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四十二 黑鹰山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7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跟着修染回到了从前住的客栈,还是那个店小二,还是那个掌柜,店小二看到修染身后的莲忆惊喜道:“这不是莲忆姑娘吗?小两年没见了,莲忆姑娘快请进店歇息!”店小二开始殷勤的招呼莲忆。

莲忆笑盈盈的来到了店中,道:“是啊,有快两年的时间没见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你不知道,我不在这里的这些日子天天都想念着这家客栈和熟悉的人呢!”

婳蓶听见声音也从楼上姗姗下来,莲忆乍一见婳蓶竟生出些亲切感,忙笑意盈盈问道:“婳蓶姐姐近来可好吗?”

婳蓶冷漠的脸上强扯出一丝生硬的笑容,对着莲忆只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了。婳蓶看向修染时却立即换上了一副温柔的面孔,微微笑道:“修染哥回来了!就等着你回来跟你汇报这些日子我搜寻的花绯漯的信息了,修染哥跟我来!”就像莲忆不存在一样婳蓶只引着修染上了二楼。

修染跟在婳蓶身后走了几步这才像才想起了莲忆似的,回身对着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莲忆道:“在那愣着干嘛?一起上来啊!”莲忆得了修染的话这才跟着上了二楼。

三人一起进了婳蓶的房间,房间里布置的干净雅致,很是符合婳蓶强势冰冷的气质。

婳蓶给修染倒了一杯热茶,莲忆不愿麻烦她给自己倒茶忙接过了她手中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婳蓶对修染道:“我最近去了极西南的沙海,听闻那里行走在沙海边缘的一些商人离奇失踪,而沙海中有一处隐秘的地方叫‘黑鹰山’。我猜测花绯漯就在黑鹰山栖息,而那些失踪的商人也可能是被花绯漯掳劫了去。”

修染沉吟半晌道:“既然有这个可能我们就应该去看看,寻找花绯漯这件事耽误的够久了,再不能耽搁下去了。”虽然离妖界的天劫还有五百多年的时间,但是修染不想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只有寻找东皇钟拯救妖界才是他的使命。

修染当下就决定启程去黑鹰山,婳蓶问道:“我们要三个人一起去吗?我想就只有我们两个去就够了,莲忆姑娘还是留下来吧。”

不等莲忆说话,修染道:“现在莲忆的修为足可以自保,不用担心她会拖我们的后腿。”既然修染发话了婳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三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退了客房后就踏上了去往黑鹰山的路程。

亦渊打算回到天界,这一次下界表面上是为了寻找东皇钟,其实只是为了莲忆。现在莲忆身体已经恢复了,修为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所以他也可以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就在亦渊御风飞行时天后身边的仙童拦住了他的去路,仙童向亦渊拱手施礼后道:“天后有密旨让小仙交予战神!”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副卷轴交给了亦渊。

亦渊打开来看,上面写道:本宫已着令四值功曹前去凡间处死妖界修染,天帝陛下亦知晓此事,着令你协助四值功曹剿杀妖界修染。为了稳固六界平衡必须要将修染斩草除根,不得有误!看完后,懿旨上的字迹渐渐模糊,直到空白,随后卷轴也渐渐淡化最后烟消云散。

亦渊对仙童道:“请仙童回复天后,小神定会谨遵天后命令!”

若是天帝准许四值功曹和亦渊联合剿杀修染,天后下的懿旨大可不必如此谨慎不留痕迹,亦渊心里思量着这道懿旨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眼下为今之计就是先找到修染,暗中观望伺机行事,而四值功曹一向都与亦渊不和,如今却让他协助四值功曹剿杀修染,看来天后是势在必得啊!

四值功曹接到天后密旨后也已经动身前往人间了,值年神李丙,值月神黄承乙,值日神周登和值时神刘洪四神身穿铠甲战袍按落云头变做行商模样。早有探子探知修染一行三人向西南方的沙海去了,四值功曹得知修染的踪迹后也像黑鹰山御剑飞去。

修染三人御风飞行,修染和婳蓶并肩飞行在前面,莲忆晃晃悠悠东倒西歪的跟在他们身后。这是莲忆第一次御风飞行的这么高,心中又新奇又害怕又喜悦,莲忆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慢慢的摸索着平衡稳健的技巧,很快也能驾轻就熟的飞行了。

莲忆心里的喜悦无以言表,时而追逐着飞入云霄的大鹏,时而张开双手体会着风温柔的抚摸,时而调皮的在大朵的白云中旋身而转,看着白云一点一点散尽,莲忆欢快的笑声在蓝蓝的天空中传出很远很远,全然不顾婳蓶不时丢来的白眼。

