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九 负伤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1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见花绯漯甩动起了钢鞭,四人都向后避开了些。花绯漯甩动起的钢鞭阴风阵阵,密不透风丝毫不留一丝破绽。婳蓶见到花绯漯的身手心中很是惊异,她的兵器也是鞭子,她的鞭子打出来的威力远远不及花绯漯。

鞭子只适合远距离战斗,花绯漯甩动着鞭子渐渐逼近四人,四人面对密不透风的鞭风依旧处于被动的境地,只能一步步向后避开。花绯漯心里只有速战速决一个念头,若是甩打鞭子时间久了会大大消耗花绯漯的法力,若到那时被动的人只有她了。

花绯漯身后的傀儡悄悄的包抄的四人身后,婳蓶和莲忆跟修染和惠昉道士背对背开始了反攻。

交战没多时莲忆明显的感到这些傀儡们的法力竟然不在自己之下,莲忆跟一个傀儡缠斗在一起,三十多个回合一直没分出胜负。婳蓶的鞭子比花绯漯的要短,使用起来灵活又快狠准,她几乎是一鞭打倒一个傀儡,可是这些傀儡并无痛觉,即使被婳蓶的鞭子抽的皮开肉绽倒在了地上,可过不多会儿又爬起来作战。

婳蓶和莲忆渐渐有了些疲态,傀儡们开始渐渐的占据上风。

而花绯漯甩鞭的动作渐渐迟缓,修染瞅准时机闪身到花绯漯一步之遥处,用幽冥剑格挡住了即将甩过来的鞭子,反身将幽冥剑直刺向花绯漯的心脏处,花绯漯闪身灵巧的避过了修染的幽冥剑。

花绯漯想要拉开和修染的距离,想要甩鞭给修染致命的一击,修染不给她这个机会,他身手灵活有力,幽冥剑使得虎虎生风直将花绯漯逼得节节后退。

惠昉道士见到婳蓶和莲忆对付傀儡们吃力只得回身帮助二人,傀儡们最怕的就是惠昉道士的灵符,婳蓶在惠昉道士身边将攻击而来的傀儡打倒后,惠昉道士在拿出灵符贴在傀儡的眉间,那些被惠昉道士贴了灵符的傀儡都浑身抽搐黑气散尽后变成干尸,傀儡的数量在渐渐的减少。

修染的攻势紧密,花绯漯被他的打的没有任何喘息的时机。眼见着傀儡越来越少,若是不赶快逃跑就只能被擒了。

跟莲忆对打的那个傀儡故意显露下风,莲忆心上一阵欢喜更不放松对傀儡的攻击,傀儡渐渐向后退,电光石火间花绯漯那带着钢刺的钢鞭卷住了莲忆,淬着剧毒的钢刺刺进了莲忆的身体,莲忆只觉得浑身一阵剧痛随之头昏目眩站立不稳。

花绯漯的傀儡就是她的棋子,完全受她的意念控制。花绯漯正是因为渐渐处于下风,这才控制傀儡将莲忆引近到自己身边给了莲忆这致命的一击。

修染看到莲忆被钢鞭带进了花绯漯的怀中,想要出手时依然来不及。眼见着花绯漯抱着莲忆朝着客堂逃去,突然亦渊从天而降闪身到了花绯漯的身后,亦渊的劈月剑闪耀着森冷的银光劈向花绯漯,花绯漯吃痛放开了手中的莲忆。

亦渊闪身接过了将要落地的莲忆,花绯漯趁机逃回了客堂进入了客堂中的暗室。修染他们三个追到客堂中密室门口时,密室门已经徐徐的关上了。

莲忆虚弱的睁着眼睛在昏迷前看了亦渊一眼,声音微弱的说了一声:“谢谢!”亦渊停驻在脸上的心疼最后印入莲忆的眼中,莲忆心中感到一阵难过。这个世界上终于还有一个人因为自己受伤而心疼,可是莲忆只觉得亦渊的心疼更让自己心痛,却不知是为什么。

亦渊抱着莲忆向外走去,修染截住他的去路道:“你要带莲忆去哪儿?放下她,我会帮她治疗身上的伤照顾她的!”

