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一 走出沙海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29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莲忆此刻已想不出什么咒骂命运不公的话了,她轻轻的将修染放平稳了,将自己的袖口撕成一条一条的把修染的伤口轻轻的包扎起来。

那些没被打死的野狼围成一圈虎视眈眈的看着修染和莲忆,虽然它们也惧怕莲忆的浑天棍,可是它们更害怕饥饿,莲忆身后的一只体型庞大的母狼双眼如莹莹鬼火般闪烁着,身形一动不动的看着全神贯注为修染包扎伤口的莲忆。

突然莲忆只觉得面前一片阴暗似有庞然大物正欺身而至,她动作灵敏的执起浑天棍凭着直觉抡了过去,只听那母狼“嗷”的一声痛叫,翻转着滚了出去,在明亮的月光下只见那头母狼脑浆迸裂,鲜血喷涌一片血肉模糊。

莲忆冷冷的扫视一圈那些依旧围的铁桶似的狼,那些狼都害怕的不自觉的后退了些。

头狼是一匹身形非常庞大的灰狼,莲忆一棍子打死的母狼正是头狼的伴侣,它看见自己的伴侣被莲忆打死悲伤的仰天长嚎,声声凄厉。像是被头狼感染了似的,其他的狼也跟着引颈长嚎,二三十头狼一起嚎叫更让深夜里的沙漠平添了几分恐怖绝望的感觉。

莲忆被这齐声的狼吼吵得心烦意乱,拿着浑天棍指着头狼骂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你们这些凡间的小生灵们,我一再的给你们机会,可是你们却如此贪婪,想要吃了我们。想要吃我们你们也得有那个能力,看我不一个个把你们打死,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

莲忆是真的气急了,拿着浑天棍当先劈向了头狼,头狼闪身一躲就想咬住浑天棍,莲忆若是再奈何不了一只头狼那也太对不起自己鱼精的身份了。莲忆将计就计让头狼咬住了浑天棍,等到浑天棍都被头狼吞入口中时,莲忆猛地将浑天棍边长直捅进了头狼的腹腔。

没多久头狼就挣扎着死去了。

其他的狼见到头狼被杀死,全都惊惧的四散而逃。

莲忆歇了片刻将头狼的尸体拖了过来,用匕首将头狼的皮剥了下来,掬了一捧狼血半扶起修染,将狼血一点一点的给他喂了进去。再将狼肉片成一片片的,用细枝串了,找了些枯树枝点火烤了起来。

约莫狼肉烤熟的时候修染也终于悠悠醒来,莲忆听见修染轻微的身影忙趴在他的身边关切道:“修染你还好吗?”

修染无力的眨眨眼睛,气息微弱道:“我,我还好!”说着就要伸手去握莲忆的手,莲忆忙将自己那双沾满狼血的手放在修染冰冷的手中。

杀死的狼足有二十多头,莲忆没有再带修染走动,而是就地给修染养伤,渴了就喝储存下的狼血,饿了就吃莲忆烤的狼肉。莫忧一开始拒绝喝狼血吃狼肉,莲忆骂道:“你说你都这个德行了还矫情什么?你以为你长了个狼的模样就不是狗了吗?若不是那群狼将你的主人咬成这样,你主人也不会遭受这么大痛楚!”

也不知是莲忆的话骂醒了莫忧,还是时间长了莫忧撑不住饿开始喝狼血吃狼肉。

修染右腿筋骨被狼撕裂了,他现在身体与凡人无异,根本没有神力恢复断裂的筋骨。七八天过去了,修染的右腿依旧肿胀,伤口也没有愈合,翻裂的伤口看起来是那么的触目惊心让莲忆心疼不已。

修染心里很焦躁,想着能早一些走出沙海。

莲忆道:“我背着你走吧,我力气大,也有法力,背着你走都比你自己一点一点走的快!”修染张口刚想说话,莲忆忙道:“你不就是觉得我一个女孩背着你个大男人难为情吗?我都不在乎你又在乎什么呢?”莲忆想想也觉得自己一个妙龄少女背着一个老头确实有些不好看,又道:“我就扮作男子吧,这样背着你再多的人看见也不会说什么的!”

就这样一个秀气的男子背着一个耄耋老人,身后一条半大的狗身上驮着两个布袋紧紧的跟在后面。

莲忆背着修染走确实加快了行程,有从沙漠经过的商人只见莲忆在沙漠中背着个人行走还健步如飞,比他们的马和骆驼都不逞多让。

众人都以为扮作年轻男子的莲忆和修染是祖孙的关系,无有不被莲忆孝心感动的人,那些见到莲忆和修染的商人们都会匀出一些食物和水送给莲忆。有了商人们赠送的食物和水,莲忆就把已经发臭的狼肉都丢弃了,从此依靠着商人们的接济,不出五天就走出了沙海。

当看到傍晚的炊烟在一片丛林掩映后的村落中渺渺升起时,莲忆喜极而泣,“出来了,我们终于出来了!”

