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兮长相忆 五 蛇妖玉妖娆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2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十几个青楼女子也跟着一拥而上对着钟明轩动手动脚,嗲声嗲气七嘴八舌的有说:“仙人真是英俊又可爱呀!”

“仙人大发慈悲救救奴家吧,自从经过过那件恐怖的事以后,奴家每晚都会做噩梦,求仙人给奴家做场法事吧!”

“仙人一定是纯阳之体,如果奴家能跟仙人您共度一夜良宵一定会邪魔不侵的!”

·······

十几个青楼女子说的话越来越露骨,手上也不闲着,对着钟明轩上下其手,钟明轩羞得面红耳赤,想走走不脱,急的钟明轩直跟莲忆使眼色,莲忆装作看不懂的样子,跟晴芷两人拉了老鸨问凶案发生的过程。

“翠红姑娘是我们醉欢楼的头牌,事发那一天翠红姑娘连接了三个客人在自己的房间,那三个客人在她的房间一直呆了一天一宿也没有见出来,客人的家里人来寻找我们这才去敲翠红的房间,房间的门没有锁,我和众人推门进去后就看见了那三个横死的客人。

就因为这三个横死的客人我赔尽了所有的积蓄补偿他们的家属,到现在我的醉欢楼还是冷冷清清,都三四天了一个上门的客人都没有,这可让我怎么活啊······”

晴芷不想听老鸨废话,打断她道:“翠红姑娘的房间在哪里?带我们过去看看!”

老鸨听见这话收住啜泣带着莲忆和晴芷来到了二楼的一间房内,莲忆跟在晴芷身后看她一会儿摸摸这儿,一会儿瞧瞧那儿,比个查案的捕快还要认真。

莲忆在她身后道:“这样找能从凶案的发生地寻找到玉妖娆的踪迹吗?像玉妖娆这样的妖魔行踪不定,神出鬼没,与其在她出没过的地方寻找她的踪迹不如想想她接下来会去哪里!”

晴芷听了莲忆的话片刻后道:“我们走!”

两人下楼来正看见醉欢楼的姑娘们将钟明轩按坐在桌子旁的椅子里一杯接一杯的给他灌酒,晴芷下楼连看都不看钟明轩一眼就朝外大步走去,莲忆见晴芷没做停留也跟着走出了醉欢楼,钟明轩见两人对自己不理不睬大声的喊道:“你们两个别走啊,帮帮我!”

莲忆和晴芷两人走出了很远后钟明轩这才气喘吁吁的跟上来,“你们两个太不仗义了,看见我身陷囹圄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走了!”

晴芷讥讽道:“你那叫身陷囹圄吗?我看你刚才享受的很啊!自己享受了还要来假惺惺的指责我们对你不管不顾,简直是虚伪!”话落气哄哄的大踏步离去了。

钟明轩莫名其妙的看了莲忆一眼道:“她怎么这么大的怒气啊?”

“我怎么知道!”说着莲忆丢给钟明轩一个白眼跟上了快步如飞的晴芷。

莲忆三人又让十二个衙役带着去华清县其他的青楼,酒肆,茶坊,凡是男人聚集最多的地方都走访了一遍,直到傍晚都没有发现任何玉玲珑的踪迹。

傍晚残阳如血,半隐在浓黑的云层中,晴芷看了看天色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县衙吧!”

衙役带着三人向县衙走去,傍晚的华清县不比白日的时候,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鲜少看见年轻力壮的男子,一行人走到护城河边看见河面上细密的水波潋滟,一只精美的画舫悠闲的飘荡在河面上,在这人心惶惶恐怖气氛的笼罩下还能见到这样悠闲的画面实在很难得。

三人不约而同站定身,听见画舫上传来悠扬的琵琶琴声,晴芷低声道:“画舫上妖气很重!”

莲忆和钟明轩听见这话都朝着画舫看去,一阵微风轻拂起遮挡着船舱的黑色纱幔,只见一个身穿青玄色衣服的女子正在抚琴,魅惑的目光望向岸边的众人。

伴着悠扬的琵琶琴音,响起了魅惑如天籁的歌声,歌声婉转激荡人心,“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想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莲忆回头看向众人,只见那十二个衙役脸上现出憧憬和美好的微笑,这笑让莲忆想起了死去的那些尸体脸上的笑,而钟明轩眉头微皱,似乎在努力抗拒着什么。晴芷声严厉色的喝道:“都给我清醒起来!这是蛇魔的魅惑之术,若是任由自己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你们会很危险的!”随着晴芷的这声厉喝那十二个衙役甩甩脑袋,逼着自己清醒过来。

船上的女人愤怒的拨乱了琴音,随后将琵琶重重的摔在一边骂道:“你这贱人最讨厌了,胆敢坏我的好事,让你尝尝我玉妖娆的厉害!”

