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四 恶鬼中突围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0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见莲忆还是一脸花痴样崇拜的望着他,修染只好提醒道:“按着我教你的,保持心境平和,我们这就打出西门去。”

修染紧握着幽冥剑走在前面,莲忆一手拿着装有纸钱的袋子,一手放进口袋中随时准备着抛洒纸钱。

走不多远果然有冤鬼发现了两人,那些围在外围的冤鬼本来就因抢不到惠昉道士抛洒的纸钱气“呜呜”怒吼,见到了修染和莲忆两人都一股脑的冲将过来。

莲忆一看见这些浑身血淋淋青面獠牙断肢残腿的鬼就吓得闭上了眼睛,心中默念着“心境平和,心境平和!不为外物所扰,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我所看到的都是梦幻泡影——”心中如此想,那颗恐惧的心稍稍平定了些。

心静了做事就不慌了,莲忆抓起一把纸钱狠狠的抛向南北两个方向,冤鬼们为了捡钱果然的让开了一条小径。就这样修染拿剑开道,莲忆动作迅速的抛洒纸钱。

而本来围在惠昉道士周围的冤鬼们听到这边的响动也都围拢过来,惠昉道士见此时机向西门跑去。

莲忆看着惠昉道士远去的身影心里骂道:臭牛鼻子老道,忒不是东西!

心中气归气莲忆却丝毫不敢松懈,渐渐有些得不着纸钱的冤鬼向莲忆逼来,修染也手忙脚乱的砍着刺着。

纸钱有限,眼看着就要用尽,可离着西门还有一二里的路程。黑压压的恶鬼直将二人团团围困住了,血腥臭贯天。莲忆壮着胆子对着这些似乎永远杀不尽的恶鬼道:“给大家的好处已经不少了,若是还不给我们让道,我是兄就会对你们大开杀戒。我师兄用幽冥剑正是来自幽冥界,他的幽冥剑一旦刺入你们的身体就能让你们魂飞魄散,永远都不会有做人的机会了。还有你们就再也看不到杀害自己的人将来的下场了!”

莲忆的话像是投进了深渊中的石子,没有一丝回应。莲忆和修染非常默契的背靠着背转着圈向西门一点一点的挪。而事实证明这种方式虽然缓慢倒还好用,每当有冲到莲忆面前的恶鬼修染也能及时的将恶鬼一击毙命。恶鬼们渐渐有些畏惧的,有了畏惧就会退缩,

两人加快了冲向西门的速度,而此时惠昉道士早就打开了西门出去了。

眼看着将要冲到西门时,一抹红色的身影将要飞掠而来,莲忆惊道:“是花绯漯,花绯漯竟然复活了!”

莲忆心中因为紧张恐惧竟然拽着修染向着西门直直的冲去,力气之大爆发力之强让修染也叹为观止。

恶鬼们见到花绯漯竟然自动让开了道路,花绯漯一路畅通无阻的眼看要冲到二人面前,修染原本执剑护着开门的莲忆,可是莲忆摆弄了半天,大门像是从地上长出来的似的不动分毫。

修染汇聚五行灵力,挥起双手劈向大门。大门瞬间碎裂,没有了大门的阻挡,恶鬼们争先恐后的逃了出去。守候在门外的鬼兵完全阻挡不了势如潮水的恶鬼,被冲散的越来越远。

原本押解着惠昉道士的鬼兵发现了异动,鬼将吩咐一个小鬼兵先去禀报鬼王后就带着鬼兵往回赶。惠昉道士在两个鬼兵的押解下继续向酆都行进,两个鬼兵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惠昉道士轻松的打倒了鬼兵就向背阴山方向逃去了。

花绯漯看了看被恶鬼隔得很远的修染和莲忆两人,她非常想得到修染的龙珠,也想拥有莲忆的皮囊。可是在这个千载难逢的逃亡时刻,她狠心放弃了。花绯漯尽量放低身形向着远方逃去。

鬼兵太少而枉死城的恶鬼又太多,修染和莲忆趁此时机很轻松的就逃过了鬼兵,甩开了恶鬼向背阴山的方向逃去。

修染和莲忆幸亏逃得及时,两人刚走出三四里地,鬼王亲率大队鬼卒浩浩荡荡前来镇压想要逃出枉死城的恶鬼。当得知三人朝着背阴山的方向逃去,鬼王狰狞的黑脸上眉头皱了皱,立刻分拨出一波鬼卒前去背阴山搜索三人的踪迹。

莲忆御风飞行的速度堪比龟速,修染不得不将就莲忆,陪着莲忆一起加快脚程向背阴山跑去。

越靠近黑雾笼罩的背阴山,莲忆越觉得寒彻透骨。即使奔跑的速度再快身体都没有暖和的感觉,阴冷依旧寒彻骨髓。背阴山上传来像鬼哭似的风啸,让人听来心头涌起阵阵哀哀凄凄。

两人渐往深处走黑雾越浓密,背阴山上魑魅魍魉的呜咽,穷鬼恶鬼的对泣清晰可闻。一阵阴风呼啸而过,莲忆缩了缩身子,但见那背阴山上的黑雾却不因阴风刮过而消散。修染回身望着莲忆道:“千万记得我教你保持心境平和的方法!”

