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五十 路漫漫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28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原本打算逃亡的村民们听说九头蛇魔被杀死了就又原路返回了,周老爹带着众村民们跪在银面具男子面前,对他的救命之恩感激万千。

银面具男子对着跪在地上的众多村民只淡淡道:“救你们不是我最终的目的,我的目的是九头蛇魔的内丹。”还是同样的解释,银面具男子说完这话就要转身离去。莲忆忙出声叫道:“这位恩人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银面具男子转身看了一眼莲忆道:“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你我的名字!”话落银面具男子转身离去,背影是那么的冷淡高傲。

周老爹分拨一群人去追捕见机不好逃走的霍麻子和那岐等人,其余的人将受伤的莲忆带回了周老爹家。

莲忆只是被九头蛇魔有力的大手挤压的伤了筋骨,躺在床上修养的这段时间,修染即使身体行动不便也要给莲忆端茶倒水,伺候的无微不至,连周晟汶想帮忙的机会都不给,事事都亲力亲为。

转眼十多天过去了,莲忆身体也已恢复如初,修染和莲忆就定好了行程,临行那天滴水湖的村民们都来相送。最让莲忆高兴的是村民们自发凑钱买了两匹骆驼送给修染和莲忆,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

修染和莲忆跟村民们依依惜别后载着食物和水骑着骆驼继续一路向北走去,莲忆坐在骆驼上不住的回头望向那已消失在视线中的绿洲。

修染骑在另一匹骆驼上见莲忆依旧依依不舍问道:“住了这些时日舍不得了吗?”

莲忆回道:“是啊,滴水湖村的村民都是善良的人,也是懂得感恩的一群人,我想如果没有坏人打扰那片绿洲,让那里的村民一直幸福快乐的生活在那片绿洲上多好啊!假如我法力足够强大,我就用我的神力将那片绿洲保护起来,让那些心存险恶的小人看不见绿洲的存在,而只有那些心存良善的人才能看的见那片绿洲。”

修染听完莲忆的话轻轻的笑了笑道:“你的想法不错,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再回到这里实现你的愿望。”

莲忆听见修染这话向他暖心一笑,修染真的变了好多啊,希望不是暂时的改变。

有了骆驼的辅助两人的行程加快了许多,莲忆骑着的骆驼驮着大部分的食物和水,修染骑的骆驼驮着少许食物和莫忧,自从离开滴水湖那片绿洲后两人在没有看见一片绿洲,除了茫茫的沙海就是茫茫的沙海,走的困乏时就地歇了,歇足了就再继续赶路。

一连行了五六日除了身体颠簸的有些累外一切都还顺遂,眼看着再有六七日就走出沙漠了,两人也一天比一天感到轻松和胜利在望的喜悦。

这天两人加紧行程直走到了夜色漆黑方才停下就地歇息,越往北走夜里的天气越寒冷,每天在结束一天的行程后莲忆都要飞行很远的路找些柴草夜里防寒。

莲忆栓束好了两匹骆驼就要打算去找些柴草,修染叮嘱了一番后莲忆就飞行着各处去捡些枯木树枝,在光秃秃的沙漠想要捡些枯木树枝很难,一个多时辰过去莲忆捡的树枝还不够烧一个时辰,为了多捡些树枝不知不觉的就走的远了。

过了很久原本月朗星疏的夜变得漆黑,乌云遮天蔽月,不多时就开始刮起了风,莲忆见天色要变生怕刮起暴风就想早些回去。可是不等她飞起身朝着记忆中的方向飞去,天地之间就开始狂风大作,大风刮起漫天的砂石击打的人睁不开眼,更辨不清方向。

想到已经变得年老体弱的修染怎么能应付得了这样狂暴的大风呢?想到这点莲忆心中更焦急,恨不得下一刻就站在修染的身边陪着他,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一起承受这狂风的肆虐。

莲忆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在暴风中胡冲乱撞,辨不清修染所在的方向。莲忆焦急的大声的喊着修染的名字,可是不等她出声就被狂风裹挟着黄沙灌进嘴里,喉咙里,直呛得莲忆喘息不动。

而此时修染已被狂暴的风沙淹没了,两匹骆驼也不知吹到了何处,修染只紧紧的将莫忧护在身下。再狂暴的大风修染也不怕,他只担心莲忆保护不好自己,会为了寻找到自己在暴风中迷失了方向,更找不到自己。

