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四十一 回炉再造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4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午饭后莲忆刚想出去散步消食,亦渊叫住了她严肃道:“看你这些日子生龙活虎想来身体已经大好了,你是想回幻海还是在这百花幽谷?这两处地方你可以任选一处栖身,以后也不许再跨出结界一步!”

莲忆看着亦渊郑重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道:“你怎么总是想将我囚困住呢?幻海和百花幽谷都很好,但是我不可能一辈子不出去,你见过谁一辈子被关在家里不出门的?”

这时修染也走了过来,道:“你倒是贪心,既想将幻海和百花幽谷当家又想逍遥快活的畅游人间,这两处地方都是私密之地,哪能由得你来去自如?你不是小孩子了,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到别人的安危,你只能选择回幻海或是一辈子留在这百花幽谷。”

莲忆急了,道:“这是什么道理?既然如此我一个也不选,我宁可四处漂泊,以天为被大地为席也不要做个笼中的丝雀!”

亦渊有些愠怒道:“你才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难道你就没得点教训吗?但凡你有些法力也不至于一次又一次的身陷囹圄受到重伤。你想要离了保护屏障出去闯荡最起码得有自保的能力,你想出去可以,但是你从现在起必须先提升你的法力,增加你的修为,如若不然你就一辈子呆在这里吧!”

莲忆听到亦渊这番没闹也没争辩,想起了这些短时间的种种,自己所遭受的苦痛,自己所受的轻视还不都是因为自己法力低微吗?莲忆听从了亦渊的话,“那我就听你的先留下来,什么时候我的法力提升了得到你的许可后我再出去。”

亦渊和修染见莲忆这么快就应承了下来相视一笑,修染道:“我们两个会做你的师傅教导你,从现在起你要潜心修炼不可三心二意,谨遵我们两个对你的教诲!”

莲忆在幻海时一直都是跟随慕白修炼,偶尔坞普也会对她指教一番,无论慕白还是坞普两个人的法力修为跟亦渊和修染简直是天上地下,能得到亦渊和修染的指导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啊。莲忆喜滋滋的忙对着两人俯身道:“两位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亦渊和修染受了莲忆三拜,道:“不需要称呼我们师傅,以后该怎么称呼还是怎么称呼就好。”亦渊和修染自从打算教导莲忆修炼后就摒除了心中的一切杂念,合心合力制造了适合莲忆修炼的方案。

能得到他们两个六界内顶级的高手指导简直让莲忆倍感荣幸,跟随他们修炼时哪敢不尽心尽力全心全意?

莲忆是个感情慢热的人,虽然曾经在万花楼待过些日子,也通晓些风花雪月,但是对待感情这事还是没什么概念。就像自从在幽冥界遇到亦渊,亦渊对她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深情让莲忆感觉突兀和不舒服。

而跟修染相处的时日久了,就对他生出了些兄弟姐妹的情谊,谁知道自从离开了幽冥界修染竟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对她冷冷淡淡,让她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其实以她感情慢热,不通情事的性子又哪里能知道他们两个人对自己的心思呢?

莲忆心里只是觉得自己和修染,亦渊他们相识的时日并不长,他们两个能尽心的帮自己救自己已经是让她心中对他们充满无限的感激了,现在又要百忙之中指导她修炼更让她心中不安,就觉着自己是欠了两人天大的情分。也许在莲忆内心深处并不相信会有无缘无故的爱,就像撒娇任性这样的事也只能对爱自己包容自己的人做。

修炼的日子很苦很累,但是再苦再累莲忆都不会抱怨一句,每次修炼结束后莲忆都尽量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洗衣做饭打扫房舍,她的殷勤周到亦渊和修染看在眼里,心中又苦又疼。

莲忆一直都是修炼的水行灵力,而正好亦渊也同样修行的水行灵力,所以主要教导莲忆的任务自然落在了他的肩上。修染五行灵力同时修炼,有时也会给莲忆教授一些心得。

修炼进度的快慢看个人潜质,有时也需要借助外力,比如提升修为法力的丹药,修染颇懂些炼丹术所以就做些辅助修炼的丹药给莲忆。

莲忆在借助着丹药并勤加修炼下进步飞快,原来只能用法力催动出毫无杀伤力的冰剑,现在催动出的冰剑有了摧枯拉朽的力量,百花幽谷最南边有一片松林,莲忆时常到这里试身手,日复一日这片林子被莲忆摧残的一片狼藉。

同时莲忆的饭量也渐渐的变大,一餐就要吃掉半锅米饭,一盘六个馒头外加几样小菜,惊人的食量让亦渊和修染惊骇不已。修行者都是吸天地灵气,纳日月精华,所以在修行时饭量不会有所改变,可莲忆的这种表现实在是难得一见。

修炼水行灵力就能催动出杀伤性的武器,莲忆催动出的冰剑渐渐变大却丝毫不锋利,力道虽然重却像没有开刃的钝剑,说是冰剑更像是一个粗大的棍子,莲忆对这种情况也无可奈何。修染也是苦笑不得道:“催动不出锋利的冰剑能催动出冰棍也行啊,到时遇到了敌人你就一棍子抡倒他!”

