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四十二 重返人间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4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奋身终于从结界的破洞挤了出去,来到结界外面,莲忆得意忘形的大笑着:“我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哈哈哈·····”

听到莲忆的笑声亦渊和修染忙从房中出来,抬头仰望着结界,只见结界上生生被莲忆顶破了一个大洞,暴雨正从洞口倾泻而下,结界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闭合。亦渊对着兀自哈哈大笑的莲忆道:“快进来!不然结界一会儿就闭合了。”

莲忆回身道:“我才不回去呢!我好不容易出来怎么会那么轻易就回去呢!”

这时修染也跟着劝道:“外面的雨下的那么大,你要走也不急在一时啊!先回来等雨停了再出去!”

莲忆想想也是,大雨迷的人睁不开眼睛,再说自己对去哪儿也是一片迷茫,不如先回去等雨停后再做打算。反正自己已经能打开结界了就不怕他们再困住自己。

眼见着结界就要闭合,莲忆两手掰扯着结界用力拉稍稍拉开了些,见空洞大了些莲忆快身跳进了百花幽谷。回到了木房中,修染递给莲忆一条毛巾,莲忆胡乱的擦了把脸,脸上依旧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亦渊道:“我既然承诺只要你打开结界就放你出去就绝对不会食言,寻找东皇钟的事已经耽搁的太久了,我想我们是时候行动了。不过我还有些使命在身,等我事情结束后我们就在百花幽谷会和,然后一起去南海寻找东皇钟。”

修染道:“你尽管去忙,花绯漯至今杳无音讯,虽然现在没有再发生挖心剥皮的事情,不过花绯漯只要一日不离开人间就是人间的一个大隐患。我想带着莲忆再去各处找找看,莲忆你没意见吧?”修染转头问莲忆道。

莲忆心想,若是自己一个人行走的话未免孤单,再说花绯漯能逃出枉死城跟她也有脱不开的干系,现在自己的法力提升了这么多,找到花绯漯正好可以拿她试试自己的身手,没再多想莲忆就答应了修染。

亦渊内心里虽然不愿意莲忆跟在修染的身边,但是自己若带着莲忆行走只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也就只得同意了。

第二天,天气晴好,三人一早准备妥当后就离开了百花幽谷。

出来结界后三人就分手了,莲忆望着湛蓝如洗的天空,呼吸着雨后新鲜的空气,心情飞扬。莲忆在百花幽谷困了将近两年了,此刻莲忆就像逃出牢笼的鸟儿般欢快的又蹦又跳,全然忘记了跟在身后的修染。

修染不紧不慢的跟在莲忆的身后,看着莲忆不知疲倦的蹦蹦跳跳,走了一大段路后修染这才紧赶几步追上莲忆道:“累了吗?别蹦啊跳啊的了,直晃得我眼晕。”听见这话莲忆这才安分下来,道:“把你关在百花幽谷两年试试!这两年没把我关出个好歹来那都是因为我内心强大,一般人还不得逼疯了?”

两人一路向南去往京城,莲忆问道:“我们还要去京城的那家客栈住吗?惠昉道士和婳蓶他们两个也还在京城吗?”

“他们一直都在,自从你受伤后花绯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两个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修染回道。

“花绯漯不会是回枉死城了吧?”

“不可能,若是花绯漯回了枉死城鬼王就能知晓,也早就会让人通知我们不要寻找了。”

两人一路走着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京城。京城也还是那座京城,人也还是那些人,望着人来人往生机勃勃的尘世间,莲忆只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亲切。

在经过流芳阁时,只见原本就奢华的流芳阁似乎变大了,变得更富丽堂皇了。流芳阁也改成了“莳花馆”,莳花馆中不时传来阵阵丝竹管乐声,全不似以前的喧哗和吵闹,也没有浓妆艳抹的姑娘们在大街上拉客,整个莳花馆散发出优雅的气质。

莲忆转头疑惑的望向修染问道:“这还是流芳阁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了呢?姚美心呢?”

修染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声,道:“流芳阁现在改名为莳花馆了,莳花馆现在可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歌舞坊,莳花馆的姑娘们个个才色艺绝佳,只卖艺不卖身。至于姚美心,她现在过得很好,莳花馆就是她改造的,她已经是莳花馆的大老板了。”

这真是个震撼人心的消息,没想到姚美心竟然在流芳阁一直呆了下去,如今还过得有滋有味,成就非凡。

见莲忆频频回顾莳花馆,修染问道:“要进去看看吗?”

