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五 烟斗小镇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0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烟斗小镇上热闹的一天开始了,一大早乡下来的老农有挑着刚采摘的蔬菜来卖的,有挑着新鲜的时令水果来卖的,还有来镇上卖家禽鸡蛋的,小小的烟斗小镇人声鼎沸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莲忆背着修染,身后跟着莫忧走在镇中心的街道上,小镇上来往的人无不对莲忆和修染投去深深的一瞥,莲忆对于众人或善意或疑惑的目光早就见怪不怪了,轻松的背着修染,不断好奇的东瞧西望,最后来到了一个卖包子的摊前,先轻轻的将修染放下,然后高声叫道:“老板,来三屉包子!”

三屉包子莲忆和修染一人一屉,莫忧一屉。

别看莫忧个头不大吃的一点儿都不少,莲忆和修染在沙漠中行走时整天缺吃少喝就是因为莫忧分去了他们三分之一的口粮,莲忆也曾经缩减过莫忧的口粮,可是莫忧若是吃不饱,一路上肯定是磨磨蹭蹭净耽误赶路的时间,有时候因为莫忧吃的太多,莲忆直对他恨得咬牙切齿,拿着匕首追着莫忧要将他活剥了做口粮。

莫忧毕竟是条狗的样子,若是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上桌吃饭肯定会引起公愤,于是莫忧每吃完一个包子修染就再丢给他一个,直到吃完一屉包子。

修染对莫忧的耐心和爱心让莲忆有时候会吃醋,心里很不理解自己难道就不如一条狗吗?

莫忧在修染两千岁时就陪在他的身边了,他们的关系不止于仆人和主人的关系,他们更像朋友,亲人。总之有修染一口吃的就不能少了莫忧的,修染再多的不快乐莫忧也都不离不弃的相伴,甚至在修染身处危险时莫忧会舍命相救。

修染和莲忆所用的银两还是当初姚美心给的,花了两年多还没有花完。修染一直贴身带着,前段时间在沙漠里行走根本用不上,现在出了沙漠了两人也就不再将就了,该吃的时候就吃点好的,该睡的时候就住一家好的客栈。

由于修染腿上的伤还没痊愈,所以修染又将剩余的银票都交给了莲忆,突然手上多了这么多的银票,莲忆就像久旱逢甘霖的禾苗一样,花钱大手大脚一点也不懂得节制。只在烟斗小镇逗留了三天的时间身上的银钱就所剩无几了,莲忆不敢再逗留下去,加上修染腿上的伤这两天也痊愈的差不多了,两人一狗就又开始启程一路向北。

修染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赶路时间长了就更受不了,于是莲忆有时候扶着修染走,有时候也背着他,从烟斗小镇一路向北搭船过了一条玉带河就到了北方小城,到北方小城时莲忆已经身无分文了,这天走了小半天的路修染和莫忧就饿的头昏眼花,无力再挪动半步了。

莲忆一开始还不怎么觉得饿,可是一看见北方小城中卖吃的小摊时好像被勾出了馋虫,肚子也跟着“咕咕”叫了起来,莲忆不敢停下脚步就一直走,而莫忧则很没出息对着一个卖桂花糕的摊子直流口水。看见大家都饿成这样莲忆心里也是一阵后悔,后悔自己花钱没有节制导致大家都饿肚子。

买桂花糕的老板是一个胖女人,见到莫忧一直坐在地上盯着摊上的桂花糕看不禁有些恼怒,呵斥了几声莫忧也不听,胖女人没了耐心抄起一根木棍就要打莫忧,莫忧夹着尾巴一阵猛跑终于甩脱了胖女人,可是胖女人一返回摊子后莫忧又悄无声息的回来了。

趁着胖女人回店里的空隙莫忧张开大嘴叼起了几块桂花糕就要逃,胖女人正好从店里出来看见了这一幕,又操起棍子追了上来。

莲忆正背着修染走在路上,莫忧嘴里叼着桂花糕赶上来将桂花糕炫耀似的朝着莲忆晃了晃,莲忆惊喜的放下修染接过莫忧嘴里的桂花糕,摸了摸莫忧的脑袋道:“这是哪里来的?莫忧你真厉害!”可是不等莲忆和修染开口咬那桂花糕,桂花糕店的胖女人带着一个精瘦的男子,每人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吆喝道:“抓小偷啊!偷桂花糕的小偷!”

莲忆一看形势不对背上修染二话不说就跑了起来,身后那个胖女人还依旧的骂骂咧咧,“大家快来看呐,前面跑着的那两人就是小偷,身后那条狗就是他们训练了偷人家东西的,大家千万不要放过他们,一定要抓住他们送去官府!”

