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四 鬼王的审判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69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而在背阴山,修染和惠昉道士找遍了整个山都没有发现异样,两人就想着下山回驿馆。这次上背阴山不比前次来容易,因为亦渊和修染破了迷天混沌阵,导致更多的恶灵逃出了迷天混沌阵,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背阴山的迷天混沌阵像是有生命般,在被破阵后就逐渐的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没有从前的那般有威力,所以他们两个经过了迷天混沌阵的边缘也没有被吸进去。

修染和惠昉道士徐步下山,刚走出黑雾面前就出现了二十几个鬼兵,一个鬼将模样的鬼道:“鬼王有请二位,两位请跟小的们走吧!”

修染和惠昉道士顿时满脸警惕,道:“鬼王找我们何时事?”

“两位去了就知道了,莲忆姑娘早就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鬼将的这句话立刻打消了修染想反抗逃走的心思,莲忆被抓了就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一闯了。

惠昉道士见修染乖乖跟着鬼兵走也不好自己一人逃走,遂也跟着来到了森罗殿。

森罗殿中庄严肃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侍立在鬼王左右,判官执笔坐在鬼王下首,身前的矮桌上摆满了卷宗。

地牢中跟三个恶鬼对峙着就要崩溃的莲忆,听到鬼卒叫自己上森罗殿的声音犹如听到了天籁之音。莲忆乖乖的跟着鬼兵来到了森罗大殿之上,昏暗中只见修染一身白衣长身玉立站在殿中央,莲忆甩脱鬼兵跑上前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般欣喜的抱住了修染的胳膊道:“修染你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恐怕就会被那三个恶鬼撕成粉碎了。”

“知道为什么将你们带来这儿吗?”鬼王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响起。

其实修染在来时的路上已经料到了大概,但还是躬身恭敬的回答道:“在下不知,还请鬼王大人言明!”

现在鬼王盛气凌人的架势跟面对亦渊时恭敬谦逊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鬼王气冲冲道:“你们偷偷来到幽冥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东皇钟吗?东皇钟在幽冥背阴山的传说流行了几万年,若是真的有也早就被六界的高手找到了,还能有你们这几个最多活了没有五千年的妖精的份吗?

本来我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们找不到也就算了,没想到你们竟然放走了枉死城中的千年画皮鬼!你们知道画皮鬼一旦去了人间,会给人间带来多少杀戮吗?此事本王就不上报天界了,但是你们几个必须尽快将逃去人间的千年画皮鬼抓回来!”

鬼王的要求不过分,没有惩罚他们,只是让他们将花绯漯抓回来。惠昉道士:“谨遵鬼王的话,我们几个一定将画皮鬼抓回来!”

这时一个俏生生有熟悉的声音传来:“父王大人,蓶儿也要同他们一起去人间捉拿画皮鬼!”莲忆抬头看去,正是曾经和她在街上因为一只腓腓差点大打出手的婳蓶。

鬼王皱眉小声道:“你跟着瞎闹什么?你知不知道人间多少降妖除魔的高手都丧命在画皮鬼的手中?现在的画皮鬼可不是从前的画皮鬼了,她到了人间后天天挖食人心,法力大增,你去了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婳蓶似乎不买鬼王的账,依旧高声说道:“我是厚土娘娘的关门弟子,我理应为降妖除魔捍卫正义出分力。女儿知道父王是担心女儿受到伤害,但是你要相信女儿啊,凭您女儿我的法力难道还能不如一个千年的画皮鬼吗?”婳蓶说着眼睛瞥了莲忆一眼。

莲忆竟有些心虚的不敢看婳蓶,真是法力不如人站在人家面前也感觉矮人一大截啊!

虽然婳蓶公主说的慷慨激昂可鬼王还是不同意她去,鬼王又小声道:“你能相信他们三个人吗?你知道他们三个人是什么来历吗?再说人心险恶,万一你遇上了对你居心叵测的凡人,他们有很多种办法能让你灰飞烟灭!”

婳蓶笑笑道:“父王就不要再当女儿是三岁的小孩了,凡人有什么可怕的?六界之中就属凡人最微不足道,再说我是去为民除害,是去帮助他们的。这三个人中可是有一个人跟我们交情匪浅呢?”婳蓶说着眼睛望向了修染。

鬼王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修染气质高华纤尘不染犹如谪仙,鬼王越看越眼熟,问道:“这位是?”

修染道:“鬼王大人贵人多忘事,在下三千年前曾经跟我们妖界的妖王楚凌天来过幽冥界,当时鬼王还送给在下一把幽冥剑。”

鬼王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哦哦哦,对对对!我记得那时你还是个少年啊,几千年不见长这么大了!楚兄近来可好啊!”

“楚叔叔一直很好,也经常念叨您,说是有时间会来拜访您!”

鬼王又感叹了番后对婳蓶道:“既然有修染在那我就放心了,去吧!去人间历练一番对你也有好处!”

