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三十二 问世间情为何物 一物降一物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63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庄严肃穆的凌霄殿上,天帝气势威严的端坐在龙椅上,“那这么说妖界也在寻找东皇钟了?”

亦渊躬身答道:“是的,陛下!小神自作主张与他们结盟一起寻找东皇钟,并承诺在找到东皇钟时帮妖界度过天劫!”

天帝沉思半晌,道:“这样也好,他们毕竟比你们熟悉下界的地理环境,寻找东皇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啊!若是没有事你就下去休息吧!”

亦渊缓缓告退,刚刚走出凌霄殿一个宫女叫住了亦渊道:“天后娘娘召上神有话说。”

亦渊跟着宫女来到了千禧宫,千禧宫中天后姮娥正坐在凤椅上轻啜着杯中的茶水,亦渊上前给姮娥行礼,姮娥着人给亦渊赐座。

姮娥开门见山道:“本宫听说天帝陛下准许你和妖界结盟,并且帮助妖界度过天劫?”

亦渊答道:“是的。”

姮娥微有些愠怒的脸上显出淡淡红晕,姮娥除了拥有常曦那样至高无上的尊贵,还隐隐带了些杀伐决断的狠戾,姮娥缓声道:“既然天帝陛下吩咐了下来那你照做就是了,只不过本宫也有一个任务交给你,杀掉妖界的修染!”

亦渊有些难以置信,顿了顿道:“妖界寻找东皇钟的就是修染,也是他与小神结盟,这让小神也难办啊!”

姮娥站起身踱了几步,转身道:“正因为他与你结盟,所以你杀了他才会神不知鬼不觉。你放心,我会派人协助你。万一事情泄露本宫也会护你周全!”

亦渊无奈只得接下了懿旨。

因为担心莲忆一个人还在瑶池水底就匆匆的向瑶池赶去,可是亦渊找遍了瑶池底都没有发现莲忆的影子,亦渊心里一阵心慌意乱,担心莲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亦渊急匆匆的回了韶华宫,常曦早早的来到了宫门口接着,看见满脸风尘仆仆的亦渊嗔怪道:“早听说你回来了,怎么现在才回家啊?”

“天帝天后召我去叙职了所以回来的晚了些!”亦渊心不在焉的答道,他心里很焦急,却强自镇定着。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一圈,这是地上的水渍引起了亦渊的注意,亦渊皱了皱眉头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水?”

“哦,听说你回来了所以我吩咐宫女们去瑶池底捉了几条肥美的鱼等你回来后做给你吃!”常曦说完静静的望着亦渊。

亦渊发觉她审视的目光,淡淡道:“难为公主如此有心了!”这时他心中已经明白莲忆定是情急之下变成了真身被宫女们捉来了,既然知道了莲忆的下落亦渊的心就没有那么焦急了,此时越是焦急约会露出破绽。

这时御膳房那边传来了响动,亦渊朝响动的方向走去,边走便问:“那边为何喧哗?出了什么事情了?”

常曦跟在亦渊的身后也朝着御膳房走去,原来御膳房的厨子们想要捉住莲忆宰了炖汤,却不想刚打开盖子三条鱼就一齐蹦了出来到处乱窜,将御膳房弄得一片狼藉,厨子和宫女们也摔得四脚朝天弄出了响动。

亦渊和常曦来到厨房时正看见莲忆的真身红鲤鱼和那只虎鱼像在较劲似的一蹦三丈高,亦渊很是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两只过于“活泼”的鱼,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老老实实趴在角落里的黑鲤鱼,常曦将所有的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把这三条鱼放生吧!你知道我并不爱吃鱼。”

常曦道:“放生?这三条鱼可是我专为亦渊哥准备的!”

亦渊状似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那条黑鲤鱼,“我从来都不吃鱼,若是公主不想放生那就养着吧!”

“亦渊哥什么时候竟有了菩萨心肠?”常曦对亦渊脸上的每一点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

亦渊拂袖而去,道:“既然公主不同意放生,也不同意将它们养着那就随你处置吧!”说完生气的离开了。

看见亦渊走远的身影,常曦蹲下身细细的打量着那只一直很安静的黑鲤鱼,心里纳闷道:不知道这只黑鲤鱼是公是母啊!

黑鲤鱼见常曦脸色不善的打量着自己,吓得身子使劲向后缩了缩,而莲忆和那条虎鱼还依旧在没心没肺的蹦啊跳啊,将水花溅的常曦满身都是,常曦对着两条过分活泼的鱼大声吼道:“给我把它们扔进缸里,放到烈日下好好的晒晒它们!把这条黑鲤鱼杀了炖汤!”吩咐完后常曦气冲冲的离开了御膳房。

晚间,常曦亲自端着炖好的黑鲤鱼汤来到了书房,书房中亦渊正在夜明珠下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本,常曦将鱼汤放在了书桌上,将亦渊手中的书轻轻的抽出柔声道:“亦渊哥喝点我给你炖的鱼汤吧,味道很鲜美的!”

亦渊脸上微带了些怒色道:“你知道我一直以来不爱吃鱼的。”

“怎么说这都是我精心为你做的鱼汤,你好歹也要尝尝不是吗?”

