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四十四 千足虫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1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上一片漆黑不见一颗星子,更显得那两道光亮突兀,莲忆循着那光亮飞去,看着那黄橙橙亮光忽明忽暗,莲忆认定是在沙漠边缘行走的商旅在那里歇脚。莲忆心想:看看能不能跟他们讨些水和食物,若是他们不给就想办法偷一些回去。

她可以不喝水不吃饭,但是法力尽失变成耄耋老人的修染不能不补充体力,沙漠中干燥难行,若不多储备些食物和水恐怕他们很难走出无边无际的沙漠。莲忆也想带着修染御风飞行离开沙漠,可是自己法力不济,带着跟凡人无异的修染根本就飞不起来,他们只能徒步一点一点的走出沙海。

见离那亮光不足一里路时莲忆按落云头想慢慢走去探探情况,明明感觉那两束光亮近在咫尺,却总也走不到尽头。一个神思恍惚间竟然发现那两束光亮不见了,只余黑漆漆的一片无边无际。莲忆心下有些骇然,却仍然大着胆子朝着记忆的方向走去。

忽然间狂风呼啸卷起漫天黄沙将莲忆吹得前进不得,莲忆停下脚步一手拿着浑天棍做好防御的姿势,一手挡在脸前企图遮挡着肆无忌惮的吹进眼睛里的黄沙。莲忆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里,鼻子里,嘴巴和耳朵里都是细小的沙粒,细小的沙粒被劲风吹得好像暗器一般,打在裸露的肌肤上生疼。

莲忆微眯起眼见朝前看去,只见原本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光亮又出现了,而且已经近在咫尺,伴随着一阵腥臭和“嚯嚯”的声响。待莲忆看清近在咫尺的光亮是何物时差点站立不稳跌坐在地,只见那两束黄橙橙好像灯笼似的亮光竟是两只眼睛,是一条有三四十丈长的大蜈蚣的眼睛,那条蜈蚣精的爪子足有一千多对,每对足尖都有一点殷红,想来是有剧毒,密密麻麻挤挤挨挨好不渗人!

蜈蚣精直立起一半的身子,一千条爪子缓缓的朝莲忆的方向蠕动,蜈蚣精朝前移动一寸莲忆就后退一寸,风沙也跟着莲忆后退一寸。莲忆知道突然狂风大作漫天风沙就是这个妖物做的怪,目的就是要困住她。

终于蜈蚣精没了耐心,突然变换姿势,前爪着地将大半后身当做鞭子似的拦腰甩向莲忆。莲忆猛的一个腾挪躲过了蜈蚣精鞭子似的身体,看见蜈蚣精这长满毒爪的身体让她想起了花绯漯的毒鞭,呼啸的狂风卷起的漫天黄沙更是让莲忆吃力,若是没有狂风和黄沙的阻碍莲忆也许还有几分把握。

莲忆将浑天棍变长了五六尺,蜈蚣精见没有打着莲忆,又用后身支地前身猛的扑了过来,莲忆躲避不及用浑天棍死死的横挡住了蜈蚣精。蜈蚣精被浑天棍格挡住,两只灯笼似的眼睛狠戾的逼视着莲忆,爪子蠕动着想要刺向莲忆。莲忆将浑天棍奋力一旋,蜈蚣精生生被甩了开来。

蜈蚣精两次都没有伤着莲忆顿时发狂了,狂风也更是一阵紧似一阵,慢慢的变成了旋转的龙卷风。龙卷风绞着莲忆整个身体扶摇直上,莲忆浑身疼几欲昏阙,她忍住剧痛屏息结出水行灵力,一股清水在指尖慢慢旋转环绕,莲忆大叫一声“破”,好像兜头一盆水浇在了龙卷风上,龙卷风瞬间平息。

龙卷风虽然没有绞死莲忆,不过莲忆也受了些内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莲忆扶住浑天棍刚想要喘息片刻,那蜈蚣精哪能给莲忆喘息的时机呢?跳起身体就要扑向莲忆,爪子也做好了撕碎她的准备,莲忆拿着浑天棍硬生生的直击向蜈蚣精的上腹部,蜈蚣精那铁铠甲般的身体刀枪不入,莲忆生生被蜈蚣精的大力道推出很远。

蜈蚣精灵巧的沿着浑天棍就要爬向莲忆,莲忆拼劲力气甩起浑天棍想要将蜈蚣精甩脱出去,蜈蚣精这次早有了防备死死的抓住浑天棍硬是没动分毫,蜈蚣精张开黑洞洞的大嘴就要咬向莲忆的脑袋,突然一道月华般的银光如闪电般从蜈蚣精背后一刀将蜈蚣精劈成两半。

蜈蚣精体内腥臭的液体淋漓了莲忆满头满脸,莲忆再也没有力气去擦脸上的污渍,就势躺在了沙地上。

这时一个带着银面具满头银发的男子走到了莲忆的身边,莲忆勉强坐起身体感激的说道:“谢谢阁下出手相救!若不是阁下你出手我恐怕就成为那只蜈蚣精的夜宵了。”

