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 忘情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52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挽起了袖子,将两手伸进冰凉的水潭中戏水。虽然幽冥界没有阳光,撩起的水花依然美丽。这么清澈可爱的泉水在幽冥界可是不多见啊!

莲忆刚想掬水洗把脸,突然亦渊紧张的声音传来:“不要碰那泉水!”

莲忆放下了手中的水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这水难道不是普通的水吗?”

亦渊三步并作两步跨到莲忆的面前,神色紧张道:“你只有两只手接触了泉水吧?这泉水又名化石泉,对幽冥界的鬼魂们来说没什么,可是对我们这些有实体的,不管是神仙,妖还是人,只要一接触化石泉的水,接触的部位就会化成石头。”

莲忆听闻这话顿时紧张起来,连声问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两只手都浸到了水中,有什么解救的办法吗?”莲忆一想到自己的两只手会变成硬邦邦的石头就肝胆俱裂,这要真的变成了石头,谁给她穿衣,谁喂她吃饭,谁给她洗澡啊?

亦渊忙安慰道:“不要担心,有解救的办法。只要用瑶池中的水洗过之后就会好的。”

“瑶池中水?”莲忆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是天界上的瑶池吗?”

亦渊点点头,莲忆没有发现亦渊脸上一闪而过的忧色。

这时莲忆的手开始变得紧绷胀痛,颜色也开始慢慢的变成灰白色,莲忆惊恐的看着自己双手慢慢的变化,亦渊上前握住莲忆的手安慰道:“不要害怕,你的手会变好的,只是这段时间你做什么事都会不方便而已。”

莲忆已经感觉不到亦渊握着自己的手是凉是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尽管莲忆知道自己的双手还有救,可还是因为难过和惊吓而面色苍白,莲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缓和了一会儿。再也没有游玩的兴致了,莲忆沮丧道:“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亦渊一直陪伴在莲忆的身边,见莲忆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就安慰道:“别太担心了,你什么时候想去天界我都会带你去的!”

“我想等修染出关后再去天界,只是这些日子会有些不方便。”

“我会帮你的,从现在起我的手就是你的手。”亦渊深情的话让莲忆呆了呆,亦渊也觉出了不妥。莲忆双手能做的事不是只有吃饭,还有穿衣出恭沐浴,他能帮着做的又能有多少呢?而最让莲忆震惊的是亦渊竟然不假思索的就说出了那句话,语气中满满的带着深情的意味。

莲忆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道:“我怎么好意思事事都麻烦战神上神呢!驿馆中不是还有丫鬟嘛,她们会照顾我的。”

亦渊因为刚才的失言有些尴尬,也有些惆怅。想起从前两人亲密无间,互相照顾的事是那么的自然,好像原本就该是那样的,可是现在,面对曾经亲密的人他要忍着不要表露自己的一丝情感,而当莲忆对自己说着客套的话,露出礼貌性的微笑时他心是那么的难受,如万箭穿心。

两人一路上没再怎么说话,只是加快脚步回到了驿馆。

刚进驿馆大门竟然看见修染正和惠昉道士在院中的石桌旁品茗,修染脸色还依旧苍白,他穿了一身蓝色长袍,黑亮的头发只简单的用玉带束起,虽然微带了些病态,还是一派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莲忆乍一看见修染竟有些难以置信,大步的跑到了修染身旁一把抱住了他,“修染你好了吗?我还以为你出关还早呢!”坐在对面的惠昉道士不自然的咳嗽了声,莲忆这才恍然大悟,顿时面红耳赤的松开了两只圈住修染的胳膊。

修染也有些难为情,突然感觉出莲忆似乎哪里不对劲,低头看去只见莲忆露在长袖外的几个手指头变成了灰白色,用手捏了捏硬邦邦的就像石头,修染忙将莲忆的两只袖子挽了起来,只见莲忆的两只手从小臂开始竟然变成了硬邦邦的石头。

“这,这是怎么了?”修染惊异的问道。

“出去玩不小心沾了化石泉的水所以就变成这样了,若不是亦渊制止说不定我的整张脸也会变成这样了呢!不过,你放心吧,亦渊告诉我只要用瑶池水洗一下就会好的。”

亦渊这时也走了过来,心中虽然还在为莲忆见了修染而真情流露的事情难过,但还是强颜笑道:“修染兄不用担心,我会带她去天界瑶池的。”

修染迟疑道:“难道就不能将瑶池水带下界来治疗治疗莲忆变成石头的手吗?”

