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六 雪妖和故人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7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皑皑白雪覆盖了整个北斗七星山,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洁白无瑕的大烟斗。莲忆安顿好修染就一路上山而来,她想先捉只动物再捡木柴,可是很少有动物能在大冬天的傍晚出没,莲忆几乎走遍了半边山都没有发现一丝猎物的踪迹。

正心灰意冷间突然有隐约的打斗声传入耳中,莲忆细细辩听声音传来的方向,等确定声音就传自北斗七星山的背面莲忆举步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莲忆一直扮作男孩模样,身上没有一件正儿八经的御寒的棉衣,只是将单薄的秋季外套一件套一件的穿在身上,即使穿了厚厚的几层也不能御寒,而且几件秋外套套在身上紧绷绷的让她行动有些困难。莲忆身形笨拙的朝着北斗七星山后走去,做不多时就看见暮色里两个雪白的身影正打作一团。

莲忆忙上前几步隐身在大石的背后细细的看去,只见其中的一个女子不止身穿一身雪白的衣服,就连头发都是雪白的,她浅蓝的眼睛就像蔚蓝的湖水清澈水润,看见她就像看见了一汪结冰的湖水,她使一把水银色软剑。

与她对战的女子也穿一身白衣,不过看起来更像道袍,乌黑的头发用一只素淡的白玉簪子挽了个简单的发髻,她手执一只拂尘跟雪衣女子对战。

两人边打边嘴里不停的争辩着,那个雪衣蓝眼女子喝骂着:“你这个卑鄙的女人三番五次来我北斗七星山偷盗雪莲,今番你撞在我手里,我就决不饶你!”

那个道袍女子回骂道:“呸!我那是偷盗吗?我是光明正大的采摘!再说北斗七星山是你的吗?你这雪妖管闲事管的也太宽了,你没成精之前我就在这里采摘草药雪莲了,那我还说整个北斗七星山是我的呢!你这个雪妖住在我的北斗七星山上还管我的闲事,你要不要脸呢?”

雪妖听见道袍女子蛮不讲理直将怒气发泄在软剑上,招招狠辣直取道袍女子要害。

听道袍女子的说法在雪妖没有成精之前她就存在了,雪妖成精也得个千儿八百年,那道袍女子少说也得活了两三千年了,可是看两人都修为,道袍女子竟然不敌雪妖,又是一个白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

看着道袍女子渐渐不敌雪妖,莲忆心里一阵着急,恨不得马上跑去助战,观战的人必得是喜欢交战中的一方,这样观战才有意思,若是交战双方的人都不让人喜欢那也就没什么看的劲头了。

夜色降临而且渐渐的起了北风,雪妖依旧剑锋凛冽狠辣,道袍女子左支右绌应接不暇破绽尽显。就在道袍女子偏头躲过剑锋时,雪妖剑锋却陡然改变方向刺向道袍女子的心窝处,莲忆看的心惊肉跳忍不住大声喊道:“住手!”

雪妖和道袍女子听见喊声都停止了战斗,望向莲忆的方向。莲忆知道躲不过了从大石背后走了出来。

“你是棕熊精吗?”雪妖问道。

棕熊精?

莲忆听见雪妖叫自己棕熊精心里着实不快,虽然穿的臃肿些朴素些但也不止于被认为是棕熊精吧?

莲忆依旧脚步不停踩,“咯吱咯吱”的踩着积雪走到二人面前。莲忆礼貌的跟二人拱手道:“我从暮色降临时看你们二人打斗到夜色漆黑,行了,差不多了,都回去歇着吧!顺便问问你们二人有没有吃的,我爷爷还在山那边等着我给他带点吃的回去呢!若是你们谁有吃的施舍我一些,小生就先谢过了!”

雪妖和道袍女子都愣住了,难得的对视一眼,雪妖冰冷道:“你是谁啊?好大的胆子,竟敢搅扰我收拾这个贱人不说还大模大样的跟我讨要食物!”

道袍女子听雪妖骂自己贱人受不了了,指着雪妖的鼻子骂道:“你这小妖怎么那么不要脸呢?骂别人你还捎带上我是吧?”

眼看着两人又要打起来,莲忆伸手制止道:“好了好了,都先不要动怒,你们愿意给就给不愿给我也不能硬赖不是?天寒地冻夜深人静的就不要再打了嘛!你们该回家的回家,我呢,继续找吃的。”

“站住!谁让你在北斗七星山找吃的?不许你在北斗七星山找吃的,你们两个都马上给我滚,不然的话我就对你们不客气!”雪妖骂道。

雪妖这番话无疑是将莲忆和道袍女子都给得罪了,这下两人同仇敌忾异口同声道:“北斗七星山是你的吗?你管的未必也太宽了!”这话说的太默契莲忆和道袍女子忍不住相视一眼。

雪妖冷道:“哼!怎么,你们两个想联手对付我吗?”

