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一章 一朝惊醒

作者:漓公子 字数:228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思维混乱,出现幻觉。冰冷的身体如秋风中枯黄的落叶,打着旋不停的向海底深处飘去。凌薇觉得身体和大脑都在一点点的脱离掌控,死亡的恐惧如汹涌的波涛席卷而来。

胸口憋闷的厉害,体力消耗殆尽,她已经是强弩之末,快要支撑不住了。

仅靠一线求生的信念支撑,随着体力一点点的消失,那微弱的信念也在一点点的动摇!

最后一口微弱的气息支撑着她的身体,不停得扑打挣扎,她从未像这一刻觉得想要活着这么难!

可终究最后一点力气脱离了她的身体。

突然幽蓝的海水深处惊现一束耀眼的白光,光束直袭胸口,瞬间她被撕心裂肺的疼痛包裹,仿佛要将她凌迟!

身体骤然一轻,似有什么东西急速飞离出去!

意识消散之前,凌薇只觉得周身一片刺目的红,染红了整个海。

可不知过了多久,凌薇却突然觉得身上冷,又觉得像有什么东西压着她不舒服。

凌薇蹙眉,伸手去推开身上的重物,却不想触手竟然摸到一只手臂,手臂冰凉冰凉的没有温度。

嗯,这怎么回事?凌薇心里一惊,猛然睁开眼睛,消散的意识瞬间回笼。

扭头一看,靠!一个身着古装的男子正与她同塌而眠,粗壮的手臂紧紧的环抱着她。

凌薇甩开男子的胳膊,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哪来的男子,哪来的床?

再低头一看,更是匪夷所思,她竟然身着繁复的古装罗裙,如墨的青丝竟然齐腰长。更让她不敢置信的是,她竟然衣带尽解,露出贴身的粉色梅花肚兜,胸前的春光时隐时现。

天哪!怎么回事?凌薇登时就傻了!

再看旁边依然酣睡不醒的陌生男子,和她一样衣衫不整,散开的长发盖住整张脸,看不清面容。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中闪现,她不会被这个装束怪异的陌生男子给……

太可怕了!不可能!不会的!真是奇耻大辱!

凌薇跳起来朝着沉睡的男子飞起就是一脚,歇斯底里的怒吼,“混蛋!还装睡!”委屈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一种无法言说的痛积聚在胸口,压抑的她心脏要爆炸。

男子竟然半点也不反抗,任由她踢下床,“砰”的一声面部朝下跌落到地上,完全如同死物一般。

凌薇仍不解恨,紧跟着跳下床,也不顾冰凉的泪水滑满腮,照着男子的背部便狠狠踹去。

可男子依然半点动静也没有。

嗯?怎么回事?凌薇诧异了,就算睡得在沉,这时候也不可能不醒。

扑到男子近前,俯身过去,一把将男子的身子翻过来,呵!男子胸口竟赫然插着一把匕首,匕首整个刀刃都没入男子胸膛,连那刻着龟文的乌色手柄都进去了几寸。

胸前暗红的鲜血将雪蚕丝的里衣阴湿了一大片,凌薇也顾不得满手染上的鲜血,素手伸到男子鼻端,果然呼吸完全停止了,怪不得刚才她摸到的是一片冰凉,原来她刚才那一把摸到的就是一具死尸。

慌忙中就是容易出错,凌薇不禁在心里苦笑,亏她还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竟然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举动,任谁胸膛被没入这样长的匕首都不能活命,心脏早就被匕首刺穿了。

同时凌薇也困惑了,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刚才明明是在海里救人?怎么会到了这?她筋疲力尽沉入海底,她应该是死了的,如今怎么还活着?

百思不得其解。

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她追根溯源的时候,在这里多留一刻便多一分危险,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事情的原委只能待日后查寻。倘若现在有人闯进来,那可真是人赃俱获,她百口莫辩。

凌薇爬起来,简单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裙,快速奔向宫殿的出口。可她的手还没触碰到房门,房门却“啪”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

一只黑色的靴子伸进来,紧跟着一名结实健壮的黑衣男子昂立在凌薇面前。

凌薇慌忙后退,男子双眉一挑,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笑意,朝身后一挥手,两名身穿盔甲的皇宫侍卫身形一晃闪到凌薇身后,二话不说,一下子扭住凌薇的胳膊。

不待凌薇反抗,只听“咔嚓”两声,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臂传来,凌薇知道她的双臂很不幸的脱臼了。

究竟什么人,居然一照面就敢对她用刑,凌薇杏目圆睁怒吼道:“放开你们的狗爪子,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

黑衣男子闻言,收起脸上讥讽的笑意,正色道:“我们为什么抓你,你心里不明白么?你青天白日的出现在七皇子的寝殿,你满手鲜血,七皇子倒在地上气绝身亡,事实明摆着,人赃俱获,林二小姐还要狡辩不成!”

“我不是!”凌薇刚要开口辩驳,可话还没说完却又被她咽了回去。她说她不是什么呀,不是林二小姐么?那她一身的古装,从这人家的床上醒来是怎么回事,她要如何解释?

而且从这黑衣男子简短的几句话中,凌薇已经明白了,她这是掉进别人设计的陷阱了。同时凌薇也真心佩服幕后主使者的手段,时机把握的刚刚好,再晚上一分钟,她便顺利的逃离现场了。

男子见凌薇把话噎了回去,得意一笑,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对身后护卫吩咐道:“速速去禀告国主!七皇子在自己的寝殿遇害了,凶手被抓了个正着,如今就在七皇子的寝殿,等候发落。”

凌薇被人钳制住不得动弹,怔怔的看着阳光下自己的影子。

阳光下她苗条的身影跟着她的移动而移动,她的影子赫然出现在阳光下,没有消散,她在分明已经在海里溺亡,如今却又活着,那只能一有一个狗血的解释了——她穿越了!

穿越!搞什么!开玩笑吧!她警校毕业第一天,还没来得及大展宏图,老天居然把她穿了!晕!直接劈了她算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