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虚度的年华 二十 才出狼口又入虎穴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8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花绯漯的笑依然媚惑,只是莲忆觉得那笑让人无端觉得冷,“为什么要救两位?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想过,难道做什么事情都得有个理由吗?那我觉得公子是个不错的人,是我欣赏的人,我不愿见公子身陷囹吾不顾,修染公子对小女子的这个解释可还满意?”

莲忆赶紧站起身满脸歉意的笑道:“花小姐千万不要介怀,我师哥这人说话直来直去,他没别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花小姐救了我们,而我们却无以为报因此心中很是不安。若是花小姐有用到我们两个的地方,只要您一句话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莲忆说着忙给修染使了个眼色。

修染略微欠首道:“师妹的意思就是在下的意思,请花小姐千万莫怪在下言语不当。”

花绯漯闻听此言展颜一笑道:“小女子怎么会跟二位计较呢!看二位不像我们幽冥界中人,不知二位来自何方?”

听见花绯漯询问莲忆想也不想就说道:“我是来自东海的,我师兄是来自妖界的。其实总得来说我们都是妖!”

“哦?是吗?”花绯漯笑笑没再纠缠的问下去,莲忆是妖,可修染并不是妖。这些在花绯漯初见二人时就知晓了,而莲忆却说两人都是妖,要么是两人有所隐瞒,要么是莲忆不知道修染不是妖。

“不知二位历尽千辛万苦来幽冥界所为何事?”花绯漯问完,莲忆看了看修染,她只是个“从犯”而已,“主犯”一向惜字如金,说话就像便秘似的,时至如今她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来。

花绯漯见两人默不作声,故作了然的笑笑道:“恕小女子唐突了,我只是随便问问,二位千万莫要介怀!二位想必非常劳累,我已命人收拾了两间客房,若是不着急赶路就先在我花府歇息歇息吧。还有,我看莲忆姑娘好像中了尸毒,若是不尽快解毒的话恐怕会殃及性命。”

修染看了看莲忆那已经变得黑紫的手腕,歉然道:“麻烦花小姐了。”

花绯漯吩咐春花秋月两个丫鬟引路去东西两间客房,目送一前一后两人出客厅,花绯漯凝聚灵力看着走在后面的修染,修染的真身围绕着明月般的光辉,一条气势凛凛满面威仪的银龙若隐若现。一抹魅惑的笑浮上花绯漯的唇畔,这真是天赐良机啊!

莲忆对于花绯漯的安排有些隐隐的不安,伸手拽了拽修染的袍袖。春花似乎看出了莲忆的不安,忙说道:“能收拾出来的客房只有东西两间客房,其他毗邻的客房都没有闲置,所以还请二位委屈一下。”

莲忆忙应声道:“我和师兄情同兄妹,我们可以住一间客房的,没关系的。”说完又拽了拽修染的袍袖。

修染面上有些微赫,“师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冥界可能会害怕,就让师妹同我住一间吧!”

莲忆无限感激的冲修染眨了眨眼睛。

春花秋月安顿下两人就告辞离开了,这间客房跟人间的客房很相像,莲忆不安的心稍稍的放松下来。莲忆坐在了修染的对面拿起桌上的茶杯给修染倒了一杯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突然想起今晚两人会同处一室,莲忆两颊顿时绯红。

“你渴吗?”修染无视莲忆的表情问道。

“若是不渴不饿的话这里的水和食物就不要吃!”

听见修染的话莲忆赶紧放下了手中的水杯,悄声问道:“你对花绯漯还有所怀疑吗?你觉得哪里有问题?”

“哪里都有问题,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觉得我是那种重色轻义的人吗?”修染话锋一转问道。

莲忆立刻有种被裸身至于大庭广众之下的感觉,她知道修染听见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讪讪道:“我,我我怎么会······,你怎么会是重色轻义的人呢?我······我”,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莲忆不禁对门外的人感激涕零。莲忆忙腿脚勤快道:“我去开门!”

来人正是花绯漯和她的丫鬟春花秋月,春花手中端着的是一个小瓶和一团白布,秋月手中的托盘中则是青花瓷的大瓶。

莲忆忙请花绯漯落座,花绯漯笑道:“只因想着莲忆姑娘手上的伤耽误不得所以就来给姑娘上药驱毒。”

莲忆欠身道:“麻烦花小姐了。”说着就将自己受伤的手腕放在了花绯漯的面前,其实莲忆心中也担忧花绯漯会不会在伤药中做手脚,可是又不便拒绝只得强忍者让花绯漯为自己疗伤。