“联手对付你怎么了?今天我们还就联手对付你这个山霸王了。”道袍女子说道。

道袍女子已经说了这话了,莲忆也不能认怂啊。莲忆拿出自己的浑天棍,道袍女子手执拂尘两人在雪妖面前起势,雪妖丝毫不惧,动作优美的将灵力注入软剑,不等对面二人有所防备一阵疾风骤雨的攻去。

莲忆和道袍女子被雪妖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几招之后两人的招式渐渐有了章法,而且配合非常默契,一个使棍一个用拂尘,雪妖渐渐力绌,顾前顾不了尾顾左就顾不了右,直气的大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合起火来跟我打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跟我单打独斗!”

“怕了?怕我们合伙打你就算你认怂!”道袍女子说的话让雪妖气的嘴唇乱颤。

莲忆是不敢得罪雪妖的,自己本身跟她没什么仇怨,虽然雪妖说话不中听但也不至于到大打出手的份上,所以莲忆并不十分尽力,就算莲忆不十分尽力道袍女子却如虎添翼,像多了三头六臂般游刃有余占据上风。

莲忆的浑天棍虚指向雪妖的腰腹部,雪妖以为莲忆会刺向自己就忙于躲闪,却不察道袍女子那如钢鞭般的拂尘就要甩向雪妖的脖颈处,眼看着雪妖躲闪不过莲忆忙抽回浑天棍生生的挡住了拂尘。

莲忆喝道:“好了,都不要打了,到此为止!为了多大的事啊,不至于动刀动枪到非得见血才罢手吧?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你想保护北斗七星山没错,不过你也不能完全的为己所用啊!”

道袍女子道:“对,说的没错,北斗七星山是大家的,天生万物自有它相生相克的法则。雪莲生长在北斗七星山上是为了好看的吗?如果不采摘了炼药救人于病痛那它不就是废物了吗?”

雪妖依旧不服软,冷声道:“今天就先放过你们两个,若是以后再让我看见谁毁坏北斗七星山上的生灵我就决不饶他!哼!”话落雪妖旋身飞走了。

袍女子微笑着向莲忆躬身道:“刚才多谢公子了,若不是公子出手恐怕今天我又会无功而返了。”

“怎么听你的意思还想去采摘雪莲呢?”莲忆问道。

“当然了,不采够数我怎么能回去呢?还未请教公子大名?”道袍女子问道。

“在下廉宜,敢问仙姑法号?”

不敢不敢,我不是道姑,我只是从小喜欢钻研炼丹术。我叫楚曼卿!”

“楚曼卿?”莲忆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搜肠刮肚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修染一直随身携带的紫玉葫芦里的丹药就是楚曼卿赠予他的。楚曼卿是妖界之王楚凌天的女儿,只是万万没想到妖界之王的女儿修为竟然会那么低,连一个仅有一千多年修为的雪妖都不敌。

莲忆不确定的问道:“你是妖界之王楚凌天的爱女吗?”

道袍女子惊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莲忆这才将自己和修染认识的种种都讲给楚曼卿听了,楚曼卿闻听修染被四值功曹施了催龄大法变成了一个耄耋老人非常震惊,忙央求莲忆带着自己去见修染。

莲忆在前面带路,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北斗七星山的山脚下,只见修染正和莫忧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取暖,莲忆看见冻的瑟瑟发抖的修染和莫忧心里很是愧疚,自己只顾着看雪妖和楚曼卿打斗忽略了还在冰天雪地里的修染。

楚曼卿一看见修染苍老干瘦的样子鼻子一阵发酸,忍不住跑上前声音哽咽的喊道:“哥,哥啊!”

修染冻得上下牙齿打颤,借着朦胧的月光看清了楚曼卿的样子,颤声道:“是,是是曼卿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忧也认出了楚曼卿,欢欣鼓舞的就扑到了楚曼卿的身上,楚曼卿全副心思都在修染的身上,赶紧脱下自己的斗篷披在了修染的身上,紧紧的给修染包裹了一下。

楚曼卿掏出乾坤袋,将里面的储存的食物和水拿了出来,递给修染一些,又取了一些递给莲忆。

楚曼卿一脸感激的对莲忆道:“我哥这一路多亏了你能不离不弃的护送才能平安无事的到达这里,谢谢你。”

这声谢谢让莲忆感觉有些当不起,觉得自己对修染并不是十分尽心,她面带羞愧道:“不用谢,如果我要是对修染十分尽心的话他也不至于在沙漠中被野狼攻击,也不会整天忍饥挨饿受冻。”

修染拉起莲忆的手道:“不要这么自责,如果没有你也许我早就成了野狼们的晚餐了,这一路上你都尽心尽力的照顾,不光照顾我的人,你还照顾我的心,说的再多都不足以表达我心里对你的感激。谢谢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