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六 修染被出卖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6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婳蓶本想请修染一起出去散散心,看看人间的夜景,修染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明摆的拒绝了婳蓶没有说出口的话。

修染吃罢晚饭回到了房中,手中拿着一本书,眼睛一直盯着书本却不知看了些什么。耳朵不受控制的聆听着门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每次听出不是熟悉的那个脚步声他心中都会有些失落。

他感觉自己跟得了什么病似的,无心再看下去,修染打开门走了出去。经过莲忆的房门,房门紧闭,里面也没有任何声音。修染若无其事的走下楼梯来到了后院,他突然又记起莲忆曾说自己在后院埋下了自己亲手酿造的桃花酒。为什么莲忆的影子无处不在?修染闭上了眼睛,使劲的摇了摇头,似乎想要将莲忆从自己的头脑中甩脱出来。

修染不喜欢自己被感情钳制的感觉,修染无心欣赏后花园晚秋的美景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不再看书,而是盘膝坐在了床榻上静心打坐。

今晚莲忆没有像以往那样去给修染倒洗澡水,铺床铺被。在房间里干坐着的滋味不好受,她想起了姚美心邀请她去玩的话。莲忆兴冲冲的来到楼下,问掌柜道:“今天下午才住进客栈的那位姑娘住哪间房?”

掌柜的很有礼貌的让小二带着莲忆去了姚美心的客房。

莲忆来到姚美心房间时姚美心正在案前画画,莲忆打量了一番姚美心的客房,这间客房真是上等房中的上等房啊!跟她住的那个中等客房比简直是天堂和猪圈啊,莲忆口中“啧啧”的赞叹着,眼睛不眨的打量着客房的布局,只见姚美心的房间有自己居住房间的两个大,却一点儿都不显空旷。

绣榻上铺的是上等锦被,遮挡床榻的是碧螺烟纱帐,四扇仕女屏风立在床榻前方,房间中一应桌椅板凳,书案都是名贵的红木打造,绝对奢华高贵。

姚美心抬起头笑道:“莲忆妹妹,我这房间比你的房间如何啊?”

“啊呀,没法比啊!美心姐姐真是有钱啊,哪像我,住什么地方,吃什么饭都得看别人脸色。想玩的地方不能去,想吃的东西只能看。”

“呵呵,莲忆妹妹说笑吧!像我们这些有法力的妖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更别说银钱了!”

莲忆听见这话顿时来了精神道:“美心姐姐想来是生财有道啊!我呢,不求钱财万贯,只要够我吃喝玩乐就行了。美心姐姐教教我,你是怎么赚到那么多钱的?只要不偷不抢不骗就行!”

姚美心搁下画笔,站起身捋着散在胸前的长发娇俏道:“我每年都会炼制一些丹药拿来人间卖,卖了这些丹药换的银两正好够我在人间消遣!”

姚美心炼制的丹药其实就是催情丹药,她也就会炼这一种丹药,好在催情丹药在人间很有市场,大受欢迎。

莲忆听见这话顿时失了兴致,道:“我又不会炼丹,一时半会儿也学不会。”

姚美心道:“是啊,炼丹这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不过我身上可有用不完的银钱呢!我打算过两天就回妖界,回到妖界后,我身上的银钱也就是废铜烂铁了,若是莲忆妹妹需要我可以送给你啊!”

莲忆眼睛亮了亮,“这是真的吗?这样合适吗?无功不受禄我不能白拿你的银钱吧!”

“说来真的还有一事想求莲忆妹妹帮忙!”姚美心说完看着莲忆。

莲忆心道:就知道天上不会平白无故的掉馅饼!莲忆问道:“美心姐姐说说是什么事吧!我要是能帮到你的绝对义不容辞!”莲忆说的慷慨,其实心里最惦记的是姚美心会给自己多少钱!

姚美心道:“你知道吗?我从小时候起就暗暗的喜欢修染了,可是修染总是对我不冷不热的,弄得人家真的好伤心啊!我真的非常渴望能跟修染在一起,我这里有一粒销魂蚀骨丹,只要你想办法让修染将这粒丹药吃了,那他就绝对能爱上我了!”

莲忆接过姚美心递给自己的粉红色丹丸,只见丹丸莹润可爱,看起来实在无害。莲忆想了想不敢冒这个险,将丹丸递还给姚美心道:“这这件事太突然了,再说我们只是初次见面,我怎么能相信你呢?”

姚美心面带伤心之色,哀戚戚道:“莲忆姑娘怎么能不相信我呢?我爱修染哥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害他呢?销魂蚀骨丹的药效总会有消失的一天,我没有那么贪心,哪怕用我的死换修染哥哥爱我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我都情愿!”

