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二十章 但求无视

作者:漓公子 字数:312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碧湖很大,湖边的垂柳长长的丝绦没入水中,像调皮的孩子在水中嬉戏。碧绿的荷叶铺满了湖面,只留下一条曲折的仅容一只小船划过的小径。小船徐徐沿着花径划向湖中心,大有曲径通幽之妙。

清风吹过,阵阵荷叶香气扑鼻,“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林采薇站在船头,舒展双臂,闻着阵阵的清香,心旷神怡,觉得自己像只振翅欲飞的小鸟,身心惬意,随口念出了杨万里的这首七绝。

楚风斜睨了林采薇一眼,追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楚风伸出修长的食指朝他摇了摇,没有笑,却能感觉到他眉毛眼睛都在笑。

小船沿着花径滑行了一刻钟才来到湖中心。所过之处,林采薇都暗暗记下路线,死了不少脑细胞。

沉香亭是全部用沉香木建造的一个十分壮观的三层亭台,足可以容纳百余人。清一色粉衣的小宫女低眉顺眼的托着果盘、酒盏忙碌着。

令林采薇没想到的是偌大的厅里只孤零零的摆了一桌酒席。

原以为这寿宴定然高朋满座热闹非凡,自己悄悄混到人堆里浑水摸鱼,中途趁大家酒意正酣之时好偷偷溜出去四处查看,怎么也没想到这堂堂的二皇子寿宴竟然只摆了一桌,那自己这个不速之客岂不是太显眼了。

刚想找楚风问问,玉子涵的贴身护卫墨玉迎了上来,“风世子,您可算到了,就等您了!二皇子他们正在二楼用茶,您稍事休息,寿宴马上开始。”

楚风微微点头,缓步悠然的向亭边的美人靠走去。慵懒的斜倚着,闭目养神,好不悠闲,完全没有迟到了让人久等的愧疚!

单单一个倚栏斜倚的姿势就这般风华无限,林采薇撇嘴,这个妖孽,比玉子涵那个家伙还要妖孽,随便做什么都那么好看,这人生下来就是用来打击别人的吧。

心里不忿,脚下却也跟着楚风来到美人靠前坐下。二人挨得很近,林采薇似乎闻到一股极其雅致清爽的气息。

“楚风,你好大的架子,我们这么多人可都等着你呢!”一身淡紫锦袍的玉子涵潇洒的从楼上下来朗声说道。身后跟着大皇子玉箫涵、林绍、林雪晴,还有两名林采薇不认识的女子。

林采薇远远打量这两名面生的女子。一个身穿曳地长裙,极其的明艳端庄,淡紫色的衣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婀娜曼妙的身姿;另一个一身鹅黄色的宫装,墨发间别着的白玉梅花步摇,随着她的脚步一荡一荡划出优美的弧度,极美极优雅,少女的风情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显露无遗。

尤其让林采薇不解的是,这名身着黄色宫装的女子,无乱容貌还是神韵都与瑶妃极其相似。林采薇不由暗中猜度女子的身份以及与瑶妃的关系。

林绍步履轻缓而优雅的跟在紫衣女子身后,不远不近,一路走来俩人之间的距离竟始终未变。似乎只要林绍长臂一舒,就能触碰到前面的紫衣女子。

林雪晴恰到好处跟在玉箫涵身后,既不会显得太过亲密,也不会让人觉得彼此疏远,脚步轻盈,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众人来到近前,楚风方才优雅的起身,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路上遇到点小麻烦,耽搁了时辰,还好没让大家等太久。”说完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林采薇。

林采薇听楚风说她是麻烦,还把晚来的原因归到她身上,眼中的刀子一个接一个的丢向楚风。碍于在众人面前又不好发作,便在心里暗骂楚风说谎不眨眼。

明明是他出发的晚,路上根本没有因为她耽误时间。反倒是为了戏弄她,追云纵马狂奔了好一阵。

玉子涵轻摇玉扇,扫了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定在林采薇身上,魅惑一笑,桃花眸里尽是风流,“子涵邀请的贵宾都到齐了,各位请入席吧,不必拘礼。”

林采薇羞愧的低下头,恨不能立马隐身了,真后悔来这沉香亭。林采薇越是不愿抬头,偏偏黄裳女子俏生生的叫住了她。

“采薇姐姐。”

林采薇不得不回头对黄裳女子干笑了两声。

黄裳女子莲步款款走到她近前,牵着林采薇的手柔声道:“木槿不慎染上了风寒,足不出户月余,前些日子姐姐在母妃宫中,我也未能前去看望姐姐,姐姐身子可无碍了吧?”