第二天天亮时暴风终于停了,莲忆望着四下里茫茫的沙海不知该往哪里走,莲忆飞行在半空中寻找了一圈丝毫没有发现修染的踪迹。

莲忆边低低的飞着边高声的喊着修染的名字,不知过了多久,莲忆累的再也无力寻找时听见了隐约的狗叫声,莲忆慌忙飞到高空四下里瞭望,只见一个小小的黑点奋力的蹦跳着,狂叫着。莲忆向着黑点的方向俯冲而去,那正是莫忧。

莲忆看见莫忧心中一阵大难后重逢的喜悦,在莫忧的引导下莲忆来到了一个沙丘边,莲忆知道修染就被埋在了这个沙丘下。莲忆徒手开始挖沙,莫忧也用两只前爪跟着奋力的刨着。

一人一狗刨了好久的沙终于看见了修染的一角玄袍,莲忆小心翼翼的慢慢的将修染扒拉了出来,只见修染紧闭双眼,脸色苍白,莲忆忙将耳朵伏在修染的胸前听见了微弱的心跳声,知道修染还活着莲忆喜极而泣。莫忧不知从哪里寻找到了一只水囊,莲忆赶紧将水囊打开喂了修染一点水,轻轻的活动了一下修染有些僵硬的手脚,过了好久修染这才渐渐的苏醒过来。

莲忆紧紧的握着修染的手喜极而泣道:“醒了,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说着将修染紧紧的拥在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

修染吃力的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莲忆的后背,气息微弱道:“醒来的第一眼能看见你是我最幸福的事!谢谢你,莲忆!谢谢你不离不弃的一直陪着我!”

莲忆破涕为笑道:“一直不离不弃的陪着你的还有莫忧呢!”

莫忧听见这话很是应景的叫了两声。

骆驼不知被大风刮去了哪里,食物和水也不见了,两人又开始了最初时的艰难生活,修染经过这次风暴的侵袭身体更是像秋风中枯叶般随时都有飘然而落的危险,莲忆对着面色苍白的修染道:“我背着你走吧,什么时候你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后再试着自己走!”

让一个女人背着自己走,是个男人就觉得这是一件多么有损男人尊严的事情,修染执意不肯。莲忆拗不过他,只能半扶半抱的扶着修染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北行去,原本顺利六七天就能走出沙漠,可是七天以后两人连一半的路程都没有走完。

这天见暮色笼罩了沙漠后两人停了前行的脚步,就地按扎下来。莲忆将修染安顿在一个斜坡背后就飞去别的地方寻找食物和水,经过那次沙漠暴风后莲忆不敢再走的太远,可是不走远就很难觅到食物和水,只能寻找些沙漠里的小动物烤吃了充饥,能寻找到的动物也只是蛇鼠之类的,最好的时候曾经捉过一只兔子。

沙漠里白天酷热难耐,一到傍晚时是沙漠中的小动物最活跃的时候,这时候也是最容易捕获猎物的时候,莲忆飞到空中四下里巡视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只兔子在一片低矮的灌木丛中穿行而过,莲忆看见那只兔子非常惊喜,一个迅疾的俯冲冲向了那只野兔。

狡兔三窟,等莲忆到达那片灌木丛时早就不见了那只野兔的踪影。莲忆耐着心几乎将那片灌木丛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洞口,莲忆不甘心仔细的一点一点的寻找着。

而此时一群沙漠狼正悄无声息的靠近正闭目养神的修染,莫忧一直警惕的望着周围,蓦地发现了这群正在慢慢靠近的狼莫忧“汪汪”的大声狂吠起来,修染听见莫忧惊惧的狂吠睁开眼看时见周围围了四五十只体型庞大的野狼,这群狼见修染醒来边低声恐吓似的叫着边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

这群野狼丝毫不将小乳狗似的莫忧和苍老的修染放在眼里,突然野狼们纵起身一起扑向修染和莫忧,修染本能的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啊-——”

莲忆就在不远处正专心寻找那只毫无踪影的兔子,修染高声的喊叫隐约传进了她的耳中,莲忆忙飞起身向着修染的方向看去,只见乌压压一群狼正在撕扯着修染,莲忆心中一阵惊慌忙拿起浑天棍向修染的方向直冲飞而去。

莲忆抡起浑天棍一阵猛打,那些撕扯着修染的野狼吃痛松开了嘴巴,“嗷嗷”的叫着退到一旁,终于将那些野狼打开了,从一只狼口里夺下了奄奄一息的莫忧。只见修染浑身鲜血淋漓,玄袍已被撕扯的粉碎,头发散乱满脸血肉模糊。

莲忆看见修染变成这样抑制不住心里的伤痛“呜呜”的哭起来,探了探修染还有微弱的呼吸,莲忆连忙用袖子擦掉了修染脸上的血迹,修染虚弱的睁开无神的双眼,费力的朝莲忆扯出一丝笑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