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二 镜月山庄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0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庄主李勋非常热情的招待莲忆和修染,李勋安排莲忆和修染在客堂坐定后道:“不知二位怎么称呼?”

莲忆起身学着男人粗声粗气道:“在下廉宜,这位是小生的爷爷,我爷爷因意外受了重伤所以想借贵处让老人家修养些时日,不知李员外可否容许小生和爷爷在此叨扰些时日?”莲忆做好了被庄主扫地出门的准备,任谁恐怕都不会愿意让两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住进家里。

没想到李勋哈哈一笑道:“好好好!既然二位不嫌弃肯光临寒舍也是我山庄的荣幸,二位只管放心住下,安心给老人家养伤。”

莲忆顿时安下心来,连忙起身道谢。

这时从门外走来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只见那个男子四十岁年纪,长须美髯及胸,肌肤白皙,身材清癯。一双眼睛透出些智慧的光芒,那道士缓步走进客堂,李勋忙向莲忆和修染介绍道:“这位是戊道子道长,也是我庄上的贵客。”

戊道子上前对修染稽首道:“贫道有礼!”

莲忆忙替修染回礼,修染只是对着戊道子点点头道:“请恕老朽不能起身见礼,失敬!”

李勋吩咐引莲忆和修染进来的奎叔安排好了饭菜和客房,莲忆和修染吃过晚饭后就回客房歇息了。莲忆一直都跟别人介绍自己和修染是祖孙的关系,所以奎叔也就理所当然的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客房。不想再去麻烦庄主所以就将就住下了。

晚上李勋吩咐奎叔给莲忆送来了治疗修染伤口的药,修染身上的伤口由于时间久了没有得到好的治疗都已经化脓了,溃烂的伤口不时传来阵阵恶臭。

修染趴在床上,他身上穿的衣服都被污血浸渍的变硬了,莲忆怕变硬的衣服触到他的伤口就用剪刀一点一点的剪了。最后修染只穿一条亵裤,修染松弛苍老的身上布满大大小小被野狼噬咬的齿洞,这么多的伤口修染得承受多么大的痛苦啊,可是一路上修染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呻吟,这让莲忆心里阵阵揪痛,声音略带嘶哑道:“你不疼吗?”

修染趴在枕头上的头轻轻的点了点,没说话。

莲忆又道:“疼怎么不叫出口呢?”

“叫的再凄惨又有何用?伤口该疼还是疼!”

听见修染这么云淡风轻的回答,莲忆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将棉布浸泡在药水中然后再拿出来一点一点的擦拭修染身上的伤口,药水触及伤口撕心裂肺的痛,修染仍是不肯发出一丝声音,只是莲忆每次擦到伤口处修染的身体却会痛的不受控制的轻轻的颤抖。

终于将修染身上伤口的脓血擦拭干净,莲忆刚想拿庄主送来的药散给修染敷上,突然想起修染一直随身携带的那个紫玉葫芦就问道:“你的那个紫玉葫芦里不是有很多治疗外伤的药丸吗?用里面的药丸治疗你的伤口会不会恢复的更快一些?”

“丢了!早在跟四值功曹打斗的时候就丢了。”修染依旧淡淡道。

莲忆听闻那个宝贝紫玉葫芦丢了心里一阵惋惜,也是啊!若是那个装着丹丸的紫玉葫芦还在的话,她和修染受伤时早就服用紫玉葫芦里的丹丸了。

莲忆将白色的药散敷在修染的伤口上,又轻轻地用棉布将伤口包扎了,做完这一切后也到亥时了。

两人住的这间客房只有一张大木床,莲忆对两人住一间房很别扭,可是总不能吵醒庄主给他们加床,也不能将大床一分为二,莲忆合身躺在大床外侧,修染睡在里侧。气氛微微有些尴尬,为了不让气氛那么尴尬,莲忆转移注意力问道:“你有没有觉得李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嗯,李府阖府上下只有三个人,庄主,奎叔和戊道子。”修染回道。

“是啊,这么大的一个府邸怎么着也不应该只有三个人呢!我们今夜一定不要睡的太死,时时提防着些!也不知道他们给你送来的伤药有没有问题!”

“药没问题,他们在送来时我就看过了。只是不知道庄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整个庄上都人迹稀少。”修染尚在疑惑间,就听见莲忆传来了“呼呼”沉睡的声音,还说不要睡得太死自己,不过前后两句话的功夫莲忆就呼呼的大睡过去。

修染没有一丝睡意,转过身借着明亮的月光静静的看着沉睡的莲忆。

月光洒在莲忆白皙的面庞上,长长的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珍珠般圆润厚实的耳垂可爱中透着丝娇憨,修染忍不住的伸手想要触摸一下莲忆的耳垂,莲忆梦中翻了个身,修染惊得猛缩回了手。

莲忆面朝着修染依旧呼呼的大睡,侧着的脸枕在枕头上都被挤压的变形了,小嘴微微嘟起,晶莹的口水源源不断的从挤扁的小嘴里流出。修染很是无奈的笑了笑,睡觉姿势如此不雅,舍我其谁?

