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八 游鬼城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25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鬼王引着众人来到了驿馆,驿馆跟鬼王城遥遥相对,鬼王城威严气派,而驿馆却带了些弥漫的仙气。果然是供天界使者休憩的所在。

众人进到驿馆分主次落座,鬼王看着亦渊身后的修染他们三人道:“这几位看着眼生,可是跟着战神大人一起来此公干的吗?”

其实早在四人进城前就有鬼卒前来报知了鬼王,而前来报知的鬼卒恰好是那时追捕修染和莲忆的鬼卒,所以就认出了他们。

亦渊对鬼王道:“这几位却是协助我来此公干的,只是来的晚多走了些冤枉路,还给鬼王大人造成了麻烦!”

鬼王翻了翻两只黑白分明的牛眼半天才道:“这三位可曾是先后被困在枉死城中了?”亦渊听此询问点了点头,鬼王没再追问下去。

莲忆听到这里一直提到嗓子眼的那颗心可算是落了地,她真担心鬼王会跟他们追究花绯漯逃跑的事情。几人都跟鬼王作揖说了番客套话。

鬼王同鬼吏们又略坐了坐就告辞离去了,他们一走莲忆紧绷着的身体就像一滩烂泥一样整个陷在了藤椅中。修染因为身体不适早就被驿馆的丫鬟们带到了一处僻静的别院中修养,莲忆不好去打扰修染,到自己的房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睡着了。

这么久以来的惊吓劳累让莲忆如惊弓之鸟,终于舒舒服服的放松下来,莲忆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等醒来时才记起修染还在闭关修养身体,修行者在闭关时不吃不喝就像冬眠的虫,莲忆不好打扰他就在他的门外溜达了一圈。

突然莲忆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某个角落注视着自己,等她转头寻找时又一无所获。在以后的日子里她都有这样的感觉,莲忆心里感觉毛毛的,自从来到幽冥界这些天受到的惊吓比她在幻海一千二百多年受到的惊吓还要多,现在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莲忆就像只惊弓之鸟似的心惊胆寒不已。

亦渊自打住进驿馆就深居简出,轻易看不见他的身影。而惠昉道士是个敬业的道士,从来都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就像此刻不用看莲忆也知道惠昉道士不是在房间里参禅打坐就是烧炉炼丹。只有她一个人每天像个夜游神一样无所事事。

莲忆在驿馆中很无聊,想着酆都鬼城并不像枉死城那么恐怖就想出去转转。可是她身无分文,想起惠昉道士身上应该从来不缺这些冥币,于是来到了惠昉道士的客房。

莲忆不识趣的将房门敲得“梆梆”响,惠昉道士正在参悟道家清心诀,听见震天响的敲门声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哪里还能静心参悟静心诀?惠昉道士臭着一张脸将门打开,“莲忆施主所为何事而来?”

莲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自己打扰了他,让他生气了,但还是小心翼翼道:“惠昉道长,我想跟您借点冥币,出去散散心!”

“散心就散心吧,要冥币干什么?”惠昉道士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生气的说道。

从前莲忆吃过惠昉道士的亏,惠昉道士生气的样子让莲忆感到心悸,可还是豁出去道:“你就说给不给吧,不给我就赖在这儿,并且一直敲门一直吵让你不能静心参禅!”

惠昉道士气的指着莲忆道:“你你你,你这个妖精忒无理取闹!”惠昉道士不敢说出后面的话:别以为我不敢收拾你!

惠昉道士也不知道莲忆是什么来头,竟然连威名赫赫不食人间烟火的战神都护她,他隐约觉得战神能留下来跟这个小妖女脱不开干系。

而莲忆则觉得四个人已经结盟了,她跟惠昉道士要点冥币不过分。既然是同盟就得互帮互助嘛!再说将事情闹大了人家只会笑话惠昉道士小气。

惠昉道士转过身大步进屋将褡裢中的冥币一股脑的倒了出来甩给了莲忆,冥币散的满地都是,莲忆小声咕哝了句:“切,既然给就和颜悦色的给呗,这样我还能对你心存感激,现在我一点儿都不感激你!”惠昉道士不去理会她“嘭”的一声将门带上了。

莲忆俯下身一张一张的将冥币都捡了起来整齐的放好,边检边大声道:“唉,真是的,好话不会好好说,好事不会好好做!”而住在惠昉道士对面的亦渊一直默默的注视着莲忆的一举一动,见莲忆还和从前那般任性无理取闹不禁摇头哑然失笑。

