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八 大闹万花楼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239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钱氏目送着莲忆走远这才跟老鸨道:“于妈妈看这女子怎么样?”

老鸨转着眼珠道:“夫人带来的肯定是不错的。”老鸨知道钱氏会跟自己讨价还价所以就把话说的含糊。

钱氏看破了老鸨的心意道:“真不是我自夸,你就是在我们整个国家翻遍了也找不出像这样的女子,何况是我们这个小地方呢!”

“那夫人是想要价多少呢?”

“于妈妈先说说看,不合适我们再商量!”

老鸨笑着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钱氏反问道:“一百两?”

老鸨点点头。

“于妈妈可真是会做生意啊!至少这个数,少一分都不行!”钱氏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老鸨脸色变了变道:“三百两太狠了,我三百两都能买十个标致的姑娘了。自古就没有哪个青楼的姑娘能高出一百两的价来,夫人再通融通融!”

钱氏不愿再说一句话,作势站起身体就要离开,老鸨急忙拉住了钱氏道:“等等等,我同意,我同意!”

钱氏签字画押后拿着三百两银子就离开了。

莲忆在倾国和倾城的带领下来到后花园,正值初夏时节,满院子的花竞相开放。看见姹紫嫣红的花莲忆掩饰不住心中的喜爱,跑进了花丛中,沉醉在花香中。这一刻让莲忆的心中觉得是那么的亲切和喜悦,看着这些花就像久违了的老朋友。

正在莲忆欣喜时一声声哀嚎随着微风传进耳中,莲忆好奇的循着声音的来源走去。倾国和倾城忙拽住莲忆道:“莲忆姑娘这是要去哪里啊?”

“你们听,有什么人在大叫!”

“哪儿有人大叫啊,姑娘听错了,我们快回去吧!妈妈该等着急了。”

莲忆甩脱了倾国和倾城拽着自己的手继续向声音的源头走去,不顾身后两人央求她回去的话来到一处柴房前。柴房破败不堪,莲忆透过窗棂向房内瞧去。只见柴房中,两个身穿短打的大汉死死的摁住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另外一个男子拿着长长的针扎向那女子的大腿根部。那个女子疼的“啊啊”大叫,身体不断的扭动着,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莲忆再也看不下去了,一脚踢开了破败的房门闯了进去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三个男子望向闯进来的莲忆,那个拿针的男子一副肾虚的模样看着莲忆淫笑不断道:“哪儿来的俊俏的小娘子!大爷我陪你玩玩!”

只听“啪”的一声,在那肾虚男子没防备下莲忆迅速卸下了他伸过来的胳膊。那男子哀嚎着倒在地上,另外两个男子站起身恶狠狠的向莲忆走来,莲忆暗聚灵力一手一个捏着两人的脖子甩到了墙上。两人被直接摔晕过去。

倾国倾城见势不妙跑去通知老鸨,而地上的那个女子一句话没说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不多时老鸨纠集万花楼所有的打手来到了柴房,老鸨看见一片狼藉和倒地不起的三人一声令下:“都给我上,擒住她,只要不伤了她的脸就行!”

二十多个大汉得令后一拥而上,莲忆更是以看不清的速度对这些凶神恶煞虎背熊腰的大汉一阵拳打脚踢。一个个大汉重重的摔在地上,老鸨躲过了飞来的人弹吓的浑身像筛糠似的,说出的话也不连贯:“莲忆姑娘息----息怒,有--有有事好商量!”

“那你说,你们为什么折磨那个姑娘。”

“哪--哪个姑娘?我们没有啊!”

“你皮痒痒是不是?再跟我装傻就揍你!”莲忆声严色厉的恐吓道。

老鸨转着贼眼想了一下道:“姑娘说的可是文清?那个小贱蹄子偷了我的首饰还不承认,刚才那两个人对她逼供了。”

莲忆怀疑道:“是真的吗?就算偷了你的首饰也不能那样折磨人家啊!拿针扎人家,怎么这么恶毒呢?以后不管什么原因,若是再让我看见你这样折磨人就绝不饶你!”

“唉!是是是,老身记住了。”

老鸨派丫鬟们给莲忆安排了卧房,莲忆在卧房吃着丫鬟们送来的葡萄桃子等水果心里好不惬意!

而此时四个大汉来到了老鸨的房间,关上房门纷纷落座。老鸨问其中的一个大汉道:“全升,你带人去找文清那小贱蹄子有消息了吗?”

全升道:“我们出去找时文清早跑没影了,没找到!”

老鸨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道:“莲忆这小贱人,若不是她管闲事文清也不会跑掉。这笔账我迟早让莲忆那小贱人加倍偿还的。”

“只是若想让莲忆接客恐怕得费些功夫了,来硬的是不行,看看今天我们二十几个人都让她给打趴下了。不如我们用迷药迷倒她,然后再······”说话的是那个拿针扎文清的男子。

老鸨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道:“子尧说的有道理,就这么办。”随后老鸨低声跟四人好好的计划了一番。

莲忆吃饱喝足闲来无事就到处转悠,这时一间屋子里传来了哼哼哧哧和女人的呻吟声,莲忆听了一会儿不像被人虐待毒打的声音。细听之下才听出这是倾城的声音,莲忆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摇头离开了。在万花楼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这里的环境,所经过的房间有不少房间中都传出了这样的声音,来到一楼,一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在跟一些男客人们喝酒行令,吵吵嚷嚷的好不热闹。

莲忆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又想返回卧房,在经过倾城房间时正巧倾城开门走了出来。莲忆好奇的看向倾城,只见倾城发髻松散两颊绯红,眸含春水。随后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跟着走了出来,见莲忆望着两人,倾城羞怯一笑,而那个男子看莲忆的目光都直了。

倾城娇嗔一笑,将手绢轻轻的甩在男客的脸上道:“云公子醒来啦!”云公子转头望向倾城,倾城故作生气道:“奴家好伤心哦,刚要了奴家就对着别的女子犯花痴!”说着拿绢帕假意擦眼泪。

云公子“呵呵”一笑将倾城搂进怀中道:“小宝贝还吃醋了呢!”说着眼睛瞟向莲忆问道:“这位姑娘怎么从来没见过?敢问姑娘芳名?”

“好了好了,到时候会让你知道的,你现在急个什么劲?她跑不了的!”不等莲忆说出自己的名字倾城将云公子推搡着去了一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