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兮长相忆 二 天清山仙踪派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4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扶着那个男子在走过万俟璃月身边时,万俟璃月声音低沉狠狠道:“从今以后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发誓此生活着的目的就是要亲手杀了你!”

莲忆停下身道:“你劝你还是不要怀着仇恨过一生,最后你会发现这一切是多么的得不偿失,多么的可笑!”莲忆固然知道自己偷吃了万俟璃月精心培植的雪莲不对,可是万俟璃月的仇恨未免太大题小做了,因为无心之过就结下了这么个有着超强毅力和耐性的仇家,任谁遇上了都会头痛不已。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莲忆问仍旧抽抽搭搭一脸哀愁的男子道。

“钟明轩!”

“哦,我叫莲忆!”莲忆自我介绍道。

钟明轩道:“你叫什么名字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想不想将内丹还我?你知道吗?我从三岁起就入了天清山的仙踪派,到如今已有一千两百年了。我比同门师兄姐弟们悟性差,你不知道在这一千两百多年里我有多么刻苦,多么努力,受了多少罪才修成了如今的灵元内丹。”

莲忆有些歉意道:“我当然知道灵元内丹对一个修行者来说就像生命一样的重要,可是你的灵元内丹已经和我的内丹结合在一起了,我也没有办法将它们分开啊!”

“如果你真心想将灵元内丹还我那就跟我回仙踪派,我的师父是仙界鼎鼎大名的子乔仙人,相信他老人家一定有办法将我们结合在一起的内丹分离。”

莲忆对钟明轩的提议没有异议,道:“那你就带路吧!”

钟明轩跌落石台时并没有受伤,只是突然没有了修为不能御风飞行吓的腿软了而已,好在莲忆及时的接住了他,让他没有摔的四分五裂,等心中的恐惧缓和过来后钟明轩就不需要搀扶了。

钟明轩在前面带领着莲忆不多时走到一座藤蔓编着的桥底下道:“只要你带着我飞上这座桥,我们沿着桥一路向东走就看见天清山了。”

莲忆抬头看向藤蔓桥,发现藤蔓是纠缠在一起生长的,不知是谁别出心裁的将山崖两边的藤蔓交缠到一起,藤蔓根深深的扎根在两边的悬崖上,形成了这样一座天然吊桥。现在还是深冬时节,藤蔓光秃秃的一片,不过想来等到春暖花开的时节藤蔓肯定就会长出绿叶,那时的藤蔓吊桥一定生机勃勃赏心悦目。

莲忆架起钟明轩的胳膊旋身一跃就跳上了藤蔓桥,随着二人身体的降落藤蔓桥晃晃悠悠,两人扶着藤蔓桥两侧的扶栏稳住了身形。然后钟明轩走在前面,莲忆紧跟在他的身后朝着东面的山崖上走去。

没多久两人爬上了崖顶,钟明轩指着在云层中一座若隐若现的大山道:“那就是天清山,你快带我御风飞过去吧!”

今时不同往日,虽说携带一个凡胎肉体飞天是最沉重最累的,可是莲忆只觉得自己的浑身灵力充足,架起钟明轩的胳膊就向天清山方向飞去。

此时太阳已经跳出了火红的朝霞移向了东南的方向,天清山高耸入云,仙气弥漫,不时有仙鹤在天清山上翩翩飞舞,更让天清山看起来超脱世外,再飞近了一些距离就看清了天清山上的仙踪派,仙踪派金碧辉煌的主殿威严中透着一股傲然的正气。

到了天清山的山脚下,钟明轩道:“任何人到天清山的山脚下时都必须步行而上,不能再御风飞行!”莲忆抬头看了看好似天梯般的台阶忧愁道:“这要多久才能走上去啊!”

说虽说,莲忆脚步轻盈的拾阶而上,丝毫不费力。回头望向钟明轩做不多远就累的气喘吁吁,两腿就像灌铅了般沉重。莲忆又回身走下去道:“我扶着你走吧!”

钟明轩一把打开莲忆的手道:“不用!你以为我从前爬山时也是这么累吗?不都是因为我的灵元内丹被你吞了才这样的吗?”

这钟明轩怨气冲天的样子跟万俟璃月有的一拼,莲忆没说什么,尽量将速度跟他保持一致。

日近中午时两人终于爬上了天清山,到了天清山顶钟明轩累的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地上歇息了半天才爬了起来。也许是歇足了力气,钟明轩爬起身就哭叫着:“师父啊,师父,您可要为小徒做主啊!”一路像号丧一样走进了仙华殿。

莲忆非常尴尬的跟着钟明轩一起走进了仙华殿,仙华殿中子乔仙人正带着弟子们打坐,钟明轩凄厉的哭嚎惊得众位打坐的弟子面面相觑,子乔仙人手执佛尘站起身,大弟子傅风华忙跑出仙华殿大声喝道:“是什么人在殿外喧哗?”

