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三 情何以堪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0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亦渊无言以对,自己想要她平安的活着,没想到这样却剥夺了她原本应该有的快乐。可是一想到莲忆和修染在一起时那和谐美好的画面,亦渊冷笑道:“你是真的想自由快乐还是想跟修染在一起?”

莲忆听见这话“刺溜”从亦渊的袖子中钻了出来,恢复了人身看着亦渊道:“战神这句话让小女子我听来感觉醋意甚浓啊!我就是想跟他在一起又能怎么样呢?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那也是正常的!”

亦渊生气道:“你你,你真是越发不知羞臊!”

莲忆侧着头认真的看了看亦渊道:“莫不是你喜欢上我了?那可不行,我向来对有妇之夫没兴趣的,也不想做人家小妾。虽然战神大人威风凛凛,玉树临风,不过我还是经得住诱惑的!这男人啊,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呜呜呜”不等莲忆说完亦渊紧紧的抱住莲忆的头亲了下去,莲忆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声好像炸开了,脑中一波一波刺眼的光芒一圈一圈的荡漾开来。

亦渊的吻对于莲忆来说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有如此大的魅力,或者,这是亦渊轻视自己侮辱自己的一种手段?

莲忆猛的推开了亦渊,狠狠道:“你什么意思?我像是那种可以随便轻薄的女子吗?”

亦渊深吸口气一句话不说加快飞行的速度飞到了莲忆的前面,莲忆只觉得心中像是塞了团棉花一样堵的难受,她也同样沉默着不说一句话。

亦渊将莲忆送回了幽冥界的驿馆,直到将莲忆送下离开都没有说一句话。亦渊心中直恨自己的失态,想到莲忆在心中将自己想象成卑鄙下流的人就恨不得一头撞死。

亦渊回到了天界,看着还在熟睡的常曦牙关紧咬。他解了分身术独自一人来到了书房,却是辗转反侧再无了睡意。自己这算什么呢?心里爱着莲忆却和别的女人同床共枕,莲忆能明白自己吗?她会理解自己吗?亦渊突然很想知道莲忆在知道真相以后会做什么样的决定。

想着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事渐渐沉睡,梦中亦渊仿佛回到了从前,在瑶池边那些同龄的孩子们拿着石子打他,骂他,“你这个杂种,你爹是大魔头,你就是个小魔头!你不配在我们天界带着,你身上流着肮脏下流的血,滚出天界,滚回魔界!”

亦渊小小单薄的身子无论被石子砸的多么痛都不为所动,他倔强隐忍的样子让那些孩子们更气愤,于是更变本加厉的摧毁他。

那些孩子们打的累了就散了,亦渊带着满身的伤回到了瑶池底的家,瑶池底简陋的房子中他的母亲,百里雪漫正在一针一线的缝着他被那些孩子们扯碎的衣服,手的动作带动手上的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亦渊走进来,百里雪漫没有抬起头,只是淡淡道:“回来了!”

百里雪漫的淡漠彻底激怒了亦渊,亦渊大声的吼道:“我为什么总是受尽欺辱?你为什么带我来到天界?”百里雪漫抬眼看着亦渊变得血红的眼睛,抬起锁着铁链的手狠狠的打在了亦渊的脸上,伴着铁链的“哗啦”声是一记清晰响亮的耳光。

亦渊捂着被打出鲜血的脸,眼睛的颜色渐渐的恢复到纯黑的眼眸,亦渊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想要不被欺辱那就要变得强大!告诉你,我不欠你什么,记住,以后不要再对我说埋怨的话!”百里雪漫恨恨的说完这句话继续拿起针线缝补着那件破衣裳。

那晚,亦渊在沉睡中被“嘤嘤”的啜泣声吵醒,他继续装作熟睡的样子,百里雪漫的手轻轻的抚上了亦渊被打肿的脸庞,轻声道:“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本事保护不了你,你一定要坚强自己保护好自己。”亦渊在百里雪漫的安慰声中沉睡,心中发誓一定要变得强大,既然妈妈保护不了他,那就让他来保护妈妈。

莲忆因为回来的太晚所以没有打扰别人,只是一晚上也辗转反侧不成眠。第二天一大早起床想给修染一个惊喜,却不料被丫鬟告知修染和惠昉道士在他们走后就去了背阴山。莲忆自己一个人不敢去背阴山,只能一个人坐在驿馆中苦等。无事可干的人最容易生烦恼,尤其是昨天夜里被强吻那件事。

就在莲忆烦恼的长吁短叹时突然听见远处传来细不可闻的闲聊声,莲忆支起耳朵细细聆听了番,听出这声音就是驿馆中丫鬟的声音,只听其中一个丫鬟说道:“听说最近我们幽冥界又来了许多枉死的冤魂,男的是被挖了心,女的是被揭了皮,每个人的死相都很恐怖。”

另一个丫鬟道:“我也听说此事了,听说此事都惊动了鬼王,鬼王派黑白无常调查了此事,说是这些人都是画皮鬼杀的。画皮鬼杀的这些男女生前有的是奸夫淫妇,有的是信念不坚定被画皮鬼勾引了杀掉的,唉,枉死城不知道又要来多少枉死的鬼魂啊!”