花绯漯看了看莲忆细瓷白釉般的肌肤上,五个黑血孔洞上黑气时隐时现。这真是一副难得的好皮囊,花绯漯可不会允许自己将来要使用的皮囊上有一丝的瑕疵。

花绯漯轻笑笑道:“姑娘不必担心,我这伤药是专治尸毒伤的。从前我在人世间时,家里就是经营药材生意的,所以自小对药理有些研究。没想到这也帮到了我,我正是因为能配置治疗尸毒的伤药所以在枉死城一直生活无虞。”

秋月将青花瓷中的水倒在白色的方帕上递给了花绯漯,花绯漯刚想要给莲忆擦拭伤口边的血渍,修染忙伸手接过方帕道:“就不劳烦花小姐了,由在下来给师妹疗伤就好。”

花绯漯脸色微讪道:“修染公子要为莲忆姑娘疗伤也好,大瓶中的药水是清理伤口的,清理好伤口以后在撒上小瓶里的药粉缠上绷带即可。换七次药即可,再就是七天之内饮食要清淡,还有不可以沾水。”花绯漯嘱咐了一阵后就带着丫鬟告辞离开了。

见花绯漯离开后莲忆小声的问道:“你对花小姐这么警惕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人家有救了咱们,又给我治疗尸毒,我们对她说话是不是该客气些。”

修染抬头瞥了莲忆一眼道:“我难道对她不客气吗?你知道她是什么吗?”

莲忆听见修染问立刻紧张的问道:“她是什么?她不就是枉死城中的一个冤鬼吗?”

“她是一只画皮鬼,她的道行至少有千年。千年的画皮鬼可是不简单的。在这枉死城中,含冤而死的冤鬼很多,这些含冤而死的鬼大多在死后会戾气怨气不消,除非看见害死自己的人不得善终才会有所释怀。这些冤鬼才能有重新投生为人的机会。

而一只千年的画皮鬼不管生前有多少的怨恨也早该看到了害自己的人的下场,可是却一直没有投生你不觉得可疑吗?”

莲忆得知花绯漯竟然是一只千年的画皮鬼心里非常害怕,忙将手边的花绯漯送来的药物推向一边,“她为什么要救我们呢?她对我们有什么目的?”

修染没有回答莲忆的话兀自陷入沉思,莲忆见修染半天不搭话问道:“我们逃吧,与其在这儿等待未知的结局不如我们现在就逃走吧!”

修染站起身道:“好,就这办!”

两人刚想悄悄的溜出去,外面传来“踢踢踏踏”的声响,伴着“呜呜咽咽”鬼哭狼嚎。

两人迅速走出客房,正看见丫鬟春花从门缝处探看归来,边急急的往回走边高声的叫道:“夫人不好了,冤鬼们全都聚集到我们这儿来了。可能已经将我们的府邸包围了!”

花绯漯披了一件深红的披风出来吩咐道:“把门关紧,将家里的钱都拿出来给我,我出去散给他们!”

听见花府被冤鬼包围了,莲忆害怕的缩了缩,低声对修染道:“此时不宜离去,等花绯漯将冤鬼们赶走我们再逃吧!”

修染好像没有听见莲忆的话,直直的走到花绯漯的面前道:“恐怕冤鬼们是为我们而来,我们不想再麻烦花小姐了,事情因我们而起就让我们来解决吧!”

莲忆在修染的身后不断的花绯漯站定身,转头望着修染道:“看来公子最警惕的是我啊!公子是一直都没有相信过我吧?不错,我是一个千年的画皮鬼,我心中积聚的千年怨恨始终没有消散。公子是否因为这个才不信任我?既然如此,小女子就不多留二位了!春花秋月开门放他们离开!”

莲忆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赶紧陪着笑脸道:“花姐姐千万不要多想,我的师兄只是担心连累了花姐姐,花姐姐你不知道,我师兄最怕欠人情了。花姐姐自从救了我们,又给我疗伤,还要将家里的积蓄都散给冤鬼们。

我们都知道,身处枉死城中的冤鬼们是收不到亲人们祭祀的冥币的,花姐姐的钱定是来之不易的,我们怎么还好意思让花姐姐破费呢?”用手指戳他,提醒他不要逞强,无奈修染毫不理会。

花绯漯站定身,转头望着修染道:“看来公子最警惕的是我啊!公子是一直都没有相信过我吧?不错,我是一个千年的画皮鬼,我心中积聚的千年怨恨始终没有消散。公子是否因为这个才不信任我?既然如此,小女子就不多留二位了!春花秋月开门放他们离开!”

莲忆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赶紧陪着笑脸道:“花姐姐千万不要多想,我的师兄只是担心连累了花姐姐,花姐姐你不知道,我师兄最怕欠人情了。花姐姐自从救了我们,又给我疗伤,还要将家里的积蓄都散给冤鬼们。

我们都知道,身处枉死城中的冤鬼们是收不到亲人们祭祀的冥币的,花姐姐的钱定是来之不易的,我们怎么还好意思让花姐姐破费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