那银面具男子似乎笑了笑,沙哑的嗓音道:“这只蜈蚣精修炼了千年,也叫千足虫。我杀了它可不是为了救你!”话落银面具男子走到被劈做两半的蜈蚣精前拿起了地上的一个发着黄色光芒的珠子,“这是这条蜈蚣精的内丹,这个才是我杀死蜈蚣精的目的。”话落将蜈蚣精的内丹放在了身后的一个背囊里。

莲忆觉得体力恢复了一些,仍然对银面具男子恭敬的道谢:“不管怎么样都是阁下在我危急的时刻救了我,小女子无以为报,但凡有阁下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银面具男子淡淡道:“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不过你一个小女子为什么深夜在此呢?”

莲忆道:“我本来是想出来找些吃的喝的,御风飞在半空时发现了两束黄橙橙的亮光就以为是行商的商旅点起的烛火,循着烛火找来这才知道上了那蜈蚣精的当。”话落莲忆的肚子又“咕咕”的叫起来,莲忆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银面具男子。

银面具男子似乎又笑了笑,解下身后的背囊,从里面拿出了几个烤饼和一壶水递给莲忆道:“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不方便让你过去,这些食物和水就送给你吧!”

莲忆呐呐着不好意思伸手去接,“在这沙海中水贵如金,您救了我,我还一直无以为报,怎么还好意思接受您的食物和水呢?”

银面具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直将水囊和食物塞在了莲忆的手中,“我们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是我也相信将来你若是遇到别人有困难,而自己又有能力帮忙的时候,相信你也会不吝相助的。后会有期!”说完这话银面具男子倏忽闪身不见了。

莲忆拿着食物和水凭着记忆中的方位御风飞去,不多时就看见了朦朦胧胧中的一团黑影,莲忆担心再遭遇难以预料的妖物就悄悄的在远处观望了半晌,直到莫忧朝着莲忆的方向“呜呜”的叫了一声,莲忆这才确定躺在斜坡上的就是修染。

见修染正在沉睡莲忆就没有吵醒他,胡乱吃了几口饼喝了几口谁也跟着睡去了。半夜里沙漠里冷的人上下牙齿打颤,莲忆被冻的醒来,看见修染更是冷的蜷缩成了一团,莫忧也紧紧的靠在修染的怀里。

莲忆拢了一堆火点燃了后就再没了睡意,就坐在火堆旁不断向火堆里添着柴薪,看见修染干瘪的身躯不再蜷缩的那么厉害了,莲忆叹息了一声从柴薪中挑拣了一根结实的木棍开始修修整整起来。

第二天修染一觉醒来,见修染睁开眼莫忧撕扯着他的袖口“呜呜”的叫唤,修染缓缓坐起身体看着旁边余烟渺渺的灰烬却不见莲忆的身影,一抹伤心在修染苍老的脸上转瞬即逝,他抚摸了摸莫忧的头道:“莲忆昨夜回来过就够了!”

莫忧跑到修染的背后口里衔着一根光滑结实的棍子放在他的面前,修染拿起棍子端详了片刻悠悠道:“这是莲忆给我做的拐杖啊!”话落又叹息了一阵,这才吃力的爬了起来。

蓦然,一声清脆的声音道:“你醒了?”莲忆站在不远处的斜坡上问道。

莫忧看见莲忆欢快的“呜呜”叫着扑了上去,面对如此热情的莫忧让莲忆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刚才飞到了空中看了一番,沙海一望无际,最近走出沙海的地方在那边。”莲忆迷失了东西南北,也不知道自己所指的是什么方向。

莲忆走下沙丘来到修染的身边,将火堆旁的水囊递给了修染道:“先喝点水吧!”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呢?你身上中的四值功曹的法术有没有办法解啊?”

修染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道:“目前只能先回妖界,回到妖界后再做打算。我们就此别过吧,有莫忧陪我回去就好,你不是一直有很多想去玩的地方吗?去吧,我不能再耽误你的时间了!”

听完这话莲忆有些恼怒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我能就这样撇下你一走了之吗?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吗?”

修染没有说话,一边的莫忧着急的“汪汪汪”的叫了起来,莲忆俯身摸了摸莫忧的头笑道:“你是在说,你的主人担心拖累了我,所以才想要就此分别吗?”

莫忧“汪汪汪”着点了点头,莲忆拍了拍莫忧的脑袋道:“嗯,不错,比一般的狗通情达理好沟通的多!”莲忆这句话是真心赞美莫忧的,修染听在耳中却成了另一番意思,修染面皮讪讪道:“为你不知道是为你好,从这里到妖界的入口还有三四千里路程,你还苦跟着我受苦受累?”

莲忆无奈的看了修染一眼道:“我谁也不为,就为了沿途的风景!对我来说去哪儿都是去,东西南北都一样。你也不要觉得好像欠了我多大的人情似的,若是你心里实在过意不去,等到了妖界你就尽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我不就行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