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十五章 中毒昏迷

作者:漓公子 字数:285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雪晴漂亮的双眸闪着异样的光芒,对婢女吩咐道:“如霜,告诉厨房的吴嬷嬷,炖碗人参鸡汤给那个傻子送去。”

半个时辰后,林采薇对着桌上喷香的鸡汤感叹不已。

“好香的鸡汤!”绿色无污染的食品就是好,从小吃的都是饲料加激素喂养的速成鸡,一看到这原汁原味的柴鸡汤,肚子里馋虫就咕哇乱叫,捧起碗咕咚咕咚一口气喝的见了底。鸡汤的残液顺着嘴角低落下来,来送汤的小婢女忍不住直翻白眼。

林采薇见状也不理会,这个世道拜高踩低的人多了去了,没必要和一个小丫鬟认真。遂将空碗递给她,“喝完了,你可以走了!”

小婢女二话没说,收起空碗放到食盒里,转身便走。

林采薇让玉环送本记载血玉的书,玉环便送来了一大摞。原来关于千年血玉的传说在这片大陆流传了上千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不然也不会轻易便在牢里墙壁上发现。

林采薇一本一本的寻找线索,很快便在一本残缺不全的旧书上发现了端倪。

几百年前,碧湖原本水质污浊,机缘巧合下得千年血玉沉入湖底,至此湖水清澈,风光秀美,人杰地灵,湖畔渔民,延年益寿,体态康健,年七十而不生华发。

林采薇正看的入神,肚子突然绞痛难忍。

刚一起身,便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砸,一霎时冷汗就湿透了后背。用力抓住床边的帷幔,强忍着剧痛想要站起来,却痛得浑身酸软没有一点力气。

只得转身向门口方向吃力的爬去,每挪动一下衣服就湿一层,长长的指甲在地面上抓出一道道沟,殷红的鲜血顺着芊芊十指滴落到地上,渗进土里。

爬到门后,林采薇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的砸门。

“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救……”

“你听,二小姐喊什么呢?”守门的小六子对不远处正在方便的二狗说。

正在方便的二狗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得了吧你,青天白日的做梦呢?”

“真的,骗你是孙子,我真听见了,不信咱们过去看看!”

“行啊,看看就看看!”二狗提着裤子朝门口走来。

“吱呀”一声推开房门,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怎么样,我说没事吧,就你疑神疑鬼的。”

正说着突然脚下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哎呦,什么东西,敢绊倒你爷爷!”用手一摸,“哎呦,这什么东西?怎么还热乎乎的?”

定睛一看,嗖的一声蹦了起来,后边跟着他的小六子正低头顺着他比划的方向看,正好被撞个正着。伸手捂住鼻子大骂起来,“混蛋家伙!你干什么玩意!”

二狗一把抱着他,颤声道:“二小姐怎么躺在地上?”

小六子定睛一看,“哎呦妈呀,真是二小姐!”

“夫人……不好了……二小姐晕倒了!”二人飞速跑进梧桐院,见到林夫人,喘着粗气结巴道。

林雪晴的手一颤正要放进嘴里的酥糖啪嗒掉落在了地上。

林夫人也诧异了,蹙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人……小人也不知道,听到屋里好像有动静,我俩就过去看看,谁知道……一进门竟看见二小姐躺在地上。”小六子仗着胆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林夫人也慌了,拉住林雪晴,“雪儿,跟娘亲去后院看看。”

林雪晴本来想躲,却被林夫人一把拉住。

“娘亲,雪儿害怕,雪儿不去行么?”大眼央求的看着林夫人。

林夫人本来想拉着女儿壮胆,看女儿害怕的样子又不忍心。

林雪晴见有戏,眼珠子一转,对林夫人说道:“娘亲,哥哥去舅舅家找表哥下棋,可回来了?若回来了,您让哥哥跟您去可好?哥哥懂医术!自是比雪儿去有用!”

林夫人闻言松开林雪晴,对外面喊道:“小红,大公子可回来了?速请大公子到我院里来。”

不大会一身淡青色锦袍的林绍脚步轻盈的走了进来,“娘亲,唤孩儿前来何事?”

看见儿子步履轻盈的踱了进来,林夫人一下子像有了主心骨似的,走到林绍近前,拉着他的手道:“那个死丫头不知何故在柴房晕倒了!”

“哦。”林绍听完没有任何表情的轻轻哦了一声。

见林夫人很是紧张,安慰道:“娘亲,二妹妹向来身体很好,即便晕倒也定无性命之忧,孩儿这就随您去看看。”

走了几步又回头吩咐傻愣着的二狗,“去永和堂请个大夫来!”

林绍带着林夫人一进柴房,便见林采薇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俯身过去,给林采薇号脉,人虽然昏迷不醒,脉搏却强劲有力。

淡淡开口道:“应该没有大碍,先让人把她抬回屋里,等永和堂请位大夫来了再定夺。”

两个家丁过来,抬起林采薇往外走。经过林绍身边的时候,林绍沉声吩咐道:“等会老爷回府问起二小姐的事,切莫乱说吓着老爷,让老爷没必要的胡乱担心。”

玉环和翠环一见昏迷不醒的林采薇,眼泪刷的就流了出来。“二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晕倒?手怎么会受伤的?”

“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大公子给二小姐号脉过,说无大碍,永和堂的大夫一会便来。”

家丁把林采薇架到床上,便退了出去。两个丫头见没了外人,扑到林采薇床前,嘤嘤呜呜的哭了起来。

迷糊当中,林采薇隐隐听到有人在耳边哭,想要睁开眼睛却又困得很,浑身软软的提不起一丝力气。

刚下朝回来的林学士听说此事甚是担忧,又恰巧遇到前来看诊的陈大夫,二话不说拽着陈大夫就往林采薇的院子跑。

陈大夫是永和堂的老大夫,实际年岁不算太大,胡子却留了很长,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长上十几岁。大夫都是老的吃香,陈大夫这种老城沉稳的模样,倒是很受患者的喜欢。

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来到林采薇床前,撩了撩袖子,从随身的小药箱里拿出一个小垫枕,放到林采薇手腕底下,清了清嗓子,方才缓慢的搭上了林采薇的脉搏。

脉搏强劲有力,完全不是病人的征兆,陈大夫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又诊了一回,依然没发现任何症候。

睁开眯缝的小眼,缓缓问道:“不知林二小姐今天都服用过什么,去过什么地方,遇到过什么人,昏迷前可有什么特别的征兆?”

半天不见有人回话,不由挑眉看向林学士。林学士朝林夫人一瞪眼,林夫人感觉到自己夫君的怒意,知道是在询问自己,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

“老爷,昨天二小姐从街上回来,就被夫人关进了柴房,好好的就变成了这样。”翠环忙不迭的扑到林学士的脚下哭道。

林学士面带怒容,厉声呵道:“谁负责看顾二小姐的?”

躲在门外的小六子赶紧跑过来跪到林学士的脚下,“老爷,是小人和二狗负责看顾二小姐的。”

“二小姐好好的怎么会晕倒?都谁去看过二小姐?”

“回禀老爷,今天就只有厨房的小翠给二小姐送了一碗鸡汤。”

“小翠?立刻把她给我带来!”林学士闻言,愤怒的呵斥道。

林学士目光深沉的看着蜷缩在床上的林采薇,额头还挂着汗珠,顿时心疼不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