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五 情未到深处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7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婳蓶见到莲忆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就讥讽道:“莫不是你想好吃好喝好玩,所以就说什么只要去酒楼茶肆还有青楼就能轻松得到花绯漯的行踪?”

莲忆听见这话顿时生气了,“好,你有本事你去寻找花绯漯的行踪啊!”

婳蓶给了莲忆一个大白眼,转过身柔声道:“修染哥哥,你说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莲忆深深的鄙视婳蓶在对待修染时那副快要融化的稀糖样,小声咕哝道:“跟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没出息的样!”

饶是莲忆的声音再小,坐在饭桌对面的婳蓶也将莲忆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婳蓶看了看一旁正在喝粥的修染生生的忍住了心中愤怒,不过婳蓶的怒气隔八丈远都能感受得到,修染放下手中的碗筷温声道:“不要生气,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婳蓶听见这话立即眉开眼笑,道:“对,我就当是一只狗在无理的对我狂吠!”

莲忆立刻像是斗败的公鸡似的焉头耷脑,埋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手中的饭,她原来以为修染不帮自己也不会帮婳蓶,没想到他竟然向着婳蓶说话,这怎么能不让她难过。

一顿饭吃下来食不知味,莲忆沉默了,彻底的沉默了。她真不知道修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是他本来就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只是自己傻傻的当真了?

惠昉道士也是沉默的,不过他的沉默是超脱世外的沉默。从早到晚,别人去哪儿莲忆就跟着去哪儿,修染和婳蓶两人嘀嘀咕咕嘻嘻哈哈,惠昉道士一副无欲无求,眼中心中只有道的样子,莲忆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那三个人看自己就像是透明的。

一天走下来四人又回到了原先落身的客栈,四人也得到了一些关于花绯漯的信息,花绯漯行踪不定,最近杀人的地方是瓢柒县。修染认为花绯漯肯定不会在瓢柒县安身,对于一只千年画皮鬼来说,一日千里万里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而花绯漯真正安身的地方肯定不会发生挖人心剥人皮的惨事。

听完修染的分析,婳蓶很是配合的鼓掌赞赏。莲忆依旧兴致缺缺,没说任何话转身默默的下楼给修染准备晚餐洗澡水。

莲忆正在跟掌柜的吩咐做晚餐,这时夕阳的余辉中一个面若桃花妖艳欲滴的女子飘然而至,客栈中所有的人瞬间被这女子夺去了目光。

女子很享受众人艳羡的目光,笑微微大来到掌柜的面前娇声道:“麻烦掌柜的为小女子安排一间上房,我要朝阳的,安静的一间,掌柜的,有吗?”那美丽的女子微微侧头,媚眼弯弯顿时勾走了掌柜的三魂六魄。

掌柜的一叠声的应道:“有有有,这位姑娘稍后,在下这就为姑娘安排。”

那女子施施然坐在了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莲忆越看她越觉得可疑,莲忆走到那女子旁边坐下试探着问道:“姑娘这是打哪儿来啊?这世间可是乱的很呢,姑娘就不怕遇到坏人吗?”

“呵呵!”那女子掩嘴轻笑了声,道:“姑娘都不怕那我就更不怕了!”

“我可不是一个人行走江湖的,我还有三个同伴呢!”莲忆又低声说道:“三个法力高强的同伴!”

那女子稍稍远离了莲忆微探过来的脑袋,疑惑道:“姑娘想说什么?”

莲忆坐正身体,道:“看的出来你不是人间的女子,莫非姑娘就是传说中的花绯漯?”

“呵呵呵,姑娘也不是人间的女子啊!花绯漯是谁?我不叫花绯漯,我叫姚美心。姑娘你应该也是妖,可是我从来没在妖界见过你啊!”

“你也是妖界的?”莲忆惊异的问道,随后又说道:“我叫莲忆,姑娘怎么只身来到人间呢?”

姚美心早在春天时就来到了人间了,姚美心是一个修炼两千多年的桃花精,一到春天姚美心就会春心泛滥,于是就到人间来邂逅中意的美男子,一则全了自己的那颗泛滥的春心,二则也是为了修炼越加精进。

现在已经到了深秋时节了,姚美心那颗泛滥的春心也得到满足了,正打算回妖界却不想竟然遇见了修染四人,修染虽然不是妖王楚凌天的儿子,但是在妖界众妖的心中修染和妖界王子无异,又加之修染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法力修为高深,有多少妖界的女子拜倒在了他的白袍下,但是修染一向自制力极强,从没跟妖界哪个女人传出过绯闻,所以修染越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无欲无求的样子,众女妖们就越想撩拨他,征服他。

