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六 险恶的小人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230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拿到珍珠后莲忆不敢在东海逗留,连忙回到了齐家。

莲忆找了一个小布袋将珍珠装了进去,第二天一早莲忆听见齐福的房门响动拿着珍珠忙跑了出来喊住了齐福:“齐大哥,这珍珠送给你们,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的片心意。”说着将手里的珍珠递了过去。

齐福黑黑的脸上满是褶子,不过三十几岁的人却很显老态,齐福推开莲忆的珍珠道:“你这是干什么?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怎么能给我呢?快好好收起来,以后你会用到的!”

“齐大哥不要推辞了,这珍珠对于我来说就是玩物,但对你们来说是能改变生活的财物。我留着也没用,送给你们,也算是物尽其用吧!”莲忆真后悔没有悄悄将珍珠藏在齐福能发现的地方,等她走了齐福想还都难。这样推辞来推辞去真是麻烦。

见齐福还要推辞莲忆佯装愠怒道:“齐大哥不收我送的礼物是看不起我吗?我都把你们一家当亲人一样的对待,齐大哥跟我为什么还这么见外?”话落莲忆脸上现出难过的表情。

齐福急的抓耳挠腮道:“莲忆姑娘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不容易,你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了我们那你怎么办?”

“齐大哥放心吧,我身上有足够的银两应付今后的生活。这六颗珍珠连我全部财物的九牛一毛都不到!”

“莲忆姑娘啊,在外人面前可千万不要说自己有钱啊,会招来杀身之祸的!”齐福满脸警惕的四周望了望。

看着齐福警惕的样子莲忆呵呵笑着将珍珠放到了齐福的手上,齐福接过珍珠道:“不如就用这六颗珍珠抵我欠钱富贵的债吧!钱富贵有了这六颗珍珠相信不会在为难姑娘了。”

“不行,这六颗珍珠是让你们摆脱生活困境的。再说你就是将这六颗珍珠给了钱富贵,钱富贵也不会放过我的。反正都是要去,为什么不争取最大的利益后再去呢?”

近午时钱富贵领着十多个身穿短打的大汉来到了齐家的院落,两个大汉押解着朱氏,齐整和齐全看见朱氏哭闹着要扑倒朱氏的怀里。

钱富贵色眯眯的看着莲忆道:“小娘子我来了!”

莲忆恶心道:“这么大的阵仗我还能看不见你来了吗?”

“嘿嘿,那我们走吧!”

“走之前先把欠条拿来。”

管家将欠条交到了莲忆的手中,让齐福确定无误后将欠条撕得粉碎。

村里的村民们都来给莲忆送行,齐福和朱氏更是不放心的一直将莲忆送出十几里路才跟莲忆道别。

正当莲忆被轿子颠簸的昏昏欲睡之际听见外面的人说到了,莲忆掀开轿帘下轿,钱府气派的院落吸引了莲忆的眼光。钱府跟齐家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钱富贵见莲忆打量钱府走来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我钱府可还让娘子满意?”

莲忆看了看钱富贵那张油乎乎的胖脸漠然道:“还凑合吧!”说着也不用别人引路当先进了钱府。

钱府的丫鬟们为莲忆沐浴更衣,莲忆看见钱富贵躲在窗外偷偷的向里瞧。趁丫鬟们不注意,莲忆向钱富贵施法,只听门外钱富贵很是凄惨的大叫一声,莲忆捂嘴偷笑出声。想来摔得不轻啊!

莲忆洗漱更衣完毕后被丫鬟带着来到了一间厢房,钱富贵早就等在那儿了。莲忆一身绯红色连衣裙,宛若藕段般的胳膊肌肤赛雪在透明的纱袖中若隐若现,小小的厢房中顿时春光无限。钱富贵垂涎三尺骨头都酥了,“哎呀,我的小宝贝,你摸摸我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好厉害啊!”说着拿起莲忆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

莲忆刚想抡起拳头打向钱富贵的包子脸,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钱富贵气急败坏的问道:“谁呀?”

门外的小厮道:“老爷,是我高升啊!姑爷来了,就在前厅等着您呢!”

“他来干什么?”

“姑爷没说,只说让您过去呢!”

钱富贵临去前捏着莲忆的脸蛋道:“小宝贝等我啊,我去去就来!”

莲忆本想趁此时机逃离钱府,但又想到钱富贵若发现她逃走绝对不会齐家,同时也非常好奇钱富贵接下来会对她怎么样。

不谙情事的莲忆永远也不会想到钱富贵接下来要对她做什么。

钱富贵来到前厅,向正清啜杯中茶水的县官梁有余拱手作揖道:“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我听说你得了个美人?怎么不一起带过来看看呢?”

“姑爷是怎么知道的?我这带着美人刚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姑爷就来了,敢问姑爷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要操心了,平时我待你也不薄怎地有了美人还藏着掖着怕我知道啊?”

说来其实是钱富贵的大夫人听狗蛋和狗剩说莲忆如何如何美貌心里着了慌,若是钱富贵纳个相貌不十分出色的女子她也就忍了,等钱富贵新鲜几天也就扔一旁了。若是真像狗蛋狗剩所说的貌若天仙那可就不能坐视不理了,可是又不能直接提出不让钱富贵纳妾,所以钱富贵前脚一走他老婆就去了县府。跟梁有余描述莲忆如何的美貌,说莲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直把梁有余说的动了心,来到了钱府。

钱富贵听梁有余说的直接,道:“我,我我怎么会怕姑爷呢?这不是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告诉您吗?”

“哼!没来得及?恐怕是你想独吞了吧?你也不想想,你能有今天靠的是谁,一个女子都不舍得还好意思跟我表忠心!”

钱富贵犹豫片刻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道:“我这就给姑爷把那女子带来!”

“既然大舅哥忍痛割爱,我就却之不恭了!”

不多时钱富贵带着莲忆出现在梁有余面前,莲忆亭亭玉立站在梁有余面前,梁有余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这些年所拥有的那些女人加起来也不及眼前的这一个啊!梁有余真觉得自己这么些年白活了,见梁有余直盯着自己看,莲忆也一脸无谓好奇的盯着梁有余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