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十一章 霸道逻辑

作者:漓公子 字数:254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一抹脖子,“呀,血!”大脑瞬间恢复了清明,方才的花痴霎时无踪。

林采薇不满的问白衣男子,“喂,你招惹谁了,谁要杀你?”同时觉得头晕晕的,体力不支,要摔倒。

白衣男子回眸,不屑的白了她一眼,嘴角微勾,眼神似朝似讽。

林采薇恼了,立马回瞪了回去。这人?自己无辜替他受累,不说谢,还敢用这种眼神看她,真是混蛋!长得好看怎么了?

尤其是那淡淡的一勾唇角,使林采薇一下子就想起了玉子涵,想起玉子涵那张妖孽的脸和那似嘲非嘲的眼神,林采薇就觉得他欠扁!

不是她不知恩图报,只是有些人确实奇葩,帮了别人都让人无法感激他。

林采薇跺脚,狠狠瞪了白衣男子一眼,起身就要下楼。

白衣男子却一旋身来到她近前,不由分说扒开她捂着脖子的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拔掉瓶塞,倒出一股白色透明的液体,用丝帕蘸着给她涂抹伤处,随后又掏出手帕利索的给她包扎起来。

液体抹到脖子上凉凉的,伤口立马就感觉没那么疼了,应该是药,但没有药味,却有淡淡的兰花香。

“哼,算你还有良心,我也不用感谢你,毕竟我是为了你才受伤的!喂,你平时经常受伤吧,包扎的手法很利索,随身还带着药,有备无患啊!”林采薇忍不住也讥讽他两句。

白衣男子没理会她,只用一种不可理喻的眼神瞟了她一眼。

林采薇更恼了,怒视白衣男子,“喂,你这是什么破表情,我好歹也算是你的恩人吧?”

“你就那么笃定,这些人是来杀我的,而不是来杀你的?”白衣男子看着林采薇冷冷的说道。

“废话,那当然!”林采薇回答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自己从来到这个世界,不光没有得罪谁,还被人白白冤枉了一回,坐了好几天大牢。不过她不想惹事,选择了息事宁人。这什么破茶楼更是第一次来,当然那人不是来杀她的。

白衣男子往前一探身,贴的更近,漂亮的凤眸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确定吗?嗯?”

一张放大的俊颜贴到近前,林采薇看着这欠扁的样子,恨不得一拳挥过去!丫的,这家伙怎么比玉子涵还可恶!

“废话,我当然确定。懒得和你多说,明天记得把医药费送到林府。”

白衣男子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淡淡开口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刺客应该是皇室隐卫。”

林采薇霎时止住要起身的动作,底气十足的冷哼道:“我就说了本小姐是被你连累的,你不要以为本小姐初来乍到就那么好蒙!明天不光要把医药费送到内阁侍读学士林学士的府上,还要补品若干。不要没有诚意,不然本小姐跟你没完!”说完,气呼呼的转身下了。

“你的的记性可真不好,到底得罪皇室中人的是你还是我?”白衣男子看着气急败坏的林采薇,淡然开口。

林采薇正要下楼,险些一脚踩空。有完没完了?这什么霸道逻辑!

她以为她不追究就算了,人家还没打算放过她!七皇子殁,八皇子残,呵,感情这笔账还要算到她头上?

行,这笔账她记下了!

林采薇气呼呼的冲到楼下,等在门口玉环和翠环见她脖子上系着手帕,手帕上还有殷红的血迹渗出,俩人顿时就慌了。

“二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您好好的被请去云裳阁喝茶,怎么会受伤了?”

“二小姐,您伤的严重么?这可怎么得了,奴婢第一次带您出门就让您受了伤,奴婢回去还不被老爷给打死啊!”

看着俩人哭的可怜兮兮又怕极了的样子,林采薇心突然疼了一下。这两个小丫头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吧,比自己现在这个身体还要小,主子受点轻伤竟将她们吓成这样。

这古代没有计划生育就是不好,孩子太多就不是宝了,要不然怎么舍得让这么一对水灵可爱的小女儿,就去给人做丫鬟,让人呼来呵去的。这要是放在她那个时代,这就是两个十足的童工啊!

遂拍着俩人肩膀笑道:“行了,别哭了,这又不关你们的事。走啦,出什么事,我罩着!”

林采薇正安慰二人,突然街上有人急切的吆喝,“让一让,让一让……大家伙让一让……马惊了!”

“哒哒……哒哒……”一串急促的马蹄声有远及近,随后便见一匹皮毛油亮,体格雄健的骏马飞奔而来。

“啊!”“呼啦!”“扑通!”随着马匹经过的地方,路两边的菜摊子、水果摊子、行人倒了一地,黄瓜、西红柿、鸡蛋噼里啪啦滚的到处都是,被马蹄和路人踩得稀巴烂。

一些走路不小心的扑通扑通有摔得够啃屎,有跌个屁股蹲儿,“哎呦、哎呦……”一个个摔得呲牙咧嘴。菜叶汁混着鸡蛋汁,青的黄的,脸上、头发上,糊了一片,跟喝醉掉到茅坑里似得。

奇怪的是这匹奔跑起来速度快如闪电的骏马,竟然双眼赤红、呆滞无神,只知道没头没脑的往一个方向冲,连躲避脚下的障碍物都不会,如同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林采薇顿时心里一紧,这匹马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中了巫术,被巫师操控的实则早已死去的僵尸马吧?这马的情形和她在记载苗疆巫术的古籍上看到的太像了。

林采薇正在思索之际,骏马就像是认识她一样,发疯一般向她冲过来。狂奔到她近前,腾起前蹄就往她背上踹。

晕,果真又是冲着她来的!她早就应该看出来这匹马除了中了邪术之外,还是一匹难得的御苑良驹。

眼看着马蹄就要踏到她的背上,林采薇慌忙弯腰低头往旁边闪躲。由于动作太猛太突然,扶着她的玉环,一个趔趄摔到了旁边卖面人的小摊上,一摊子的小面人被砸的稀巴烂。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黑衣打扮的年轻人,面色严肃,薄唇紧抿,手里甩着一根长绳,绳子另一头挽了个套。绳子在手里甩了几下,绳套便稳稳的套住了马脖子。

紧跟着脚尖一点,飞身落到马背上,双腿使劲一夹马腹,烈马撒欢了一样向前冲去,但是明显奔跑的路线已经被控制。

周围的人都惊得一身冷汗,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声“好样的!小伙子真棒!”“是啊……是啊……”“骑术好!功夫也好!”大家都跟着夸赞了起来。

林采薇起身拍拍胸脯,深深吸了口气,右手一摸头上的汗都是凉的。衣服都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像是水洗了一般,脚下一软,身子直直往地上栽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