薇肩头上,狠狠咬了一口,顿时鲜血顺着林采薇的肩头流下来,雪白的罗裙染红了一大片。

楚风将林采薇揽在怀里,全身内里灌注于右掌,一股劲风向蝙蝠群呼啸而去。蝙蝠呼啦一下分向两边,闪开了一条小道,楚风强忍着地上溅起来的脏水反上来的恶臭,揽着林采薇飞驰起来。

楚风心内焦急,功力提到十成,快若流星。可林采薇依然觉得时间缓慢,仿佛凝注了。楚风看着林采薇因强忍着疼痛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心头竟不由泛起一丝心疼。

奇怪的感觉令楚风心里也一颤,还好这只是一刹那的感觉,楚风立刻收起心神,加快脚程。

“前方有微弱的白光,或许就是出口,你再忍忍。”

林采薇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得浑身冰冷,牙齿打颤。在警校学习多年,受伤流血早已司空见惯,不知道是这蝙蝠与寻常的不同,还是她换了副大小姐的身子,人也跟着矫情起来了。肩头传来阵阵锥心的刺痛。

但现在真不是她矫情的时候,遂笑道:“就这点小伤?不值一提。”

令人失望的是,洞的尽头不是出口,而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阴冷、潮湿,飕飕的凉风从耳边刮过,林采薇觉得耳朵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楚风挥手一掌,一棵成人腰粗的大树应声倒下,楚风扶林采薇坐下,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玉瓶递给林采薇。“这蝙蝠怕是有毒,你赶紧上点药吧。”

林采薇正要挤出的苦笑僵在了脸上,白了楚风一眼,“刚才还挺仗义怎么这会又这么邪恶了,我伤成这样自己怎么上药?我够的着么?”

楚风顿了一下,视线移到林采薇的肩头,“你还是自己上吧?”

“我自己怎么上?麻烦你屈尊降贵,当一回药童做一回伺候人的活吧。”林采薇不满的斜睨着楚风。

这鬼蝙蝠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牙齿如此锋利,直接从她肩头上撕下了一块肉。本就出了一身冷汗,现在凉风一吹,林采薇只觉得浑身瑟瑟发抖,如坠冰窟,不过是硬撑着罢了。

楚风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的思维总是与众不同,他给她当药童不止一回吧。眸子眨了眨,开口道:“屈尊降贵也不是头一遭了,只是你确定要我给你上药么?”

林采薇一愣,回头看着自己肩头流血的地方,无奈的撇了撇嘴,心中感叹:这古人真是封建!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夏天那些穿吊带的姑娘还不是满街跑,更别说海边沙滩上那白花花的一片了。

知道楚风这回倒不是故意找借口搪塞她,苦笑道:“特殊情况,特别对待。你若不想我疼死,自己一个人独闯这鬼地方,就快点给我上药吧。”抖手将药瓶抛给给楚风。

楚风看着手中的药瓶迟疑,林采薇不耐烦的瞪着水眸低吼,“还愣着干嘛?病不避医的道理总懂吧?”

心里那个憋屈啊!在那个世界上赶着追求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怎么到了这古代这么不值钱,主动让人家看你家都不干!

林采薇再次斜睨了楚风一眼,楚风方才缓步走了过来。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挑,挑开了林采薇外衣的丝带,略微迟疑了一下,解开了里衣的盘扣,露出肩头的伤口。

楚风面无表情,动作轻巧,但仔细看却能发觉耳后的一片红晕。

这么多年少言寡语、冷心冷情的他从不主动接近任何人,别人更不敢接近他。不光因为他尊贵的身份,天下人对他的推重以及他才华冠盖的声名,而是因为别人一靠近他就能感觉到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气,让人望而生畏。

“伤口不大但很深,不仔细调理日后怕是会落下疤痕。”楚风一面细细的给林采薇上药,一面正色道。

“若落下疤痕那可真是太难看了,你手里定有上好的金疮药,给我一瓶。”林采薇不客气的说道。

楚风利索的撕下里衣一角给林采薇包扎,挑眉反问道:“为什么我手里定有好药?就算有,凭什么要给你?”

林采薇嘿嘿一笑,眨着一双大大的流光溢彩的水眸有理有据的说道:“且不说你那紫檀木打造的豪华马车,单说你那喝水的杯子都是白玉做的,你这么讲究的主,手里怎会有差的东西?上次我脖子受伤,你只给我涂了一次药,我脖子上的伤就好了,还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楚风听罢嘴角微扬,利索的将布带打上结,优雅的撩起锦袍的下摆在树干上坐下,“分析的不错,可我为什么要将这么好的药送给你?”