莲忆摇摇头,道:“算了吧,不想去打扰姚美心。”最主要的是莲忆收了姚美心三千两银票却没有将她委托的事情办成,她怎么好意思去见姚美心呢?

百花幽谷中,一个带着银面具银发飘扬的男子直走到百花幽谷的松林尽头,银面具男子将手轻轻抚上嶙峋的崖壁,只见崖壁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白光散后露出了光滑的结界,银面具男子轻松的穿过结界走了进去。男子进去后结界处又重新恢复到原来嶙峋的崖壁。

男子缓步走下阶梯,阶梯两侧燃烧着长明灯,昏暗的灯光照在银面具男子身上,男子身上凛冽的气势似乎逼迫的昏黄的灯光也摇摆不定了。

走下阶梯两扇巨大的石门挡住了去路,男子站在门前片刻后门缓缓的开启,男子走了进去。立刻便有数十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前来恭迎银面具男子,齐刷刷气势威严道:“恭迎主座!”银面具男子只简单的伸手示意他们起身后继续向前走去,一路走来一路黑衣人跪伏在地恭迎。

这座地下宫殿气势恢宏,富丽堂皇不输天界的凌霄殿,宫殿中精美的灯座里安放着稀世珍宝夜明珠,每颗夜明珠都有成年人的拳头般大小,每颗夜明珠都发出亮如白昼的熠熠光辉照亮了宫殿的每个角落。男子直走到宫殿中的龙座上落座,底下三十几个同样身着黑色劲装的人跪伏在地齐齐道:“恭迎主座!”

银面具男子冷冽的声音在大殿上方响起:“都起来吧!本座吩咐寻找花绯漯的事情有着落了吗?”

这时一个白净面皮的英俊男子出列道:“回主座,花绯漯已被属下们捉拿了关进了水牢中!就等主座处置了!”

银面具男子起身道:“着人带路本座要见一见这画皮鬼!”

银面具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宫殿西北角,到得一处石门前沿阶梯走了进去,越往下走越潮湿,发霉的味道越来越浓重。到得一处平台处银面具男子停住了脚步向下方看去,平台下方浑浊的水中花绯漯鲜血淋漓的被一条铁链绑缚了捆在了石柱上。

浊水漫过了花绯漯的胸腔,听见异动花绯漯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平台的方向,银面具男子两只眼睛在看见花绯漯时似乎变作了两把利刃般直直的盯视着没有人皮的花绯漯。花绯漯在看见这两道锐利的目光后心内颤了颤,声音微弱的哀求道:“我愿臣服于主座,永远听命于主座,求主座开恩放过我吧!”

这时主座旁边那个白净面皮的男子也道:“这花绯漯修为高深,若能为主座所用定能为主座的大计添砖加瓦,望主座免除花绯漯的责罚!”

主座沉吟半晌对花绯漯道:“只要你真心臣服于本座,本座定会让你恢复从前容貌,不需要换皮,也不用每日都承受剥皮之痛,你可愿意?”

花绯漯听见这话忙不迭的点头道:“同意,我都同意,从此后我一定臣服于主座,甘愿为主座上刀山下火海,对主座忠心耿耿尽心竭力!”

但凡有更好的生存下去的方式花绯漯也不想臣服于银面具男子,虽然花绯漯对银面具男子并不了解,但是她知道他们是一个强大的组织,自己只有依赖这个神秘强大的组织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花绯漯被带下去后,主座道:“尚弘文听令!”

那个白净面皮的男子听到了主座的命令忙拱手恭敬道:“请主座吩咐!”

“本座不在火莲宫的这些时候,火莲宫所有的大小事务由你全权处理。还有时刻注意魔界的动向,所有人在出入地宫时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暴露了身份。虽然我们火莲宫需要有能之士扩充规模,不过在吸纳合适的人加入火莲宫时千万要倍加小心。”

尚弘文道:“谨遵主座之令!”

火莲宫呈莲花状建造,花蕊是宫殿议事处,有九九八十一个花瓣状地宫中各安置着众火莲宫弟子。

银面具男子在安排好所有的事务后从来时的道路离开了地宫,站在百花幽谷底,银面具男子仰望着头顶昏暗的结界,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这些都只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他的目标是统治魔界联合妖界对抗天界,在不久的将来他要让所有有负于他的人都臣服在他的脚下!他要让最爱的女人堂而皇之的站在自己的身边,他要那些伤害他最爱的女人的人付出代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