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九 金蝉脱壳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3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仗着身形小巧灵活将火麒麟耍的团团转,明明莲忆就站在它的面前,等它一团火,一道闪电喷出去就不见了人影,莲忆早就到了火麒麟的身后,举起浑天棍就打在了火麒麟的屁股上。

莲忆打火麒麟的屁股比打它的脸还让它难堪,火麒麟一生气就没头没脑的喷火,莲忆趁着火麒麟气的乱了章法后“哧溜”一下钻进了圣女湖中。

楚霄旸眼明手快,一把就抓住了想要逃跑的莲忆,情急之下莲忆化成真身来了个金蝉脱壳。楚霄旸拿着莲忆褪下的衣服哼哼冷笑道:“好,还真是敢豁的出去!我倒要看看你没有衣服怎么走出圣女湖,怎么回家!”

楚霄旸这是要跟自己耗上的意思啊!莲忆心里懊悔无比,没有了楚霄旸手中的那身衣服莲忆就只着一个肚兜和一条短亵裤,虽说妖界民风开放,可是也没有开放到只着肚兜和亵裤就出门的啊!

莲忆想着游到对岸找些树叶串起来遮挡下也好,可是楚霄旸不远不近的跟定了莲忆,修长挺拔的的身影投射在水中,让莲忆始终走不出那片阴影。莲忆快要被逼疯了,沉入水底不再游动,而那个身影也跟着停了下来,楚霄旸站在水面上跟莲忆耗着,他就想看看莲忆到底会怎么办。

变成真身的莲忆又不能像人一样开口说话,如果能说话她就可以对楚霄旸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莲忆静静的趴伏在水底,楚霄旸也一动不动的站在水面上看着她。两人就这样较上了,都想等着那个沉不住气的人来结束这场较量。

天上的浮沉珠升到了正午的时分,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两个时辰。一股熊熊的烈火在莲忆的心胸中横冲直撞,让她几欲忍无可忍爆发出来。莲忆看看水里的那个身影还是一动不动的好像沉寂了一样,莲忆腾的化作了真身,只着一个深红色的肚兜和亵裤站了起来,骂道:“你在这儿跟我耗这么久不就是想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吗?给你看,你看啊!好好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楚霄旸见到莲忆突然这样歇斯底里的发怒着实震惊了,莲忆的言行确实让他有一瞬的尴尬和难堪,随后楚霄旸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莲忆,莲忆顿时羞红了脸抱着双臂沉到了水底,楚霄旸看见莲忆羞得通红的脸轻蔑的冷哼了一声。莲忆在水底听见楚霄旸那嗤之以鼻的冷哼,心里又气又恼,恨不得挠死他。

“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你不是让我看吗?你躲在水里我怎么看呢?出来啊!”楚霄旸轻飘飘的说道。

任楚霄旸怎么激怒她,莲忆就是不露头,老老实实的趴在水底。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阵困意袭来,莲忆忍不住在温热的湖水中打起了瞌睡,强撑着睁开眼不多时又困的闭上了眼睛,而那个投射在水底的阴影一直纹丝不动,再也顾不得许多了,莲忆坐在水底双臂抱膝深深的睡了过去。

楚霄旸不知道莲忆已经紧闭着双眼呼呼大睡,等了许久见莲忆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心里就有些好奇,忍不住潜入水中,可是自己即使自己潜入水中漾起水波也没有惊动莲忆,楚霄旸蹲下身向莲忆看去,只见莲忆睡的正香,嘴角不时还会溢出几个水泡。

楚霄旸简直哭笑不得,真是有种甘拜下风的感觉。轻轻的推了推莲忆,莲忆猛地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道:“你干什么?你想怎么样?”莲忆这样倒把霄旸吓了一跳,将莲忆的衣服甩给她道:“穿上吧!服了你了!”话落离开了圣女湖,带着兀自玩的正欢快的火麒麟离去了。

莲忆手忙脚乱的将衣服穿好,看看浮沉珠已经到了偏西的方向,知道时候不早了,莲忆忙忙慌慌的飞下玉樽山向自己的住处飞去。

回到住处时竟然看见修染就坐在小院里的石桌旁,莲忆惊喜的看着修染问道:“你出关了?”

修染笑笑点点头,修染跟出关前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的苍老。莲忆坐在石桌旁,修染见莲忆有些神色不虞问道:“怎么了?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哦,没什么,只是一个人觉得孤单。”莲忆道,她不想告诉修染今天发生的事,总觉得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让她说不出口。

修染伸手握住了莲忆的手,安慰道:“等我恢复后就天天陪着你,去你想玩的地方。”

莲忆点点头,微微一笑道:“你对我许过的承诺我都记着呢,你说等你恢复以后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我要求你就会背着我。那到时你就背着我去我想玩的地方!”

