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二 撕破脸皮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9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闭上眼睛,自己和修染现在反正也是凶多吉少,不如就破釜沉舟吧!

莲忆睁开眼睛直视着坐在地牢外面的花绯漯,嘴上带着一丝轻蔑的微笑道:“花绯漯!你这个贱人,你这个没脸没皮的丑八怪!就你这样心底阴暗的坏女人前生定是男人最厌恶的女人,你定是被男人无情的抛弃才会怨恨不消成为了让所有人都唾弃的恶鬼!你活该走不出枉死城,你活该永世不得超······”

“你这个贱人!我不是坏女人,我不是----”花绯漯因为愤怒脸渐渐的扭曲,身上裸露出的皮肉渐渐消失,不多时就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人。花绯漯痛苦的满地打滚,哭嚎声尖利刺耳让人听来恐怖骇人。

四个丫鬟急忙跑到花绯漯的身旁,扶起了浑身没有皮肉的花绯漯向地牢外走去。临离开地牢时花绯漯不忘愤怒的吩咐丫鬟封了莲忆的嘴。

秋月打开牢门进来,莲忆眼看着她将一包药粉喂进了她的口中却无力躲避。

药粉很快和着莲忆的口水融化,不多时莲忆只觉得自己的舌头喉喽像是变成了石头一样僵硬,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只剩两只眼睛无限悲哀的望望天再望望地。

秋月喂给莲忆药后就离开了,莲忆在这阴森寂静的地牢中感到满心的荒凉和绝望。正当莲忆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感觉身后的修染动了动,莲忆心中欣喜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修染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体,揉捏着自己的后脖颈站了起来。慢慢的挪到莲忆的面前,微笑着看着莲忆。莲忆被修染笑的浑身汗毛直立,因为紧张长长的睫毛不断的颤动着。她当初被花绯漯控制,伤害了修染,她不知道修染会不会将怒气撒在自己的身上。莲忆像个待宰的羔羊般心惊胆战,尽量让自己的眼睛看起来楚楚可怜企图勾起修染的怜悯。

修染见莲忆这样越发笑的厉害,莲忆觉得这笑是报复的笑。修染俯身离莲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修染将嘴凑近了莲忆的嘴,将舌头探进了莲忆的口中。

莲忆顿觉大脑充血般有种晕晕乎乎的感觉。

这就是修染报复自己的方式吗?

不等莲忆再胡思乱想下去,修染的舌头灵活的勾住了莲忆的舌头,然后狠狠的咬了下去。疼痛的泪水顿时盈满眼眶,口中的血腥味蔓延到整个口腔。霎时莲忆像冲破了身体的枷锁般猛的将修染推开了,“你干什么?你是在报我打晕你的仇吗?你要报仇去找花绯漯啊,是她将我控制了我才打的你啊!”

“我会用这种方式报复你吗?真是小人之心。”

听见这话莲忆这才像猛然惊醒似的,看着自己活动自如的手脚,一开口就喋喋不休的嘴巴,原来修染是为了救自己啊。莲忆顿时为刚才的误会红了脸,但是嘴上还是不依不饶道:“人家好歹是个女孩子嘛!你这样一声不吭的就来亲我,我以为你是在报复我的嘛!”

看着莲忆羞红的脸,听着她娇滴滴的埋怨修染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修染有些紧张道:“你可别因为我用这种方式救了你,你就要让我负责啊!刚才你就当是被虫子咬了一下,千万别胡思乱想。”

莲忆听见这话顿时又羞又气,“你你你,谁让你负责了?谁胡思乱想了?我呸,我才不稀罕你呢!”

修染颇为霸气道:“嗯,没有就好。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买来的女仆,你要记住这点。时时刻刻要记得对我恭敬有加,绝对服从我的命令。以往发生过的事情我们都既往不咎,要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莲忆对修染有再多的不满和埋怨也只能在心里暗暗的骂几句过过瘾,齐心协力对付最大的敌人花绯漯才是大事。

花绯漯被丫鬟搀扶进了卧房,春花忙打开梳妆台上匣子,拿出了一粒丹丸给她服了下去。服用了丹丸后,花绯漯浑身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才有所缓和。

花绯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血肉模糊的面容,即使服用了曼陀罗花炼制的丹丸又如何?除了能镇痛,迷惑众人的眼睛,自己还是那副丑陋的样子。每当看见自己的真容就会让自己的怨恨加深一分,就是将害死自己的仇人凌迟活剐也难消心头的恨。

这时花绯漯想起了莲忆骂自己的话,她说她是贱人,是男人厌恶的女人,是被男人抛弃的女人。是的,她就是被男人狠心抛弃的女人,她就是个因为爱失去了自我的贱女人。

花绯漯回想起一千年前,那时的她每天都生活在幸福和快乐中,她有疼爱自己的双亲,有两个宠爱自己的哥哥。直到遇见了他,才知道了原来世界上还有一种不同于亲情的感情,那就是爱情。为了爱情她毅然决然的抛弃了所有,包括深深的伤害了爱自己的亲人们。

