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三 逃出枉死城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7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听见修染的回答心里非常的震惊,“我虽然从没出过幻海可是我知道,东皇钟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力,你为什么要寻找东皇钟?”

“传说东皇钟可不止只有毁天灭地的威力,她还有创造世界的力量。我们妖界万年的大劫即将到来,而东皇钟能帮助我们妖界度过这次劫难。”

莲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问下去,“你说的这些算你们妖界的秘密吗?”

修染沉默半晌道:“六界中知道这些事情的人不在少数,只是很多人都认为东皇钟的存在是一个传说。而我,也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东皇钟。可是如果放弃寻找东皇钟那我们就只能坐等着妖界覆灭。”

修染明净的脸上现出一丝忧郁,让莲忆竟有些莫名的心疼,莲忆看着修染真诚道:“寻找东皇钟保住妖界有我一份,虽然我不住在妖界但我也是一个妖。再说我除了跟着你混也没别的事情可干。”

修染笑道:“我可总算知道你的灵力为什么那么低了,像你这样整天生活无忧无虑的妖最是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了。唉,我觉得一个没有追求的妖不是一个好妖。”

听了这番话莲忆顿时气的柳眉倒竖,怒道:“修染你有没有良心啊?若不是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我早就游山玩水过得好不逍遥自在了。再说,谁说我是一个没有追求的妖了?我除了想游玩以外还想查查我的身世,知道我是谁!”

“身世?何必要执着自己的身世呢?如果你的身世会让你痛苦你还会执着的去查找吗?”修染的这番话像是对莲忆说,又像是喃喃自语。

莲忆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个人的身世会让一个人痛苦?我一直觉得我的身世没有那么复杂,我想象中我的父母只是六界芸芸众生中一对普通修炼的鱼精,他们非常恩爱。或许我还有兄弟姐妹,我们一家人生活中也许会有些小打小闹,但是总得来说还是相亲相爱的。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失踪了,家人非常焦急,也许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停止寻找我呢!”

“切!你说你一个鱼精跑到陆地来寻亲可笑不可笑?”修染肆无忌惮的嘲笑莲忆。

“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人间寻亲啊,我还想去天上看看呢。我总觉得我的身世之谜跟东海无关。”

“天界?天界有什么好?莫非你想自己是来自天界吗?还是你特别渴望自己成为天界的神仙?”修染声严厉色的问道。

莲忆望着明显愠怒的修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莲忆感觉自己肯定触到了修染的逆鳞,他的逆鳞就是天界。莲忆怕自己问下去会更惹得修染火冒三丈,于是轻声道:“我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世或许跟人间和天界有关系,也不表示我就想上天界做一个神仙啊!”

莲忆迅速转移话题道:“嗳,你的真身竟然是银龙嗳,若不是花绯漯说我都现在都还不知道呢!”

莲忆说完这句话偷眼望了望修染,他依然臭着一张冰山脸没有反应。莲忆顿时讪讪的沉默了。

银龙?

在修染的心中身世是自己永远的痛,他宁愿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天界?天界的上仙们难道都是正气凛然,神圣的吗?为什么人人都向往天界?在他看来,仙界的上神还不如自己从小养的一条狗!

两人又沉默着走了半晌,莲忆实在受不了沉默僵硬的气氛,又开口道:“我们从幽冥界回来还走枉死城吗?有没有别的安全的路可走啊?”

“有别的路可走,但是都不安全!”

“也是啊,行走在幽冥界还想求安全,我是不是很幼稚啊?嘿嘿!”莲忆讨好的自我解嘲。

修染对她撇撇嘴,表示确实幼稚。

修染和莲忆在接近枉死城西门时,听见了冤鬼们恐怖的吼声。修染握紧了手中幽冥剑,莲忆更加紧靠着修染走。

不久乌压压的冤鬼出现在视线中,严严实实的堵住了西门。两人忙躲到断壁残桓处,莲忆小声问道:“他们怎么都聚到了这里呢?难道是知道我们要经过这里所以就在这里拦截吗?”

“不是,是惠昉道士!被鬼围困住的人就是他。”

“难道说他此来目的和你一样啰?!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其他的路可走,我们只能从西门通过。南门临近酆都鬼城,那里鬼兵巡逻队太多,一旦被发现就很难逃脱。北门是鬼亡谷,传说六界之中没有任何人能活着出入鬼亡谷。”

“可是我们进来之时已经被鬼兵们发现了,想必现在他们已经派重兵把守各处大门了,即使走出枉死城也避免不了跟鬼兵们短兵相接。”

“是啊!”修染说着也满面愁容的叹息。

“鬼亡谷真的那么可怕吗?到底是什么让进去的人出不来?”