原来这女子是瑶妃的女儿,可林采薇这时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实在不愿意多与木槿寒暄。便拉着她的手道:“我一切都好,我们入席吧。”

木槿莞尔一笑,柔声道:“也好,今日是二皇兄的寿辰,我们姐妹有话日后再叙。”

众人依次入席,玉子涵坐在上首,左边依次是玉箫涵、林绍、林雪晴、紫衣女子。右手边第一个是木槿,和木槿隔了一个空位置的是楚风。整个桌上只有他们俩人中间隔着一个空位子,可众人谁也没有觉得不妥。

楚风淡然自若,一派闲适。木槿长睫低垂,静默不语。每次近距离的靠近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人儿,她都觉得那颗芳心像小鹿在跳。

林采薇紧挨着楚风,玉箫涵别有深意的往楚风这边瞅了一眼,楚风微笑不语,恍若不见。

玉子涵呵呵一笑,“啪啪”轻击两下手掌,一群绿衣妙龄女子从后堂鱼贯而出,与此同时碧湖之上悠悠划过一只小船,空灵、清澈的琴声从船篷中飘出来,如流淌的泉水缓缓流入心田。

舞姬伴随着美妙的音乐玉臂轻舒、楚腰慢摆,随着悠扬的笛声翩翩起舞。纱衣轻盈,水袖飞扬,舞姿轻盈,远远望去像一朵朵绿色的云在飘。

就在众人尚沉迷其中意犹未尽的时候,琴声渐歇渐止,舞姬退场,小船缓缓划向远方。

“神龙见首不见尾,先生最是清高傲物,二皇子竟能请得先生专程来此弹奏一曲,实在难得。”紫衣女子痴然的看着远去的小船,缓缓说道,声音听起来端庄却不失甜美。

“陆小姐和林小姐曾得云溪先生指教琴艺,岂不更是荣幸之至。”玉子涵笑着对紫衣女子和林雪晴说道。

林雪晴谦逊的道:“承蒙云溪先生指教,雪晴实在是三生有幸!”

原来紫衣女子就是大名鼎鼎的京城第一才女陆云裳,真是名不虚传,端庄秀丽。

“父皇多次请云溪先生去宫廷为父王演奏,都被云溪先生拒绝了,不想皇弟竟能请得动云溪先生。还有这色艺双绝的舞姬,皇弟定花费了不少功夫寻觅吧?”玉箫涵浅浅抿了一口酒,笑着问道。

玉子涵哈哈大笑,“皇兄谬赞了,皇兄若是喜欢,随便挑几个领回府中便是。”

玉箫涵面色陡然一变,“那倒不必,君子不夺人所好。”

“自家兄弟还分什么你我!”玉子涵不依不饶。

玉箫涵急忙转移话题,“皇弟府上的美酒也甚好!我敬皇弟一杯,愿皇弟宏图大展!”玉箫涵拿舞姬说是无非是要大家都觉得玉子涵胸无大志,好色贪杯,却被玉子涵识破,偷鸡不成蚀把米很是尴尬。

幸好林绍为其解围,“二皇子,我特意托人从南海寻来一方上等砚台,还望二皇子能喜欢。”

玉子涵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林绍你太客气了,我们是多年好友,我这才外出学艺几年,我们就生分至此了么?”

林绍不好再争辩,只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随后林雪晴、木槿和陆云裳都献上了自己带来的贺礼,只剩下楚风和林采薇没有任何表示。

林采薇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了,她不光腆着脸皮不请自来,感情还是个吃白食的。当玉子涵的目光向她这边扫过来的时候,林采薇觉得自己脸都能滴出血来了。

却不想玉子涵看了她半天,竟然对着她旁边的楚风说道:“楚风,你不会这么小气的空手而来吧?那岂不是白白蹭了一顿精美的酒席。”

一听到白蹭俩字,林采薇恨不能变成空气,只求众人将她无视了。

“楚王府还不缺吃的。”楚风朝身后的追云挥手,追云捧出了一个锦盒递到玉子涵面前。

玉子涵打开盒子一看,登时就石化了,“楚风你真舍得将此物送给本皇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