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十二章 再次相遇

作者:漓公子 字数:323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眼看着身子就要着地,一只洁白美玉般的大手扶住了她,好美,好修长,还有淡淡的兰花香。

“谢谢!谢……”林采薇起身,抬头一看扶起她的人,那个谢字卡在喉咙里还没吐出来,就噎了回去,这个妖孽怎么跟来了?

“怎么又是你?”来人见她没事,也不说话,对她的横眉冷对、冷言冷语像没听见似的,优雅的一转身,白色的锦袍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步履从容优雅的上了马车。

今天这是个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倒霉?哎,玉环呢?她人怎么没了?往地上一瞅,呦,这丫头怎么趴在地上了?五颜六色的小面人被她压在身底下,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面人,变成了一坨坨像便便一样的东西。

“玉环,你怎么趴地上了?”

玉环一听,刚要起来,扑通一声又趴下了,小姐您问的这是什么话,我能说我是被您给挤趴下的么?林采薇和翠环俩人很费力的把玉环扶起来,脸上、身上、头发上粘的五颜六色。

“玉环,你没事吧?”

玉环苦笑着摇头。

林采薇见她一瘸一拐走得极为艰难,开口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反正也不急着回去。”

“二小姐,玉环没事,咱们还是赶紧回去请大夫给您包扎伤口要紧!”

“这点小伤没事的!何况”林采薇本来想说已经上过药了,可一想到那张妖孽的人神共愤脸,秃噜到嘴边的话又噎了回去。

正说话间,一辆紫檀木马车在经过三人身侧时稳稳的停了下来。隔着厚厚的车帘,马车里传出温润的声音,“林小姐可需要在下载一程?反正也顺路。”

林采薇一听这个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蛋家伙怎么总是阴魂不散。

“不用!本小姐不累!自己会走。”

林采薇话一出口,玉环和翠环原本笑眯眯的小脸登时垮了下来。心里嘟囔:二小姐您不累,可我们俩的腿已经软的迈不动了。俩人用祈求的眼光看着林采薇,两双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在说:二小姐,咱们坐吧,咱们坐吧!

看着俩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林采薇想说不,心中又不忍。遂毫不脸红的改口道:“嗯,虽然我不累,可是我的两个婢女累了,我就勉强坐一坐你的马车吧,反正也是顺路。”

林采薇想要上车,可半天不见车中的人再有动作,车帘子也不打开,赶车的车夫也不下车?

她刚想不坐了,但想起不久前在云裳阁这个家伙拽拽的样,也不赌气了,大步走过来,绕过赶车的车夫,走到没人的另一边,刷拉一撩车帘,跳上了车。

林采薇才刚上车,还没坐稳,车夫一打马鞭,马车动了起来。“哎呦!”林采薇一下子撞到了车厢上。

林采薇这下真火了,“喂,我说你的车夫怎么赶车的,我还没坐好呢?赶紧让你的车夫停车,我的婢女还没有上车呢!”林采薇瞪着水眸向马车主人吼道。

白衣男子闭着眼睛,稳稳的坐在马车中央一动不动,手里端着一只白玉杯子,那修长的手指比白玉杯还要洁白。林采薇不屑的翻了个大白眼,一个男人长这么好,还让不让女人活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喂!你听到没有?”

“嗯。”

“嗯?嗯什么嗯?”

“嗯。”

“嗯,那就是听到了,听到了你还不停车?”林采薇双眼冒火。

“我刚才只问林小姐可愿意让在下载一程,可没有说要载你的婢女。如今你已经在我的车上了,马车为何不走,何故还要停下来?”白衣男子凤眸微睁,斜睨着林采薇悠悠然的说道。

“你!”林采薇被说的哑口无言,嘿,这家伙刚才还真是这么说的。

“如今你已经在我车上了,你说马车该不该走呢?不要总是那么想当然办事。”说完再次用一副你真白痴的眼神瞥了林采薇一眼,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嘿,这人什么意思?自己怎么也是他主动邀请上车的客人,这就是他的待客之道?这是懒得看她,还是不屑看她,亦或是厌恶看她?真是个怪胎!

