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八 交战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0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流芳阁的那个龟公实在太心狠手辣,饭钵似的拳头密集的打在姚美心的身上,姚美心只是痛嚎的紧紧的护住了脸,毫无还手之力。姚美心怎么说也是修炼了两三千年的桃花,何以被一个凡人欺辱到如此地步?莲忆回头看向依旧漠然无视的修染,莲忆声音颤抖道:“她不过就是喜欢你而已,你这样对她不觉得过分吗?”

修染道:“是,她是不过分,过分的是你。你记住,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她替你承受的。”修染的这句话让莲忆如坠冰窟,心中又痛又悔,举步朝着流芳阁走去,她想去解救姚美心。

修染冷冰冰的声音在莲忆身后响起:“如果你要去救她那么就由你来承受她所承受的这些!”

莲忆回身恨恨道:“那又如何?大不了被他们打死折磨死!”说着依旧朝流芳阁走去。

修染快步闪身到莲忆的面前,道:“我改变主意了,若是你敢去救她,我不但让你承受和她同样的痛苦,还要将她的痛苦加倍,你还想去救她吗?”

莲忆从来没有见过修染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莲忆气的嘴唇发紫,两只杏眼直将要喷出火来,怒视着修染。修染同样用锐利的目光回应着莲忆,莲忆看到修染锐利的目光竟然像只斗败的公鸡似的垂头耷耳躲过了那道如剑般锋利的眼神。

莲忆很清楚自己没有要挟修染的资本,修染不喜欢她,她就没有拿感情要挟他的资本;莲忆法力低微,更是不能用武力压制修染。自己在修染的心里也不过就是一个丫头,小厮和跟班的身份罢了。

婳蓶冷着脸对莲忆道:“你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愧对良心的事了吗?你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小妖,就不要妄想掀起大风大浪了!你是不是被冷落的久了就想折腾点事引起别人的目光啊?”话落婳蓶也扬长而去。

在婳蓶的心里很是看不上莲忆的,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莲忆一无是处。一个一无是处的人拿什么来征服人心?

莲忆受了婳蓶的羞辱,心里很是委屈,昂起头将溢满眼眶的泪水生生的逼了回去。

惠昉道士依旧对这些所有的事都熟视无睹,脚步稳健的走过莲忆的身边。莲忆平定了半晌这才迈开步伐追赶着走在前面的三人。

京城面积宽广,光南北长度就有一百二十公里,东西的宽度也有近九十公里。京城人口上千万,越是人口稠密的地方红尘气息越是浓重,最容易掩盖花绯漯身上的妖气。想要找到花绯漯就要在全京城细细的寻觅,还要注意不要打草惊蛇,一旦花绯漯发现风吹草动若是再躲起来就更难找了。

一行四人先从城北找起,为了方便也为了不惹人注意,婳蓶和莲忆都扮作男装,惠昉道士也做了俗家打扮,四人都扮作行走的客商隐匿在茫茫人海中。

四人从西向东,纵横着向南寻找。夜晚的时候就在走到的地方投宿,就这样寻找了十多天丝毫没有花绯漯的踪迹。

这天他们来到了京城南郊,莲忆远远的看见了一处宅院,宅院外墙上一枝枝叶枯黄的桃枝探出墙头,莲忆认出在夏天时节曾经在修染的命令下爬上那家的墙头偷桃,结果却被院主人发现并挨了他几棍子,在莲忆挨打时修染和莫忧却躲得没影了,自己想趁机逃跑结果被修染捉住用绳子绑住了双手让莫忧牵着走,想起这些让了莲忆心头没来由的感到伤感。

修染顺着莲忆目光望向的方向也看见了那处桃枝探出墙头的宅院,回忆起从前,一抹笑意直达修染眼底。他还依稀记得莲忆那时就想一只小狐狸似的,骨碌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从早到晚净想些让人一眼就识破的小伎俩。

可是现在他没有在莲忆的脸上看出一丝快乐,很久都没有见莲忆笑过了,自从发生姚美心那件事之后她也很少说话,每天像个木头人一样伺候修染的一切。修染心中有些愧疚,想去弥补却又无从做起。心里很后悔自己一开始那么冷淡的对待她,没想到莲忆会有一天因为自己对她的所作所为而不开心。

惠昉道士见修染和莲忆两人看着那处宅院呆望也跟着凝神望过去,只见宅院笼罩在一片隐隐约约的死气中,惠昉道士精于捉鬼所以一眼之下就看出了端倪。

惠昉道士向着宅院跨前一步道:“这处宅院有些异常,我们去看看!”