亦渊也不想让莲忆再回到天界那个地方,那里有太多关于两人的回忆,而快乐回忆最多的是瑶池,痛苦回忆最多的也是瑶池,而最让亦渊担心的是莲忆一旦回到天界就会危机四伏,他很怕带着莲忆回到天界让她有所闪失。

“瑶池水一旦离了瑶池就和普通的水没有任何差异,只能让莲忆跟我亲自走一趟了!”亦渊无奈道。

修染回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亦渊兄带着莲忆去天界了!”

莲忆知道修染和天界可能有什么仇怨,虽然心里很想修染能陪着自己一起去,却也不能强人所难。

莲忆道:“你若是想要再去背阴山就等我回来后陪你一起去,这段时间你就老老实实的在驿馆养精蓄锐。”

修染无奈的笑道:“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听你的口气就像嘱咐一个孩子似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启程去天界?”

“我本来就是想等你出关后再去的,既然你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那我就想尽快去,早一点将我的手治好。”

亦渊就像个局外人似的看着修染和莲忆两人好似闲话家常,亦渊即使在心里告诫自己多次,不要再为过往的情事神伤,可是心中还是忍不住的痛。他知道修染能给莲忆自己给不了的,莲忆也最需要这样的人来疼惜,可是感情一次次的战胜了理智,他要莲忆只为自己而笑,关心的话也只能对他自己说,所有亲密的动作都只属于他。

“莲忆的伤不能拖延,既然修染兄也已无大碍,我们现在就启程去天界吧!”亦渊冷冷淡淡道。

莲忆听见亦渊的话就辞别了修染,并嘱咐惠昉道士好好照顾修染,一番殷切的叮咛后莲忆这才跟着亦渊离开了。想着不久就要回来,所以没有跟鬼王告别。

亦渊手持通行令牌很快就出了幽冥界,此时已经进入了初秋时节,莲忆记得跟修染进入幽冥界时还是盛夏时节,不觉竟然过了这么久,莲忆心中竟生出些悲春伤秋的感慨。

莲忆法力低微飞不高,只能让亦渊牵着自己的手飞向天界。好在莲忆的手变成了石头所以感觉不到亦渊手上的温度,也让她心里觉得没有那么难堪。莲忆为了不让自己老是专注于亦渊牵着自己的手,于是一路上一会儿盯着一团团的白雾变幻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一会儿又低头看向青黄相接的地面,人间景色真是美啊,若是能和一个让自己身心放松的人一起翱翔天际,仰看行云流水,俯瞰人间迤逦美景那就真的美到心里去了。

飞在前面的亦渊突然沉声道:“等你的手好了以后就回幻海吧!”

莲忆紧张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从幻海来?”

亦渊微微的叹息一声道:“幻海的结界就是我设置的,里面有多少虾精鱼怪我还能不知道吗?“

“你为什么设置结界困住我们?”

听到莲忆问自己的话亦渊苦笑了笑,道:“认为我是为了困住你们的人是你,其他的人都不想离开幻海,只有你,只有你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打开了幻海的结界,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险,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想来到外面的这个世界。如果我不去加固结界,这个世外桃源就会被发现,结界中的生灵将会永无宁日。”

莲忆从没想到事情可能会发生的严重的后果,心里顿生负罪感。在经历过这么多以后,莲忆经常怀念幻海,怀念那个静谧美好的世外桃源,可是她现在还不想回去,“幻海对我来说就是我的故乡,可是我想走出家乡出去看看,我还想解开我的身世之谜不让自己再生活在迷茫之中。”

“身世之谜”?

这几个字让亦渊的心窒息了半晌,亦渊心中暗暗发誓绝不让莲忆知晓自己的身世之谜。

没想到被幻海水族们奉为创世神灵的竟然就是战神亦渊,莲忆忍不住多看了亦渊两眼,“那上神大人对我们幻海水族的每个妖精都很了解吗?”

亦渊没有回答她。

莲忆继续问道:“你说过幻海里有多少虾精鱼怪你都知道,我想你对我们的身世肯定了如指掌,那你知道我一千两百年之前的事情吗?”

“不知道!”亦渊冷冰冰道。

莲忆丝毫没有觉出空气中弥漫着冰冷的气氛,继续问道:“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设置幻海呢?”

亦渊就是担心莲忆知道真相会打破沙锅问到底,“难不成你还认为是为了你设置幻海结界的吗?从现在起不准向我提问一件关于幻海的事。”亦渊知道对付莲忆用强硬的手段最是有效,莲忆果然闭紧了嘴巴不再言语。

莲忆虽然被禁言了,可是脑袋还是不停的转啊转,想了几种关于亦渊设置结界的可能。为爱情?为亲情?同时脑海中幻想出了好几个感天动地的爱情戏码和亲情戏码。总之莲忆即使嘴巴被缝上了依旧不会觉得寂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