在婳蓶看来莲忆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不过是会御风飞行而已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自从莲忆在幽冥界游鬼城因为一只腓腓跟婳蓶掐了起来后,莲忆给婳蓶的印象极差。她原来以为既然莲忆的嘴巴那么刁钻厉害想来不会惧怕打起来,没想到自己刚把鞭子亮出来她就想遁逃,从此后婳蓶就认定莲忆是个没担当胆小的纸老虎,连着莲忆所有的言行举止都能让婳蓶挑出刺来。

飞了多时后白云渐渐稀少,太阳炽烈的烘烤的莲忆就要爆裂。莲忆低头看去,原本绿树如茵生机勃勃的大地变成了一片金黄的沙漠,远远看去那被风吹出的沙浪就像大海里的波浪一样。

突然修染指着一处漆黑的山岭道:“看,那就是黑鹰山了!”莲忆顺着修染指引的方向看去,只见从空中遥望黑鹰山就像是展翅欲飞的黑鹰,气势雄雄好不威武!

三人依次按落云头隐匿身形朝着黑鹰山走去,沙漠的黄沙被太阳烘烤的炙热,莲忆只觉得自己的两只脚都被烤的酸痛了,在离黑鹰山半里地时三人避在一处斜坡后朝着黑鹰山看去,看见黑鹰山黑黢黢的洞口并没有守卫,那洞口就像是长大嘴巴等待着猎物入腹的大口。

观察了半晌并不见一个人影,只有阵阵风携起如烟的黄沙掠过。婳蓶道:“是不是花绯漯已经有所察觉了?”修染摇摇头道:“不管他们有没有发现我们,他们肯定是一直小心提防的。”话落修染就要作势向洞口冲去。

莲忆忙问修染道:“我们要冲进去吗?万一他们来个瓮中捉鳖我们不麻烦了吗?再说我们对对方的实力也不了解,不如咱们再观望观望吧!”

婳蓶白了莲忆一眼没有说话,修染转身道:“你就先留在外面接应,到时见机行事吧!”话落不等莲忆说话带着婳蓶就冲向了洞口,莲忆朝着婳蓶的方向咕哝道:“就你勇敢,就你不怕死!”

莲忆老老实实的呆在角落中,看着修染和婳蓶顺利的进入了洞口。

山洞里漆黑深邃,修染脚步轻轻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婳蓶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不时留意着身后的动向。又走了一刻钟发现前方有昏昏的光亮,待走近看时一条青石砖垒砌的阶梯通往更深的地底,两个身材健壮的大汉把守着阶梯入口,阶梯两旁燃烧着油灯,暴起阵阵火化,地底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修染缓下步伐用密语交代婳蓶道:“我们隐身过去,先下去探探情况。”隐身术只是一种自保的手段,一旦隐身就没有攻击的能力,攻击时再现身。若是法力相当的修行者很轻易就能察觉隐身的人,可以追踪着隐身者的气息进行防御攻击。

在经过阶梯口时婳蓶闻到了两个守卫的气息,用密语对修染道:“这两个人是活生生的凡人,并不是被操控的傀儡。”

修染道:“我也察觉出来了,包括这黑鹰山都没有死气浮升,我只察觉到有些隐隐的妖气,却并不浓烈。”

两人隐身一路走下来,只见偌大的洞底中油灯通明,一片张灯结彩好像在办喜事,近一百个大汉吵吵嚷嚷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整个洞底一片喧闹,那些汉子们长相粗鲁,看着更像是一窝强盗。

一个男子胸前挂着大红花,身后跟着个两个喽啰,一个端酒一个倒酒,修染借着通明的烛火看去,竟然是许久不见的莫忧!修染用密语对婳蓶道:“不必隐身了,是我认识的人!”话落现了身。

洞底众人见突然凭空冒出了两个人来,都慌作一团,有忙着找兵器的,有忙着护住山大王的,莫忧看清了修染的模样,喜不自禁的高声叫道:“主人!主人你怎么会来这里的?”众小喽啰见到是二当家的相识这才安静下来。

莫忧忙恭恭敬敬的将修染让到上座坐了,这才道出了跟修染分别后的前因始末。

原来莫忧那日被莲忆陷害两条腿变回狗腿后在妖界呆了一段时间就恢复了,莫忧恢复后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妖界来到人间寻找修染,不想被一只蜈蚣精追杀,逃到了沙海的黑鹰山附近饥渴交迫,被黑鹰山的山大王那岐收留了。莫忧虽说不是什么法力高深的妖,帮着那岐劫个商旅杀个把人都不是什么难题。

几天前他们截获了一个商队,山大王将商队里一个姿色绝佳的女子赏给了莫忧,今天的喜宴就是为了莫忧办的。

修染听完莫忧讲了这些很是头疼,眉头微皱脸色不悦道:“你真是胡闹!我看你现在是乐不思蜀了。”

莫忧见修染愠怒忙解释道:“主人息怒,我从来没有忘记主人,也一直在寻找您。我,我就是觉得这里好玩,想等过些时候就离开的。”修染听见莫忧的话也无可奈何,也告诉莫忧自己此行的目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