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九 卑鄙的手段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233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跟着倾城来到一楼的台阶前坐下,看着在男人堆里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的倾城跟各位男客打情骂俏。男客们轮番灌倾城酒,倾城来者不拒。莲忆只顾看向人群中的倾城跟那些男人们嬉闹,却不察在不远处老鸨带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体面光鲜的彪形大汉对着毫不知情的莲忆品头论足。

“卜老爷,这个女子可是我花了五百两银子买来的,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怎么说也是她的初夜,少了五十两银子我是绝对不同意的。”

卜世仁丝无暇顾及老鸨的话,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莲忆看。老鸨用甜腻腻的声音大声的道:“卜老爷,卜老爷······”

卜世仁不耐烦道:“我卜世仁是缺钱的主吗?少不了你的银钱的,从今以后不要再叫我卜老爷,叫我卜公子!”

老鸨捂嘴娇笑道:“是是是!卜公子!若是卜公子同意了那奴家就去着手准备了。”

倾城跟那些的男客玩的累了就想回卧房休息,莲忆跟在倾城的身后来到了二楼倾城的房间门口,倾城睁着醉眼惺忪的媚眼看着莲忆道:“你总跟着我干嘛?”

“我就是想问问你跟云公子出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了?他打你了吗?我听见了你的叫声,可又不像挨打时的惨叫声!”

倾城听完莲忆的话当下羞红了脸,上下打量着一脸好奇的莲忆,“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莲忆莫名其妙的摇摇头道:“我不懂才要问你的,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干什么!”

倾城打开房门道:“你跟我进来我告诉你!”

莲忆跟着倾城来到了她的卧房,卧房中那股暧昧的气息还没完全消散,纵使莲忆不懂情事也感觉到了异样。倾城走到床榻上,拿起床头边一个散发着香味的檀木匣子放在桌子上,莲忆坐在凳子上看着倾城打开匣子拿出了三本书册。倾城道:“你所有想知道的事情都在这几本书里,拿去看看吧!”莲忆接过倾城递给自己的书册开始翻阅起来。

三本书是春宫图,里面全是些赤身裸体的男女。莲忆顿时羞红了脸,“这这这,这是什么吗?怎么都不穿衣服啊?”说着将书扔还给了倾城。

“现在明白我跟云公子在房间里干什么了吧?”倾城好笑的看着莲忆问道。

莲忆深呼吸三次平定了一下烦躁的心绪,这时莲忆想起了钱富贵和梁有余,瞬间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我们万花楼是专供男人娱乐的地方,不仅是我,只要是万花楼的女子都要这样。”

莲忆道:“文清是不是因为不想做这些事所以才被打的是吗?还有我,也必须要做这些事吗?”

倾城听莲忆如此说忙过来捂住莲忆的嘴,“哎哟,我的小姑奶奶,明白了就搁心里不要说出来。”

莲忆气的大喘气,她还道钱氏心地善良给她找了这么一个有吃有喝有玩有乐的好地方,看来是把自己送进了火坑啊。

莲忆甩脱倾城的手道:“我不怕!他们就是再多的人也打不过我,我倒要看看他们想怎么对付我!”

倾城摇头叹气,那些禽兽般的人有的是整治烈性女子的办法。倾城顾及到自己的安危不想再说的太透彻,但凡来到这里的女子有几个能囫囵着走出去的?

莲忆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前脚进来小丫鬟就给莲忆上了三道菜,烤鹅掌,参鸡汤和翡翠虾仁饺。烤鹅掌香气扑鼻,焦黄的颜色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一番,还有乳白色汤汁的参鸡汤,透明可爱的虾仁饺子顿时勾起了莲忆的食欲。莲忆抛开所有的烦心事专注的吃了起来。

莲忆将所有的菜风卷残云般吃尽了,不多时丫鬟们进来将盘碗尽数撤去。莲忆重重的摔倒在床上,抚摸着撑得圆滚滚的肚皮,不多时倦意席卷而来两只眼睛眼皮似有千斤重般睁也睁不开。这样的情况是从没有过的,莲忆抵不住凶猛的困倦睡了过去。

老鸨担心像莲忆这样有蛮力,且会功夫的人普通剂量的迷药不起作用所以下了普通剂量迷药的三倍。

老鸨和卜世仁早在门外等候多时了,透过捅破的窗纸的窗户向里看去见莲忆沉沉的睡去,老鸨满脸奸笑着将卜世仁推进了莲忆的卧房。

卜世仁满脸掩饰不住的得意的笑,来到了床前细细的端详着莲忆,一只手伸向莲忆的脸蛋不停的抚摸着嘴里啧啧称叹:“美,真美!”再也按耐不住开始手忙脚乱的脱自己的衣服,待卜世仁衣服脱得精光骑在莲忆的身上脱她的衣服。莲忆迷迷糊糊中只觉得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压得自己喘息不动。蓦地,记起了在倾城房间看过的春宫图,莲忆猛地睁开眼睛,用尽灵力逼散了身体中的不适,只见一缕缕白烟从莲忆的头顶冒出。

卜世仁看见此情此景吓得滚落床下,莲忆恨恨的看着一丝不挂的卜世仁只觉得丑陋恶心。挥起一掌拍在卜世仁的胸口,虽然卜世仁是个练家子,但是毫无防备下还是被莲忆带有灵力的一掌击出很远。卜世仁闷哼一声,莲忆不等卜世仁站起一阵拳打脚踢就招呼上了。直打的卜世仁嘴角溢出鲜血,整个头肿的犹如猪头。莲忆打的差不多后飞起一脚将卜世仁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二楼的护栏上。

听见莲忆房中有响动,老鸨带着二十几个打手赶了过来。老鸨回身对打手们道:“我给那小贱人服了大剂量的迷药,趁现在她体力虚弱时你们一哄而上保证能制服她。”可赶到莲忆房门前,看见奄奄一息的卜世仁老鸨的脸上像打翻了颜料瓶似的五彩纷呈。

老鸨颤抖着声音低声吩咐身后跟着的打手们,“大家先别轻举妄动。”

莲忆坐在桌旁气呼呼的看着门外浑身疼的叫都不敢叫的卜世仁,老鸨满脸堆笑的跨进门槛道:“哎哟喂,我的小姑奶奶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你说这是不是你搞得鬼?他为什么一丝不挂的在我房里?若不实话实说我将你的万花楼捣个稀巴烂。”

这时二楼房间里和一楼喝花酒的男客妓女们都纷纷赶过来看热闹,在看见被莲忆打的奄奄一息的卜世仁时都倒抽一口凉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