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四 假意委身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227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好奇的打量着齐福家的茅草房,朱氏难为情的说道:“让姑娘住在这儿那为你了。”

莲忆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很好,很有!齐大哥救了我并且带我来你们家落脚就已经让我很感激了,怎么会难为我呢!”

朱氏高兴道:“姑娘不嫌弃我们就好!”

这时一个小小的人躲在朱氏的背后偷偷的看莲忆,发现了莲忆望过来的目光忙又躲到了朱氏的背后。莲忆看见那个小孩心中充满无限怜爱,在幻海中没有生老病死,一千年也如一日,她从记事起就从没有见过这么小的小孩。

莲忆轻轻走到朱氏身后笑意盈盈的望着这个小孩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怎么长的这么小呢?”

那小孩怯生生的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我叫--我叫齐全,我--我我还没有长大!”软软糯糯的声音一下子就让莲忆的心融化了。

莲忆伸出手道:“我能抱抱你吗?”

齐全不等母亲的同意张开小手搂住了莲忆的脖子,莲忆抱着身体软软的齐全爱不释手。

莲忆一身大红的纱衣甚是惹眼,莲忆自己也觉得不合宜,跟朱氏借了她一身衣服换上了。即使换上一身灰不溜丢的粗衣麻布也掩饰不住莲忆的美,莲忆露在衣服外的肌肤如白瓷般细腻,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眼睛含笑带嗔。

莲忆站在一众村妇中犹如鹤立鸡群般让人不禁侧目回望,自从莲忆住进齐家后,齐家的墙头被那些想一睹莲忆风采的男子扒倒一次又一次,每次那些男子扒倒墙头都争先恐后的来帮齐家砌墙,所以自从莲忆来到齐家后,齐家每天都是热热闹闹的。

这天齐福带着儿子齐整早起出海打渔,莲忆也早早起来带着齐全来到了村西的山上采野果。等到采的差不多后莲忆带着齐全下山来,远远的看见齐家的院子里站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以往也会有人站在齐家墙头或门口偷看莲忆,可是像今天这样这么多人还从没有过。正当莲忆疑惑不解时从齐家院中传来吵嚷声和朱氏的哭泣声,莲忆抱起齐全就往齐家赶去。

正看见两个身强体壮凶神恶煞的男子拖着朱氏向外走,在他们身后一个穿着体面大腹便便一脸奸猾的男人用手指着那些想要上前帮朱氏解困的人,“你们这些刁民,我告诉你们,欠钱还钱天经地义,齐福欠我钱富贵的钱不还我就用他老婆抵债。若是你们敢轻举妄动我就让我的姑爷,也就是本县县太爷把你们抓进大牢。”

齐全看见自己的母亲被歹人捉住挣脱莲忆的手大哭着扑到朱氏的怀中,眼看着满脸横肉的大汉就要推到齐全,莲忆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听见莲忆的喊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呆呆的看着莲忆。

钱富贵搓着手“嘿嘿”的笑着走到莲忆面前,“小娘子是哪儿人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呢?”说着两只冒绿光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莲忆,莲忆被看的有些恶心狠狠的低声道:“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吼吼吼,她说要把我的眼珠子挖下来!”钱富贵说着将自己的胖脸凑近莲忆道:“来吧来吧,挖吧!别说小娘子要我的眼睛,就是要我的心我也痛快的挖心给你!”

看见钱富贵油光满面的胖脸莲忆嫌恶的向后缩了缩身子,钱富贵恬不知耻的又凑近一步,“小娘子何苦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受罪,跟大爷我走,我保证让你享尽荣华富!”说着伸出他的胖手一把将莲忆的手握在了手里,莲忆像触电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自己的手“啪啪”给了钱富贵两个耳光。

钱富贵捂着脸颊怒道:“你敢打我?狗蛋狗剩给我把她绑了!”

原先押着朱氏的两个男子放开了朱氏想来捉莲忆,莲忆像条泥鳅般躲过了两人的大手。莲忆知道他们捉不到自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是对钱富贵道:“你想带我回去也行,不过今天不行。等明天我一定会乖乖跟你们走的。还有,若是我跟你走你能不能将齐家欠你的钱一笔购销?”

钱富贵转着他那双贼眼,摸着自己的两撇八字胡想了半天道:“好,我答应你。如果你说话不算话我绝不会放过齐家的一家老小,我先带着齐家最小的这个孩子回去,明天再来跟你交换!”

朱氏扑上去声音哽咽道:“不要带走我的孩子,我跟你去,我跟你去!”说着忙把齐全抱起,紧紧的搂在怀里。

“齐家是收留我的好心人家,我说话肯定算话。我明天绝对会跟你走的!”

“看你对齐家也是有情有义,那这样吧,我将朱氏带走明天跟你交换怎么样?这可是我做的最大的让步了,你怎么也得拿出点诚意来,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真心还是假意!”

莲忆看着满脸奸猾的钱富贵心里不禁犹豫起来,这时朱氏上前道:“我同意跟你走,莲忆你先跟我进来。你齐大哥不在家我有些事要跟你交代一下。”

莲忆跟着朱氏身后来到茅草房中,朱氏紧紧关上房门握着莲忆的手道:“莲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毕竟这些事跟你无关,我不想连累你。今天晚上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齐嫂说什么呢?你就放心吧,我有办法治他。你今天先跟他回去,等明天我就把你换回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莲忆怕朱氏还是担心又说道:“齐嫂我告诉你,我的舅舅是当朝宰相,钱富贵的姑爷不是县太爷吗?我舅舅的官职可大出县太爷不知多少个职位呢!我今晚就给我舅舅修书一封,告诉他我的情况,他肯定会来救我的!”

“真的吗?贵人呐,谢谢你!”朱氏说着就要给莲忆跪下磕头,莲忆忙拉起了朱氏,心下松了一口气。看来朱氏是相信了。

狗蛋和狗剩两人押着朱氏跟随钱富贵走了,齐全看见自己的母亲被人抓走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莲忆看着因为母亲离开而哭泣的齐全心里一阵难过,莲忆心里想到:自己素未谋面的父母是不是也像朱氏那样疼爱齐全那样疼爱自己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