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五 危机重重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6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抬起头看着修染道:“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为我着想!”蓦地想起了自己还紧紧搂着修染的腰,忙条件反射一样松开了。

这样一来两人面上都有些微赫,莲忆尴尬的咳嗽了声道:“我是情不自禁的,刚才太可怕了,一见到你我就觉得自己重生了一样兴奋。你别在意,我,我······”

“没什么,以后尽量注意吧!”修染淡淡的说了这句就要转身继续向前走,莲忆快步追上他后道:“我们牵着手走吧,我怕再发生刚才那样的事情。”

修染停下身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将自己的手递给了莲忆。

莲忆小小的手裹在修染温热的手掌中,浓密的黑雾遮盖了两人面上的表情。莲忆只觉得脸颊滚烫,小小的心脏犹如极不安分的小鹿般乱撞。修染为了平复自己的紧张和不自在的心情而深深的呼吸,气氛一时有些僵硬和尴尬。

走了半天,莲忆终于有些受不了僵硬的气氛,轻轻的咳嗽了声后道:“背阴山这么大,而且有黑雾笼罩我们该从哪里下手找起呢?你知道东皇钟所在的方位吗?”

“我也不知道,我想先熟悉一下背阴山的地理环境然后在慢慢找起。我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寻找东皇钟,你能等吗?”修染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了这么一个该死的问题,这就好像在问“等事情结束后你能嫁给吗”?

莲忆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感觉脸上的热度烧到了眼睛。莲忆轻声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这句话给了修染莫大的信心和鼓舞,修染紧紧的攥了一下莲忆的手。

“我们这是往什么方向走啊?”莲忆问道。

修染左手牵着莲忆的右手,右手拿着幽冥剑像个瞎子一样戳戳点点的探路。听见莲忆问,答道:“我们这是往北走,我打算转一个周圈,然后一点一点的缩小范围直到背阴山的中心位置。”

背阴山山势险峻,不时有沟壑和山石的阻挡,修染边用幽冥剑探路边即使的告诉莲忆路况让她小心,莲忆轻松的跟着修染走。背阴山方圆四百多里,加之路途崎岖不平,又有黑雾笼罩,若是一圈走下来至少得十天半个月。

幽冥界是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的,无论何时都像人间的黑夜。而在这背阴山上更是黑的让人窒息,莲忆好怀念人间阳光明媚的日子。好在紧握着自己手的修染让莲忆不至于因为无边无际的黑暗而崩溃。

莲忆自打进入背阴山后就没有了方向感,无论朝哪个方向走莲忆都觉得是一直往西走。但是她相信修染,她把自己放心的交给了修染。

传说东皇钟在幽冥背阴山,却并没有传说在什么方位,修染一路上默默的记下了背阴山的地理环境,可是对于寻找东皇钟还是感到千头万绪。

突然平地里刮起一阵飓风,风啸好似戾鬼呜咽,强劲的飓风将修染和莲忆刮出了很远,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两人吸进了一个深渊中,重重的摔落在地。

莲忆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想起自己下落的速度此时自己应该在一个深渊中。而修染被飓风狠狠的摔在了一根突出的岩柱上,霎时岩柱碎成了齑粉,修染也深深的昏迷了过去。

两人掉落深渊的声音犹如雷鸣般从四面八方一波一波的传来,只是修染和莲忆都昏迷了过去所以不曾察觉。而同样在深渊底的惠昉道士和亦渊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可是雷鸣般的轰隆声还是震得两人心肺乱颤头疼欲裂。

莲忆醒来后不见了紧握着自己的那双温热的手,心好像缺失了一般慌乱不堪。莲忆紧张又害怕的小声的呼唤着:“修染,修染,修染你在哪里?”回声顿时从四面八方传来,直吵得人心烦意乱。

此时在深渊另一端的亦渊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心跳起来。是她,这就是她的声音!

回答莲忆的只有呜咽的风啸和不住闪动跳跃的鬼火,莲忆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大声的呼喊着:“修——!”突然一只手紧紧的捂住了莲忆的嘴巴,这时四面八方传来震耳欲聋雷鸣般的回音。直震得莲忆心肝肺俱颤,头疼欲裂。

强劲的声波过后,莲忆头脑中还是轰鸣不绝,头脑虽然有些晕晕乎乎的,但是紧紧捂着自己嘴巴的手熟悉温热的感觉让莲忆安下心来。

修染将手放了下来重又握住莲忆的右手轻声道:“我们可能陷入了迷天混沌大阵。如果在迷天混沌大阵中大声说话就会引发八方雷吼,并且任何人一旦陷入迷天混沌大阵就会失去方向。”修染的话一说完,四面八方又传来嘈杂的回音,虽然吵嚷却不复前番那样好似雷鸣怒吼。”

莲忆关切的问修染道:“刚才叫你半天你不应,你有没有事啊?”修染强忍着摔得心肝肺俱裂的疼痛拍拍莲忆的手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两人的对话清晰的传入亦渊的耳中,惠昉道士用密语问道:“此二人也是来寻找东皇钟的,我们要不要杀了他们!”

