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七 此情可待成追忆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1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路走来经过这么多,莲忆早就将修染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人,莲忆在心里将修染和自己记事以来所有最亲密的人比较了一下,觉得修染就像养大她的坞普一样重要。

不知过了多久,修染身体渐渐恢复。四个人走遍了迷天混沌阵的角角落落,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迷天混沌阵之所以能产生雷鸣般的回音是因为东皇钟的缘故,到最后发现迷天混沌阵只是个得天时地利之便的阵法。而在幽冥背阴山不多远就是十八层地狱,偶尔有从地狱中逃出的恶鬼无一例外的都会陷入此阵成为恶灵。

这只是个防止十八层地狱的恶鬼逃脱的阵法,几人在迷天混沌阵中一无所获就开始商量逃出此阵的策略。

凡人能制出宇宙风迷天混沌阵对他们这些修真几千年的神仙来说更轻而易举,只是幽冥界的迷天混沌阵的威力也不是凡间的迷天混沌阵可比的。宇宙风是热风暴,想要制造出热风暴就必须要有水行灵力和火行灵力,两者本就是水火不容,所以对施法者的反噬都很大,若是把握不好尺度很容易伤害施法者的根基。力度太小就撼动不了迷天混沌阵的威力,好在亦渊自小就修炼水行灵力,他的修为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造诣。

修染虽然同是修炼五行灵力进步缓慢,可是用他的火行灵力配合亦渊的水行灵力破阵还是游刃有余的。

修染在准备和亦渊联手破阵时委托惠昉道士照顾好莲忆,“风暴会形成巨大的推力将我们送出迷天混沌阵,莲忆就拜托惠昉道长了,请道长勿必让莲忆在落地时不要被冲散或受到伤害。”修染再三嘱托惠昉道士,惠昉道士答应会保护好莲忆。

而亦渊也用密语嘱咐惠昉道士:“从现在起你的责任就是保护好莲忆的周全,不能让莲忆有任何闪失。”

亦渊的嘱咐让惠昉道士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少不了乱七八糟的猜测。可是上神的命令就必须要坚决执行,有了亦渊的吩咐惠昉道士更是会加倍的谨慎。

亦渊用水行灵力结出漫天的冰霜,深渊中的温度顿时下降,莲忆冷的抱紧了胳膊。冰霜慢慢的化成冷气,亦渊将冷气聚集旋转,速度慢慢的加快,只见阵阵白色的冷气冲淡了漫无边际的黑雾。一边的修染则用火行灵力结出一张火网,火网的光芒渐渐暗淡,热度却丝毫不减。莲忆看着修染的脸颊在明灭的火光中若隐若现心中不禁很是担忧,修染重伤初愈,真担心他的身体是否能撑住。

修染双手凝聚火灵力开始转动,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开,直到惠昉道士和莲忆觉得自己好像被卷进了冰火两重天时,修染和亦渊将手中的灵力推向对方。霎时一股强大的暴风力将莲忆和惠昉道士推送了出去,修染和亦渊两人的身形也随着旋转着上升。

莲忆只觉得自己被这股强大的旋转着的力量绞成了麻花,浑身疼痛的感觉让人窒息。冲出迷天混沌阵的力量像爆裂的烟花般,莲忆被余力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回头看去,只见修染和亦渊还在暴风力的中心,修染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悠悠荡荡眼看就要重新落入迷天混沌阵中。

亦渊顿住了将要冲出暴风力中心的身形,他看见了莲忆那紧张的似乎忘了呼吸的样子,冲下去拉住了不断下沉的修染,猛冲出了暴风力的中心。

亦渊觉得自己亏欠莲忆太多了,他望着臂弯中已经昏迷的修染,也许只有他能让莲忆幸福,也许只有他能弥补莲忆心中的伤痛,也许只有他能给莲忆自己给不了的。

亦渊将修染救了上来,莲忆接过昏迷的修染不住口的跟亦渊道谢,就差对他行三拜九叩大礼了。莲忆这个样子只会让亦渊更加难受,可是她又怎么知道呢!亦渊只当做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莲忆又找了一粒丹丸给修染服了,待修染恢复后莲忆问道:“我们逃出迷天混沌阵就回到人间吗?”

修染道向亦渊和惠昉道士问道:“不知二位的意思?”

亦渊道:“我来到背阴山已经有些时日了,遍寻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东皇钟的踪迹。传说东皇钟是被神兽夔守护的,我想若东皇钟真的在背阴山是不难被发现的。不如我们还是到别处找找看吧!”

