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一 真实的面目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0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花绯漯听了莲忆的解释道:“倒是我多心了,二位不用担心。在酆都中我有几个知己好友,他们经常来看望我,我的一应用度一向都不短缺。再加上我还能配置治尸毒的药托他们卖掉,所以我的积蓄很丰厚。二位就放宽心在这里住下,等莲忆姑娘伤好后离去也不迟啊!”

修染只有无奈的对花绯漯一笑道:“那就再麻烦花小姐几日了!”

莲忆愁眉苦脸的跟在修染的身后回了客房,一回到客房修染难得的戏谑道:“没想到你还有哄人的本事啊!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莲忆愁绪满腹,说出的话也不再考虑是不是对修染不敬,“以前?自从认识你后,你就像个闷嘴葫芦似的踹三脚都踹不出个屁来,你从哪儿知道······”话没说完,莲忆冷的打了个哆嗦,抬头正看见修染一副欲除之而后快的狠戾之色生生的吞咽了后面的话。

修染逼视着莲忆道:“说啊,怎么不说了?”说着向莲忆走了一步,莲忆害怕的跟着后退了一步,修染又上前一步,就这样直到将莲忆逼到墙根。修染用手臂圈住莲忆直视着她,莲忆觉得修染的眼神像锐利的匕首一样生生的活剐着她。

莲忆唯唯诺诺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是说您沉默寡言惜字如金。再说,在这吉凶未卜的时刻实在不适合内斗。我们应该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来对抗未知的危险,您说是吗?”

莲忆企图将话题转移,可是修染丝毫不吃她这一套,甚至把从前的旧账也翻了出来,“说我重色轻义,又说我是闷嘴葫芦踹三脚都踹不出个屁来。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样骂我,行,这笔账先记着,等出去后我再找你算账。”说完转身回到了凳子上坐下。

莲忆自知说话不经大脑惹他生气了,忙点头哈腰像个摇尾乞怜的狗似的跟过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把我说的话往心里放。

人间有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是个女子,您再把我当成小人不就行了。您这么有君子风度的一个佳公子怎么会跟一个女子和小人计较呢?”

修染看着莲忆低声下气的样子不禁无奈的笑笑道:“你好歹曾经也是万花楼的花魁,怎么就没有一点花魁的气质呢?”

听了这句话莲忆在心中腹诽道:我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太没有风度了吗?想我曾经也是万千男子爱慕的女子,谁会想到竟然为了不被责罚而对你摇尾乞怜。唉!此一时彼一时也!

约莫傍晚时分,春花两个丫鬟请修染和莲忆去正厅用膳,两人不好推辞只得跟着春花来到了正厅。

正厅中花绯漯早已等候多时,远远的就对着两人露出了微笑,然而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瞟向了莲忆藏在袖筒中右手,莲忆见她盯着着自己的右手看忙不自在的缩了缩。

“小女子略备薄酒小菜招待二位,二位千万莫怪寒酸了。”花绯漯说着引两人落座。

只见那餐桌上的饭菜全是人间的珍馐美味,有虾仁蒸饺,烤鹅掌,贵妃鸡······莲忆数了数足足有十八道菜。看着这些诱人的珍馐美味,莲忆只想大快朵颐吃个痛快。莲忆看了看修染,只见他依旧不为所动巍然端坐。

“在这幽冥界能有人间的珍馐佳肴真是难得啊!”修染淡淡道。

“我说过我什么都不缺,人间再稀罕的东西在我这里都是平常之物。二位千万不要客气,喜欢吃什么就吃吧!”

莲忆刚想要动筷夹自己最爱吃的烤鹅掌,修染忙制止道:“我们在来时已经服用过丹药,在三个月内是不会饥饿的。若是勉强吃东西会腹胀如鼓,坐立难安的!”

“我送给莲忆姑娘治尸毒的伤药想必二位也没用吧?”花绯漯冷笑着问道。

莲忆忙放下了筷子,藏好自己的右手道:“一开始刚想上药时却听见了外面冤鬼砸门声,所以就搁下了。再后来,我跟师兄拌了几句嘴所以又没有上药。”

“好了,不要在解释了。你们几次三番拂我的好意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花绯漯怒道。

看见花绯漯已然变了脸色,莲忆忙起身想道歉。突然花绯漯的手猛的甩向莲忆和身后的修染,修染迅速起身拽着莲忆向后退,可是已经晚了,莲忆只觉得一股奇异的香气侵入自己的鼻间,顿时觉得心神恍惚,头脑一片空白。