莲忆朝着黑雾中修染模糊的面容点了点头,两人的距离也不过两步远,可是莲忆竟然看不真切修染的面容了。黑雾实在太浓厚了,越往里走,走在前面的修染就越模糊。莲忆终于克制不住心中的恐慌,对着前面大声道:“修染,你牵着我的手走吧!黑雾太浓,我怕我们会走散。”

修染没有应声,但是却有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莲忆的手。黑雾太浓,莲忆看不清握着自己的手。莲忆只觉得握着自己的手冰凉粘滑,修染曾经握着自己的手腕给自己上药,那时他的手是温热柔软的全然不像握着自己手的手。

但是背阴山阴冷彻骨,莲忆也不知道修染是不是被冻得手冰凉。莲忆试探着问道:“修染,背阴山这么大,而且一路上有怪石林立崎岖不平,我们该从哪里找起啊?”

莲忆故意不讲话说的明白,可是等了半天修染还是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莲忆心下顿时有些慌乱。试着挣脱握着自己的手,可是那手丝毫不为所动。冰凉粘滑的手让她猛然想起了枉死城中那个死命握着自己的骷髅鬼,虽然骷髅鬼的手硌手但是同样都是冰凉的丝毫没有温度。

恐惧顿时笼罩了莲忆,莲忆深呼吸再深呼吸,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心境平和。

莲忆任那只手牵着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莲忆突然想到,不能就这样任它牵着自己走。走的时间越长就越难找到修染,莲忆挣不脱紧攥着自己的手于是扯着嗓子高声的喊起来:“修染,修染——修染你在哪里?一个鬼抓住了我的手,我不知道它要将我带到哪里去,修染你快来救我!”

修染听见了莲忆的呼救这才知道,自己身后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不是莲忆发出的。修染迅速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走了许久都没有触摸到任何东西。修染大声的对着莲忆声音传来的方向喊道:“莲忆你在哪里?你说一声,我好循着你的声音找你!”

莲忆听见了修染的回应心里顿时安定不少,可是握着自己的手更加用力的拽着莲忆往不知名的方向疾走。莲忆顿时慌了,边往下撕扯着那只手,边回应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所有未知的事情才是让人感觉最恐惧的事情,莲忆知道牵着自己手的东西肯定不怀好意。

莲忆蹲下身来想拼足力气挣脱,那只死死拽着自己的手往前拖,莲忆拼命的抵抗着,边抵抗着边大声的咒骂着:“你卑鄙无耻的东西,就知道躲在暗处使阴招,有本事你将黑雾消散了然后正大光明的跟我搏斗啊!你个卑鄙无耻胆小懦弱的胆小鬼,你快放开我!”

修染正是循着莲忆的咒骂声走来,可是无论自己走多久莲忆的声音似乎总是在一开始的地方响起。修染知道肯定是刚才跟在自己身后冒充莲忆的脚步声迷惑自己的恶灵搞的鬼。修染右抽出幽冥剑胡乱的挥砍出去,左手捏诀催动火灵力,一团火在修染的指尖燃烧起来,可是修染除了看见手指尖红彤彤的火焰四周还是一片漆黑。

而莲忆此时又被那只手拖行着走了一段路,莲忆哭嚎起来,边哭边猛地向那只手狠狠的咬去,拼了命的咬着不松口。那只手上腥臭的味道直灌入喉舌,莲忆腹中阵阵作呕可是依旧没有减缓那只拖行着自己向前走的手。

莲忆此时就算跟那只手玉石俱焚也不愿意被拖进未知的恐怖又危险的境地。莲忆口中依然不停的呼唤着修染,修染为了能让莲忆不那么恐惧回应着她。

修染感知到这黑色的雾气属水行,修染捏诀催动土行灵力和金行灵力,两股灵力在修染的手中织成一片大大的网。修染像打渔的渔夫一样将土金色的大网朝着莲忆发出声音的方向抛去,果然浓黑的黑雾暗淡了许多。

大网正将莲忆和拖着她的恶灵裹在了网下,只见那恶灵白惨惨的身体上不着寸缕,粘滑的身体在触碰到大网时竟然痛苦的抽动起来,尖利的嚎叫响彻背阴山。趁着恶灵痛苦之际莲忆悄悄的爬出了大网冲进了修染的怀中,紧紧的搂住修染的腰余惊未定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会被那恶灵拖进十八层地狱呢,我以为我会死在幽冥界了呢!”

修染安抚的拍了拍莲忆的背,“早知道如此凶险就不该带你来啊!从前我来过幽冥界,那时只觉得这里有另一番美,想着带你来游玩一遭,却不想竟让你几次三番的陷入危险的境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