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四十六 情窦初开的少年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0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和周晟汶朝外走去,修染站在窗边透过半开的窗户目送两人一直走远了,这才神情落寞的走到桌旁坐下,颤巍巍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莫忧看出修染神色不虞,灵活的跳上修染的大腿,毛茸茸的脑袋拱了拱修染。修染抚摸了摸莫忧,叹息道:“你说我还能恢复到从前的模样吗?我不会就这样老死了吧?”

莫忧听见修染凄凉的话语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呜呜”的叫了起来。修染紧紧的将莫忧拥在怀中,“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怕自己恢复不了从前的样子,我不想永远这样子。我怕这样终有一天会失去她,我很后悔从前没有好好的对她,我很后悔自己从前那么冷漠,那么盛气凌人伤了她的心。”

周晟汶带着莲忆走出村落来到了北面的树林中,这片树林跟莲忆和修染来时的树林大同小异,只不过这片树林里有更多的灌木丛,结了许多红宝石,绿玛瑙似的果子,看起来非常的诱人。周晟汶走到灌木丛中摘了一大把红果子给莲忆道:“这是我们这里特有的沙枣,很甜的,你尝尝!”

莲忆拿了一个放进嘴里,轻轻咬了下去,果子清脆甘甜回味无穷,莲忆喜道:“真甜,真好吃!是野生的还是村里人自己家种的?”

周晟汶笑笑道:“野生的,你要喜欢吃,想吃多少有多少。”

莲忆得了这句话放开肚皮可劲的吃,直到撑得感觉吃点就要吐时这才恋恋不舍的住了嘴。本来是吃完饭出来散步消食的,却又因为贪吃沙枣的美味撑得路都走不利索了。

这么好吃的沙枣莲忆肯定不能忘了修染,莲忆腆着撑得滚圆的肚子,将自己的前襟兜起开始摘沙枣,周晟汶也帮着莲忆一起摘,周晟汶问道:“跟你一起的那个老者是你的爷爷吗?”

莲忆听见周晟汶问半天呐呐的不知该怎么回答好,若是照实说了不吓得他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才怪!半晌莲忆才道:“是,我爷爷!”对于别人误解修染是自己的爷爷莲忆也觉得很不是回事,但是这也是最好的掩人耳目的办法了。

沙枣摘得差不多后两人就一起往回走去,路上莲忆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怎么不见令堂呢?”

周晟汶听见莲忆问半晌才声音沉重道:“我父母和奶奶都在战乱中死去了,他们拼死将我藏在了地窖中这才幸免于难,后来爷爷出外回去将我找到合同全族的人带到了这里。”

无意中勾起了周晟汶的伤心事让莲忆觉得非常歉意,“对不起,让你又想起了不好的往事!”

周晟汶对着莲忆阳光般笑了笑道:“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了。而且我相信来世,我相信奶奶和父母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来世!”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周老爹家的方向走去,路上一个少女听见两人说话的声音,停下脚步笑意盈盈的看了看脸,又一脸狡黠大问周晟汶道:“昇汶哥哥这是去哪里了?这位小姐姐是昇汶哥哥的未婚妻子吗?怎么从没见过她?”

周晟汶听见少女的话顿时脸红到了耳根,半天才道:“蓝儿妹妹又贫嘴,这是莲忆姑娘,是赶路经过我们村落歇脚的!”

周蓝儿又调皮的逗周晟汶道:“不是嫂子就不是呗,你脸红什么?莫不是心里偷偷的喜欢上人家了?”

莲忆看着周晟汶扭扭捏捏害羞的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样子忙出声解围道:“真是好个直言直语的丫头,你的昇汶哥哥可经不起你的戏弄!”

周蓝儿没理会莲忆的话捂着嘴偷笑着跑开了。

经过周蓝儿这番戏弄,两人都不说话了,气氛有些尴尬。快到家门口时周晟汶这才低头耷脑道:“莲忆姑娘千万不要介意蓝儿妹妹说的话,她还小,还不懂事!”

“我怎么会怪罪她呢?小孩子说句玩笑话而已!”莲忆是没当回事,可看周晟汶的样子倒像是心绪不宁。莲忆好死不死的说了句:“其实我觉得昇汶哥哥又英俊,心地又善良肯定会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你!”

周晟汶连连摆手,紧张道:“没有没有,我们滴水湖村总共就只有四十多户人家,算算都是没出五服的亲人呢!而且我们这里离外面又远怎么会有女孩子喜欢我呢!”

莲忆顿时有种被自己的臭嘴卖了的感觉,回到家里后,周晟汶匆匆跟莲忆道别就回了他和周老爹住的屋子。莲忆兜着一大捧沙枣来到了修染和霍麻子住的房间,霍麻子不在房间里,只有修染神色郁郁的抱着莫忧坐在桌子旁。

莲忆兜着沙枣献宝似的凑到修染面前道:“很甜的,你尝尝!”

