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三 灵异的事件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4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傍晚时分奎叔驾着马车将庄主夫人和一儿一女,并六个丫鬟都接了回来,与庄主夫人一同返回镜月山庄的还有几家人家。

庄主的一儿一女是龙凤胎,十七岁的年纪很活泼,很快就跟莲忆熟识了玩成一片。吃过晚饭庄主的儿子李云轩和女儿李云奴将莲忆拉着离开了餐桌,兄妹两人一直拉着莲忆来到了西边小楼的厅堂中,莲忆莫名其妙的看着兄妹二人道:“你们两个神神秘秘的把我拉来这里干什么?”

“嘘——小点声!”李云轩故作神秘的说着然后煞有介事的前后左右瞧了瞧,看看有没有被人发现他们三人偷偷的在这里。确定安全后李云轩又道:“廉宜兄,你敢不敢看死人啊?”

旁边的李云奴听见这话兴奋的两眼亮了亮,莲忆在听见这话时就想站起身离去,兄妹二人忙将莲忆按坐在凳子上,李云奴娇嗔道:“廉宜哥哥怎么那么胆小啊?我一个小女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又怕什么?”

莲忆对看死人可很没兴趣,虽然见过许许多多的鬼魂,恶鬼和鬼灵,但是那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若不是情势所逼打死她也不要去看那些死状凄惨的鬼魂们。莲忆当下声严厉色的恐吓道:“你们两个知不知道凡是横死的人都会阴魂不散化为厉鬼?而这些厉鬼尤其会在夜间更为活跃,你就不担心那些厉鬼将你们吃掉吗?”

“那些横死的人真的会变作厉鬼吗?太好了,我从小到大还没见过鬼是什么样子呢?我们无论如何也要一起去瞧瞧!”李云轩高兴道。

“对呀对呀!”一边的李云奴也随声附和着,两人没有丝毫的恐惧,都觉得遇见厉鬼是一件惊险刺激好玩的事。莲忆真的无语了,不知该说他们胆大还是无知!

莲忆还想再劝李云轩不要去冒险,李云轩却性急道:“廉宜兄不去就不去吧!廉宜兄胆小害怕我们也不能强拉着他一起去,妹妹我们两个一起去吧!”话落两人就要转身离去。

莲忆忙拽住两人道:“好好好,我陪你们去。到时可别吓得尿裤子就行!”

三人去的地方是镜月山庄西北角的义庄,义庄里停放着那些失心的尸体,之所以到如今还没有埋葬是因为死者的家人或是已经遇害或是已经逃离了镜月山庄,这些无心的尸首只得先停放在义庄里。

月色当空,明亮的弯月照亮了三人行进的小路,李云轩走在最前面,莲忆和李云奴走在后面,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义庄。看守义庄的是一个光棍老汉,因为最近接连有人横死,所以老汉并不住在义庄中。

义庄的大门紧紧的关闭了,推又推不开,三人只得小心翼翼的爬上墙头跳进了义庄中,义庄偌大的院子杂草丛生,一看就是人迹罕至的缘故。

进入了义庄后就觉得周身冷了许多,李云奴紧紧的靠着莲忆,两只手紧张的搂着莲忆的胳膊。越是气氛凝重恐怖就越让李云轩兴奋,他当先一步跑到了停放尸首的房子里,只见偌大的房子中密密麻麻的停放着二三十具棺材,莲忆有心想要吓吓李云轩,于是暗示李云奴跟着自己悄悄的走到李云轩身后。

“啊——我是厉鬼,我要吃了你!”莲忆粗声粗气朝着李云轩张牙舞爪,月光将莲忆的身影投射在地上,李云轩果然吓得跳了出去,镇定下来才发觉是莲忆。

李云轩刚想要恼怒的责骂莲忆,莲忆不等他出口就先道:“你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这些人都横死多久了?停放在这里这么多时日为什么没有尸臭味呢?”

莲忆的话引起了兄妹两人的注意,李云奴更加搂紧了莲忆的胳膊,李云轩心下也有些毛毛的道:“是啊,我们离开镜月山庄也有半个多月了,天气这么炎热可是尸体却没有腐臭实在是可疑!”话落就大着胆子走到最近的一具棺材旁边,颤着手将棺材打开了,莲忆和李云奴也凑过去看。

只见棺材里的尸首面色青白,穿着整齐的躺在棺材里,嘴唇和指甲乌紫,乍看之下都会以为是中毒身亡的。李云轩不敢再看下去就想伸手将推开的棺盖拉上,突然只见那棺材里的死尸猛的坐了起来,两只眼蓦地睁开,只见那两只眼猩红如血,甚是恐怖骇人。

李云轩和李云奴大叫着就向外冲去,那尸首伸出手就要抓莲忆,莲忆拿出浑天棍照准他的脑袋就抡了上去,那尸首不躲不闪两只手硬生生的捉住了浑天棍,用力一带想将莲忆带过去。莲忆的力气丝毫不逞多让,使劲猛的一拽就将尸首拽出了棺材。