林采薇一噎,随即眸中亮光一闪,笑道:“我们现在可是患难与共的兄弟,不用分的这么清楚?”

楚风低头轻笑,随即反问道:“既然我的是你的,那你的是不是也是我的?”

“那是自然。”林采薇答应的十分爽快。心中却暗笑,她有什么呀?虽然也是个官家小姐,但她不光是庶出,还亲娘早逝无人疼爱,拿得出手的东西半点没有,楚风可就大不一样了,手里竟是好东西,这下可占了大便宜了。

楚风煞有兴致的看她一副小人得志的坏笑模样,也不揭穿她。俗话说的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东西和别人一起分享的经历他似乎从来每没有过。

偌大的楚王府,却是人丁凋落。他是家里唯一的嫡子,只有一个庶出的妹妹,年岁虽相差无几,但交流的很少,更谈不上知心。整个南凤国,也没人敢把他楚风的东西据为己有,今天林采薇耍小心眼想要霸占他的东西,他不光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很新鲜。

林采薇将衣服拉上,带子系好。歪着脑袋,抿着粉嫩的如樱花瓣一般的小嘴反问楚风,“你的衣服什么时候干的?我的都还湿的滴水?”

湿透的纱裙紧紧的包裹在身上,玲珑曼妙身姿显示出少女独有的风情,楚风似有若无的瞟了一眼,很快便将目光转向别处。

“刚才给你上药的时候,用内里将衣服烘干了。”

林采薇一听忙从跳下树干,拉住楚风的衣袖,另一只手指着自己滴滴答答不停滴水的衣服,“你也用内力帮我烘干可好?”

楚风想也不想便开口道:“不好!你自己来!”

林采薇狠狠瞪了楚风一眼,这家伙真是可恶,随时随地都在试探她。

“不知道我受伤了么?”用力甩开楚风,一跺脚,转身坐了回去。

楚风悠闲的躺在树干上,俩手交叠着垫在脑袋底下,偏头看着林采薇生气发飙、皱着小脸的样子,笑道:“忘了。”

林采薇无语的在心中大大翻了个白眼,睁眼说瞎话。

好一会,楚风才对林采薇招手,“过来!”

林采薇撇了撇嘴,赌气不动。

楚风也不再说第二遍,悠闲的往树上一躺,舒服的闭上眼睛,开口道:“不用就算了,我也好省些力气。”

林采薇跳下来,大步走到楚风跟前站好,“谁说不用了,用,当然用!”她才不那么傻跟自己过不去,什么时候能出去这个鬼地方也不知道,难道要一直穿着这湿漉漉的衣服不成,黏在身上难受死了。

楚风起身,双手舒展轻轻贴到林采薇背上,林采薇顿觉一股热流袭遍全身,暖暖的,像泡热水澡,极其舒服。眨眼的功夫便见原先紧贴在身上的衣裙慢慢离开身体,轻轻飞舞起来,飘飞的裙角像只白蝴蝶在花间嬉戏。

林采薇忍不住低声念叨了句“有内力真好!”

楚风闭着的眸子一转,睁眼深深看了一眼林采薇,又合上。

“楚风,你们家是开药铺的吧?”

“不是!”楚风很利索的回答。

林采薇疑惑的回头。

楚风收回内力,重新在树干上躺下,慵懒的说道:“不是开药铺的,不过也差不多,漓玥大陆诸国一半以上的药材都出自楚王府。”

一半以上,林采薇咋舌,随即又疑惑的反问,“王府也要靠经商维持生计?”

楚风以一种你很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林采薇,悠悠的说道:“王府不经营店铺,光靠王爷的俸禄和祖上的基业就能养活整个王府?哪个大户人家不经营自己的产业?”

这么说林府也应该有自己的产业了,要不然林学士一个小小的文官,也养不了林府那一大家子。只是她还不了解这些罢了。

“话虽如此,可是能做的这么大的却不多,没想到你父亲一个王爷还精通经商之道。”

提到楚王爷,楚风的眉毛不可见的皱了一下,“我父王不管这些,楚王府一直由我打理。”

林采薇不敢置信的斜睨着楚风,语气里满是不屑,“你?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