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九 骄横跋扈的鬼公主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2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应声望去,只见那女子不施粉黛也艳丽的面容透着些骄纵,斜眉入鬓丹凤眼勾勒出凛厉的气势,她身后两个清秀标致的丫鬟更衬得她妖艳出众,莲忆紧紧的抱着腓腓生气道:“这位小姐懂不懂先来后到啊?这腓腓可是我先看中的!”

那女子红唇一嘟乜斜着眼睛看向莲忆道:“你先看中的?你跟老板说过你要了吗?你跟老板谈好价钱了吗?”

她身后的丫鬟站出来盛气凌人道:“你是何人?竟然敢跟我们公主抢?我们公主深得我们鬼王陛下宠爱,你竟然敢对我们公主言辞粗鲁,还不跪下道歉!”

鬼王的女儿?莲忆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鬼王那黑不溜秋,长着红卷发的大脑袋,真是不敢相信面前肌肤白净,婀娜多姿的女子竟然是鬼王的女儿。

公主丫鬟盛气凌人的样子让莲忆很反感,“你不就是公主的丫鬟吗?看你牛气哄哄鼻孔朝天的样子也不怕下雨呛死!”说完了丫鬟莲忆又转向公主道:“你是公主又怎么样?你是公主就可以夺人所爱吗?”

莲忆的话一说完,公主原本冷冰冰的脸更冷了几分。而那盛气凌人的丫鬟颤抖着手指着莲忆,气的嘴唇直哆嗦,“你你你,你竟然敢对公主无理,你你,你死定了!”

“我可没对公主无理,倒是你这个小丫鬟莫不是因为我骂了你,你就想借公主的手教训我吧?”

公主气道:“对,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刚才骂我的丫鬟就等于是骂我!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精!”

眼看剑拔弩张就要动起手来,卖宠物的老板忙出来陪着笑脸解围道:“两位都息怒,千万别伤了和气。既然二位都喜欢这只腓腓,以小人之见二位不如文斗,谁胜小人就卖给谁,总比打打杀杀的好啊!”最重要的是打打杀杀的可就坏了他的生意了。

“滚!有你说话的份吗?”公主对着老板厉声吼道。

原本骂莲忆的小丫鬟又将气撒在了老板的身上,道:“我家公主是教训那个无理粗野的小丫头,你的腓腓只能卖给我们公主,哼,还想文斗,你想让我们公主陪你玩儿呢?”

摊老板听见此话立刻噤声,他可不想得罪了鬼王的女儿,他还想着投个好胎呢!

街上众鬼见公主要教训莲忆都纷纷退后让出了一块方圆之地,围观的鬼却越来越多。莲忆心中有些紧张,除了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莲忆至今没有胜过一个有法力的人,若是让她打个嘴仗还有可能胜出,过个嘴瘾。

莲忆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面对强大的敌手时她一直奉行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原则。莲忆不动声色的挪了挪,慢慢的跟鬼公主拉开多一些的距离,口中默念隐身决,眼看就要隐身时鬼公主一把攫住了莲忆的衣袖,狠狠的将她摔了个趔趄,怀中的腓腓也摔在了地上,摔的“哇哇”痛叫。

鬼公主紧紧的扣住莲忆的手腕道:“切,你这种低贱的人也就知道耍些上不得台面的小聪明·····”突然一个声音严厉道:“放开她!”

几天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亦渊分拨开众鬼走进了圈子中,表情平淡的脸上眼光却寒冷的骇人,一袭暗红色长袍更衬得脸色白皙如瓷,望向莲忆的好看的眉眼竟带了些柔情,菱形的薄唇淡淡的似乎没有血色。

“亦渊,你怎么来了?”莲忆惊异道。

“亦渊”这两个字说出口后莲忆竟觉得熟悉无比,熟悉的让莲忆心中有些隐隐的痛。

鬼公主见到亦渊原本张扬跋扈的脸瞬间柔顺了,忙俯身行礼道:“不知这位姑娘竟然是战神大人的朋友,得罪了!”

尽管鬼公主纡尊降贵的道了歉,但是亦渊依旧冷着一张脸,“婳蓶公主怎么说也是厚土娘娘的座下弟子,竟也能说出‘低贱’二字,看来后土娘娘是没有教过你什么是众生平等,怎么去尊重别人。”婳蓶骂莲忆的话,莲忆其实根本没往心里去。自己骂那丫鬟的话比婳蓶骂她的话不知难听了多少倍!