好久没有这么舒适的睡个好觉了,莲忆一觉醒来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看见修染还在侧身向里安静的睡着,莲忆轻手轻脚的下床,刚走出门外莫忧蹦跳着来到莲忆的脚边无边亲昵的轻轻的噬咬莲忆的小腿。

莲忆看见了早起的奎叔忙打招呼道:“奎叔早啊!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奎叔道:“今天老奴要去接庄主夫人,公子和小姐回庄,所以早起了。”

莲忆顿时来了兴致问道:“庄主夫人,公子和小姐为什么都没有在庄里住呢?”

“小公子和老先生是外地来的可能不知道,前几个月我们庄上的人相继死去,浑身上下也没有伤口,请来仵作检验,仵作剖开尸体后惊人的发现死者没有了心脏,剖开所有的尸体都是同样没有了心脏。一时间镜月山庄人心惶惶,于是庄里就有不少人背井离乡,庄主本来也想带着夫人公子和小姐搬去别的地方。

可巧戊道子道长云游到此,并告诉我们庄主他有办法解除镜月山庄的困厄,所以庄主就只让老奴送走了夫人公子和小姐。也多亏了戊道子道长施法解除了镜月山庄的困厄,从此山庄里就再也没有人死去。现在山庄一切太平了,老爷就让老奴去将夫人和公子小姐接回来。”奎叔很健谈,莲忆听得出奎叔在说这些惊醒动魄的诡异事情时还是带着一丝后怕的。

听到这些莲忆心里非常的惊异,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花绯漯,花绯漯是食人心的画皮,可是奎叔却说那些没有心的尸体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仵作剖开尸体才发现的。难道是花绯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用其他的方法来擢取人心的吗?

“真是太可怕了,奎叔知道是什么东西杀了那些村民吗?”

“廉宜公子就放心的在山庄住下吧,那些杀害村民的邪魅鬼祟已被戊道子道长收服了,现在的山庄和从前一样安全。”说话的是庄主李勋,自从山庄发生这一连串的恐怖事件后,整个山庄都笼罩在诡异的恐怖之中,庄里的人相继搬离了镜月山庄,李勋作为镜月山庄的庄主心急如焚。

终于遇上了戊道子这个法力高强的云游道士,消除了镜月山庄的隐患,李勋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重振镜月山庄往日的繁盛,于是就想先将自己的家人接回来以作表率。当然这也是李勋为什么对修染和莲忆的到来那么热情的原因,现在镜月山庄最缺的就是人气。

莲忆见李勋走来,忙施礼道:“庄主早安!听闻戊道子道长已将邪魅鬼祟收服了在下也放心了,我与爷爷这一路担惊受怕历尽艰辛,一听闻诡异事件就有些杯弓蛇影,庄主千万莫怪!”

“廉宜小公子的孝心让人感动至深,我怎么会怪罪你呢!也怪我事先没有将这些事告知二位,廉宜小公子若是不嫌弃就尽管住下来吧!我的夫人,儿子和女儿今天傍晚时分就能回来了,今晚家宴时还请二位来一起用餐。”李勋道。

莲忆谢过了李勋的邀请就告辞回客房了,回到客房后修染已经醒了,穿戴好以后坐在了床沿上,莲忆进屋就看见修染一脸凝重的表情就问道:“我刚才在外面跟他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见修染点点头莲忆又问道:“你觉得这件事是不是花绯漯做的呢?”

“我也不清楚,我只觉得事情不会就这样简单的结束。”

“你是说挖人心的事还会再发生吗?在危险还没有发生时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莲忆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修染道:“好,吃过早饭我们就向庄主告别!”

奎叔准备下早饭后就赶着马车去接庄主夫人了,庄主热情的招呼莲忆和修染吃早饭,莲忆想吃罢早饭后跟庄主告别,可是又担心庄主会多想就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最终莲忆和修染都没有跟庄主告别。

庄主好心收留莲忆和修染,就算镜月山庄有难莲忆和修染也做不到吃饱喝足后拍屁股走人。修染打算先安心住下来伤好的差不多时再告辞,莲忆更是一个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要掏心掏肺还十分的人,无论今后发生什么危险惊悚的事莲忆都决定跟镜月山庄共进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