姚美心说的煽情让莲忆有些信了,支支吾吾了半晌没说话,其实她是想问问姚美心能给自己多少钱,钱少的话肯定不干。姚美心看出了莲忆的意思,掏出了一沓银票递给莲忆道:“这是三千两银票,全国都能通存通兑!”

莲忆还是犹豫,姚美心拿起莲忆的手将银票放在了莲忆的手中。莲忆吞了吞口水,三千两银票啊!三千两银票能让她在人间逍遥快活多久啊?一直以来都没有好好享受过,莲忆紧紧的攥了攥大把的银票,想还给姚美心却终是没有抵挡住金钱的诱惑。

姚美心笑眯眯的将那粒销魂蚀骨丹塞进了莲忆另一只手中。

莲忆听完了姚美心的吩咐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莲忆坐在桌旁颤抖着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想喝杯水平复一下自己那颗慌乱不已的心,颤抖着手端起的茶水洒的到处都是,莲忆只得放下茶杯站起了身在房间里一圈一圈的转来转去。

心里犹豫着:我到底该不该做这件事呢?看一眼桌子上码的整整齐齐的银票,再想想修染曾经对自己的好,心里更是难以决断。如果姚美心的丹药只是催情药,不会对修染造成别的伤害倒也没什么,可是莲忆最担心的就是销魂蚀骨丹是能让姚美心控制修染的蛊毒。

突然,外面穿来的狗吠声,莲忆灵光一闪,自己先可以拿狗试验一番啊,是不是催情丹很快就会一目了然。

莲忆用匕首将销魂蚀骨丹切下一小块,来到了客栈后厨,跟店小二要了些剩饭剩菜,将研成粉末的销魂蚀骨丹均匀的撒在剩饭菜中,端着来到了后花园。销魂蚀骨丹溶解后无色无味,饭菜的香味依旧四溢,那只狗闻到了饭菜香味,挣着狗链“吱吱”的叫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莲忆蹲下身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狗的脑袋,将盛着剩饭菜的破碗放在了狗狗面前,狗狗立即狼吞虎咽起来。

狗狗吃完后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开始有了反应,只见那狗烦躁不安的卧也不是站也不是,低声“呜呜”的叫着完全就是一副发情的模样,莲忆看着躁动不安的狗狗在脑海中想象着修染服用销魂蚀骨丹后的模样,眼神迷离浑身燥热,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的滚动,不断的呻吟出声。想到这些莲忆就觉得痛快,恨道:叫你平时总是一副心如止水,无欲无求的样子,让你尝尝销魂蚀骨丹的威力,看你还清高不清高!

莲忆原本想等过了三天后看看狗狗的反应后再决定要不要给修染吃那催情丹,可是性急的莲忆一旦有了某个想法就必须立即实施,这是她一贯的作风。

看看天色不过才戌时,莲忆连忙来到了客栈后厨,让厨子们做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做好后莲忆趁着没人的时候洒下了研磨好的销魂蚀骨丹。端着径直来到修染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修染正在凝心打坐,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微带些慌乱,修染没说话打开了门。莲忆低垂着脑袋,道:“我叫后厨的师傅给你做了一碗银耳莲子羹,你趁热喝了吧!”

莲忆一直不敢抬眼看修染,修染的眼睛太毒辣了,让她没由来的觉得怕。莲忆压制住颤抖将汤碗放在了桌上,拿着托盘立在桌旁,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她必须看着修染喝了汤才能跟姚美心交差。

修染坐下,看着两眼只盯着银耳莲子羹的莲忆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莲忆呐呐道:“哦,等着你喝完汤我顺便将碗带下去。

修染觉得莲忆今晚上非常的可疑,平时他并没有在晚餐之后有喝汤的习惯,这两天两人之间更是形同陌路,以他对莲忆的了解,莲忆更不会在深更半夜殷勤的给自己奉汤。修染的手轻轻的敲着桌面道:“你先回去吧,汤这么烫我三口两口也喝不完,我看会儿书,等汤晾凉后再喝!”

莲忆听他这么说也不敢再继续待下去,轻轻的带上房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莲忆走后,修染拿着汤匙轻轻的搅动着那碗银耳莲子羹,闭上眼睛细细的嗅着,甜香四溢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可是闻着这香味竟然人无端感到兴奋,“销魂蚀骨丹?"修染低声道,他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倒要看看莲忆会对他做什么。

莲忆惴惴不安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耳朵贴在墙壁上企图能从修染的房间听到点什么动静。可是她和修染的房间之间隔了婳蓶的房间,怎么可能听见修染房间传来的动静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