她以为她的付出会让这个男人一生都对她好,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厌弃了她,为了挽回他的心花绯漯卑躬屈膝的哀求,可是他依旧不为所动。很快他拥有了另外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为了得到他全部的爱将她活活的剥皮,残忍的将盐撒在花绯漯没有皮肉的身体上,直到她被活活的痛死。

这些都不是让自己最怨恨的,自己最怨恨的是自己死后也要承受剥皮之痛时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却只被惩罚了几百年后就重新投胎为人。此时他们正享受着生命的美好,她不能让他们一世又一世的生活的幸福安逸,她要将她一千年来所承受的痛还给他们。

她要反抗不公平的命运,既然老天给不了她不满意的答复那就让她自己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强烈的杀戮欲望让花绯漯难以自制,她抄起钢鞭向地牢走去。

地牢中修染试了几次想逃出牢笼都没有成功,牢笼被花绯漯施了咒语,一时半刻很难解开咒语。听见远处传来杀气腾腾的脚步声,修染嘱咐莲忆道:“保持原来的样子见机行事!”

花绯漯走进地牢时见到修染还在昏迷,而莲忆睁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恐惧的望向自己。花绯漯命令丫鬟打开牢笼,甩了甩鞭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惊惧的莲忆冷笑着,见花绯漯甩动鞭子莲忆更是吓得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花绯漯很享受莲忆恐惧的样子,她走到莲忆的面前用手指捏起她的下巴微笑道:“我怎么舍得打你呢?你可是有着难得一见的好皮囊啊,你这副皮囊就要是我的了,我会用心爱护的。”

话落花绯漯转身对着门外的丫鬟道:“拿刑具来!”不等花绯漯吩咐完转身,修染猛地跳起身将幽冥剑狠狠的刺入了花绯漯的后背,又猛的将幽冥剑抽了出来。花绯漯后背上的剑孔顿时喷射出一股黑血,喷了莲忆满身满脸。

花绯漯慢慢的转过身幽幽的看着修染微弱道:“你——赢了!”话落眼睛紧闭摔在了地上。

莲忆紧张的问道:“她死了吗?她是不是死了?”

修染道:“她本来就是死的,时间紧迫我们赶紧跑,像这样千年的画皮鬼已经不拘于形体了,只要怨恨足够强烈是杀不死的。”

“你说她还会再醒来吗?”莲忆颤抖着声音问道。

修染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只要除了花绯漯这只千年画皮鬼,其他的四个丫鬟根本就不堪一击。修染挟持了丫鬟们让她们将冥币都拿了出来,修染拿上冥币带着莲忆就逃出了花府。

修染和莲忆来到门口侧耳倾听了一番,外面没有一丝声响。两人心中有些疑惑,修染轻轻将门开了一条缝向外看去,外面竟没有一个鬼影。

莲忆紧跟在修染的身后走出了花府,看见残败不堪的街道上没有一个鬼影,让本来就恐怖的枉死城更加荒凉恐怖。

“街上为什么没有鬼?他们不会是有什么坏主意吧?”莲忆担忧的问道。

“我想不会,枉死城中的鬼都被自己的怨恨支配着,像花绯漯这样能理智的谋划的鬼不多见。”至于枉死城中的鬼突然销声匿迹,修染也不解其意。

一路顺畅无阻,二人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莲忆觉得两人只赶路不说话心里会感觉到恐怖的窒息,反正都是要说话莲忆就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问的问题,“你费尽千辛万苦来幽冥界到底是为什么?”

修染听见莲忆的问题微一停顿后又继续加紧步伐赶路,边走边道:“为了东皇钟,传说东皇钟在幽冥界的背阴山。我这次来幽冥界就是为了寻找东皇钟来的。”

莲忆知道东皇钟是上古神器,传说东皇太一是开天辟地的盘古的右眼所化,掌管天神斧所化的三宝之一的东皇钟。东皇钟有毁天灭地,吞噬诸天的威力。在数万年前东皇太一在跟十二巫祖打战之后东皇钟就一直下落不明,有传说东皇钟在幽冥背阴山,有传说东皇钟在南海鲛人窟,还有传说东皇钟在九天仙霞山。

有多少人为了寻找东皇钟走遍了传说中的地方,有多少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甚至万劫不复。

关于东皇钟的这些事情莲忆都是在幻海时看六界奇闻异事时得知的,包括她对外界的很多了解都是通过在幻海中看书和听其他的水族们讲的。虽然她对修炼很懈怠,可是对六界的奇闻异事却超乎寻常的好奇和喜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