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七 偷鸡不成蚀把米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5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修染不会炼丹却懂得品丹,楚凌天的女儿楚曼卿从小和修染一起长大,楚曼卿自小沉迷于丹术,所以修染跟着多多少少也知晓了一些丹药的知识。就像修染紫玉葫芦中的丹药全是楚曼卿炼制的,所以他想要从那么多大小相同,颜色相同的丹药辨别出丹药的药效性能轻而易举。

修染想看看莲忆到底要玩什么把戏,他端起汤碗来到了靠街的窗边,轻轻的打开窗户将汤尽数倒了出去。

过了半个时辰,莲忆来到了修染的门外敲了敲门,修染躺在床上装作药效发作的样子,颤声道:“进来!”

莲忆走进来看了眼已经空了的汤碗,心中一块大石顿时落地了。移步来到修染床边,修染有些烦躁的翻来覆去,对莲忆道:“我怎么感觉身体燥热呢?你是不是在那汤里放了什么东西?”

莲忆听到修染的话有片刻的不忍,但是木已成舟,生米已煮成熟饭了想回头已来不及了。莲忆给修染掖了掖被子道:“我怎么会害你呢!那只是一碗普通的银耳莲子羹,什么也别想睡着就好了!”

吹灭修染房中的烛火莲忆来到了姚美心的房间,轻轻的敲了房门四下后就离开了。这是两人一早就约定好的,事情办成以后莲忆只需要敲她的房门四下就行,姚美心听见这敲门声犹如闻听天籁之音,脸上止不住的笑着坐在镜前仔细的梳妆打扮。

约莫将近子时,莲忆支着耳朵听到姚美心的房间传来了开门声,想来是姚美心开始行动了。

姚美心脚步轻轻的来到了修染的房门外,侧耳倾听了一番,只听里面传来“窸窸窣窣”和阵阵的呻吟声,她急不可耐的推开了房门,借着朦胧的月光看见修染衣衫凌乱,露出了一片白皙结实的胸膛,修染依旧装作难受的样子翻滚。

姚美心看见修染这样,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要融化了,轻轻的走到他身边,将自己的手抚上修染的胸膛,“修染哥哥我来了,修哥哥难受吗?让美心来陪修染哥哥双修吧!”说着就要抻着脖子去亲吻修染。

修染腾出一只手狠狠的卡住了姚美心的下巴,道:“你这个淫性不改的桃花精,竟然算计到我头上来了!”说着将姚美心狠狠的推倒在地上。

姚美心不可置信道:“修染哥哥你没有吃掉那颗销魂蚀骨丹?”

“我们好像还没有熟悉到称兄道妹的份上吧?以后不要叫我修染哥哥!”修染看了看姚美心继续道:“你的那颗销魂蚀骨丹骗骗凡人还可以,想要瞒过我的眼睛却没有那么容易。我呢,已经想好了惩罚你的方式了,既然你那么饥渴那我就成人之美,送你去青楼好好享受享受!”

话落修染拿出一粒丹丸,捏着姚美心的下巴将丹丸喂了进去,“我这粒丹药会让你法力尽失跟凡人无异,不过你放心,法力不会永久的消失,三个月以后你就会恢复法力。”

修染不等姚美心出声反抗将一团布塞进了姚美心的口中,然后又将她五花大绑,扛着出了房间。

莲忆听见动静趴在窗边透过戳破的窗纸向外看去,只见黑夜中修染扛着被五花大绑口里塞着布团“呜呜”直叫的姚美心向外走去,临下楼梯前修染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眼莲忆的房间,莲忆顿时吓得呆坐在地上。

“他会用什么样方式惩罚我呢?我不能坐以待毙!”莲忆自言自语的连滚带爬的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她想要趁此时机赶紧逃跑。莲忆将几件换洗的衣服装进了一个小包袱中,将桌上的三千两银票塞了进去。蓦然想到,留下一千两银票,万一被修染捉到也不会被惩罚的太狠。

莲忆找来纸笔,写道:是我出卖了你,这一千两银票是我出卖你得到的,全留给你了。对不起,我走了,不要再找我,我无颜再与你相见!