亦渊不想再跟常曦胡搅蛮缠夺过她手中的书继续看了下去,常曦生气的将桌上的汤碗摔在了地上,书房中顿时一片狼藉,鲜美的鱼汤也香气四溢。亦渊依旧漠然的对常曦的怒气视而不见,这也是亦渊最让常曦抓狂的,一向自恃高贵的常曦总是会在亦渊面前失态狼狈。

常曦哭着问道:“你今天是一个人回天界的吗?跟在你身后和你一起来天界的女子是谁?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是年神李丙告诉你的吧!看来年神的目的达到了,你终于上了年神的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呢?不用问你是相信年神的话了,不然你就不会跟我大吵大闹!很好,很好,很好!你宁可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我。”亦渊说完生气的拂袖而去。

常曦满脸泪痕的坐在地上,心中满是悔恨和委屈。她后悔不该失了理智将事情弄的这么糟糕,她委屈亦渊对自己总是这么冷静漠然,明明知道自己在亦渊的心中微乎其微可还是像飞蛾扑火般,爱他爱到失去了自己。

韶华宫的下人们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将装着莲忆和虎鱼的大缸倒进些水,其实他们不倒水也没有关系,两条活了一千多年的鱼若是连离了水就生存不下去的能力都没有,那就真的是太丢妖精们的脸了。

此时莲忆正耐心的劝解安慰一直哭泣不停的虎鱼,“虎鱼兄不要哭了,鱼死不能复生,你不能因为过于悲痛再伤了身体!”

虎鱼抽抽噎噎道:“你,你知道吗?小,小哩,小哩和我从小一起,一起长大,我们,们一起花前月下,一起笑傲瑶池,可是,现在才,才这一天的时间我们就天人永隔了啊,啊······我们一直生活在瑶池,原本以为瑶池就是我们两个此生一生一世的天堂乐园,我们都觉得就是天帝用寿与天齐的神仙职位换我们的一世逍遥,我们也绝不会换的,可是······呜呜!”

虎鱼哭的凄惨,莲忆的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如果虎鱼和黑鲤鱼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倒也不至于让虎鱼为他的死这么伤心,可是他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不是爱人胜似爱人。

常曦擦干了脸颊的泪水,来到梳妆台前将自己重新收拾的容光焕发,依旧高贵华丽的夺人目光。常曦施施然的来到了卧房中,亦渊靠在床榻上还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

常曦抽掉了亦渊手中的书本,眼神迷离暧昧的吻了下去。。。。。。

深夜,亦渊轻轻的将常曦的头挪离自己的胳膊,捏诀施了一个分身术,亦渊轻轻的下床回望了眼床榻上依旧沉睡的常曦和那个没有呼吸的傀儡。

虎鱼哭的累了睡了过去,莲忆也终于清静了下来,韶华宫中巡逻的天兵不时的走过水缸的不远处,莲忆暗暗记着他们巡逻一圈间隔的时间,想等到后半夜巡逻兵困乏时找机会逃脱。看了看依旧在睡梦中抽抽搭搭的虎鱼实在不忍心独自一人逃生,莲忆碰了碰虎鱼,虎鱼没有任何反应,莲忆想还是自己做回人身将虎鱼带走吧!

一对巡逻兵过去后,莲忆刚想变回人身,突然一只大手牢牢的抓住了莲忆,莲忆借着明晃晃的满月看清来人正是亦渊,亦渊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手一挥一只和莲忆一模一样的红鲤鱼在水缸中活泼的游来游去。

亦渊带着莲忆向西天门走去,路上莲忆问道:“天界守卫那么森严我怎么能逃出去呢?”

“晚上哼哈二将不守门,守门的是逍遥镜,逍遥镜会辨别进出西天门的所有神仙妖精,我手上有令牌,逍遥镜能识别我的令牌,你只需要藏在我的袖中就可以安全通过西天门。”

亦渊说着将莲忆拢进了宽大的袖中,莲忆老老实实的呆在亦渊袖中,亦渊尽量不摆动袖子。在经过西天门时,一面大镜子严严实实的挡住了整个大门,亦渊拿着令牌对着镜子晃了晃,镜子立刻恭敬的旋转开来,亦渊带着莲忆稳稳妥妥的过了西天门。过了很久,莲忆小声问道:“安全了吗?”

亦渊道:“我们已经走出西天门了!现在我要把你送回幻海!”

莲忆本想还交代一下让亦渊回去后将虎鱼放回瑶池,一听这话顿时焦躁道:“我不回幻海,你凭什么非要将我关进幻海?你有什么资格将我关进幻海?”

莲忆的话让亦渊身形滞了滞,“我送你回幻海只是为了你好!”亦渊的声音黯哑,可莲忆满心只想着将要被关进牢笼中的痛苦,厉声反驳道:“什么是为我好?我只知道自己成天被关在幻海中不快乐,沉闷,压抑。我不需要那个阻碍我自由的屏障,我不需要保护,我要自由自在,我要快乐!即使我遇到了困难也从没觉得苦,我一直觉得那困难是完善我人生的一部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