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七 妖界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57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修染对莲忆说的这番深情的感激倒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楚曼卿看看有些不自在的修染再看看有些羞涩的莲忆,对修染道:“哎,我说哥啊,难怪你活了五千多年都没有喜欢的女人呢,原来你喜欢的是男人啊!”

修染听见楚曼卿这话脸瞬间就绿了,而莲忆则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笑够了这才说道:“你哥哥喜欢我?没看错吧?还是你理解的喜欢跟我理解的喜欢不是一回事?怎么说呢,你哥哥待我,嗯,就像他待莫忧是一样的。而我呢,待你哥哥就像待朋友一样的。再说我穿身男装你就觉得我是男人了吗?我可是地地道道纯粹的女人!”

莲忆的话让修染心里很失望,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望着虚空仿佛陷入了深思。

楚曼卿听到莲忆的话着实有些意外,道:“我说呢,从一开始见到你就觉得这位公子怎么缺少一股阳刚之气呢!最好是女人,若是婶婶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有龙阳之好,那不活剥了我哥才怪呢!”

楚曼卿又扯到男女情上去了,莲忆也懒得再做辩驳了。

吃过晚饭后楚曼卿又从乾坤袋中掏出了一顶单人帐篷,三人挤在帐篷里也只够坐下,能有个遮风挡雪的地方虽然小聊胜于无。三人坐在帐篷中一直聊到深夜,原来楚曼卿经常来到人间寻找药草炼制丹药,她对炼丹药这件事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了,不过莲忆却很羡慕楚曼卿,能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是一种快乐和幸福。

第二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好天气能带给人好心情,关键是熬了这么久终于将要走到终点,这才是让莲忆和修染最值得高兴的事。

一大早三人一狗吃过早饭就踏上了回妖界的行程,这次修染无论如何也不要莲忆背着自己的走,即使腿脚不方便也硬撑着,莲忆找了一根顺手的木棍给修染做拐杖,一路上三人不断的说话倒也不觉得走的慢。

莫忧撒着欢儿的走在三人的前面,不多时众人就走上了北斗七星山的山顶,突然只听莫忧“嗷”的惨叫了一声落进了陷阱中,接着传来了莫忧的连声惨叫。

三人忙冲到陷阱边向里看去,只见莫忧的两只后腿都被捕兽夹夹住了,只见莫忧疼的浑身颤抖不住声的“嗷嗷”惨叫,莲忆和楚曼卿忙将莫忧拉了上来,两人合力终于将捕兽夹打开了。

只见莫忧的两条后腿筋骨俱断,只剩下一点皮肉连扯着没完全断掉。

修染看见莫忧这样心里一阵难过,好在楚曼卿精通炼丹术,乾坤袋中装着不少治疗外伤的丹药。楚曼卿动作迅速利落的拿出白布,药水和丹药,清洗了莫忧腿上的伤口,撒上磨成粉末的丹丸然后包扎了起来。

莫忧的腿都断了肯定不能再自己行走了,一路上楚曼卿就抱着莫忧走,莲忆担心楚曼卿会累想接手抱着莫忧,一见莲忆向楚曼卿伸出手莫忧就像又掉进陷阱里被捕兽夹夹住了似的“嗷嗷”叫唤,弄的莲忆非常的没面子。

走过了北斗七星山枯骨崖就触目可及了,晌午过后三人就到了枯骨崖边。莲忆曾经跟修染一起来枯骨崖送变成狗腿的莫忧回妖界,那时是盛夏时节入眼一片郁郁葱葱,跟现在这样一眼望去苍茫一片的样子差别很大,看来同一个地方不同的季节就有不同的美景。

临跳枯骨崖时楚曼卿对莲忆道:“跳下去时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要惊慌,你也是属于妖类的,所以你就能安全无虞的到达妖界。还有你一定要抓紧哥哥的手不要放开!”话落又拿出一颗透明的珠子递给莲忆道:“将这颗珠子含在口中,记住千万不要吐掉,一直到妖界!”

莲忆接过透明的珠子含在口中并郑重的点点头。

莲忆探头看了一眼枯骨崖,虽然现在是晌午时分可是枯骨崖漆黑一片深不见底,就像幻海中的那条深渊一样,莲忆对跳崖很有经验,所以并不怎么害怕。

莲忆紧紧的握着修染的手,楚曼卿则抱着莫忧,一切准备就绪楚曼卿喊了一声“跳!”后,三人齐齐的跳进了枯骨崖。

任由身体下降,耳旁想起呼啸的风声,自由落体的感觉真的很爽!莲忆眼睛也不闲着,下降了百多十丈后枯骨崖壁上不时有些洞穴,越落到底处洞穴越多也越大,有些洞穴还安装了大门,这可真是件稀罕事。

“这些洞穴里都住着什么?”莲忆虽然口里含着珠子却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这枯骨崖可是我们妖界的门户,门户必得有人看守,所以这些洞穴中住的就是看守门户的妖精,有的妖精还没有修成人形,有的修为上千年,妖王就分派他们来看守门户。”楚曼卿回道。

正说话之间只见一条碧绿水桶粗的大蟒蛇从洞穴里游弋而出,爬到崖壁上的一颗松树上高昂起头向半空中的三人吐着信子。

再往下降落,有还没完全幻化成人形的狐狸,獐子,麋鹿,虎豹等,但凡是凡间有的生物在枯骨崖中都有,三人一直随身体直落下去,有些礼貌的妖怪早早的等在洞外见了三人热情的打招呼,三人呼啸而过,声音被抛出很远很远像是来自天界的问候。

正当莲忆兴致勃勃的回应着众妖时突然一根藤蔓从崖壁上直直的探将出来,柔韧的藤蔓卷住了莲忆和修染,莲忆惊骇不已,修染大声对着藤蔓呵斥道:“藤蔓精不要再闹了,耽误了我们赶路一把火烧了你!”