婳蓶喜滋滋的谢过鬼王后就跟着修染他们出发了。

有了婳蓶在他们就再也不用游过忘川河从狗洞子似的山洞里爬出去了,一路上不但没有任何鬼阻拦,遇见他们的鬼反而恭恭敬敬的为他们让路。

“修染哥哥经常在人间行走吗?”婳蓶略带着温柔的声音问道。

自从婳蓶加入到他们中来以后,和修染并肩走的人就变成了她。而最让莲忆心中不舒服的是婳蓶说话的语气熟悉的像是跟修染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似的。

莲忆气鼓鼓的走在他们两人的身后,跟她走在一起的是无趣的惠昉道士,莲忆也想若无其事的跟惠昉道士聊聊天慰藉一下自己那颗稍稍有些失落的心,可看到惠昉道士那张严肃刻板的脸就没有了说话的欲望。心里又生气修染也是个不懂怜香惜玉的坏男人,自己虽然没有婳蓶长的那么性感妖艳,好歹也像出污泥而不染的清莲般,怎么也好歹照顾一下她的感受啊!

就这样在修染和婳蓶的说说笑笑中,在莲忆盛怒中,在惠昉道士如老僧入定中他们走过善魂岭,经过善恶牌坊,又踏上奈何桥过了黄泉路来到了人间。

到了人间正值深夜,城中酒楼客栈基本都打烊了,为了找到一间还在营业的客栈他们走遍了整条街都没有找到。莲忆累的有些腰膝酸痛,可是婳蓶还在柔声柔气的跟修染说话,莲忆真纳闷说了一路子也不嫌累。

“修染哥,我第一次来人间,麻烦修染哥能多多照顾我一些!”婳蓶道。

修染道:“那是一定的。”然后修染对着走在后面的莲忆道:“不如我们去之前落脚的那家客栈投宿吧!”

莲忆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忙殷切的回应道:“好啊,好啊,我们就去那家客栈吧!”

婳蓶听见莲忆那带着些欢饮鼓舞没出息的声音不禁朝她投去了鄙视的目光,莲忆生气故意加快脚步挤到了婳蓶和修染中间,笑眯眯道:“我在那家客栈的后院中藏了许多我自酿的桃花酒呢!等我明天将桃花酒挖出来给你喝!”

修染淡淡的答道:“好啊!”莲忆顿时如泄气的停下了脚步,婳蓶见修染对莲忆态度冷淡更是耀武扬威的对着莲忆露出了嘲笑。莲忆很受伤的自觉的放慢了速度,修染这时怎么了?自己去了一趟天界治疗自己变成石头的手,回来后也没有见他问候一声不说,现在对自己的态度还冷冷淡淡的。

莲忆很忧郁,想起修染在花府地牢中他用牙齿咬破自己的舌头解毒,又想起在枉死城中他为自己吸毒疗伤,还有在背阴山救自己,所有所有关于修染跟自己在一起的种种莲忆都想了一遍,可是回到了人间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么冷淡,莲忆越想心里越难过,难道修染只能和自己共患难吗?

在修染感觉莲忆的影子无处不在时,就刻意的和莲忆保持距离,他怕自己对莲忆产生情愫,他觉得自己还不能动感情,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他不想被谁影响了自己坚定不移的步伐。

也许只是情还未到深处而已!

来到以前投宿的那家客栈,修染没有任何动作回过身看着莲忆,婳蓶也跟着看着莲忆,莲忆这才明白,像叫门这样有失风度的事情本该就是小厮和粗使丫鬟们的差事。

莲忆硬着头皮走上前来“铛铛”的使劲敲向了门,带着怒气敲门声音格外响,没用她再敲第二下里面就传出了询问声。莲忆又将四人的情况告诉了客栈小二,小二这才开门将四人带了进去。所幸还有空余的客房,而且满够他们四人每人一间房。

第二天莲忆早起给店里掌柜的定好了早饭,又端着洗漱用具去敲修染的门,其实她本不想伺候他的,但是经过昨夜的彻夜不眠她想出了这么一个烂招,她就想看看自己跟个粗使丫鬟似的伺候修染他会有什么反应。

里面修染听见敲门声淡淡道:“进来!”

莲忆尽量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将毛巾浸在温热的水里,然后拧干了递给修染,修染头未抬眼未睁像从前许多个早晨一样理所当然的接过了莲忆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把脸。莲忆的顿时有些忍不住了,想要痛责他一番又怕被他骂自己自作多情,莲忆忍着怒气伺候完后就离开了。

看着莲忆带着怒气的背影,修染心中有些莫名的失落,不知道自己这样会不会伤害到她!

四人坐在角落中吃早饭,婳蓶小声的问修染道:“人间这么大,人海茫茫的我们该从哪里找起呢?”

不等修染回答,莲忆淡淡道:“酒楼,茶肆,青楼!”

“酒楼,茶肆和青楼?”婳蓶忍不住反问道。

“对呀,酒楼茶肆和青楼聚集的可是天南海北的人啊,在这些地方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听到,你想知道的事情在这些地方也很容易就能打听到。”莲忆终于在婳蓶面前卖弄了一回,脸上止不住的得意洋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