“我只是听说,那是个无底的空洞,进入鬼亡谷就会身不由己的被吸进去,至于这个空洞通向何处无人知晓,进到里面的人会怎么样也无人知晓。”

修染和莲忆被困在西门处一时竟有些进退两难,莲忆爬上墙头抻着脖子向冤鬼聚集地看去,半晌道:“被困住的果然是惠昉道士,他正在抛洒纸钱呢!真没想到他是有备而来啊!不过看他坚持不了多久了,他虽然在抛洒纸钱但是冤鬼们将他团团围住并不让道。这些鬼实在是太可怕了!”

莲忆看了看修染手中半袋的纸钱道:“要不我来抛洒纸钱,你在我前面拿着幽冥剑开道吧!”

修染有些担心道:“你能行吗?我怕到时恐惧又会支配了你。”说着看向了莲忆已经变得发黑的右手,修染拿过莲忆的右手道:“一直没时间处理你的伤口,若是再不处理你身体里的毒,毒性会遍布全身到时就回天乏术了。”

见修染关心自己,莲忆心中竟然暖烘烘的很舒服,任修染握着自己的手,道:“伤口现在一点都不痛,所以也就没太在意。”

修染又掏出了自己的紫金葫芦,倒出了几粒丹丸在里面挑拣了一番,拿出一粒蓝色透明的丹丸道:“我这里倒是有一粒解毒丹,将这粒丹丸分成两半,吃一半外敷一半。只是你手腕上的毒必须得吸出来,中毒的是你就不能让你自己吸,吸进口里的尸毒很容易被你吸收,这样蔓延的会更快。”

“那怎么办?”莲忆忧愁的问道。

修染犹豫了片刻最后道:“我来吸吧,不过医者父母心,你可不能对我想入非非啊!”

莲忆苦笑道:“我一个女人都不怕被占便宜,一个男人家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怎么?你认为男人和女人有接触就是男人得了便宜吗?”

莲忆没有吱声,她担心自己再依依不饶会惹怒了修染。若是修染臭脾气被自己惹上来很有可能甩手就走,对她不管不顾。

修染见她没有反驳,这才俯下身将莲忆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嘬起来。顿时有一股麻麻酥酥的感觉从伤口处传遍全身,莲忆嘴上再逞强心里也些害羞。

修染吸一口吐掉然后再吸,如此反复了七八次莲忆的手才渐渐的呈现出苍白的颜色。见莲忆的手不再发黑,修染用幽冥剑将丹丸劈开,一半给了莲忆,一半自己研磨碎了敷在了莲忆的伤口处。

莲忆这是第一次被一个异性这样悉心照顾,心里痒酥酥像是醉酒一样。

伤口处理好后,修染又道:“伤口也处理好了,待会儿我们就冲出去。但是在向外冲之前你必须学会心境平和,我教你打坐吧!”修染说着盘腿坐在了地上,“跟着我做,记住几句话,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在你打坐时慢慢的参透其中的玄机。”

莲忆跟着坐了下来,修染的声音低沉和缓竟有种让人心静安定的感觉。静静的聆听着周围,远处传来了冤鬼们恐怖的低吼,让莲忆难以静下心来感悟修染所说的禅语。睁开眼来望向修染,只见他静谧安详霞光隐现。真没想到修染还有佛法造诣,望着修染就让莲忆莫名的心静安定。

“闭上眼睛放空心灵,不要被外界的声音干扰。”听见修染的话让莲忆非常惊异,他闭着眼睛竟然能感知她并没有静心打坐。

莲忆依言闭上了眼睛,修染低沉和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所以不要妄想执着才能明心见性。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万物在心无牵无挂!”

莲忆按着修染说的,放空心灵,只细细参悟禅语。

过了许久,莲忆只觉得心境空明,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和的心境。修染睁开眼睛道:“好了,我想你也差不多有所感悟了。”

莲忆睁开眼睛兴高采烈道:“真的很神奇嗳!心境平和的感觉真好,你竟然还懂得佛法啊?”修染带给自己的惊喜太多了,不但能同时修行五行灵力,还是一条银龙,而且又能给自己疗伤,还懂得佛法。莲忆从没像现在这样对修染有了一种近乎崇拜的感觉。

“我并不懂什么佛法,这些是在很久以前一位得道的高僧教授与我的。我每当修炼前都会先打坐,心境平和才能让修为法力大增,也能让自己不会心生恐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