修染对莲忆笑笑道:“好!”

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让修染看到了莲忆那颗赤诚善良的心,而他的心也因为莲忆的一举一动而蠢蠢欲动,她的一颦一笑让他觉得是那么的贪恋。

莲忆起身给修染倒了一杯茶水,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出关了呢?我还以为你会等到曼卿找到破解催龄大法的办法时你才出关呢!”

“再过三天是楚叔九千岁的寿诞,所以我就出关给楚叔贺寿!”

“三天后是楚叔叔的寿辰?那,那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我都没有准备礼物!”莲忆有些着急道。

修染安慰道:“有这个心意就好了,楚叔活了九千年见过的和拥有的珍宝不是我们能想象到的,所以与其送什么东西给他不如空手而去。”

“可是这多不像话啊!”

“不要这样认为,从小楚叔待我就像亲生儿子一样,他不会在乎这些的。”

这话说的有点含糊,莲忆在心里细细的琢磨修染的话,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却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正当莲忆绘声绘色的跟修染描述自己这些天跟姚美心去游玩过的各个美景圣地时,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莲忆忙应声前去开门,来人正是姚美心,莲忆忙请姚美心进来。

等姚美心看见坐在石桌旁,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修染时惊呆了片刻,随后神情非常不自在的道:“这,这可是修染哥吗?”

修染自从回到妖界后,几乎每个人看自己时都是这样异样的眼光,他现在也想明白了,只要自己在乎的人不会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那么一切都无所谓。

修染没有回答姚美心的话,莲忆回道:“是啊,修染哥中了四值功曹的催龄大法,不过相信修染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姚美心笑笑没再说话,莲忆看着两人道:“今天你们二人都留下来吃晚饭吧,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自从我住在这里之后天天钻研美食,虽然做出的饭菜色泽差些,不过口感可是不输千和殿的晚宴啊!”

修染笑笑道:“好!”

姚美心拉住莲忆道:“我来找你还有事的,不要忙了,等有时间在做给我们吃吧!”

莲忆坐下问道:“何事?”

“三天后是妖王的九千岁寿诞,我找你就是想跟你一起商量送什么礼物给妖王的。”

莲忆看了看修染道:“刚才修染哥也跟我说起过这件事,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好点子了?”

姚美心看了看修染后接着道:“你不是曾经在万花楼待过一些时日吗?也曾学过琴技舞技,我选了一只舞曲叫‘霓裳羽衣舞’,你来弹曲我来舞蹈,我们互相配合保证能艳惊四座,送给妖王大人不一样的生辰惊喜!”

“这,这好吗?妖王大人寿辰肯定少不了歌舞演艺,再说我根本就不懂得抚琴怎么给你伴奏呢?”当初莲忆在万花楼时老鸨也曾教授她学习琴棋书画,可是莲忆天天紧张兮兮的警惕老鸨是不是又耍什么花招,根本没心学习。

“只要你同意为我抚琴伴奏,我保证在两个时辰之内让你学会抚琴!”

姚美心都已经信誓旦旦的保证了,莲忆也不好再说什么。修染本不想让莲忆抛头露面的,但是抚琴又不像搔首弄姿的跳舞那样所以也就没说什么。

而事实证明莲忆对琴技舞技这方面的领悟确实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笨拙,两个时辰过后姚美心直讲的口干舌燥,亲手示范了不知多少次,手都弹肿了莲忆还是一知半解,无奈就让莲忆来跳舞她来抚琴,可是莲忆那僵尸一样的动作毫无柔和的美感,而且无论姚美心怎么耐心的指导她,莲忆都领悟不了舞蹈的真谛。

坐在旁边观看的修染直乐的哈哈大笑,修染越笑莲忆和姚美心就越急躁,最后没办法还是让莲忆抚琴。两人折腾到三更时分,莲忆的古筝才弹得有了那么几分意思,姚美心也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了,只希望三天后众人只被自己优美的舞姿吸引,能忽略莲忆那还不够娴熟的琴技。

第二天天还没亮姚美心就来敲门叫醒了莲忆,将还困得睁不开眼睛的莲忆拽到梳妆台前开始给莲忆打扮起来。莲忆就像个木偶一样任姚美心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姚美心边给莲忆装扮边数落道:“你说你底子比谁差呀?整天把自己弄的灰头土脸的,也不知道打扮,你看看有哪个女孩子像你这样啊?打起精神!从今天开始就正式排练了!”

突然的怒吼彻底唤醒了迷迷糊糊的莲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