莲忆听到这里想起了在枉死城中跟着她和修染逃出来的花绯漯,顿时急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房间里来回的转。莲忆心道:完了完了,若是鬼王查到自己和修染的头上,会不会将我俩押解到天庭治罪啊!我俩会不会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十八层地狱啊?

修染和惠昉道士去了背阴山,亦渊回了天界,莲忆现在连一个能帮着出主意的人都没有,她是不敢去探那两个丫鬟的口风的。

正是因为她和修染闯进了枉死城花绯漯才有机会逃脱的,这件事一目了然,说不定鬼王他们早就查的很明白了,也许现在正带兵过来捉拿她和修染呢!

莲忆悄悄的跑到驿馆门口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提心吊胆的缩回了脖子继续藏到了客房里。

莲忆惶惶不安,想到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得走,赶快走。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收拾好后她又犹豫起来,修染现在正在背阴山,若是自己不去通知他一起逃,那些鬼兵们很容易就会捉住他,修染平时看起来很冷淡但对自己照顾颇多,若是自己就这样走了那就太不仗义了。

突然莲忆听见了驿馆门外传来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莲忆心道:完了完了,鬼王派人来捉我了!

不多时莲忆的房门传来的敲门声,“莲忆姑娘,我们鬼王大人有请!”莲忆听见这话战战兢兢颤抖着声音问道:“鬼王大人找我何事?”

“您去了就知道了,小的只奉命来请!”

莲忆四下里看了看,没有任何逃跑的出口,硬着头皮将房门打开,外面一共站着二十多个鬼兵,鬼兵们个个阴气森森又严肃,莲忆本想趁他们松懈之时逃跑,却不想这些鬼兵们将莲忆团团围住,列好队形朝着森罗殿行去。

在经过繁华热闹的大街时,鬼兵整齐的队伍被挤出了一个缺口,莲忆瞅准时机窜身冲出缺口,刚想捏诀念咒隐身,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捏住了莲忆的脖子,一个高大魁梧的鬼将阴森森的笑道:“就你这速度还想逃跑?”

莲忆因为逃跑导致鬼兵们不再信任她,两个鬼兵将莲忆的手臂反锁押着走。

莲忆想到鬼王一直很给亦渊面子,所以看在亦渊的份上想来不会过分为难她,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莲忆又十分矛盾,又不想被鬼王惩罚,又不想欠亦渊人情。

莲忆也不知道修染怎么样了,背阴山上时常有恶灵出没,若是修染和惠昉道士再被恶灵引入迷天混沌阵就麻烦了。

鬼兵们直接将莲忆押到了森罗殿地底的监狱,监狱中阴暗潮湿,等适应了地牢的黑暗后莲忆惊恐的发现,地牢众鬼关押的全是些恶煞恶鬼和冤鬼,莲忆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鬼兵们狠狠的推了莲忆一把,莲忆踉跄着被推进了角落里的一个监狱,扑在了一个冰冷粘滑的身体上,莲忆借着微弱的磷火看去,只见一个浑身血肉模糊的躯体扭动了一下身体,莲忆只觉得铺天盖地的恶臭扑面而来。

莲忆吓得“啊”大叫一声弹起了身体,惊恐的倒退到牢门口,紧紧的贴在冰冷的牢门上。

只见牢房中不止关押了这一个被剥皮的鬼,还有两个胸前破了一个大洞的男鬼,两个男鬼显然是被挖心后死掉的。莲忆想起了驿馆的两个丫鬟说过的话,莲忆想道:难不成这三个鬼就是被花绯漯剥皮挖心的鬼吗?

想到这点莲忆更是吓得慢慢的蹲下身蜷缩起了身子,企图将自己缩小到不存在的样子。

剥皮鬼和那两个没心鬼像行尸走肉似的伸出长着长长黑指甲的手一步一步的向莲忆走来,莲忆觉得他们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她的心上,每多走一步就越加深她的恐惧。

莲忆大叫着站起身,似乎这样就能宣泄掉心中的恐惧,她一直以来修炼水行灵力,因为不用功所以使出的灵力毫无杀伤力,此时因为恐惧莲忆捏诀幻出十多把冰箭向三个缓步走来的恶鬼射去,对着三个恶鬼没头没脑的一阵乱射。三个恶鬼被射退了几步,那个没皮的鬼显然受到了伤害,痛叫的声音尖利的震耳欲聋。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对立着,谁也不敢妄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