莲忆也不想再将事情闹大,婳蓶她爹一直以来对他们没的说,若是再将鬼王得罪了,保不齐等哪天莲忆魂归西天后会被他们报复。

既然自己也没有吃皮肉之苦,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必要纠缠下去了。看了看趴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的腓腓,莲忆将它抱了起来递给婳蓶道:“婳蓶公主既然喜欢那就让您了,我一直都居无定所,腓腓跟着我肯定会受苦的。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

婳蓶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腓腓道:“我脾气暴躁点火就着,刚才的事真是抱歉!”婳蓶道歉的话说的很别扭,一看就是固执的人。若不是看在亦渊的面上,婳蓶就是错的再离谱都不会道歉的。

亦渊见莲忆原谅了婳蓶,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婳蓶向两人告辞离去后剩下莲忆和亦渊站在当街,“刚才谢谢你给我解围!”

亦渊淡淡道:“大家相识一场,这点小忙不足挂齿!”亦渊说完了这句话两人一时又陷入了沉默,莲忆转过身慢慢的走着,亦渊也跟在一步外一起走着。

过了好久,莲忆都快要被沉默窒息时亦渊又说道:“你很喜欢那只腓腓吗?”

“初见时很喜欢,可是后来又想到我自己都四处漂泊哪里有能力再养一只娇贵的腓腓呢?还不如成人之美,也让腓腓能有一个舒适的成长环境。

自从住进驿馆就没有见过你的踪影,今天怎么想到出来了呢?”

亦渊当然不会说,自打她走出驿馆后他就跟着出来了,一直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默默的注视着她。

“我,我也是闲来无事出来散散心。”亦渊一说谎就结巴。

莲忆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兴致勃勃道:“本来我打算叫你一块出来玩的,你经常在六界中走动肯定知道哪些地方好玩,又想到你是天界战神肯定会很忙所以就没有打扰你。”

两人不约而同的向着城外走去,只要莲忆不说话亦渊也就沉默,而且亦渊自身就带了些迫人的气势更让气氛有些压抑。这让莲忆有些怀念和修染在一起的时光,修染虽然平日里看起来也是冷冰冰的,但是那只是表面,其实真正的相处下来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想起了修染就想起了他的伤势,自从住进驿馆修染就闭关了,这一段时间算下来也该有人间的十多天了,莲忆一直不知道他恢复的如何了。

亦渊走在前面,莲忆跟他相距一步的距离跟在后面,两人出了城就走上了善魂路。善魂路上许多往酆都鬼城走的鬼魂跟两人擦肩而过,鲜少从酆都城里往外走的。所以一路上两人被好几个新来的鬼魂搭讪,无非是问问城里的情况。

善魂路的尽头就是善恶牌坊了,善恶牌坊太血腥,那些生前无恶不作的大恶人都是在这里被惩处的。莲忆不想过去,于是就沿着一条岔路拐了进去。

幽冥界的天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季节全是昏暗又浑浊的,实在没有什么可称赞的地方。唯有透明状的花花草草和遍地开满的彼岸花为幽冥界稍稍的增加了几分姿色,盛开的彼岸花朝气蓬勃,不同于那些有形无体的植物,“彼岸花为什么没有叶子呢?”莲忆问跟在身后的亦渊道。

“彼岸花的花语是分离,悲伤的回忆。彼岸花,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淡淡的忧伤涌上心头,世事难两全,这在很早以前亦渊就深深的体会到了。

莲忆道:“听起来竟让人有些哀伤,不过彼岸花开的时候很美啊!即使花叶两不相见,它们也还是同根生的,花开时知道叶曾生过,叶生时也知道花曾盛开这样就很好啊,至少都能知道到对方存在过。”

莲忆的无心之言勾起了亦渊的心事,“你不觉得他们都忘了彼此会更好吗?生生世世都活在相思中那是一种多么痛的煎熬啊!”

“忘了彼此也就忘了曾经甜蜜的时刻,如果珍藏这份甜蜜的时光代价就是要每天生活在痛苦的相思中那我也愿意,总比每天不知所谓,无所事事的活着要强吧!”

亦渊无奈的笑了笑,“如果那段回忆夹缠了痛苦的回忆你还会选择记住吗?”

莲忆沉默了,心也跟着揪痛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心痛的感觉,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不远处传来溪流“潺潺”的流水声,“哇,那里的水好清澈啊!”莲忆说着就快步跑了过去。

只见水汽氤氲中,一条清流从不高的山石上垂挂下来,清澈的水落在一汪水潭中,而最让人惊起的是水潭里的水不满不漾,似乎像个无底洞。莲忆趴在水潭边向里看去,只见水潭清可见底,水潭里没有任何杂物,连一条游动的小鱼都没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