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二十一章 湖底惊魂

作者:漓公子 字数:344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锦盒内只是一副棋子,却是价值连城。

这幅黑白暖玉棋,是由百年前的制棋高手无崖子生前亲手所制的最后一副棋子,倾注了毕生心血。黑子乃墨玉所制,触之凉而不寒;白子由暖白玉所制,触之温而不热。天下好棋者无不想据为己有,可惜此宝千金难求。

玉子涵曾经多次以黑白暖玉棋为赌注和楚风下棋,无奈都铩羽而归,最后竟然起了偷盗之心,深夜闯入楚风的清风苑,最后被追云和追雾追了三天三夜。

“你惦记了多年,今天我便送与你吧。”楚风淡淡开口说道。

玉子涵却哈哈一笑,摇着手中的碧玉扇正色说道:“楚风,本皇子要么光明正大的赢过来,要么悄无声息的从你府上偷走,不管如何凭的都是自己的本事,唯独不需要你送!”

话落突然手中的碧玉扇一抖,带起一阵劲风,楚风伸筷子正要去夹的那盘素炒虾仁横空飞起。

楚风筷子一扬“啪”的一声,轻巧的夹住飞起的盘子,满满一盘虾仁在盘子里挤呀挤,晃呀晃的,滴溜溜转了好几个圈圈,却最后稳稳的落在了盘子里,没有一个掉出来。盘子轻轻落到桌面上,楚风优雅的夹了一个虾仁放到嘴里,轻轻咀嚼了起来。

玉子涵突然拔地而起,带起一股劲风,桌上的盘盘盏盏噼里啪啦的跳跃起来。

楚风却依然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只见他用手轻轻一按说面,桌上本来活蹦乱跳的盘盘盏盏突然像定在桌上一样,纹丝不动。玉子涵在空中对着桌子就是一掌,掌风向着桌子呼啸而来,楚风凌空一跃飘落到了玉子涵身后。

成功逼楚风出手,玉子涵袖袍一甩抖出一把小巧的匕首,朝楚风的面门飞射而来。随后身形一晃向湖面飘去。

楚风紧追而去,二人踩在湖面的荷叶上,如点水的蜻蜓,身姿飘逸而灵动。

碧绿的湖面上,一道白影和一道紫影纠缠在一起,绚丽的如雨后的彩虹。

没想到二人武功如此玄妙,当真能踏雪无痕、飞檐走壁,要是她也能有这么好的武功,那寻找起血玉来也能事半功倍了。

激动处竟抱着柱子踩到凉亭的美人靠上,湖面上打的难舍难分的俩人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倒是没人发现她如此不雅的举动。

林采薇正看得入神,突然肚子再次刀绞一般疼痛起来,一霎时就冷汗直流,林采薇捂着肚子想要跳下来,却觉得眼前发黑,双腿打颤,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栽!

“啊!”林采薇大叫一声,“扑通”一下栽进了碧湖。

众人惊讶回头,正好看见林采薇空投似的栽进了湖里,紧跟着一条白影如一条银链射进湖里。

随后便听一个端庄而不失甜美的声音急促的喊道:“风世子!”陆云裳已经扑到栏杆前。一直注视着楚风的陆云裳,看到楚风跳进湖中,双腿一软险些栽倒。

一贯沉稳大方的林绍也不免慌张了起来,只因林采薇是他带出来的,真要出了事,他总难辞其咎。

反倒是一贯柔弱的林雪晴开口劝道:“哥哥不必惊慌,风世子已经下去救人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陆云裳听到林雪晴的话,心揪得疼。楚风那么冷情的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救一个极其不堪一无是处的傻子,陆云裳不敢相信的看着已经平静的湖面。

可恶,实在是可恶,那讨厌的毒竟然这个时候发作了,今天正好是她毒性发作的日子,晕!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她这辈子还真是跟水有缘,从水里穿过来,这是要从水里再穿回去么?

她本来水性就不好,如今又腹痛难忍,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可她真心不想死啊!怎么办?

很多人不戴防水眼镜也能在水里睁开眼睛视物,可是林采薇就完全不行。紧闭着眼睛,上下左右乱抓一通,希望能抓住一根救命的水草,可抓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抓到。

不甘心!再抓,继续抓!为了保全小命,绝不能放弃!

一阵挣扎之后,终于让她瞎猫撞上了死耗子,抓到了一个东西,激动的她一阵狂喜。

顺势一摸,嗯?竟然是人的胳膊?冰凉没有温度,这湖里还有水鬼!