林采薇气愤贵气愤,可这家伙的马车真不赖。非常宽敞,别说坐了,两人并排躺在里面睡觉都够了。

紫檀木打造的小桌子极其精巧,暖白玉的茶壶配套有四只小巧的小杯子,雪蚕丝的褥子、垫子、小锦被,上好的碧玉琴,车厢四个角上各放置四颗碗口大的夜明珠。

伸手摸摸身下的雪蚕丝小坐垫,光滑细腻,触感温润,像刚出生婴儿的肌肤。车壁上还有很多暗格,看来这马车的功能绝不止她看到的这么简单。

林采薇忍不住的感叹,这家伙真会享受!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一辆马车就好了,那样出行也算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了,毕竟这古代没有火车、飞机可以代步。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心里那个痒痒啊。

白衣男子凤眸微动,朱唇轻启,吐出几个字,“真贪心!”

“我哪贪心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贪心了!”林采薇心里发虚,嘴上却不饶,这人真是讨厌,眼睛怎么那么贼,莫非有透视眼?

一上车就斗嘴不停,林采薇觉得口干,水眸瞪着桌上的茶杯,又瞪瞪杯子的主人,白子男子只闭目养神一言不发。不是有透视眼么,怎么对她明明白白的示意视而不见,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故意的,刚才在云裳阁就是如此。

算了!不跟跟个没修养的家伙计较!

往前挪了几步,伸手拿起茶壶给自己满了三杯,咕咚咕咚一口气下肚,干燥的嗓子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喝完茶水,迅速放下杯子,快速往后退了几步,尽可能的远离白衣男子。

有些人你是不能跟他计较的,不然只会活活的被气死。心里一边嘟囔一边用指甲用力抠车板。

“你现在乘坐的马车是上好的小叶紫檀打造,整个南凤也就只有这一辆。”白衣男子突然悠悠开口。

这么邪乎!

林采薇心里吐槽,嘴上却是不饶,美眸一瞪,“那怎么了,很了不起么?”但抠车板的力道明显轻了许多。

“确实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如果坐它让你这么难受,那你可以考虑下车。追云,将马车”说着就要吩咐车夫停车。

林采薇赶紧拦住他,正所谓的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她刚才连受伤带惊吓的,浑身疲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先前一直在地上走还不觉的有什么,如今坐上这舒适宽敞的马车,打死她也不想再下来走了!

“谁说我要下车了,不下!”

白衣男子淡淡勾唇一笑,戏谑的看着她,“我也没说让你下,你若坐的舒服自然可以不下。怎么说你也是我邀请上车的,我是不会赶你的,不过你若是自己非要下车,那另当别论!”

自己非要下车,呸,亏他说的出口,她傻呀!

她脸上写着她很傻吗?

这种配置的马车相当于她那个年代的劳斯莱斯了吧,有舒适的马车不坐,非要用双脚走,她没事自己找虐啊?

京城郊外的密林深处,一个头戴面具的神秘人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两名黑衣男子,因无法忍受百蚁噬心之痛在地上翻滚,磕得头破血流。

一炷香后,其中一名黑衣男子实在无法忍受身体的剧痛,匍匐到神秘人面前哀求道:“主子,属下办事不利,还请看在属下一直忠心耿耿为娘娘卖命的份上,赏赐一粒还魂丹吧?”

神秘人面带薄怒,奋起一脚将黑衣男子踢出数丈远,黑衣男子口吐鲜血重重的摔落到地上。

神秘人踩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缓缓走到男子跟前,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方才开口,声音嘶哑奇特,竟然用的是腹语:“废物,明知那个人在,你们也敢动手,人没杀了,反倒暴露了身份,打不到狐狸还惹一身骚!”

另一名黑衣男子赶紧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爬到神秘人近前,“属下也知不该立功心切,在云裳阁一招未得手,便立即撤退。后来只是想将功补过,才在大街上用巫术控制御苑良驹想再次,没想到被逍遥宫的人又从中作梗。”

“哼,以后离那个人远着点,楚王府的风世子,逍遥宫的少宫主,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说完从袖口抖出两粒丹药,“啪啪”两声,丹药准确无误的弹入两人口中。目光深沉的遥望楚王府的方向良久,方才飞身而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