听见惠昉道士的话三个人都跟着走近宅院,微风中携来了阵阵熟悉的花香,莲忆记起这花香就是曾经在枉死城中花绯漯种植在府中的曼珠沙华的香味。

“是曼珠沙华的香味,曼珠沙华的芳香有迷惑人心智并且还有镇痛的功效,在枉死城中时花绯漯就是用曼珠沙华炼成丹药服下,治疗每天都要经受的剥皮之痛,另外花绯漯服下曼珠沙华丹药后浑身能散发出奇异的香,这种香味能迷惑见到她的人。每个看到她的人都会看到一个肤白貌美,妩媚妖娆的女子,其实她只是一个浑身鲜血淋漓恐怖的无皮鬼!”婳蓶说道。

这点莲忆和修染早就有所怀疑,四个人中就他们两个接触过花绯漯,跟她交过手。修染道:“花绯漯擅长用迷药,这种迷药也是曼珠沙华所炼制的,大家一定要小心,一旦吸入了迷药就会受她的的摆布。”话落修染走在前面叩了一下宅院的大门。

不多时院中传来一个死气沉沉的男声询问道:“谁啊!”

修染道:“我们是过路的行商,因为着急赶路所以备的水饮尽了,想跟您讨点水喝!”

不多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宅院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面容枯槁眼圈泛黑的男子看了看四人道:“进来吧!”

四个人跟在那男子身后进了门,莲忆认出这个开门的男子就是当初拿着棍子赶她的那个人,那时的他生龙活虎,脸色红润脾气暴躁,绝不是眼前这样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样子。

惠昉道士早就看出这个男子的异样,那男子将四人让座在院中的石桌旁,石桌旁正好有四个石凳子。四人坐下后那个男子就进门端来了茶具给他们每人都倒了一杯茶水,“喝吧,今天早上刚烧的热水。”那男子脸皮僵硬的说道。

四人打量了一下整个院落,院落中种满了曼珠沙华,棵棵曼珠沙华都欣欣向荣的盛开,这样盛开的鲜花在深秋时节实在不多见。

宅院的布局很简单,两个厢房,两个主卧带着一个大客堂。客堂中有些阴暗,不时传出阵阵阴风。

修染问道:“此处只有先生你自己居住吗?”

那男子瞪着黑眼珠少的三白眼看了看修染道:“不错,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几位快喝茶吧,不然一会儿就凉了。喝凉茶是会闹肚子的!”

惠昉道士猛地站起身指着那男子喝道:“呔,你这具没心的行尸走肉竟然还说着人话,行着人事,见了我们还不快快现出本相!”说着端起石桌上的热茶水尽皆泼在了那男子的脸上。

那男子见自己被识破张开没有血色的手就要去掐惠昉道士的脖子,惠昉道士快他一步将一张符纸贴在了那男子的眉间,那男子轰然倒地抽搐了一番,身上不断有黑气散出,黑气散尽后只剩了一具皮包着骨头的死尸。莲忆别过头,实在不愿意看那具眼珠突出恐怖骇人的死尸。

这时客堂的背墙缓缓移开,听见动静四人都做好了作战的准备。只见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拿着一把带着刺的钢鞭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走出了三十多个同那个死尸男子一样的行尸走肉。

“花绯漯?”修染看着那女子问道。

“呵呵,好眼力!我就是花绯漯,修染公子和莲忆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莲忆姑娘还是那么水嫩漂亮啊,比起我身上的这副皮囊好看多了。”花绯漯说道。

莲忆见她就盯着自己看,心里毛毛的。记起了在枉死城中,花府地牢里花绯漯想剥下她的皮囊自己用的事情,心中一阵恶寒。

修染用幽冥剑指着花绯漯道:“花绯漯!你在人间作恶瞒得了一时能瞒得了一世吗?人间不是属于你的地方,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们送你回枉死城。只要你洗心革面早晚会有重新为人的机会的!”

“我呸!谁稀罕做人了?我这样很好,七天吃一颗人心,十天换一张美人皮,自从来到人间我的法力精进了不知多少倍。在枉死城中,我每天要承受着剥皮之痛,再努力修炼,法力也进步缓慢。,我为什么要回去?想要让我回去就要先问问我的钢鞭答应不答应!”

花绯漯说着甩动起钢鞭,那钢鞭上根根钢刺发出幽蓝的光,一看就知道是淬了剧毒。看着花绯漯甩动起钢鞭修染情不自禁的将莲忆护在了身后,这不经意的动作让莲忆心中瞬间悸动了片刻,随后又恢复平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