莲忆没有晕倒,而是成为了花绯漯的傀儡。

花绯漯对着莲忆说出了一段密语,莲忆在听完这段密语后漠然的转过身,修染只见莲忆原本朝气蓬勃的面容变得冷漠和死气沉沉。修染试探的叫着:“莲忆,莲忆,莲忆醒醒!”可是无论修染怎么喊莲忆就是没有一丝反应,突然,莲忆挥拳攻向了修染。修染一时大意竟被莲忆打了一拳,此时修染方才明白莲忆是被花绯漯控制了,成了她的傀儡。

修染知道若是不打晕莲忆,莲忆就会一直听命于花绯漯阻碍自己跟花绯漯战斗。修染瞅准时机一掌劈在了莲忆的后脑勺处,莲忆随之如秋风中的落叶般飘然落地。修染伸手接住了将要倒地的莲忆,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身后。

花绯漯见状呵呵笑道:“真是无毒不丈夫,没想到你竟然舍得打晕了她!”

“不打晕她,难道就让她听命于你跟我自相残杀吗?”修染嘴上说着,手上却也不闲着。

修染执起幽冥剑,猛烈的向花绯漯攻去,浓密的剑风让花绯漯一时手忙脚乱无暇应对。修染明白这样的情况下就要速战速决,一定最先出招,出招最快。

就在花绯漯被修染的攻势逼得节节败退时,她的四个丫鬟各执兵器赶来助战。花绯漯这才得以有了些喘息的空间,花绯漯趁机反击,而她的兵器是一柄布满尖刺的钢鞭,尖刺上蓝光闪烁一看就是淬了巨毒。修染不敢怠慢,全副身心的应对着四个丫鬟和花绯漯的攻击。

修染只顾专心应对身前的五人,却不想莲忆竟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悄无声息的站到了修染的背后。等待修染察觉出异样时也是莲忆拼尽灵力狠命击向修染后脑时,修染临昏迷时紧紧的握住了莲忆的手。

莲忆从昏昏沉沉中渐渐恢复清明,莲忆只觉得自己的后脖颈处也疼痛难忍。本想伸手揉捏一下疼痛的后脖颈,却发现浑身无力。莲忆骨碌着眼珠四面八方的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倚靠在修染的怀中,而修染则倚靠在了墙壁上。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间地牢,地牢中燃着尸油灯,发出幽蓝的光芒。

身后的修染悄然无声,待莲忆感受到修染那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时放下心来,知道修染只是昏迷了过去。

花绯漯在四个丫鬟的簇拥下来到了地牢,舒舒服服的坐在了丫鬟们为她准备的藤椅上。花绯漯看着睁着一双恐惧的大眼望向自己的莲忆,心中无限的满足,花绯漯呵呵的笑了起来。

“好一对羡煞旁人的小鸳鸯,莲忆姑娘知道你的师兄为什么会被我捉了来吗?那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拖油瓶他才几次三番的走不出枉死城。对你的师兄来说你就是个只会给他带来麻烦的废物,不过你这个废物可是帮了我很大的忙哟!若不是你拼尽灵力打晕了你的师兄,我恐怕现在早就成了他刀下的亡魂了,哈哈哈······”

闻听这番话,莲忆这才明白修染为什么会晕倒。莲忆想回头看看被自己打晕的修染,可是浑身软弱无力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两行泪珠无声的滚落双颊,泪水模糊了双眼。

花绯漯见莲忆的悔恨愧疚的样子心里很是满足。的坏女人,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们?”

花绯漯听到这话冷笑道:“无冤无仇?莲忆姑娘真是天真啊,我们是无冤无仇,可我就是要害死你们,就是要折磨你们,你能将我怎么样?哈哈哈·······

当然了,我是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招惹你们的。告诉你也无妨,你身后情郎的真身可是一条修为几千年的银龙啊,我只要得到他的龙珠就可以走出枉死城。还有你,多好的皮囊啊,只要我拥有了你的皮囊就再也不用每天承受剥皮之痛了,而且你的皮囊可以让我青春永驻。啊哈哈哈······”花绯漯尖利的笑声在地牢中回荡。

莲忆总算明白了花绯漯的险恶用心,她不能连累了修染让他失去龙珠,失去了龙珠也就意味着油尽灯枯,她也不能就这么被剥皮后活活的痛死。莲忆浑身上下唯一能用到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嘴巴,若是讲道理能说服一只没有人性的厉鬼简直难如登天。

若是不能讲道理说服她那就只有激怒她,激怒花绯漯的后果也许是被她立即杀死,也许是她因愤怒而走火入魔陷入剥皮的痛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