性急的晴芷一听玉妖娆的名字话都不说一句,执起手中的剑就飞身朝画舫飞去,临近画舫时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张散发火红光芒的大网,不等晴芷反应过来大网一下子罩在了她的身上,这张拥有火行灵力的大网越收越紧,直到晴芷浑身动弹不得。

钟明轩在岸上看着晴芷遭到陷害焦急的转来转去,那十二个侍卫见此情景想要逃走,玉妖娆不顾晴芷飞身上岸抛出混天绫缠住了侍卫们的脖子,十二个侍卫一个也没走脱,全都被混天绫缠住了脖子,看见侍卫们被混天绫勒的眼白外翻,大张着口喘息,莲忆拿起浑天棍猛地向玉妖娆背后击去,玉妖娆听到浑天棍带起的呼啸风声早有了防备,轻松闪身躲过了莲忆的偷袭。

“你也是妖?”玉妖娆依旧笑得妩媚。

“我是妖,我是没有入魔界的妖!”说着莲忆就执起浑天棍再次抡向玉妖娆,玉妖娆手上握着捆绑着十二个衙役的混天绫,腾不出手来反击。

莲忆只顾着打向玉妖娆的头身,没注意她玄青色裙底那长长的钢鞭一样的蛇尾,只听钟明轩大喝一声“小心!”后,玉妖娆青黄鳞片相间的蛇尾裹挟着狂风向莲忆拦腰扫来,如果要是被玉妖娆的蛇尾打在腰上,莲忆肯定会被拦腰打断,莲忆朝着缺口处急速飞身而去。

可是终究没有逃出安全的距离,玉妖娆的蛇尾像长了倒钩一样勾着莲忆的衣服将她卷了过来,因为曾经吃过九头蛇魔的亏,所以莲忆早有了防备,迅速将浑天棍横亘在卷起的蛇身之间,给了自己喘息的时机。

玉妖娆低估了浑天棍的威力,猛力勒去,浑天棍好歹也是神兵利器哪能轻易就被毁呢?玉妖娆想用多大的力毁掉浑天棍,那她受到的伤害就要多大。

只听玉妖娆痛叫一声,浑天棍和莲忆应声落地,同时放开了手中一直握着的混天绫。解脱了的莲忆不忘嘲笑道:“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婪的妖魔最终都会自取灭亡!”事实证明莲忆嘲笑的过早了。

玉妖娆吃这一痛又被莲忆嘲笑,愤怒的扭曲了嘴脸,瞬间变回了本相,看到变回本相的玉妖娆莲忆吓得张大了嘴巴,玉妖娆的人相柔美中带着魅惑人心的妩媚,可是她的本相却目光凶恶,深黑色的三角形的头颅就像是玄铁锻就。

十二个衙役早就一哄而散,钟明轩犹自在不远处,莲忆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跟玉妖娆发生异常恶战,对着惊呆的钟明轩道:“你赶紧快逃,不要到时给我拖后腿!”

莲忆的话似乎唤醒了吓得呆若木鸡的钟明轩,钟明轩大喊一声道:“我先躲开了,你自己千万小心!”说着就要朝着远处跑去,玉妖娆见钟明轩要逃,蛇尾扫向了他,并且向着莲忆张开了血盆大口,让莲忆回身救不得钟明轩。

莲忆将浑天棍卡在玉妖娆的上下颚间,然后大喝一声“长——”!浑天应声变长,浑天棍变得越长玉妖娆的嘴巴就张的越大,莲忆喝骂道:“我倒要看看你这条能吞掉大象的巴蛇嘴巴究竟有多大!”

被不断变长的浑天棍撑得痛苦不堪的玉妖娆翻滚起身体,不断的甩脱着头颅企图将浑天棍甩脱出来。浑天棍就像铁钉般钉在了巴蛇的上下颚之间,哪有那么容易甩脱!钟明轩早就趁机逃跑了。

突然玉妖娆向莲忆伸出了长长分叉的蛇信子,莲忆一时不察被灵活的蛇信子勒住了身子就要卷向口中,莲忆情急之下催动水行灵力变出一把锋利的寒冰匕首,反手刺向蛇信子,玉妖娆吃痛放开了莲忆。玉妖娆屡次制不住莲忆,尖利的毒牙突然从她的上颚脱落,直直射向莲忆。

莲忆一个后空翻躲过了射来的毒牙,毒牙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似的灵活又迅速的射向莲忆,莲忆催动水行灵力幻出一个大水珠包裹住了毒牙,毒牙想要冲脱出水珠的包围,莲忆眼见着毒牙就要冲脱出来忙暗暗施法将水珠冻结封住了毒牙。

莲忆刚想要松口气,突然一团大火从天而降融化了冰珠,毒牙冲脱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莲忆的做肩胛骨,莲忆只觉得一阵剧痛从左肩胛处散布到四肢百骸,剧烈的疼痛过后一种无力感又从左肩胛处蔓延开来,直至无力感遍布全身,莲忆虚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视线中一张绝美中带着浓浓邪魅的脸不可置信的注视着自己,莲忆努力对那张熟悉的脸扯出一丝微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