修染和莲忆互相关切的对话让亦渊的心隐隐作痛,亦渊同样用密语回复道:“不用了,他们二人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莲忆心里焦急的问道:“你有没有办法出去呢?”

“我暂时还没有办法,迷天混沌阵在人间的也称万年冢。传说在太白山的深处,有一处人际绝迹之地,那里有很多千年以上的古冢,山势险峻,古洞幽深。白日重雾笼罩,夜里鬼火磷磷,被称为人间阴曹。人一旦入此阵就会失去方向,若是发出声音就会引来八方雷鸣回音。传说只有宇宙风才能破此阵!

背阴山的这处迷天混沌阵比人间的迷天混沌阵要厉害的多,我不知道宇宙风能不能破解。”修染忍着浑身的剧痛说完这番话,莲忆总算是听出了异样,不再关心怎么走出迷天混沌阵,“你伤在哪了?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莲忆心急的就要掉泪了,这可真是火上浇油啊。

修染又握了握莲忆的手气息微弱道:“不用担心我,莲忆,我只要静心打坐休息一会儿就能恢复。”

“莲忆”果然是莲忆,亦渊回想起从前,每当自己受伤时就是这个人,这声音关切的对自己嘘寒问暖,用那温暖的声音平复着他心灵上的创伤,用那柔弱的小手轻轻的为自己治疗身体上的创伤。有多久没有听过她的声音了?有多久没有体会过那份温暖了?

莲忆忙用手试探着找了个平坦的位置扶着修染坐了下来,莲忆也跟着盘腿而坐,人虽然老实的在修染的身旁坐着可是心里早就如翻江倒海的闹腾了。莲忆静不下心只得长吁短叹的叹气,这样似乎让莲忆波涛汹涌的心能稍稍平定些。

前途未卜,身边又危险重重,怎么能让人的心安定下来呢!

两人沉默的静坐了片刻,突然一只手搭上了莲忆的脖颈,那是熟悉的冰凉黏腻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手。那只手不断的在莲忆的身上游走,莲忆吓得浑身帅慷似的很想大声的喊叫,将心中的恐惧喊叫出来,可是最后一丝理智制止了莲忆的冲动。

莲忆不敢用手去将那只手从自己的身上拿下来,她怕再一次被那只手拖走。莲忆紧紧的靠近到修染的身边,在冥神打坐的修染感知到了莲忆的异常问道:“你怎么了?”

“那只手,那只手又来了。它在我脖子上,它要掐我脖子了----”那只手狠狠的掐断了莲忆后面的话。听见莲忆紧张害怕的声音同样紧张的还有远在三十里外的亦渊。

修染再次用土行灵力和金行灵力结成一张大网罩在了莲忆的身上,掐着莲忆脖子的手抽搐着松开了,还是那样浑身不着寸缕的恶灵。只是这次恶灵再痛苦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两人借助灵力网微弱的光发现四周围满了同样不着寸缕的恶灵,而这些恶灵们像正紧紧的盯着猎物的豺狼虎豹一样,目光贪婪凶狠,一副将要奋身上前撕碎两人的样子。

灵力大网的光芒渐渐暗淡,一旦光芒消失那么这些恶灵可能会一拥而上将他们两人撕咬的粉碎。莲忆一想到过不多久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心里打了一个冷战,紧紧的攥着修染的袍袖。修染因为重伤之时拼尽灵力结出灵力大网,身体摇摇欲坠几欲摔倒。

莲忆感到了修染的异样,忙伸手半扶半抱住了修染,心中焦急却轻声的问道:“你怎么样?”

莲忆的怀抱竟有种莫名的治愈疼痛的奇效,修染只觉得伤处没有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了。修染轻声对莲忆道:“休息会儿就好,不用担心我。这些恶灵一时半刻还不能把我们怎样,不要害怕!”

“可是我们该怎么对付这些恶灵啊!”莲忆声音略带哭腔问道。这些恶灵实在是太可怕,太恶心了。莲忆一想起恶灵滑腻的肌肤身上就激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