尸首依旧死死的抓着浑天棍,和莲忆不过半尺的距离,突然那尸首张开了乌紫的嘴,只见一条紫黑的软塌塌的虫子从他的口里钻了出来,紫黑虫子一个弹跳就想跳到莲忆的脸上,莲忆心下大惊,猛结出水行灵力冻结住了那条紫黑的虫子,可是下一刻整个房间中的棺材都“喀拉拉”的响了起来,尸首一个个的从棺材中爬了出来,每个尸首都是猩红的眼睛,紫黑色的嘴唇和指甲。

莲忆不敢逗留朝着门口的方向猛地冲去,可是那个尸首还依旧死死的抓着莲忆的浑天棍,可是莲忆又不想弃了浑天棍逃走只得拽着那个尸首一起跑。

义庄那腐朽的大门早就被李云轩兄妹俩踹碎了,莲忆从破门中冲了出去,那尸首依旧死死的拽着浑天棍,莲忆只顾着逃跑突然只觉得后脖颈处一片湿滑冰凉并蠕蠕的向着莲忆嘴巴方向移动,软体动物在身上蠕动的感觉能让任何人都疯掉的,尤其是女孩子。

莲忆忍着心中的恶心和即将要冲口而出的惊叫,用一只手紧紧的攥住那条紫黑色的虫子奋力的拽下去,那条紫黑虫子力气出乎意料的大,而且好像浑身都长满吸盘一样紧紧的吸附在莲忆的手上,怎么奋力的甩脱都甩脱不掉,她只得同样用水行灵力结冰冻住了那条紫黑色的蠕虫。

浑天棍那头的尸首又朝着莲忆张开了紫黑的大口,莲忆将浑天棍变长直直的将尸首顶出去好远,又猛地将浑天棍从尸首手中抽了出来,反身对着尸首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狠打。打的解气了,又见义庄中冲出了两三具尸首这才罢手。

莲忆一口气跑回了庄主家中,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奎叔道:“公子和小姐回来了吗?”

奎叔道:“吃过晚饭跟你离开后就没见人影啊!你不是和公子小姐一起出去的吗?你们这是去哪里了?”

莲忆心中暗道不好,那些紫黑色的虫子就像幽灵一样难以防备,自己都差些被那些虫子钻进了口里,他们两个凡人怎么能斗得过那些无处不在的虫子呢?

莲忆刚想要折身返回寻找他们兄妹二人,正巧见他们兄妹二人回来了。莲忆忙迎上去问道:“刚才你们先我一步逃走怎么现在才回来?”

李云轩道:“哦,我们多绕了些路。”

莲忆见兄妹两人镇定自若,好像刚才不曾看见那些尸变的尸首一样,莲忆悄声问李云轩道:“我们要不要把在义庄见到的怪事告诉庄主?”

这句话一出口莲忆就突然觉得背后一道冷光扫过,回身看去又什么都没发现。

李云轩呐呐道:“什么事啊?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啊!我们三个刚才不是去赏玩镜月湖的夜景了吗?”

莲忆呆了呆,李云轩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还是他害怕偷偷去义庄的事被庄主知道了会责骂他?这么大的事情无论怎么样作为镜月山庄庄主的儿子都不会隐瞒啊,如果那些紫黑的虫子再祸害其他山庄的人呢?

莲忆心中虽然有疑惑但也没有再多问,李云轩兄妹俩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莲忆也一头雾水的回了客房,修染正半靠在床头上看着手中的书,安静看书的修染给了莲忆莫大的安慰,即使自己身处再诡异的地方,只要还有修染相伴就够了。

修染见莲忆有些不对劲就放下手中的书本问道:“你怎么了?”

莲忆惊魂未定的将自己一晚上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修染,修染听完表情凝重的重复问道:“你说那些尸首的嘴唇指甲乌紫,而眼睛却是猩红色?”

莲忆点点头。

“这恐怕是魔界的人在此作祟,我听闻魔界的大巫师们喜欢养蛊虫,你看见的那些紫黑色的虫子应该就是噬心蛊虫,噬心蛊虫一旦进入人的身体就会将人的心吃掉然后控制宿主。”

“那,那我们是不是也会被噬心蛊虫吃掉心然后控制我们?”莲忆惊惧的问道。

修染道:“噬心蛊虫进入人体后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你看见的紫黑色噬心蛊虫是成虫,也是过了潜伏期的噬心蛊虫。潜伏期内是有救的,传说只要喝雄黄酒就能逼出噬心蛊虫的虫卵。”

喝雄黄酒对凡人来说没什么难处,可是对于莲忆这样修为浅薄的妖来说就是致命的,莲忆也深知这一点,于是问道:“我们会不会被下蛊了呢?除了雄黄酒就没有别的办法逼出噬心蛊虫了吗?”

莲忆担心这两天在庄主家吃的饭菜里有噬心蛊虫的卵,想到自己的肚子里现在可能寄宿着噬心蛊虫的卵莲忆就浑身恶寒,“你觉得戊道子可疑吗?是不是他下的蛊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