这之中对征服修染最坚定的就是姚美心,从前也曾千方百计的接近他,勾引他,但是他一直对自己冷冷淡淡,礼貌客气的对自己退避三舍,再后来修染渐渐的行踪不定,常常不在妖界,想要接近他就更难。

在姚美心蓦然见到修染的一刹那她就决定留下来了,通过她一天的跟踪观察,发现若想得到修染,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莲忆。莲忆在这三人中备受冷落,很容易被收买。

听到莲忆问自己,姚美心笑眯眯道:“我是出来玩的,人间景致最是让我留恋了,我每年的春天都会来人间。”

看着姚美心一脸满足惬意莲忆心中不禁觉得遗憾,自己本意也是来人间游玩的,可是自从遇见了修染后就赔上了自己大把的时光,错过了人间的美景。现在修染又对自己一副爱搭不理,冷冷淡淡的样子,想想她就觉得难过,不值。

姚美心看出了莲忆脸上失落的情绪,笑问道:“莲忆姑娘来人间的时间想必不短吧?看过哪几处的人间美景啊?比如,仙气环绕,形如虎踞势如盘龙的五台山,还有具有人间仙境之称的蓬莱仙岛你都去过吗?”

莲忆摇摇头,“我来人间的时间是不短,不过这些地方我都没去过。唉,你不是不知道想要在人间行走少不了银钱的,我身无分文哪有行走的资本啊?”

这时修染和婳蓶正并肩从楼上走下来,莲忆也就不再说话了。

姚美心一扭头,看见修染后满面惊喜的跑到修染面前,激动的喊道:“修染哥哥是你吗?能在这里见到你实在太高兴了!”

修染疑惑的端详了姚美心半天道|:“哦,是你啊!你是,是,是······”正当修染苦思冥想姚美心的名字时,姚美心微微有些尴尬随后又娇滴滴道:“我是姚美心啊,这才多久没见啊,修染哥哥就将人家忘了!”

婳蓶见到姚美心那娇艳欲滴的风骚妩媚的样子心里就不舒服,冷冷道:“看来你们并不熟悉啊!看你那兴高采烈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修染哥是你的情郎呢!”

婳蓶的话实在太膈应人了,姚美心是不会因为一句不中听的话就发作的,一旦发作可就有失风情。姚美心依旧对修染笑微微道:“修染哥哥这是下楼来用晚餐的吧!我刚刚住进这家店,今天走了一天路,就不陪着修染哥哥一起用晚餐了,我先去客房休息休息!修染哥哥明天见!”姚美心久经情场,非常懂得适可而止,欲擒故纵。

临走之前姚美心好像突然记起了莲忆,转身又对莲忆道:“莲忆姑娘有时间来我房里玩啊,莲忆姑娘性情直爽人又漂亮可爱,我真的是太喜欢你了!一定要来找我玩哦!”

姚美心这番话说的好像婳蓶不漂亮不可爱似的,一直被忽视的莲忆突然听到有人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极尽赞美,心里美滋滋的。心想:终于遇着识货的了!忙连声回道:“我也觉得跟姐姐一见如故呢,有时间我一定去找你玩!”

婳蓶很是不自在的瞅了莲忆一眼,心道:两个一样都没出息,都低贱!跟我说话我都嫌脏了自己的嘴呢!

莲忆吃罢晚饭一句话也没说就匆匆上楼了,她决定了:从这刻起她也学着无视修染,即使修染找自己说话,自己也不会跟条摇尾乞怜的狗似的热烈的回应他,她算是明白了,想要以牙还牙就要学会漠然无视!真是莫名其妙,相处的好好的说变脸就变脸,“你既然无情就别怪我无义!老娘也不是那不值钱论堆卖的烂白菜!”莲忆心中恶狠狠道。

婳蓶看了眼离去的莲忆的背影,心中窃喜:总算有了和修染独处的时间了!

婳蓶柔声问心不在焉的修染道:“修染哥哥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怎么了?”修染听见这话抬头问道:“有吗?”

整个吃饭的过程莲忆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正眼看过修染,修染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想想自己这些天确实太冷落莲忆了,他是不想跟莲忆产生情愫,可是只要礼貌周到的对待就好,自己何必又过分无礼的冷落她呢?

修染在对待感情方面总是慎之又慎,活了五千多年,爱慕自己的女人多了去了。一直以来他都将两性关系拿捏的很好,很有分寸,他文质彬彬客套有礼的态度总是让女人们爱而不得,欲罢不能。可是对莲忆他竟然会用冷漠无视的态度对待,他是怕了吗?那他又怕什么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