“啊!”林采薇惊叫,猛地甩开水鬼的胳膊,“咕咚”又咸又腥的湖水呛了满满一口。

“晕!什么东西滑进了嘴里,浮游小生物?”林采薇愤恨的怒吼,一张嘴又一大口湖水呛进了嘴里。

“咳咳……”林采薇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水鬼主动粘了过来,两只臂膀牢牢的圈住她动弹不得。

“放开!”林采薇怒吼

“咕咚”又喝了一大口,“咳咳……”再次剧烈的咳嗽。

一连吃了几次亏,林采薇再也不敢喊不了!灵机一动,身子往下一滑,挣开了禁锢。

这时也顾不得肚子剧痛难忍,拼命游往别处!

却不想那个水鬼比她还执着,水性也比她好很多,快速朝她游过来,抓住她的胳膊就往自己怀里带,并狠狠的在她手臂上掐了一把,顿时手臂传来阵阵的疼痛。

林采薇低吼,“靠!你这可恶的家伙,太过分了!”

刚吼完,冷不丁头顶又挨了重重一记!

林采薇怒了,也顾不得许多,抱住水鬼的身子在他勃颈处用力咬了下去,丝丝腥甜的血进入口腔,还带着淡淡的温度。

嗯?林采薇诧异不已,死人的血怎么会是温的?

猛然睁开眼睛,瞬间傻了!

楚风凤眸喷火正怒不可遏的盯着她,那眼神恨不能将她凌迟。

晕!她挣了半天,原来那个水鬼是楚风,林采薇也憋了一肚子气,这个混蛋家伙怎么就不出个声。刚要怒吼,可那个“楚”字还没出口,便被楚风一把带进怀里,毫不半点怜香惜玉。

林采薇甩开楚风向后游去,楚风回身双臂用力钳制住她,使她上半身动弹不得。林采薇便用脚尖在水中摸索,希望可以勾住湖中的礁石借以摆脱楚风。

突然左脚触到一块坚硬的礁石,林采薇心中一喜,忙用脚勾住。

却不想她脚尖刚一碰到礁石,便听“咔嚓”一声巨响,一束耀眼的红光闪现,湖中豁然出现一个石洞。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石洞中喷射而出,“嗖”的一声,林采薇来不及躲闪,连同楚风一起被吸进了石洞。

接着又是“咔嚓”一声巨响,石洞砰然关闭,洞内霎时暗了下来。

洞内阴冷潮湿,石壁上不知道附着着什么东西滑腻腻的,肌肤一触碰到石壁,林采薇就像摸到了蛇皮,浑身立刻一层鸡皮疙瘩。

看不清石洞的构造,只觉得像个千疮百孔的筛子,湿冷的风打着响亮的口哨从四面八方刮来,凌厉的如同刀片一层层的剐着身上的肉,疼的林采薇冷汗直流。

林采薇觉得自己像个皮球,任由洞内强大莫名的力道将她抛来抛去。身体各处都疼痛的像要散架,五脏六腑都在体内不停的翻滚,就在她承受不住要狂吐的时候,“扑通”一声,身体重重的摔倒了石壁上。

眼冒金星,头脑晕眩,直接被摔得七荤八素,林采薇大口喘着粗气,刚想调息一下,身下的石头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低头一看,晕!她正极其危险的处在一块悬空的石头上,石头不大,且只有一处被不明粘液粘在石壁上,极不牢固,再加上突然承受她落下来的巨大力道,与石壁粘连的地方眼看就要断开,似乎一秒钟都坚持不住了。

这真是要命的节奏,下面竟是不见底的深谷,这要是下去就粉身碎骨了!就在她一筹莫展之时,身下突然一空,落脚的石头掉进了深谷,猝不及防间她的身子就凌空了,头上脚下的朝谷底飞去,林采薇惊恐大呼“不好!要完!”

可刚喊出那个完字,裙摆突然被人抓住了,身子晃晃悠悠的悬在了空中,几乎停跳的心脏霎时回笼。林采薇惊喜回头,原来一片薄薄的裙摆被楚风抓在了手里。

天哪!真够惊险刺激的!

林采薇抬手刚要擦擦额头的冷汗,耳边却传来了让她再次惊魂的声音,“卡擦卡擦”丝绸断裂的声音听得林采薇心尖都颤了!

“咔擦”一声脆响,丝绸断成两截,林采薇悬在空中的身子轰然下坠。楚风轻盈的一踩石壁,借助弹起的力道飞速朝着林采薇射了过来。

楚风抱住林采薇身子在空中一个利落的翻转,两人的位置就调换了过来。俩人的身子在空中急速的下落。林采薇头脑晕眩,对时间失去了概念,直到最后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才知道俩人再次摔落了下来。

在落地的那一刹那,楚风的额头重重撞到了石壁上。

有肉垫子在,林采薇这次一点没有感觉到疼,可看着身下的楚风张张嘴终是没说什么。

“蠢货!还不起来!”楚风低吼。

林采薇登时身子弹了吼道:“谁是蠢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