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二章 御前争辩

作者:漓公子 字数:247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盏茶的功夫,南凤国主带着一众人等,浩浩荡荡急行而来。

“林采薇,连孤的儿子你都敢杀,你的胆子可真大!”声音不大,但是很威严,有一种常年身居高位震撼人心的力量,凌薇冷不丁一哆嗦。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为首的一人四十上下,明黄色龙袍,身材微微发福,四方脸,一字胡,浑身上下透着威严,一双小眼睛散发着凌冽的精光,正怒不可遏的盯着她。

凌薇心里暗笑,好凉薄,自己亲儿子死在里面了,不先去看他,反倒先找她问罪。张了张口刚要说话,一名温婉如画的女子从南凤国主身后疾步走到她近前,柔声说道:“薇儿,还不叩见国主,你这孩子,向来胆小,莫不是吓怕了。”

凌薇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见她肤如凝脂,眉目如画,粉红色的暖玉步摇醒目的插在发间,更衬托得女子姿容绝代。

凌薇明白女子是好意,可是叩见,怎么叩见?莫不是要下跪?她长这么大,从没跪过任何人,这叫她如何跪得下去,沉默了半天,却只垂着双臂站在原地平静的看着南凤国主不语。

南凤国主见她这般架势,龙颜大怒,顺手抓起身旁小太监手中的拂尘向凌薇额头抛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凌薇便觉得有热乎乎的液体顺着额头留下来。凌薇大恼,刚想发飙“你敢砸我!”可那个“你”字还没说出口,便被身旁的女子强行摁到了地上。

“傻孩子发什么愣,还不快向国主谢罪!”女子跪在地上朝南凤国主连连叩头,“国主,薇儿她年纪小不懂事,从未见过这等的阵势,一定是被吓傻了!国主您大人大量别跟个孩子计较,若是动气伤了龙体,那就是臣妾的罪过了。”

南凤国主居高临下俯视凌薇,沉声呵道:“说!到底为什么杀七皇子?说不出个一二三,孤要你脑袋搬家!”威严的声音,震怒之下强大的气势,确实让人慎得慌。

这一问反倒彻底将凌薇将住了,这叫她如何回答?说她是异世穿越过来的幽魂,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靠!那她还不被这老家伙当妖怪给烧了!真是被动!

沉默了片刻,方才理直气壮的说道:“七皇子的死于我无关!”

南凤国主再次震怒,女子转身猛的抱住凌薇,在场的每个人都心颤了起来。

帝王一怒,伏尸千里,这句话谁也没有整天陪在帝王身边的人体会的深刻,众人霎时静的连呼吸声都不闻。

“国主,薇儿与七皇子无冤无仇为何要取他性命,况且薇儿一个柔弱的女儿家,如何能将清涵一个会拳脚功夫的男子杀掉,其中必有隐情,望国主明察。薇儿身份低位,她十条命也不足以抵七皇子一条命,只怕便宜了真正的凶手,让七皇子含冤。”话落,女子再次叩头不止。

“砰砰”一个接一个的响头落地,鲜红的血迹如同一朵朵红梅绽放在女子雪白光洁的额头上。

看起来非但不恐怖,反倒给她增添了别样的风情,如同处女手腕上鲜艳夺目的朱砂,让人爱不释手,更让人想入非非,看的南凤国主心中一荡,语气不自觉的缓和许多,“瑶妃快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

南凤国主心旌摇曳的那一荡漾,瑶妃没有注意到,却逃不过自小在后宫长大,看惯了那些妃嫔们日日上演的争风吃醋献媚取宠把戏的大皇子玉箫涵。

玉箫涵暗自在心中鄙夷瑶妃,果然是狐媚子,不怪多年宠冠后宫,的确有手段,但面上依然是稳重大方,丝毫看不出外泄的情绪。

伸手摸了摸俊挺的鼻梁不动声色的说道:“林二小姐,平时看似温顺娴静,不想也会做出如此糊涂之事,或许真是七弟惹恼了林二小姐也不一定。”

凌薇一听,这叫什么话,这是在为她开脱还是想要坐实了她的罪名?

“您这话,恕我不敢苟同。我再怎么失去理智也不会做这杀人越货的事,您凭什么如此草草的就认定我是凶手?无凭无据,只凭您尊贵无双的身份就能空口白牙的定了我的罪。”

凌薇不知道玉箫涵的身份,也不知道真的林采薇是否和玉箫涵有什么过节,但为堵住玉箫涵的口,不再给自己落井下石,便故意加重了尊贵无双四个字。

天下没有谁比一国之君的身份更尊贵,在一国之君面前说自己身份高贵那绝对是找抽。果然南凤国主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小眼中精光一闪,打量玉萧寒的目光中多了一份别人难以察觉的异样。

凌薇淡淡勾唇一笑,了然于心。

玉箫涵闻言,忙不迭的告罪,“林二小姐好厉害的嘴,父皇面前何人敢言尊贵!”

南凤国主虽然淡淡一笑,表明不介意,但玉箫涵确不敢再随意妄言,看着突然间由个傻子变得伶牙俐齿的林采薇,自己也怕“打不着狐狸,还惹一身骚”。

“林采薇你无端出现在清涵房中,清涵又莫名遇害身亡,且你在寝殿中被护卫抓了个现行,如今却还要狡辩,那孤就用些手段让事情还原真相,让清涵瞑目也未尝不可!”

南凤国主这话更狠,行事作风也绝对粗暴,直接就要对凌薇用刑。

玉箫涵闻言顿时心中大喜,但面上却不露半分,依然一派稳重大方。

“您这话什么意思?莫非要让我在重刑之下屈打成招!凡事要讲证据,此事若传扬出去,岂不辱没了您一世英名。”

几句话噎得南凤国主脸色发青,他堂堂的一国之君,哪个人敢逆龙鳞?

更让南凤国主气愤的是,凌薇目光平静的看着他,继续开口道:“被抓现形,七皇子手下人的话何足为证?一面之词就想让我含冤莫白?”。

“放肆!”南凤国主真的怒了。

瑶妃怕凌薇再冲撞南凤国主,紧搂住她,示意她说话千万注意分寸,得罪了南凤国主可是要掉脑袋的。

额头依然血迹未干,凌薇也知道在这皇权至上的朝代,一国之君绝对惹不得!但又确实意难平,还想再开口辩驳,但看着瑶妃祈求的目光,心中又不忍。

凌薇不知道眼前这几番呵护自己的瑶妃和林采薇的关系,但这却是自己穿越过来感受到的第一抹温暖,心中一酸,吞回了已经到嘴边的话,只低头不再言语。

南凤国主恼怒的一甩袖子,冷哼一声,低吼道:“哼!无知小儿,随意妄言,如今孤就来听听你的一面之词,青天白日,你为何会出现在清涵的寝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