修染心里苦不堪言,自己怎么就成了训练狗偷盗的小偷了呢?

虽然胖女人吆喝的很有气势,可是并没有人出手拦截莲忆和修染,人们见到一个年轻的后生背着一个耄耋老人谁还忍心拦截他们呢?再说他们并没有偷盗什么值钱的物什,想来也是饿极了才偷了几块桂花糕吃。

终于街上一个看热闹的男子大声对胖女人说道:“你只顾追偷桂花糕的,不怕店里没人看管被人偷走更多的桂花糕吗?”胖女人想想也是,这才停止了追赶骂骂咧咧的同那个精瘦男子返身回去了。

莲忆背着修染一气跑出了城外,确定那两个人没有追上来这才将修染放下了大口大口的喘息,等到气息方定莲忆从怀里掏出了那几块桂花糕开始分吃,轮到莫忧了,莲忆指着莫忧的鼻子骂道:“你说你偷什么人的不好偏偏偷一个泼妇家的桂花糕,被追赶了这一路现在吃了这桂花糕也不当事了!”

听见莲忆骂自己莫忧很是不满的朝着她呲牙咧嘴示威了半晌,接着“汪汪”的向莲忆狂吠起来。

莲忆虽然听不懂狗语可是知道莫忧肯定对自己言语不善,转头问一脸哭笑不得的修染道:“他什么意思?”

“他说,要不是你花钱没有节制也不至于让大家忍饥挨饿!”修染解释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莲忆没有说话,默默的吃着手中的桂花糕。

走过北方小城再往北走三百里路就到了枯骨崖,进入妖界的的结界就在枯骨崖底。

莲忆自知理亏,一路上在吃住方面一直很将就,能摘到野果就吃野果,能捉到野鸡野兔什么的烤野鸡野兔吃。住的地方,好的时候碰上破庙就住破庙,或是山洞都是最好的住所,没有破庙也没有山洞两人一狗就以天为被大地为席睡在野外,虽然艰苦些也比在沙漠的那时候强了不知多少倍。

越往北走天气越寒冷,有几天天上飘下了零星的雪花,所幸没有下大雪。能找到的吃的也越来越少,晚上若是找不到山洞住下两人一狗就只能在冰天雪地里生上一把火苦苦的挨着。

这天天空乌云密布,厚厚的黑云遮天蔽日,不多时就刮起了北风,随之棉絮般的大雪飘飘扬扬而落。莲忆从记事起就没见过下大雪,身上背着修染丝毫没有妨碍莲忆赏雪景,看着这飘扬的大雪莲忆心里又兴奋又惊喜,不时的腾出手去接飘落的雪花。雪花飘落在掌心不多时就被掌心的温度融化了,化成一滴晶亮的水滴。

因为一场雪就让莲忆心情愉悦,因为看见莲忆心情愉悦就让修染因为她的愉悦而感到美好和幸福,而这份深埋在心底的美好和幸福总是在下雪的日子里涌现,而此前修染从来不知道美好和幸福也能深深的刻印在心底,总是会在对的时间蓦然记起那份美好。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都没有停歇,莲忆背着修染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向北走,身后莫忧蹦蹦跳跳的沿着莲忆的足迹跟随在两人的身后。

“翻过前面的那座北斗七星山就到枯骨崖了。”修染指了指不远处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山峰。目标就在咫尺之间了,莲忆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奔着北斗七星山大步走去。

“累吗?”修染有些心疼又有些自责自己,这一路基本上都是莲忆背着走过来的,他心里也是不止一次的恨自己变得如此苍老没用。

“不累!对我来说就是背了个包袱的重量,你看我行走的多么轻松自如啊!只是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会觉得被一个女人背着很伤男人的自尊,你就当这些是你欠下我的债,说不定哪天你就要同样的背着我跋山涉水呢!这样不都还回来了吗?”

如果有那一天一定就是莲忆受到重创的那天,修染宁愿此生都不会有这样的一天,“不会有那样的一天的,等我好了以后你可以随时要求我背着你,只要你想,随时随地我都会背着你!”

莲忆听见修染的话轻轻的笑了笑,道:“那就说定了,等你恢复从前的样子之后只要我想让你背我,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兑现今天的承诺。”

到达北斗七星山脚下时下了两天一夜的大雪终于停了,已经到了傍晚的时分,若是继续赶路的话那今夜就只能在半山腰露宿了。

莲忆和修染决定在山脚下过一夜,明早再赶路。莲忆找了一片平坦北风的地方,将雪打扫干净后找了些枯草厚厚的铺了一层,将修染扶到枯草上坐下,安顿好修染后莲忆决定去捡些木柴生火取暖,顺便看看能不能猎一两只小动物做晚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