莲忆将冥币揣好后就兴高采烈的向外走,在经过亦渊房门口时犹豫要不要叫着他跟自己一起出去玩,可是一想到亦渊整天一副严谨肃穆的样子实在让人倍感压力,若是真的一起出去只怕坏了自己的兴致。

莲忆在亦渊房门前的停留,他尽收眼底,如果莲忆肯叫着他一起出门玩他一定会去的,他做好了抛掉心中所有的忍耐和克制跟她走。可是莲忆最终什么都没做转身离开了,亦渊心中一阵失神。可随之又痛恨自己,自己这是在做什么?离莲忆越近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莲忆穿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朵朵娇俏的蔷薇,用一条白色的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乌黑的秀发用一只白玉簪绾成飞云髻,装束简单又落落大方。只是腰带上悬挂的那个装着满满的冥币的粗布袋子让莲忆美好的形象顿时一落千丈,莲忆也觉得有些不妥,不过总比把大把的冥币揣在怀里强多了。

一出驿馆大门莲忆就像逃出牢笼的鸟儿般,连走路的步伐都轻盈快活了。大街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街两边摆的小摊卖的东西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一个水果摊上摆的甜瓜甜香四溢,葡萄个个如紫珍珠般煞是可爱,莲忆猛扑到摊前贪婪的吸允着甜香的味道,伸出手想要拿起一个浑圆如白玉的大甜瓜问问价,却不想手指竟然穿透甜瓜而过。

旁边一个挎着篮子的妇女则轻轻松松的拿起了甜瓜,问了价格后买了一篮子甜瓜飘然而去。

小摊贩看着莲忆笑眯眯道:“姑娘不是我们幽冥界的吧?我们这儿很少有能卖给姑娘的东西,不过你可以再四处看看,虽说吃的东西姑娘可能买不到,不过世间的奇珍异宝在我们这里倒有可能买到。”

酆都鬼市上的东西大抵是鬼魂们在世的亲人烧给他们的,有的商贩就收购了然后再转手卖掉。所以不是幽冥界的鬼魂,再稀罕的东西也买不到,因为即使买了也拿不走。

莲忆拍了拍挂在腰间鼓鼓囊囊的纸钱袋子,好不容易富有一回却也只是水中捞月镜中看花。既然买不到东西那就只好看个热闹了,这时街角一个摆摊算命的摊子引起了莲忆的注意。只见摊子旁一个白布幡上几个端端正正的大字写道“故老相传神仙术,赛过星占胜紫斗”。而算命先生紧闭着双眼正一下一下的打着瞌睡。

莲忆想着自己的纸钱终于有花出去的机会了,径直走到卦摊前坐下,算命的鬼先生听见响动猛的坐正了身体使劲的睁了睁两只黑漆漆的盲眼道:“知前世卜来生,这位姑娘想知道什么?”

“我不算前世来生就算今生,就算算我是谁,来自哪里,父母还是否健在,有无兄弟姐妹!”莲忆说完满脸期待的望着算命瞎子。

瞎子掐指一算,半天才道:“执着于过去不如惜取眼前人,姑娘何必问呢?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何不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呢?”瞎子说完就不肯再说话了,莲忆听得稀里糊涂莫名其妙,扔下纸钱就走了。

又往街里走了半天,见一处街角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鬼,莲忆跑上前轻松的就将众鬼推向一遍钻了进去。只见里面摆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笼子,笼子里关着六界罕见的奇兽异兽,有天狗,有九尾狐,有旋龟,有毕方鸟,而最让莲忆觉得心动的是一只看起来刚满月的腓腓。

腓腓惊恐的望着围的密不透风的鬼身,尽可能的缩小身体靠在笼壁上,莲忆蹲下身将手伸进笼子里摸了摸腓腓,腓腓浑身柔软温热,睁着黑亮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了一眼莲忆,莲忆的心瞬间融化了,再不舍得放手。

小摊老板问道:“姑娘喜欢这只腓腓吗?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神兽啊,它会逗人开心,让人解忧,六界中有多少有钱又有势的人想倾其所有买一只养在身边,可这也得看机缘啊,若是没机缘花费再多也是徒劳啊!”

老板将笼子打开抱出了腓腓递给了莲忆,莲忆抱在怀中,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腓腓光滑的皮毛,腓腓好似通人性般友好的舔了舔莲忆的手心,莲忆刚想问老板价格,只见一个身披一件火红色凤凰大氅,内穿一身素白色长锦衣,梳一个妖娆飞天髻,插着镶嵌红宝石的黄金簪的女子高声叫道:“那只腓腓我要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