在沙漠中跋涉了三十多个日日夜夜终于走出来了,对莲忆来说很轻松就能穿越沙漠,可是对法力尽失变成耄耋老人的修染来说走出沙漠就像得到了重生一样。

莲忆背着修染奔着渺渺的炊烟快步走去,莫忧撒着欢儿的跟在两人身后。商人们赠送的食物和水在早上时就没有了,两人一狗饿了,渴了一天了,蓦然看见的炊烟就像看见了香喷喷的饭菜,不觉让他们的脚步更加快了。

莲忆背着修染走上了一条光滑平坦的大路,走不多时面前出现了一个气派华丽的门楼,门楼上一块石牌写着“镜月山庄”,远远的镜月山庄掩映在茂盛的林木中,房屋都是齐整整的蓝瓦白墙,众多平房簇拥着中间一座同样蓝瓦白墙的三层楼房,看起来是那么的清奇俊雅。

镜月山庄背靠着一座雄伟宽广的大山,就像父亲温厚的臂膀般拥护着怀中的镜月山庄。镜月山庄的前面有一个明镜无波的湖泊,湖泊清亮的水就像镜面一样光可鉴人,“好个清雅幽静的所在!”莲忆忍不住赞叹道。

莲忆知道修染口渴难耐,自己也缺水缺的快变成鱼干了,莫忧更是渴的见了湖水就控制不住的向明镜般的湖水走去,莲忆怕再发生像滴水湖那样的事忙喝止道:“莫忧回来!你不见那湖水上没有水鸟游水戏耍吗?若是这镜月山庄的规矩也和滴水湖村一样,你岂不又亵渎了人家的圣湖?再口渴也不差一时,我们到了庄上再喝不迟!”莫忧想起了在滴水湖边喝水险些被杀的事,忙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

两人一狗奔着镜月山庄而去,临近山庄时莲忆见到一个老者赶着一辆马车迎面走来,莲忆忙上前满脸堆笑道:“老爹您好,我和爷爷赶路经过贵庄,我想请问老爹我们能否在贵庄留宿一夜啊?”

那老者停下马车道:“最近山庄里不太平,二位还是到别处留宿吧!”说完不等莲忆问明情况就赶着马车“嘚嘚”匆忙的离去了。那老者说的严肃,可是莲忆连赶了几天路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了,好不容易遇上个这么清雅幽静的山庄,她说什么也不会离开的。

修染的头微微垂在莲忆肩畔,细若游丝,声若蚊蝇道:“老者说的话不能不信,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将就一宿吧!”

“放心吧!好歹我也是妖嘛!我一个活了一千两百多年的妖什么没见过,再说这一路走下来我的法力可是又精进不少呢!”莲忆对自己现在的修为很是有信心,但是修染对莲忆不是很乐观。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地方常有魔界的人出没,修染明白以莲忆现在的修为,随随便便一个魔界的人都能将她置之死地。

看九头蛇魔就明了了,九头蛇魔在魔族是微不足道的,可是莲忆却远不是九头蛇魔的对手。

莲忆背着修染本想随便叩开一家的门借宿的,可是又想到越是此间房子最豪华大气的就应该是此间家境最殷实的,住进殷实的家里肯定会吃的好住的也好,想到这点莲忆背着修染奔着镜月山庄中建造的最大,最华丽的那家走去。

来到镜月山庄最大的那家门前,门楼上写着“李府”,莲忆透过李府高高的围墙向里看去,只见偌大的院子中,中间一座三层高的蓝瓦白墙的楼,两边两座两层高的蓝瓦白墙的小楼,这么大的院落寂静无声倒是有些让人惊异。

莲忆背着修染拾阶而上,经过两旁十二墩石狮子走到了门前扣动门环,不多时里面传来了询问声:“谁呀?”听声音是苍老的声音。

莲忆客气有礼道:“在下和爷爷赶路经过贵庄,想要在贵府借宿一晚,不知可不可以?”

“二位稍等!”里面苍老的声音传出。

不多时李府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了看莲忆和她背着的修染道:“庄主有请二位!”

莲忆跟着老者跨进李府大门,只见李府中收拾的井井有条,干净的一尘不染,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正常。

庄主是一个胖墩墩的中年男子,忙来迎着道:“欢迎二位光临寒舍!”说着将莲忆和修染引到了中间那座主楼里的客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