莲忆将纸条并一千两银票放在了修染房间的桌子上后就离开了客栈。走出客栈后,莲忆心中非常好奇修染到底会怎么惩罚姚美心,于是一路悄悄寻觅,终于在京城一家名叫流芳阁的青楼旁边的拐角处看见了扛着姚美心的修染。

流芳阁灯火辉煌,里面传来丝竹管乐声和着猜拳行酒令的吵嚷声好不热闹,修染见门口没人的空档将姚美心远远的扔到了流芳阁门口,姚美心被摔的心肝肺俱裂。只见修染依旧藏身在拐角的阴影中,静静的看着流芳阁门前的动静。

流芳阁的老鸨搀着一个醉醺醺的客人走到门外,正好被五花大绑像虫子一样扭动的姚美心挡住了去路,老鸨小心翼翼的围着姚美心看了一番,等看清姚美心的样貌顿时喜上眉梢。那醉酒的客人也不走了同老鸨一起将姚美心抬进了流芳阁。

修染眼见着姚美心被老鸨和男客带进了青楼,他若无其事的拍拍身上的灰尘往回走去。

莲忆万万没想到修染竟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报复姚美心,等到修染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后莲忆这才悄悄的向城外逃去。

修染回到了客栈,看见莲忆屋里乌漆麻黑的没有掌灯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想要好好合计合计怎么给莲忆一个教训。

回到房间后就发现了桌子上的银票和纸条,修染看完以后嘴角翘起一抹弧度,低声道:“她倒逃得快!想逃走没那么容易!”修染放下纸条就转身走了出去。

街上漆黑一片,大多数店铺都已经打烊了。莲忆斜跨着包袱连飞带走眼看就要出城了,忽然头顶“嗖”的飞过一个黑影,莲忆想躲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模糊的星光下,修染斜睨着莲忆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很是气定神闲的样子。莲忆的心“咯噔”一下,腿瞬间酸软差点支撑不住跪下。

“三更半夜,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修染淡淡问道。

莲忆大声吼道,像是要将心中的惧意都吼出来,“不要明知故问了!我,我是拿了姚美心的银票将你出卖了,可是,可是我已经都将银票留给你了!我承认我做错了,既然我做错了,我不用你撵我走,我自己走还不行吗?”

修染轻笑道:“说的轻巧,谁说我要撵走你了?我说过对你的惩罚就是撵你走吗?”

“那你想怎么样啊?”莲忆的声音中带了些哭腔。

“跟我回去,不然让你吃不了兜著走!”修染声严厉色道。

莲忆见修染有些生气的样子,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向回走去,回到客栈,修染径直跟莲忆去了她的房间,莲忆害怕的颤声问道:“你跟来做什么?难道怕我逃走想要住在我的屋里吗?”

修染听见这话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然后将手伸到了莲忆的面前,“什么意思?”莲忆问道。其实莲忆明白修染是想让她交出藏在包袱中的两千两银票。修染不说话手一直伸到莲忆的面前僵持了很久,终于修染脸上渐渐的现出了不耐烦的神情,莲忆忙将银票拿出来乖乖的放在了他的手中。

修染拿着银票点了点,没说一句话就离开了。修染走后,莲忆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口中小声的骂道:“死财迷!”

第二天,莲忆又当回了从前的狗腿奴才,殷勤的伺候修染洗脸吃饭,对修染的伺候事无巨细无微不至。婳蓶和惠昉道士都有些好奇,昨天莲忆还一副萎靡不振懒懒散散的样子,过了一夜就变得机灵利索殷勤周到了。

吃早饭的空档修染跟店小二打听到唯一没有发生挖心剥皮的地方就是京都,摸清这些情况后,修染将他们住的客栈作为根据地,计划每天在京城寻找花绯漯的踪迹。

筹划好后修染一行人走出客栈,客栈门口小二正拿着一根棍子抽打着门口两只屁股对在一起的狗,不论小二怎么抽打它们,两条狗只是疼的“吱吱”叫却挪动不了几步,客栈中来往的客人看见两条狗有窃喜的,有嫌弃避开的。

莲忆认出其中的一条狗就是客栈中的那只被她喂了销魂蚀骨丹的狗。修染不动声色的瞅了莲忆一眼,婳蓶侧转头一脸嫌弃的避开走了。惠昉道士仍是面不改色,手持拂尘若无其事的走过。

莲忆只觉得脸烫的难受,婳蓶回身看着莲忆道:“你这是怎了?脸色这么红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吗?”莲忆瞅了一眼婳蓶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步伐。

修染走在前面,几人经过流芳阁时莲忆向里看了一眼,见到姚美心满脸淤青提着一把青花瓷水壶正穿梭在喝茶的客人中小心的为客人倒茶,她身旁跟着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姚美心感觉到了莲忆的注视抬眼看了过来,她看见了满脸不忍的莲忆,也看见了一脸熟视无睹的修染。

姚美心紧咬着嘴唇,只顾看着门外的人忘记了手上正在倒着的热茶,直到客人痛叫一声后姚美心这才回过神来。姚美心身旁的大汉见她得罪了客人,当着众多喝茶吃早点的客人的面对姚美心一阵拳打脚踢,姚美心毫无还手之力,只是抱着头不住的哀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