莲忆看了看修染道:“来一次幽冥界非常不易,我还是想听听修染的意见。”

修染很感激莲忆能为自己着想,但是幽冥界危机重重他不想再让莲忆跟着担惊受怕了,“若是两位想回到人间的话,麻烦二位带着莲忆一起回去,我想留下来,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这里。”

“既然你留下,那我就陪着你!虽然我灵力低微,有时还拖你后腿,可是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孤单的留在幽冥界。我也不想一个人在人间每天担心你,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留下来陪着你。”莲忆坚决的语气让修染心中很感动,竟然会有一个人不顾一切的追随自己。

莲忆的这番话像是一把无形的利刃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心上,亦渊长叹口气道:“我们说好了要合作就要共患难,既然你们二位都同意留下来细细的寻找,那我奉陪!”

旁边的惠昉道士用密语对亦渊道:“上神已经寻找过一遍了,贫道相信以上神的能力必定不会出错。我们又何苦留下来陪他们浪费时间呢?既然他们二人想留下来就随他们的意,我们就去南海鲛人窟寻找。”

亦渊没有回答惠昉道士的话,只是用眼梢掠了他一眼,惠昉道士乖乖的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亦渊若不是因为公事耽搁了早就去寻找莲忆了,现在好不容易相遇他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呢!人是贪婪的,神仙也不例外,总想着和心爱的人多待会儿。虽然亦渊知道自己和她总会要分别,也不能向她倾诉前尘往事,甚至还要忍着心中的痛看她对着别的男人巧笑情兮,可是,他只想能在她的身边多待会儿。

惠昉道士道:“修染施主伤势严重,跟才与上神结法破阵时反噬已伤及内里,若是不马上闭关修养恐怕会伤及根本。若是在这幽冥界闭关恐怕不妥,不如先离开幽冥界,到人间福灵之地闭关些时日再来也不迟啊!”

修染强撑着身体站起道:“花绯漯已经逃离枉死城,她的府邸闲置了,我去那里闭关些时日就好。只是如此一来又要麻烦二位了,二位只需要将我送去那里即可。”

莲忆心中有些担忧,不管是回到人间闭关还是去枉死城中花绯漯的府邸闭关都需要躲过守门的鬼卒和枉死城中的恶鬼,莲忆一想到就要重新入虎穴心里就一阵发麻。

亦渊道:“不需要如此麻烦,我此次是奉天帝之命前来幽冥界,身上有天界前往幽冥界的通行令牌,你们几位只需要扮作我的属下即可。酆都鬼城的环境总比枉死城的环境好些,城中有专为接待天界使者的驿馆,驿馆中的条件不比人间的福灵之地差多少。”

莲忆听到亦渊这番话高兴的就差手舞足蹈了,“这是真的吗?那太好了。”

“可是我们当初闯入枉死城时那些鬼卒们都认识我们,鬼王不会把我们抓起来吧?”莲忆又有些担忧道。

亦渊温声道:“不用担心,鬼王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四个人走出了背阴山,在背阴山的黑雾中呆了太久,乍一来到外面竟然会觉得亮堂的很刺眼。一路走来不断遇到巡逻的鬼卒,而亦渊的通行令牌真的好使,鬼卒们见到令牌都会恭恭敬敬的给亦渊行礼,不等四人进入酆都鬼城鬼王就带领着大大小小的鬼吏夹道欢迎。

更有些酆都鬼城的鬼民们簇拥着鬼王他们,想要一睹天界战神亦渊的风采。酆都鬼城的鬼民比起枉死城的恶鬼们耐看多了,虽然比不上人间的活人脸色红润生龙活虎,但是至少不那么碍眼。但凡住在酆都鬼城中的鬼都是寿终正寝,没有怨恨的鬼,在这酆都中等待着重新投胎为人。

只是鬼王和鬼吏们的容貌实在让人不忍恭维,只见鬼王人高马大,眼似铜铃声若洪钟,悬胆鼻卧蚕眉,一张黑乎乎的脸在看见亦渊时早就皱成了一朵老雏菊,远远的就拱手作揖,“下官有失远迎,还往上伸大人恕罪!”一开口就知道是浸淫官场很久的官话。而鬼吏们的容貌也异于街上的鬼魂,只见那白惨惨的白无常,头戴高高长长的白帽子,惨白的脸上一张乌紫的嘴唇格外的突兀。黑无常除了黑就是黑,黑的让人看不见他的脸上是不是也有五官。还有牛头马面,各位判官,全都奇形怪状别成一派。

亦渊也抬手向鬼王拱手作揖,“因公事在身所以不曾跟鬼王大人道别,现今又来叨扰请勿怪罪。”

“哪里哪里!”鬼王和亦渊客套一番就将亦渊四人带到了鬼城,鬼城中商铺林立,街市鬼魂络绎不绝,有做生意的商贾鬼,有摆摊贩卖的摊贩鬼,最让莲忆震惊的竟然还有摆摊算命的鬼先生和青楼,青楼上的鬼姑娘个个宛若仙女,白衣圣雪出尘不染,跟人间青楼中的打扮妖艳的姑娘简直是正反两面。莲忆心下疑惑,难道是鬼的审美观到了这样超凡脱俗的境界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