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六 故人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0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恶灵们依然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二人,莲忆心中焦急,不知该如何在这绝地中脱险。又不想问修染,怕让修染心里更加烦躁,痛苦。

“看来被我们赶走的恶灵将他们二人困住了!”惠昉道士用密语跟亦渊道。

亦渊回道:“我们去帮他们脱险!”

“为什么?他们此行的目的和我们一样都是来寻找东皇钟的,他们就算我们的敌人,若是被恶灵吞噬才正是解了我们的后顾之忧,万万没有救他们的道理啊!”

听见惠昉道士的这番话,亦渊心中盛怒到了极点,但是依然不动声色道:“你认为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却认为他们是我们的盟友,最好的帮手。你曾经和他们二人交过手,你认为以他们二人的能力能胜得过我吗?”

“贫道明白了,多一个人寻找东皇钟就多一分力量,到时若真的是他们二人寻得了东皇钟我们也有能力抢夺过来!”

借着模糊的灵力之光,两人看见恶灵们在一点一点的向两人靠近。莲忆抱扶着修染也一点一点的向后退去,莲忆道:“反正都是要死,我要拼尽灵力跟这些恶灵们玉石俱焚。”莲忆放开抱着修染的手就要准备跟恶灵们一决生死,修染拉住了莲忆的手,道:“反正都是要死,我们还是死在一起吧,这样我们的灵魂就不会分开,我们在这里也不会孤单。”

听见修染的话,莲忆回身抱住修染哽咽道:“就听你的,我们死也要紧紧的抱着死!”这一刻虽然深陷绝地,可是也让修染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温暖。

“我想,我们若是合作的话你们可能不会死的很惨,也可能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亦渊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响起,灵力之光中两人交颈相拥的模糊画面深深的刺激了亦渊。

听见突兀的声音在深渊中一圈一圈的回荡,修染喝问道:“是谁?”

莲忆和修染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只见惠昉道士和亦渊两人手起刀落将恶灵们杀的四散奔逃。不多时两人就将恶灵杀散了,亦渊和惠昉道士一前一后走到修染和莲忆的面前,亦渊紧紧的盯着还依旧被修染搂在怀中的莲忆。惠昉道士走到二人的面前道:“贫道惠昉稽首,这位是天界战神亦渊。两位故人别来无恙啊!”

修染紧紧的牵着莲忆的手满脸警惕的看着亦渊,“原来是故人,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相遇。”

亦渊没有回答修染的话只是失神的望着莲忆,心里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莲忆怯生生的望着这个身份尊贵的天界上神,整颗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揪起又放开,她对他竟会有熟悉的感觉。

原来被曾经深爱的人遗忘竟是这样的难受,谁说被伤害的那个人就是最痛苦的那个人?

气氛一时有些僵硬,惠昉道士只得先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谈谈吧!上神大人奉天帝之命寻找东皇钟,我们知道二位想必也是为了寻找东皇钟而来的背阴山。传说东皇钟在幽冥背阴山,南海鲛人窟和九天仙霞山,想必二位都是知晓的。但是要寻找起来恐怕历尽千辛万苦,还要看机缘。上神大人的意思是想跟二位合作,到时不管谁找到东皇钟我们都凭实力来获取!修染公子意下如何?”

修染也知道凭自己的实力就算找到了东皇钟也很难守护,而比守护还难的是寻找东皇钟。“我同意和二位合作一起寻找东皇钟,不过在下还有一个要求请二位务必答应!”

亦渊冷冷淡淡道:“请讲!”

“找到东皇钟后帮助我们妖界度过万年劫!等度过天劫后我就会将东皇钟还给阁下。”

妖界一万年前的万年劫正是因为没有寻找到东皇钟,妖界的妖精们大部分死于劫难。经过这一万年的繁衍和万物生灵的修炼,现在的妖界也已恢复到了万年前的繁盛时代。可是眼看万年劫在即,若是不尽快找到东皇钟,妖界只能继续重蹈覆辙。

亦渊道:“可是据我所知妖界的万年劫也是众妖们浴火重生的机会,经过这次劫难的洗礼活下来的妖是可以位列仙班的。修染公子这样的做法可是逆天而行啊!还有那些优秀的妖,他们等待了上万年就为了一次浴火重生的机会,实现自己成仙的梦想,你这样生生的剥夺了他们成仙的机会,对他们不是也不公平吗?”