与此同时莲忆的力气也见长,跑起来更是快如闪电,催动的冰雹大如拳头,催动出的雨也是暴雨倾盆。亦渊见莲忆修炼的差不多了,一天将一条透明的棍子交给了莲忆道:“看你的修炼更偏重于力,这条浑天棍就当做你的武器吧。浑天棍可变大变小,你用起来会更趁手一些。”

莲忆接过那条晶莹剔透的浑天棍,浑天棍握在手中的那头系了个精致美丽的大红如意结,浑天棍身两条龙互相盘旋着,整条棍子看起来煞是英朗。莲忆拿着那浑天棍左看右看爱不释手,半晌又不放心的问道:“结实吗?我要拿它打敌人时不会打断了吧?”

一旁修染听了这话笑道:“这好歹也是神兵利器,你纵使一棍子打在钢铁上也不会伤了浑天棍分毫的。”

听见这话莲忆放下心来,这才想起跟亦渊道谢。

有了浑天棍的辅助莲忆的法力更是日渐精进,松林的树都被她打断后就没了可以试身手的东西了,莲忆瞅上了亦渊和修染,天天央求他们两个陪练。亦渊和修染也觉得莲忆是时候需要他们两个陪练指导了,就先让修染陪练。

开始时莲忆敌不过修染十招,而亦渊更是一招之内就能将莲忆大趴下了。莲忆就只让修染陪练,渐渐的从能接修染十招到二十招三十招,也能勉强接亦渊五六招。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一晃就是过了一年。在这一年中亦渊和修染也会经常走出结界,每当两人要离开百花幽谷时莲忆都羡慕的送他们出去,可是她知道自己一日得不到亦渊的允许就不能离开百花幽谷,只能勤加苦修盼望着早日离开百花幽谷。

花绯漯自从那次重伤莲忆后就一直行踪不定,更是鲜少再发生挖心剥人皮的事件,这样也为寻找花绯漯的踪迹增加了难度。修染出去正是为了寻找花绯漯。花绯漯是因为修染打碎了枉死城的西大门才逃走的,正是因为他的失误才造成了花绯漯为祸人间的恶行,不管阎罗鬼王是不是命令他,他都必须要将花绯漯捉住。

亦渊和修染又离开百花幽谷十多天了,莲忆自己一个人呆在百花幽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没有人陪她说话,也没人陪练,就在莲忆觉得自己就要被闷的发霉时亦渊和修染终于回来了。莲忆见两人回来忙殷勤的跑前跑后端茶倒水的伺候,嘴上也不闲着,除了啰嗦自己一个人在百花幽谷修炼的种种,也问他们两个去外面的所见所闻。

修染和亦渊很为难,实在没有什么可说与莲忆听的。莲忆就问,他们能回答的就尽量耐着性子回答,最后亦渊实在是烦不胜烦就道:“你只要能打开结界就可以去人间了!”莲忆得了这句话后顿时觉得眼前一片明朗,有了目标就有了动力。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百花幽谷更是没有了安宁,为了打开结界莲忆就整天拿着浑天棍“乒乒乓乓”的击打结界,制造了很大的噪音。亦渊很后悔自己说出的话,可是看见莲忆全副身心认真对待的样子又不好收回说过的话。

亦渊设置的结界非常坚韧,以莲忆现在的修为也就能拿着浑天棍将结界顶起一个大包,这比起一开始靠近结界就被弹开的时候强多了,但是想要打开结界还得些时候。

从雪花飘落在结界上到春雨纷飞,莲忆将结界顶出的包越来越大,莲忆的这股蛮力让修染和亦渊真是不知说什么好。像亦渊和修染想要通过结界时都是用法力推开结界,而莲忆则是用蛮力,这可是莲忆摸索了很久后觉得最可行的办法,从前她也学着他们两人想要用法力推开结界,也曾拿着浑天棍击打结界,这两种方法都不能撼动结界分毫。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暴雨倾盆的夏日午后莲忆成功的用浑天棍顶破了结界,暴雨立时通过结界的破洞倾洒下来,莲忆奋力向着破洞挤了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