“牙口不好咬不动!”修染淡淡道。

莲忆有些好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老人啦?”说着将沙枣一股脑的倒在了茶盘里,拿起了一颗枣子放在了修染的嘴里。修染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吃了莲忆放在自己嘴里的沙枣。

修染问道:“出去玩的开心吗?”

“还行吧,本来想叫你一起出去,担心你累了就没叫你!”

听见莲忆这话修染吃进嘴里的沙枣顿时味同嚼蜡,累,从前什么时候有过累的时候啊,一直都觉得自己青春无限,将青春看的那么理所当然,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渴望过青春,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失去青春。

见修染突然沉默了,莲忆知道自己说的话触动了他的心事,莲忆伸手拍了拍修染的手道:“不要担心,你会好起来的。我就不信六界中没有解除四值功曹催龄大法的办法,你千万不要多想,每天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千万别忧虑。我一定会陪着你一起去寻找破解催龄大法的办法,还有莫忧也会一直陪着你!”

莫忧听见这话又“哼哼唧唧”的蹭了蹭修染的手,莲忆说的这番话让修染心静了下来,不再那么烦躁,是她给了自己继续下去的勇气。修染想伸出枯瘦褶皱的手去握握莲忆的手,犹豫了半天终是没有那份勇气。一双枯瘦褶皱的老手握着一双娇嫩的芊芊玉手怎么想都让修染觉得反胃。

晚间莲忆早早的就洗漱了睡下,睡到半夜时分门上传来动静,莲忆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去,只见从门缝里伸过一把长匕首正一点一点的将插门的木销拨开。莲忆快速穿戴齐卧倒在床上,盖上被子细细的聆听着门外的动静。

不多时那木销就被拨开了,“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过了片刻外面的人见没有惊动莲忆,这才轻轻的将门推开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莲忆立即装作沉睡的模样,只觉得一个阴影笼罩了自己,莲忆猛地睁开眼睛喝道:“大胆蟊贼,半夜三更偷进我房里想要干什么?”

那人被这猛的一声喝吓得后退几步跌坐在地,莲忆看清原来是霍麻子。看到霍麻子受惊吓的糗样莲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霍麻子见莲忆不但没吓得大声喊叫倒先笑了起来,就以为自己有戏,霍麻子爬起身笑的一脸恶心,凑到莲忆的身边道:“莲忆妹妹就喜欢看着我笑,我也喜欢看莲忆妹妹笑!莲忆妹妹你看今夜良辰美景,我们何不一起共度良宵?”说着就要欺身向前。

莲忆看着他那张癞子一样的脸碰都不愿意碰,闪身躲过了霍麻子的熊抱,道:“你这大胆的登徒子,不怕我嚷嚷出去让村里的人将你赶走吗?你现在赶紧离开我的房间,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如若不然有你好看!”

莲忆的这几句话哪里能让霍麻子听进心里去,见一次没抱着就又伸开双臂想要抱莲忆,莲忆又一次灵活的躲过了霍麻子翻身下床。

霍麻子见两次近不得莲忆的身气急道:“你这个小女子说话不算话,白天你说只要我给你兜着那老头的狗在湖边喝水的事你就嫁给我,怎么现在又不顺从呢?”这还真是个赖皮啊!

莲忆知道跟这样的人是讲不通道理的,笑笑道:“你可以尽管去告发啊!你尽管跟全村的人说我们的狗在滴水湖边喝水了,你说吧,我不用你兜着!”

霍麻子怒了,道:“软的不吃爷就给你来硬的,让你小丫头尝尝什么叫销魂蚀骨!”霍麻子说着就要再次欺身扑向莲忆。莲忆张开手掌照着霍麻子那张癞子脸就扇了过去,只听一声清脆响亮“啪”的一声,霍麻子顿时眼冒金星,被扇的那半边脸耳朵“轰鸣”作响,脸颊更像是被毒蜂蛰了般火辣辣的痛。

霍麻子甩甩头刚想要再次伸手捉拿莲忆,只听门外传来了周晟汶的声音:“莲忆姑娘你没事吧?”

霍麻子听到周晟汶的声音慌忙从后面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莲忆走到门外回道:“没事,刚才我屋里来了一只大耗子,可凶猛了,瞪着两只小黑眼珠跟我对视,我怎么吓它它都不走,结果你一出声它就吓得从后窗逃跑了!”

周晟汶脸色隐有担忧的问道:“你没受伤吧?”

莲忆摇摇头道:“没有,我没事的。”

两人又絮叨了会儿这才各回了各房,原来周晟汶起夜听见莲忆房中传来响动担心她有事这才过来询问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