随后子乔仙人身后跟着七位弟子也来到了殿外,钟明轩一见到子乔仙人更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诉道:“师父您救救徒儿吧!今早徒儿在砚山崖中的望仙台上修炼灵元内丹时,这个女子突然从天而降吞了弟子的灵元内丹,求求师父帮徒儿将灵元内丹夺回来吧!”

莲忆听见这话有些不乐意了,道:“子乔仙人在上,小女子稽首了。我吞了您徒儿的灵元内丹纯属意外,这位仁兄说子乔仙人您能将我们合并到一起的内丹分离,所以我就来了。”话落又转头对钟明轩道:“可你也不能用夺这个字啊!难不成你还想让你的师父将我的内丹也夺去吗?”

子乔仙人长须飘飘鹤发童颜,一派仙风道骨的气质,他伸手捋了捋长胡须道:“你们两人的内丹能融合在一起也是造化,将内丹分离开是不可能了。”

钟明轩满脸泪痕不可置信的问道:“若是不能分离开灵元内丹那师父能不能帮我把灵丹夺回啊!”

莲忆听了这话顿时有种被出卖的感觉,这小子口口声声说他的师父能帮他们将灵元内丹分离,只不过是骗自己上山让他师父夺莲忆的内丹啊!莲忆生气的指着钟明轩道:“你你,你真够卑鄙的!”话落警惕的望着子乔仙人和他身后的弟子向后退了几步,虽然钟明轩的内丹和自己的内丹融合在了一起也绝不是眼前所有人的对手。

子乔仙人道:“姑娘不要紧张,我看你倒是一个心地善良诚实的人,既然天命如此明轩徒儿就认命吧!”

钟明轩听见这话不可置信道:“师父您说什么呢?我是您的徒弟啊,我是跟随了您一千两百年的徒弟啊,灵元内丹是我这一千两百年来辛辛苦苦修炼的,如今被这个人占有了,师父难道您就不能为弟子做主反而为一个陌生人做主吗?”

子乔仙人身后的弟子也面露不忍之色,大弟子傅风华低声道:“这个小女子真身是一条鲤鱼精,我们仙踪派也一直视降妖除魔为己任,她不过是一条鱼精,师父又何必对一条鱼精心怀仁慈之心呢?”

子乔脸色微带愠怒道:“这是我们修仙之人该说出口的话吗?人分好人和坏人,那你是不是要杀尽凡间所有的坏人呢?”

傅风华低首道:“凡间的坏人自有因果轮回,可是妖却不同,师父也常说凡是修炼成精的妖都是逆天而行,就算一生都不作恶也免不了天谴的。”

子乔仙人语重心长道:“我们修仙之人又何尝不是逆天而行呢?只不过老天厚待我们罢了,既然老天如此厚待于我们,我们为什么不对那些心存善念的妖仁慈呢?各位弟子切记,慈心下气,恭敬一切。广博胸襟,包罗万有,则可金光护体万恼不侵。”

傅风华听完子乔仙人的话稽首道:“弟子了悟,多谢师父指点!”

如果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几个月以前的话莲忆的性命可就堪忧了,因为就在几个月以前子乔仙人应邀去九天仙霞山听玉鼎真人说初真度人妙经颇有感悟,所以莲忆很幸运的躲过了一劫。

莲忆听到子乔仙人这么说心中无比感动,对子乔仙人恭敬的施礼道:“子乔仙人慈悲为怀让小女子内心敬服,可是我也知道灵元内丹对于修仙之人有多重要,内丹对于我们妖来说更是关乎性命的东西,子乔仙人能否想个折中的办法,既能保全了我的性命又能保住钟兄的修为根基?”既然子乔仙人这么善待自己,看在子乔仙人的面上莲忆也不好意思欠钟明轩这份人情。

子乔仙人又捋了捋胡须道:“这却有些难!”

“这有什么难的,莲忆姑娘既然你心地这么善良那就将内丹给我吧,只要你将内丹给我,我就能保住你的真身不灭,并且帮助你修炼。”钟明轩道。

不等莲忆说话,子乔仙人道:“只怕你现在的凡胎肉体承受不住内丹的灵力,反而会因此形神俱灭!为师这里有一颗已净化好的内丹,这颗内丹也有三年的灵力,徒儿就将这颗内丹作为你的灵元内丹重新修炼吧!”

听到这话钟明轩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般落下,喃喃道:“命运为什么待我如此不公?”

莲忆很无奈道:“钟兄想让我怎么弥补你我都绝无二话,只要你心里能觉得好受些就好!”

关闭