藤蔓精听见这话忙像被蝎子蛰了似的迅速抽回了藤蔓,修染和莲忆又一路下降而去。

修染对莲忆道:“那藤蔓精不过是跟我们闹着玩的,它没有恶意!”

莲忆声音低低道:“我知道!”

越往下落莲忆只觉得温度越高,好像置身于熊熊大火旁一样。莲忆低头望去,隐约见到崖底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坑,莲忆大惊失色,惶急的喊道:“火坑,你们怎么能让我跳火坑呢?”

因为藤蔓精曾将莲忆和修染绊住,所以此时楚曼卿抱着莫忧早就跳进了火坑之内,瞬间消失了。

修染安慰道:“不要害怕,你口中含的珠子是避火珠,它会帮助你毫发无伤的通过火坑到达妖界的!”

“那若是没有避火珠呢?”莲忆嘴里含糊的问道。

“凡人没有避火珠在经过火坑时就会灰飞烟灭,有道行的仙人没有避火珠经过火坑时也会化作一副白骨。”

莲忆听见这话冷汗淋漓,紧紧的闭紧了嘴巴不再说话,生怕一说话再将避火珠喷了出去。

当越接近火坑时莲忆和修染周身漫起一层冰结界,冰结界阻隔了炙热的温度,虽然没有被烧灼的痛苦感但是置身于刺眼的漫天熊熊大火中还是让莲忆心中的紧张恐惧一阵紧似一阵。莲忆闭上眼睛紧紧的攥住修染的手降落下去,不知过了多久,莲忆只觉得自己像是落在了一团棉花垛上一般,浑身被柔软的触感包裹,降落了这么久这才有了落地时的踏实感。

莲忆睁眼望去,只见自己和修染正落在一头巨大的怪兽的身上,这头巨大的怪兽长着长长的厚厚柔软的毛发,额头上一直独角,双眼明亮有神,莲忆看去觉得像麒麟却又和麒麟不同。

“这是上古神兽獬豸,是守护我们妖界的神兽!”修染在莲忆的身后介绍道。

修染落地来到了神兽的身边恭敬有礼的作揖行礼道:“麻烦上神了。”莲忆听说是上古神兽獬豸忙连滚带爬的从獬豸庞大柔软的身上爬下来,跟着恭敬的向獬豸作揖行礼。

獬豸喷了喷鼻息,摇摇头道:“小事一件何足挂齿!你们赶快回去吧!”话落摇摆着身子躺下闭目养神起来。

莲忆抬眼望四下里看去,只见自己和修染所处的地方是一处耸立平坦的崖石上,崖石底下一片漆黑深不见底,四周石林耸立。修染走在前面,他每走一步都会凭空出现一块浮石,莲忆跟在修染的足迹,踏着摇摆不定的浮石走去,走过的浮石重又隐匿于无形。

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一处崖壁上,崖壁上像是开凿出了一个巨大的隧道,修染牵着莲忆的手走进了隧道。隧道中隔不多远就有一盏暗红的灯笼照亮前路。

走了许久终于见到尽头的亮光,两人加快脚步不多时就走出了隧道,只见眼前豁然开朗,人间此时正是入冬时的枯败时节,可是眼前的妖界却是一片翠绿,鲜花绿树,山泉叮咚,虫鸣鸟叫,蜂飞蝶舞一派春天时节的生机盎然,就像百花幽谷一样。

莲忆指着天上一个像太阳又远不及太阳耀眼,向月亮又比月亮光华万千的巨大星子问道:“这是妖界的太阳吗?”

“这是浮沉珠,借法自然,可控制风雨雷电山川树木等自然元素。白天它是妖界的太阳,夜里它是妖界的月亮。”

“那这不是上古神器吗?”莲忆惊奇的问道。

“是啊,上古时期妖界一片昏暗,而这浮沉珠就是改变妖界环境的上古神器。因为有浮沉珠,所以才有了你眼前看见的这一切。”修染道。

这时远方两匹头顶长着一只独角的飞马拉着一辆华美的马车朝着修染和莲忆的方向飞来。独角飞马在不远处缓缓降落,一个美艳的妇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后面跟着楚曼卿和一个表情随和中又带着丝王者气息的男子。

不等莲忆问,修染小声道:“是我的母亲和妖界的妖王楚凌天楚叔!”修染怕莲忆心里紧张,手轻轻地握了一下莲忆的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