这就是天界定下的强者生弱者亡的法则,对修染来说这是残酷的,不公平的。每一个生灵都有生存的权利,天界也没有权利剥夺任何一个生灵生存的权利。

修染冷笑道:“不公平?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就要踏着同类们的鲜血成仙,这是成仙还是成魔?天界众仙自诩众生平等,慈悲为怀,却制定这样不公平丧尽良心的法则,我宁愿堕入阿鼻地狱也不要成为所谓的神仙!”

莲忆第一次听修染这么慷慨激昂的说话,心里不禁为他喝彩:说的好,说的有理!

亦渊没有再跟修染争辩下去,而且寻找东皇钟自己也是存有私心的。此番的试探让亦渊明白了修染是敌是友,是可用还是不可用。

亦渊道:“修染兄说的好,我答应修染兄的要求,若是寻找到东皇钟必定先帮妖界度过天劫!只是我们现在先想办法走出这迷天混沌大阵!”

亦渊看了看修染和莲忆依旧紧紧相牵的手意味不明的笑道:“两位可真是伉俪情深啊!”

莲忆听闻此话像触电般猛的甩脱了修染的手,竟有种犯错的感觉,莲忆呐呐道:“我,我们不是夫妻。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莲忆不想对亦渊说自己和修染是师兄妹的关系,她不想骗他,也不想让他误会自己和修染的关系。

莲忆挣脱修染的手,让修染一时有些淡淡的忧伤,随后道:“莲忆是我的朋友,因为担心在这黑暗的背阴山跟我走散了所以就一直牵手而行。"

修染的解释让莲忆心里松了一口气,心里对修染很是感激。

修染虚晃了晃身体,从见到亦渊和惠昉道士二人起就一直强撑着,而现在再也撑不住了。修染觉得头脑轰鸣,四肢麻木,下一刻就如轰然倒塌的铁塔般直直的向后摔去。莲忆急急伸手想要扶住修染却不想被修染带倒了,莲忆狠狠的撞向地面,接住了修染沉重的身体。

亦渊和惠昉道士忙扶起了修染和莲忆,莲忆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焦急的呼唤修染。

亦渊给修染诊了诊脉,借着微弱的灵力光看了看修染的脸色对莲忆道:“不用担心,他只是受了点内伤,又加之刚才耗尽了修为所以才会撑不住昏迷。只需要安心静养些时日就能恢复!”

“可是在这种环境下怎么能安心静养呢?上神有没有办法走出迷天混沌阵啊?我怕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会对修染身体不利!”

看见莲忆对另一个男人满脸的关切和焦急,亦渊的心像被巨石压住了般呼吸困难。不等亦渊回答莲忆,一边的惠昉道士道:“若想出得迷天混沌阵少不了修染施主的帮忙,单凭我们几人的力量很难走出这里。既然修染施主身体不适,还是先将身体养好再计议破阵之事吧!”

惠昉道士淡漠的语气让莲忆又伤心又失望,她望着黑暗中修染那惨白的面容不知所措。莲忆坐在地上,将修染的头轻轻的枕在自己的怀中让他尽量舒服一些。蓦然莲忆想起了修染随身带的紫玉葫芦,里面肯定有治疗内伤的丹丸,莲忆在修染的身上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个小小的紫玉葫芦。

可是莲忆不知道让紫玉葫芦变大的咒语,正在一筹莫展之时亦渊走来道:“这紫玉葫芦是天界神器,若是信得过我就让我来解除紫玉葫芦的咒语吧!”

莲忆默默的将紫玉葫芦递给了亦渊,亦渊拿到它后口里默念咒语,只见紫玉葫芦发出一道紫光后慢慢的变大。亦渊将变大的紫玉葫芦还给了莲忆,莲忆赶紧倒出了所有的丹丸,大大小小几十粒丹丸颜色各异,莲忆实在不知道该给修染服用哪种丹丸好。

采药炼丹是道士们的必修课之一,所以辨别丹丸的功效难不倒惠昉道士,惠昉道士挑出了两粒黄色的丹丸给了莲忆,莲忆轻轻的掰开修染的嘴将丹丸喂了进去。

曾几何时,莲忆也是这样悉心的照料自己,也是这样因为自己身受重伤而难过不已。亦渊别过头去,他不想看见这一幕。

修染服过丹药后就悠悠的醒转过来,莲忆因为高兴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明亮,“你醒了!刚才可吓死我了。”

修染拍了拍莲忆紧握着自己的手轻轻的微笑了下,安慰道:“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深渊中崎岖不平,莲忆摸索着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将修染扶着坐下,修染开始调整内息静心打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