亦渊冷冰冰的看了修染一眼,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莲忆是你什么人?”话落不再理会修染,只是抱着莲忆大步离去。修染看着亦渊的背影沉默了,呆立了半晌后不顾婳蓶的阻拦追了出去。

亦渊抱着莲忆一路御风飞行,一直出了京城向着西北的方向飞去。修染远远的跟在亦渊的身后,亦渊在飞行到一处漆黑深渊时停了下来,修染站在云头看去,只见深渊漆黑深不见底,亦渊停下后一手扶着莲忆一手拂向深渊,只见深渊开了一个缺口,缺口中透出丝丝光亮。亦渊抱起莲忆从缺口处飞了进去,裂开的空洞在亦渊和莲忆进去后慢慢闭合。

修染飞下来,只见两座大山中间是一道深不见底漆黑的深渊,修染再走近看时发现并不是如此,而是一层漆黑的结界,如果不去仔细辨别根本不会发现这是一处被结界封印的别有洞天之地。

修染将手轻轻的抚上结界,立刻被一股不大不小的力弹了开来,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在东海时见到亦渊的那次,想起了东海中的幻海也是这样的结界,一些事联想起来修染终于明白了亦渊在幽冥背阴山时为什么没有将他和莲忆杀了,而是选择跟他们合作。

修染不敢贸然打开结界,一旦结界有异动那么布下结界的人就会有所感应,亦渊法力在修染之上,修染不想做一些无谓的斗争。可是他又不放心就这样离去,于是就隐身在山的背面时刻注视着结界。

亦渊带着莲忆来的这处深渊虽然深邃但是非常的宽广,原本叫做百花幽谷,只因为这百花幽谷在两座高耸的大山之间,所以人迹罕至。亦渊也是无意中发现了这处洞天福地,便将百花幽谷用结界封印了。

百花幽谷虽然处于西北之地却常年温暖湿润,环抱的大山挡住了寒冷的北风,又加之百花幽谷中有几处温泉,所以百花谷中常年盛开各种奇异美丽的鲜花,故名百花幽谷。

亦渊抱着昏迷的莲忆向百花幽谷中一座木头搭建的房子走去,房子有上下两层,看这鲜泽的木头就知道这间木房刚搭建没多久。他抱着莲忆来到二层,将莲忆轻轻的放在了卧室中的木床上,木床上已经铺好了崭新的被褥。将莲忆放好后亦渊扯开了莲忆的衣服,只见在莲忆腹部上连同胳膊被花绯漯钢鞭的钢刺扎了密密麻麻的一圈。

伤口并没有流血或结痂,而是开始溃烂化脓,亦渊看出莲忆中的毒就是化尸毒,这种毒出自幽冥界,算是幽冥界中的至毒。六界之中就是神仙中了化尸毒,伤口也会溃烂流脓,如果不治疗就会渐渐化成血水。

亦渊对这种化尸毒也束手无策,想起了修染可能有解毒的丹丸,可是心中实在不想有外人打扰他和莲忆这一刻的独处,看着脸色苍白疼的紧紧的拧着眉头的莲忆和她伤口周围不断化成脓水的肉亦渊毅然决然的转身出了结界。

修染听见异动走了过来,看着脸色微微有些焦急的亦渊,亦渊看见修染脸上的焦急散开了些,道:“莲忆身上中的是幽冥界的至毒化尸毒,你有没有解毒的办法?”

修染忙道:“有,不过必须让我来为莲忆解毒!”

亦渊道:“可以,不过在莲忆醒后你必须离开!”亦渊不敢再拖延时间带着修染进了百花幽谷。

修染看着躺在床榻上紧闭着双眼的莲忆,心中一阵阵自责和难过。她原本可以过自己潇洒快意的人间生活,是他强留她在自己的身边,他害怕寂寞害怕孤独,所以留莲忆在自己的身边,却没有想过莲忆开心不开心。在他遇到艰难险阻和受伤时莲忆都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他却不珍惜,而且伤害她那么深。

修染压抑着心中的难过拿出紫金葫芦倒出了一粒金丹给莲忆喂了进去,“这粒金丹能解百毒,不过也还要清理一下莲忆身上的伤口并且撒上药粉包扎起来。”

处理莲忆手臂上的伤都还没什么,可是在莲忆的腹部上还有一些伤口,这些伤口都在胸部下两人实在不好给她解衣清理伤口。两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为难。

修染道:“要不让婳蓶来为莲忆清理伤口吧?”

亦渊立刻拒绝道:“不用,你出去等着,清理伤口还是我来吧!”

修染站了会儿,想到亦渊能为了莲忆布置出幻海的结界,想必两人也一定有着一些常人不知的情缘。想到这点修染心里像是喝了醋一样糟心难受。

修染将用到的丹药磨成粉末,准备好清理伤口用到药水后就走到了门外。

房中,亦渊颤抖着手轻轻的将莲忆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只露出伤口的部分,开始拿着沾有药水的棉布清理伤口。清理完伤口后在撒上药粉包扎起来,做完这一切后亦渊已是满头大汗。

亦渊将被子轻轻的盖在了莲忆的身上,坐在了床榻边的一张凳子上看着不再疼的皱眉的莲忆,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磨擦,低声道:“我的莲忆到底受了多少苦啊?为什么不好好的呆在幻海呢?那是我为了你建造的乐园啊,你在那里永远安全,不会受伤,不会难过,可是你总是这么不安分!”

一滴泪珠滴在了莲忆冰冷的手上,莲忆感知到泪珠的温热手微不可查的动了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